说好的氪命武圣,你氪别人的命? 8.7
作者: 苏小白 主角: 沈河
30.14万字 0.1万次阅读 2.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48章 给他上点压力 2024-05-19 00:05:2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27.56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48章
简介

大乾末年,妖魔乱世,沈河魂穿同名同姓,被狼妖一脚踢死的小捕头身上。 眼看亲外甥就要被狼妖腌制送上烤架,自己也性命垂危。 关键时刻,面板浮现。 灌注寿元可提升推演武学境界,斩杀敌人可掠夺对方剩余寿元。 开局灌满专杀鬼畜生的破锋八刀。 破锋八刀八极劈挂刀! 沈河剑指妖魔:我这一刀八十年的寿命,不知道你挡不挡得住。 众妖魔:那是我的寿元!

第1章 破锋八刀

昏暗阴沉的破庙中,沈河躺在逼仄的角落中,浑身上下疼痛不止,好似骨骼尽碎,内脏破裂一般。

而且此刻他头疼欲裂,脑袋都快要炸了。

他闭着眼睛,想要昏睡过去。

可在其耳畔传来孩子的大声哭喊,还有水流动的声响,难闻的味道充斥鼻腔。

谁这么没有公德心,在高铁上也不管管孩子,还特么拖鞋……

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去。

只见在神台前的蒲团上,一个狼首人身的妖怪坐在那里,给身前的一个小童洗澡。

但看的不真切,他只能闭上眼睛缓一缓,恢复些体力。

这年头坐高铁都坐出幻觉来了。

澡盆里,小童哭的撕心裂肺,毛茸茸的大手撩起水搓了上去。

水中还有着八角茴香等名贵香料。

看起来不像是给小童洗澡,更像是一种腌制手法。

小童浑身上下被搓的皮肤通红,几欲破裂。

狼妖咂吧了下嘴,嘟嘟囔囔的道:“还是你们这些两脚兽聪明,这些香料,泡在水里都让人流口水。”

“这么嫩的血食,用香料腌制,带血烹饪,一定很香。”

“吃了这小东西,老子的实力必定能更上一层楼。”

听着狼妖的话,小童哭的更加猛烈起来,嚎声震天响。

沈河的脑袋更炸了,强撑着说道:“闭嘴!谁家孩子这么没有公德心,大人也不管管。”

他的脑袋都快被吵炸了。

而且浑身酸疼无力,缓了片刻,也只不过能勉强坐起。

这身体状态,该不会又阳了吧?

怎么像快死了一样。

忽然。

沈河只感觉一片漆黑,睁开眼,眼前一大片阴影笼罩。

一头体型高达两米五的狼妖站在其身前。

他看着对方那毛茸茸的脑袋和四肢,只感觉嘴唇发干。

这是……狼头人?

好逼真的幻觉。

好臭的味道。

狼妖低头看着沈河,咧了咧嘴道:“你这狗东西,还挺耐打,若不是看在你为我带来血食的份上,老子第一个就吃了你。”

闻言,沈河只感觉脑海之中一片信息乱流强行塞入。

撑的他整个人都快炸了。

大乾末年,妖魔乱世,豢养人族为血食,称其为两脚羊,官妖勾结,打造一个明面上的太平盛世……

他的这具身体,和他同名同姓叫做沈河,是个捕头。

奉上命送血食入狼神庙。

来了之后,发现自己口袋中的血食,不知被何人换成了他姐姐的幼子。

为了自己的亲外甥,与狼神起了冲突,结果一脚就被踹死在破庙角落中。

魂穿过来的他捡了便宜,占据了这身躯,勉强活了下来。

等他回过神来,只见那狼妖继续给小童洗着身子,小童见到沈河苏醒,大声哭喊:“舅舅救我,舅舅救我……”

沈河看着凄厉哭喊的小童,强撑着坐起身子,下意识的摸向了身侧的腰刀。

特么的,穿越就穿越,穿到这种鬼地方,这鬼剧情。

还让不让人活了。

忽然。

刚刚坐起来的沈河眼前多出一道透明面板。

「当前武学」

破军刀法(小成)

轻身功夫(大成)

破锋八刀(未入门)

「可灌注寿元获得相应武学进度,并且推陈出新踏出前路,剩余寿元不可跌至一年以下。」

「当前剩余寿元:六十五年。」

沈河大口大口的呼吸了几口气,确认眼前的并非幻觉后,这才安心了许多。

居家旅行,穿越必备金手指。

真是爱死你了。

他看着眼前面板,仔细研究。

这是他的活命关键。

上面显示的破军刀法是他师傅传下来的,一个从军伍之中退下的老兵。

后来入了青崖县,当了捕头。

不过在三年前,青崖县妖魔初显的时候,带队灭杀妖魔,反被妖魔所杀。

临死之前,拖住了妖魔让沈河逃走。

沈河也就是那个时候,将衙门中传下的轻身功夫,突破到了大成。

但是这破锋八刀,原身的记忆中并没有出现过。

是他穿越之前,在一部电视剧中看到的,因为剧情之惨烈,所以他记忆犹新。

没想到,这破锋八刀居然也成了面板上的武学。

所谓破锋八刀,就是使用大刀的八套刀法,其每招每式都干净利落,刀刀可中敌之要害。

是专门针对鬼畜生擅刺的特点编制的。

出自于沧州武术名家马凤图为西北军编写的《破锋八刀》和《白刃战术教程》。

一个是鬼畜生,一个是妖,砍起来应该都差不多。

而且根据记忆之中的了解,破军刀法是军中大开大合的功夫,擅突破围杀。

破锋八刀则不同,讲究一个有进无退,搏命的招数。

沈河看了狼妖一眼:狗东西,等死吧你!

沈河深吸一口气,默念道:“深蓝……,呸,寿元灌注,破锋八刀给爷灌满。”

面板上,寿元数字迅速下降。

六十……五十……四十……

直到上面显示为十,方才停下。

沈河瞪大了眼睛,一脸震惊。

整整五十五年的寿命。

这破锋八刀,怎么这么氪命?

随着寿元减少,破锋八刀后面的境界也在飞速提升。

「你苦练破锋八刀,第七年突破到了小成境界,刀法熟练。」

「你继续苦练,第十三年时候,突破大成,大刀在手,舞的滴水不漏。」

「二十五年,你的破锋八刀圆满,你仍旧醉心此刀法。」

「四十八年,你从此式中悟出新的刀法,命名为八极劈挂刀。」

「五十五年,八极劈挂刀圆满。」

……

沈河坐在角落之中,静静的感受着自己身体的变化。

浑身伤势在此刻尽数恢复,气血也雄浑了许多,肌肉隆起,随手挥舞便是刀法傍身。

就好似他真真实实练了五十五年的时间。

那种脑海与身体上的记忆,没有半分的作假。

沈河握着腰刀缓缓站起身子,口中发出不间断的低笑声。

刚刚给小童洗完澡的狼妖闻声回首,看到手握腰刀站起身子的沈河,眼中闪过一抹诧异。

它原本以为,自己之前一脚将其给踢死了。

没想到,沈河没有死。

本想着让其在破庙之中稍稍恢复,便让其爬出去,给自己继续寻找血食。

如今沈河却好好的站起来了。

这只两脚羊比自己想象之中的还要耐打一些。

狼妖眼中露出一抹讥讽,道:“滚出去,别碍了老子的胃口。”

沈河猛地抬头,手中带鞘腰刀斜指狼妖,道:“狗东西,去死吧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