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赘婿哪有当皇帝好玩 8.9
作者: 零七度
51.42万字 0.9万次阅读 7.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69章 最终之守地,放手一搏 2024-05-19 22:12:28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51.42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69章
简介

前妻很润?润的过佳丽三千么? 当赘婿哪儿有当皇帝好玩? 穿越大乾世界的赵峥,为报恩情,替苏家出谋划策,扶苏府之将倾,拯布行于危难,最后更是直接为了苏家,放下男人尊严入赘。 哪曾想却换得一纸和离书,净身出户! 赵峥心有不甘,自逆境中崛起奋发,打脸前妻、冲天而起,脚踏青云,开创一段属于自己的史诗传说! 苏媚儿看着曾经的属于自己的男人如此意气风发,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忍不住问道:“相公,我们还可以重来吗?” 赵峥一脸默然:“苏小姐请自重,谁是你相公?”

第1章上岸第一剑,我被斩了?

乾国西境,临江城,苏府。

“赵峥,我意已决,我们和离吧!”

苏家掌门人苏媚儿,声音冷漠,水润眸子冷漠地看着眼前这个与自己曾经共患难的入赘夫君赵峥。

赵峥听着苏媚儿檀口中说出来的话,整个人如遭雷击般呆在当场。

他简直不敢相信,这话竟会从苏媚儿口中说出。

五年前的大雪之夜,他穿越到了一个身受重伤的乞丐身上,就在快要被冻死的时候,是路过的苏媚儿救了他。

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后,他完全就没有继承前身的记忆。

对于这个世界,没有任何认知可言,脑海中只有“赵峥”两个字。

伤势好了后,他以赵峥为名,留在了苏家,做了一名染布坊的工人,暗中观察了解着这个世界。

这是一个叫做乾国的世界,是一个与华夏古代文明高度相似的平行世界,人分三六九等,社会阶层森严。

乾国立国一百五十余年,周边大小列国不下双手之数。

列国之间,时不时会爆发惨烈的国战,这是个分裂而非大一统的时代。

自从乾国在二十年前与西戎国签订互不侵犯的盟约之后,以镇西将军府,统筹帝国西部边境所有大小事务,帝国西部持续十余年的国战结束。

原本贫困的乾国西境汉水上游,纺织和冶铁业,迅速发展,并在短短十余年之内,成为全国翘楚之地。

其制作的布匹之精美,就是与乾国敌对的金国、越国、渤海国等,都有商贾不远数千里前来求购。

是以汉水上游沿河的各个城池,民多富饶殷实之家。

临江城虽算不上汉水上游中的翘楚城池,但也算是中等富饶之地。

至于苏家,则是趁此机会发展起来的。

可谁也想不到,苏氏布行刚有起色,苏老爷就因操劳过度,病重卧床数年。

以至于这时候的苏家,早已破败不堪、债台高筑。

赵峥逐渐这一切后,发现苏家的管理存在很大的弊端,多以人情维系,内部关系更是错乱不堪,贪污也极为严重。

因穿越之前,他是一家世界著名企业的高层管理人员,出于苏媚儿救过他,报恩的心理。

他和苏媚儿详谈过,肃清管理,建立明确的权责条约,赏罚分明制度,不到一年时间,就帮助苏媚儿稳住濒临破产的苏氏布行。

不曾想,就在此时,病重卧床数年之久的苏老爷就撒手人寰。

苏家堂亲以苏老爷膝下只有两个女儿,没有儿子做借口,竟想欺凌孤儿寡母,勾结地方官吏,刮分苏家的产业。

依照大乾律法,女子招赘,则视作单独开门立户,亲族不得侵占其父辈留下的遗产。

苏媚儿无奈,想到了招募赘婿上门,以此表示自己终身不外嫁,为父亲守住家业。

只是,在乾国,男方入赘,是最让人看不起的行为,不仅传出去名声难听,就连在妻家地位,也只是稍微比仆人高出些许罢了。

所以,消息传开后,稍微有点本事儿的人,都不屑入赘。

前来应入赘之邀的人,不是歪瓜裂枣容貌丑陋之辈,就是身体残疾,亦或者心怀不轨,图谋苏家产业之徒。

无可奈何之际,苏媚儿想到了那个相助自己的小乞丐。

那一夜,赵峥看着救命恩人苏媚儿以泪洗面,哭着哀求自己。

再加上前一世,他虽然身为顶尖企业的高层管理,但从没过过悠闲的日子,也就答应了下来。

甚至,心中暗自想过,或许可以将自己的娘子培养成为天下一的商业女强人。

成婚后的三年时间,苏媚儿总以商业繁忙为理由,拒绝和赵峥圆房。

赵峥也不在意,一门心思,完全放在帮助苏媚儿身上。

苏氏布行以制作各种布匹为主,赵峥从染布上下功夫,让苏氏布行打出了十年不褪色的称号,一举成为临江城内颇具影响力的布行。

哪曾想,竟然会等来这样一句绝情的话?

前一世,他听过上岸第一剑,先斩意中人的卑鄙行径。

可却怎么也想不到,苏媚儿竟然也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此刻,苏媚儿吹弹可破的白皙面庞上,那双极为勾人的眼眸微微转动看向别处,似乎也觉得自己这般过河拆桥的行为,异常卑鄙下贱,竟不敢直视着赵峥的双眼。

可惜,寻常男子对待妇人浸猪笼的手段,在她这里用不上。

因为,赵峥是赘婿,毫无身份地位可言的赘婿!

“你别怪我,你对苏氏布行的发展,确实出过很大的力,但是苏氏布行想要发展的更好,你赘婿的身份,反而成为了阻力。”

“你懂吗?你只是一介赘婿,在我大乾,赘婿就是被人踩在脚底下的,你要认命,我要的,你给不了我!”

苏媚儿转过头来,那双极为勾魂的眸子,依旧水润地看着赵峥。

往常时候,赵峥非常享受这双眸子含情脉脉的注视,可是现在,他感受到的,只有陌生和对自己深深地厌恶。

赵峥心中一阵发酸,赘婿?

你难道忘记自己当初是怎么哭着求我入赘的吗?

“钱对你说,有那么重要吗?苏氏布行发展到而今的地步,我们几辈人都可以吃穿不愁……”

“吃穿不愁?又是吃穿不愁?这句话我已经听得只想发恶心,我现在只想摘掉赘婿之家的头衔,让苏氏布行做大做强……”

苏媚儿平日里知性大方的嗓音瞬间变得尖锐刻薄:“赵峥,你我虽没有夫妻之实,但也算是夫妻一场,我给你一百两银子,你自己走吧,我留给你体面,莫要……”

她光洁细小诱人的贝齿轻轻咬在丰润多肉的嘴唇上,吐出绝情的字眼儿:“莫要逼着我让人打你出去,苏家是大户人家,别弄得到时候大家都不体面!”

五年辛劳布局,一百两银子就打发走了自己?

男人的青春,果真不值钱。

“你别觉得少,你无权无势,一百两足可以让你安身立命,若是给你多了,反而是祸患。”苏媚儿叹息一声:“你拿着这一百两做点小生意,也可以把日子过下去。”

赵峥凄笑一声,叹了一口气:“我问两个问题,问完我就走。”

苏媚儿抬起勾人的眸子,神态却已经是居高临下,再也没有往日里那种看向赵峥崇拜的眼眸。

“你问吧。”

声音冰冷如陌路人。

女人狠起心来,果真无情啊!

赵峥只感觉心头一阵难受,深吸一口气,平复着内心的洪水决堤般情绪。

“第一个问题,我听人说,昨天县令的公子,让人送来了一份书信给你,你……”

赵峥只感觉接下来说出口的话,会灼伤他的唇舌一样:“你……你与他之间,是否已经有了奸情,你给我戴绿帽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