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虐后,薄情总裁跪求我回头 7.0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钱小柒 主角: 江若初
21.14万字 0.1万次阅读 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05章 情敌找了过来 2024-04-22 10:40:4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21.14
    累计字数
  • 52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05章
简介

因为一场误会,祁景洐极其恨江若初,之后伤她入骨。 他高高在上地睥睨着她:“江若初,你现在在我这就是一堆垃圾。” 后来,祁景洐不再爱他,祁景洐好似她过往生命里路过的一只蟑螂,看到要么无视要么踩死。 有人问江若初:“离开祁爷你后悔吗?” 江若初优雅回应:“再香的饽饽,发了霉、长了毛、钻进了臭虫蟑螂,该扔也得扔,晚一分钟,都是对自己的生命健康不负责任。” ps:作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冷心冷面的祁霸总追妻在线翻车!

第1章 误会

七月的天最是变化无常,就如同今天一样,前一刻还好好的,这一会就下起来瓢泼大雨。

江若初穿着白色裙子,守在祁家庄园前已经很久了,全身尽数被雨水打湿,她冻得瑟瑟发抖,可依然不肯离开,生怕错过祁景洐出现的机会。

一旁的保安劝了她好几次,终于看不下去了,“江小姐,您做了令祁家蒙羞的事情,祁爷怎么可能会见您,我劝您还是好自为之,不要再出现在祁爷面前。”

江若初被雨水打的睁不开眼睛,她一把抓住了保安的手,卑微的乞求:

“大哥,我求你了,我求你了,让我进去吧,我去和他解释清楚,我真的没有背叛他……”

保安冷漠的推开了她,她一下摔倒,黑色宾利从她的面前驶了过去,溅起的水花打在她的身上,江若初知道,那是祁景洐的车。

她不顾摔伤的手掌,艰难的站了起来,拼尽全力,趁门禁系统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站在他的车窗边,用力地拍打着车窗。

“祁景洐,开门,开门,听我解释……”

祁景洐如苍鹰般冷漠的眸子扫了江若初一眼,无尽的冷漠和寒冷席卷她的全身,如同被一只冰冷锥子,狠狠的刺入心里那般难受,祁景洐从来没有从来没有用这种眼神看过她。

他在外人面前永远都是冷着一张脸,但唯独在她的面前,会露出来难得微笑,眼里也尽是温柔,缠绵的笑意。

可这温柔缠绵的眼神,只是在一夜之间就消失不见,这巨大的变化,巨大的落差感,让她怎么也接受不了。

“祁景洐,祁景洐,你听我解释,你听我解释,那些照片都是假的,我没有背叛你,我也不知道,我的房间为什么会出现一个陌生的男人……”

她站在茫茫雨夜中,对着车里满脸冰霜的他一遍又一遍的解释。

男人连车窗都没有打开,门禁系统一打开,他给司机一个眼神,司机猛踩油门,江若初一个反应不及,差点被车给带倒,等她反应过来以后,那黑色的车已经消失不见。

她想要趁着门禁打开的时候进去,保安直接放出两只狼狗,她最怕狗,那两只站起来足够一人多高的恶狗,对着她嚎叫着。

“汪汪汪汪汪汪……”

吐着血红的舌头,江若初被吓得瘫倒在地,一旁的保安看着江若初狼狈的模样,不屑的说道:“江小姐,我劝您还是早点离开吧,祁爷说了如果您再不离开,就放狗咬您。”

江若初听见这话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不可能,不可能,祁景洐那么爱她,怎么可能?!

他明明知道她最怕的就是狗了,怎么可能放任狗咬她呢,一定是这个保安在骗她。

“你骗我,你骗我,他那么爱我怎么可能放狗咬我,他只是在生我的气,能他气消了以后,看我怎么收拾你。”

江若初这样说,也是在给自己做心理安慰。

却没有想到,下一秒,那恶狗直接朝她冲了过来,江若初一个反应不及,被那恶狗扑倒在地,她只觉得那一瞬间,她的魂都被吓飞了,她身体本能反应尖叫出声。

那狗见她尖叫,直接张开血盆大口,往她的脸咬去,江若初被吓的心跳骤停,直接晕倒过去,那保安见此,吹了一声口哨,那狼狗立马从江若初的身上下来。

乖乖的卧倒在保安的身边,保安拿着对讲机,等着下一步指令。

与此同时祁家庄园,监控室里。

祁景洐看着躺在雨里的江若初,眼神一暗,但又想起她做的那些事情,她竟然在大婚前一天,在自己家里公然和别的男人搞在一起,祁景洐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水性杨花的女人。

即使他爱她,可是她触犯到了他的禁区,他不可能原谅她!

他对一旁的特助阿泽冷冷的命令:“让江家的人派人把她给我接走,不要在我门前,看着碍眼!”

阿泽一愣,说出来心里的顾虑,“祁爷,这江家距离祁家有一段的距离,这江小姐一直在雨里躺着,恐怕会感染风寒。”

祁景洐听见这话抬起冰冷的眸子,含着冰的眼神如同尖锐的冰锥,刺的阿泽一下不知所措起来。

“属下多言,属下立马去做。”

阿泽走出监控室安排江家的人来接地,其实江家距离祁家庄园也不是特别远,十几公里,小的时候,江小姐的爸爸是祁老爷子的司机,经常带着江小姐来这里和祁爷在一起玩耍。

这祁爷和江小姐,也算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感情自然不用说,两个人到了情窦初开的年龄自然而然的就在一起了。

两家的家长也很是赞同,但却没有想到,这婚也订了,正准备举行婚礼的前一夜,江小姐却在自己的闺房和别的男人约会。

这不要说祁爷,一般男人都会受不了,自己的女人,在婚礼前一天和别的男人共处一室,到底发什么什么,谁又知道呢!

祁家已经对外宣布和江小姐解除婚约,今天本该是结婚大喜的日子,却变成了如今的悲剧。

看着江小姐面色苍白,狼狈的躺在地上,阿泽摇了摇头,事情已经成为定局,江小姐再这样出现在祁爷身边苍白无力的解释,只会让祁爷更生气罢了,倒不如让祁爷冷静冷静,再做打算。

阿泽通知了江家的人,江家的人过了一个多小时才过来,过来的人是江若初的妹妹,江依依。

她是江若初同父异母的女儿,江若初的母亲在江若初八岁的时候,得了癌症晚期,走了不到一个月。

江若初的爸爸就娶了江依依的母亲,那个时候江依依也六岁了,和江依依相差的年龄不过两岁,这也就意味着江若初的爸爸,在江若初的妈妈还没有死的时候,就已经出轨了。

江依依看着江若初脸色苍白,狼狈的躺在地上,眼里划过一抹意味深长的光,她对身后的几个佣人说道:“你们几个把姐姐抬到车上,到家好好抬姐姐洗个热水澡,熬点驱寒的姜汤给姐姐喝。”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