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王妃不讲武德,得宠! 8.3
作者: 月淼 主角: 穆九曦
183.84万字 0.1万次阅读 1.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865章 圆满大结局 2024-03-19 13:49:18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366.82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865章
简介

现代佣兵女王穿越到将军府大小姐穆九曦身上, 先被污蔑私通浸猪笼,后被摄政王退婚毁名声。 人人以为大小姐会贻笑大方,没想到她不痛不痒。 手撕小白莲,酷压绿茶婊,吊打心机狗,生擒杀手男。 各种花招,技能炫酷上线,混得风生水起。 摄政王看她风华绝代,绝色妖娆,每天被勾得心痒痒。 “九曦,能否再给本王一次机会?” “he--tui!”。

第1章 穿越浸猪笼

高云国

穆九曦脑子昏沉沉的,只觉得身体不断地被人拖拽、倒腾着,耳朵里还传来各种声音。

“快去把笼子拿来,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竟敢私通外男,要被浸猪笼。”

穆九曦骤然睁开了双眼。

触目所及是昏暗灯光和一片草地,四周站满了人。

她身上是湿漉漉的长裙,手脚都被人捆绑住,像虾子似的弓在草地上。

一米外还有一具男性尸体。

她嘴角慢慢地勾起一抹嘲讽的冷笑。

她堂堂世界第一雇佣兵团的暗夜女王,只有她捆别人,还有被人捆绑的时候?

那是因为她穿越了,魂穿到了高云国的穆家大小姐穆九曦身上了。

“摄政王,求你放过我家大小姐吧,大小姐和温御医是冤枉的。”一个小丫头在她身边跪地磕头哭泣着。

穆九曦立刻抬眸,定睛一看。

前方三米处站在了一个高大的男人,强大的气势让人忽视都难。

他就是高云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王墨樽。

五官深刻,宛如精心雕琢出来一般,一双摄人的黑眸里蓄满寒星。

一头墨发直垂到腰,头顶紫金玉冠,身穿金线蟒袍,腰间盘龙玉带,身材健硕充满男人味。

妥妥的冷酷大美男。

只是此刻这位摄政王俊脸漆黑如墨,眼中浮冰千尺。

“咳咳咳。”穆九曦有了动静。

“摄政王,穆九曦不知廉耻,理应浸猪笼,来人,快把笼子拿上来。”一个女人看到穆九曦醒来了,立刻尖锐的声音响起。

穆九曦扭头看过去,是丞相府二小姐白凤婉。

随即,她还没缓过气,就被侍卫拖起来往一个笼子里塞,而她看向摄政王时,只见他黑眸里是一片阴森残忍。

“穆九曦,你个贱人,为何要做出这种不知廉耻的事情,你让爹怎么办!你让穆府怎么办?丢死人了!”另一名女子气得大叫起来。

穆九曦看到是原主的二妹穆珍珠。

“不要!住手!大小姐,你快说话啊,你和温御医没有私情!”丫鬟鹿儿扑上来拉住笼子,哭得撕心裂肺。

“滚开!贱婢!”一只脚直接把鹿儿踢得惨叫一声滚了开去。

穆九曦目光看向那个高高在上,冷眼旁观的男人。

“摄政王,你是傻子吗?”

穆九曦一句话让全场都倒吸了一口气。

“穆九曦,你敢辱骂摄政王?”白凤婉又吆喝起来,“快,把这个贱人扔进湖里去!”

“慢着!”穆九曦自己喊停。

手脚微微动了几下,心里冷笑,这种捆绑对她根本无效。

不过她不急着逃脱,这身体毕竟不是她原来的身体,她还没有适应。

何况,这种私通的罪名,就算她不是原主,也不想背锅。

“穆九曦,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你的奸夫已经死了,你还不一起殉情?就不怕他在地下寂寞吗?”白凤婉又讥笑起来。

四周顿时响起一片讥笑和谩骂声。

“你怎么知道他是我奸夫?你亲眼看到我和他上床了?”穆九曦的话让大家惊叫起来。

“无耻下贱,这种话也说得出来!”

穆九曦却目光冷冷地看向墨樽道:“摄政王,你我有婚约,你是觉得我眼瞎吗?看不上高云国第一美男子的你,却看上一个平平无奇的御医?”

大家都瞪大了眼睛,很多人还看向了墨樽。

墨樽走前一步,冷冰的黑眸盯着穆九曦,嘴角扯出一抹邪肆的讥笑道:“穆大小姐,你什么时候会说本王好话了?”

“摄政王,虽然你不可一世、五行缺德,但比起温御医还是要优秀一点,本小姐就算要偷人,也得偷一个比你好的吧?”穆九曦说话间,自己就哑然失笑了。

这场面怎么看怎么诡异。

墨樽的俊脸微微扭曲了一下,双眸眯起,危险地盯着穆九曦。

“本王不可一世?五行缺德?”

“不是吗?若不是,你就给我一个证明清白的机会。”穆九曦盯着墨樽的双眼,里面有着一丝挑衅。

“摄政王,穆九曦从小嚣张跋扈,纨绔无礼,还常常进勾栏院找男人,你可别被她胡言乱语骗了。”穆珍珠跳起来说道。

穆珍珠的话引起大家共鸣一样,大家都纷纷点头。

“前几天,我还看到穆九曦调戏六王爷。明明是和摄政王有婚约的人,还到处招蜂引蝶,就该浸猪笼。”

“对,浸猪笼!浸猪笼!”大家全部都吆喝起来。

墨樽的脸阴沉如潭,眸子里溢上暗红之色。

“墨樽,你不会是不想和我成亲,所以也想杀我吧?我可以证明我是清白的!”穆九曦大声说道。

“对,小姐是清白的!是被人陷害的!”鹿儿立刻也大叫起来。

“贱婢,给我打死她!”白凤婉和穆珍珠立刻让奴婢们对着鹿儿拳打脚踢。

“够了!”穆九曦怒吼一声,盯着墨樽冷声道,“你到底听不听!”

墨樽看着穆九曦眉如冰霜的样子,居然觉得有股杀气扑面而来。

“住手!”墨樽立喝一声。

一帮女人停手,白凤婉委屈道:“摄政王,穆九曦和温御医要是没有奸情,又如何会一起投湖殉情,你不要给她骗了。”

墨樽扭头看向白凤婉,声音如冰山一般道:“你是在教本王做事?”

“不,不,婉儿不敢。”白凤婉被吓得立刻跪地。

墨樽冰冷的目光,扫了一圈,一帮女人纷纷跪满一地。

“白凤婉,你是看到我和温御医一起投湖殉情的吗?”穆九曦问道。

白凤婉一愣,立刻道:“不是,是其他人看到的。”

“是谁看到的,你让他站出来!”穆九曦冷笑一声,“摄政王,看到的人就是陷害我的凶手!”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转头看向另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