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妙手医仙 9.4
作者: 冬眠MM
84.2万字 3.4万次阅读 0.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13章 不用打扫了 2024-06-17 21:14:1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334.86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13章
简介

大学毕业的贺诚被人暗算变成了瞎子,回到柳溪村。 意外获得逍遥门的绝学,医术、武术、蛊术等等全知全能。 天真无邪的学妹、傲娇大小姐纷纷找上门来……

第1章 帮嫂子按摩

“上面一点,再上面一点,啊……”

女人口中溢出一抹销魂的呻吟。

贺诚感受到手中的圆润细腻,瞬间明白女人在瞎指挥,无奈地收回手:“嫂子,你不要逗我玩了好么。”

五分钟前,张翠兰找到他,说是肚子不舒服让他帮忙按摩一下。

他大学读的是中医,按摩推拿是他的强项,平时也靠着这方面的手艺赚点生活费。

令他没想到的是,张翠兰竟然故意使坏,骗他碰不该碰的地方。

张翠兰半躺着,长裙从下面撩起,露出修长的双腿和平坦的腹部,饱满的胸脯若隐若现。

张翠兰是柳溪村有名的寡妇,长得蛾眉皓齿,风韵犹存。刚来柳溪村时,将村里的男人们迷得神魂颠倒。

一年前,她的丈夫出车祸去世,很多人都觉得她会再嫁,谁知道过去了这么长时间她还留在柳溪村,惹得村里的男人们浮想翩翩。

可惜的是,就算张翠兰美若天仙,面前的贺诚也看不见。

他是一个瞎子!

他并不是一个天生的瞎子,而是在半年前被人打伤了头部,脑中瘀血压迫了视觉神经,令他变成了一个瞎子。

“这不是先给你点好处,让你一会儿给我按摩得舒服点么?你还不乐意啊?”张翠兰捂着唇笑,一双眼珠子满是欣赏地看着他。

贺诚长得可真俊啊,个子高高的,浑身上下透着读书人的儒雅气质,这可是村里唯一的大学生呢,果然跟其他乡野村夫不一样。

张翠兰眼神从上至下地一一扫过,衣服下是精壮的胸膛,诱人的腹肌。牛仔裤包裹着结实的双腿,能清晰看到双腿间足够厚的本钱。

张翠兰已经一年没有体会过男女之间的快乐事了,就算偶尔自己玩玩,那跟男人比起来还是有着很大差别的。

要是能跟贺诚行那快乐事,不知道得有多满足。

贺诚看不见张翠兰那双炙热的双眼,耳朵却很灵敏,听到她越发急促的呼吸声,担忧地问:“嫂子,你怎么了?越来越不舒服了吗?”

张翠兰柔情似水地说:“是啊是啊,你快给我揉揉,先让我过过瘾。”

贺诚倒也没有多想,大掌放在了张翠兰的腹部,轻轻地揉了起来。

“嗯……啊……嗯……”张翠兰看着他修长的手指,想着他要是用在其他地方,不知道得有多销魂,身体也跟着兴奋起来了。

贺诚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作为一名医生可以说对男女的身体最为了解。张翠兰这明显不是舒服的声音,反而是在故意勾引他。

“嫂子,你、你不要这样叫了,要是被别人听到,还以为我们在那啥呢。”贺诚尴尬地劝道。

忽然,张翠兰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声音媚到极致:“我的好诚诚,你也知道我家那个去世太久,嫂子喜欢你,你就满足一下我,弄弄我好么?”

“嫂子,我现在就是一个瞎子,就是一个废物,你就不要消遣我了。”贺诚他没料到张翠兰竟然这么骚,要是看得见说不定他就顺水推舟地答应了。

张翠兰为了证明自己说的是真话,将整个身体靠近了他的胸膛。果然如她所料,衣服下面的胸肌发达,极为有力。

她的身体仿佛化成了水,声音也更媚了几分:“你长得这么俊,又是大学生,就算看不见你也是咱们村里最有魅力的男人。”

贺诚自从眼睛失明以后,在村子里被不少人嘲笑,笑他读个大学出来又能怎么样,还不是成了废物一个,连外面的乞丐都不如。

此刻听到张翠兰的夸奖,又闻到了她身上沁人心脾的香味,忍不住一把将她搂进了怀里,沙哑道:“嫂子,你说的都是真的吗?你……”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外面忽然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他耳朵灵敏,第一时间就听到了,丧失的理智瞬间清醒了过来,一把将张翠兰推了出去。

“哎呀!”张翠兰低叫一声,抬起头想问问他怎么回事,就看到门口出现了一个五大三粗,猥琐至极的男人。

张翠兰一眼就认出了对方,是村长的孙子吴志勇,个子只有一米六五,但是长了一身的腱子肉,看起来凶神恶煞。

所有旖旎的心思在这一刻消失殆尽,张翠兰惊恐地看着对方。

“翠兰嫂子,你真是让我好找啊,怎么就躲到这个废物家里来了?”吴志勇色眯眯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张翠兰那诱人的双腿,脚步也没有停下地朝着她走了上来。

“我……我肚子不舒服,来找贺诚帮我按摩。”张翠兰小心翼翼地回着话。

吴志勇在村里出了名的横行霸道,没有一个人敢轻易招惹他。

“按摩?”吴志勇嘿嘿一笑,搓着自己的手:“这么简单的事情,找我不就行了,找这个废物有什么用?”

“这……”张翠兰尴尬的解释,“他、他学过嘛。”

“这么简单的事情还用得着学吗?我现在就让你瞧瞧我的本事。”吴志勇大步走来。

贺诚忽然站出来拦住了吴志勇,语气平静:“勇哥,翠兰嫂子是我的客人,希望你能对她客气一点。”

“就你,也配跟阻拦我?”吴志勇说时迟那时快,朝着贺诚就是一脚。

贺诚躲闪不了,脑袋一下砸在了桌角,鲜血从他的额头流了下来。

他捂着脑袋,鲜血正好流到了他手腕处的玉石内。

忽然,一长串的信息在脑海中汇聚,令他头晕目眩。

“贺诚……”张翠兰想要去扶他,却被吴志勇一把抓住了手腕。

“你管他这个废物做什么,他除了这张脸哪里比我好了?我一会儿就划花他的脸,让他以后一辈子过得连狗都不如!”吴志勇恶狠狠地说道。

“不要!”张翠兰不想贺诚遭那样的罪,连忙说道:“我不管他了,我跟你走就是了。我害怕血,我们换个地方好不好?”

吴志勇将张翠兰搂进了怀里,又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满脸得意:“这样才听话嘛,放心吧,我会让你爽上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