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进天牢后,我成了废帝的掌心娇 8.6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权谋天下
作者: 林小萌 主角: 谢姝 宋珩 宋琳琅
32.2万字 0.1万次阅读 2.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58章 终于 2024-05-19 20:48:0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05.59
    累计字数
  • 261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58章
简介

谢姝的未婚夫全家下狱,被判斩监候了。 好消息:天下大赦斩刑改流放了。 坏消息:太后下旨,要她嫁过去陪着对方去流放。 身为里外不是人的假千金,谢姝只能收拾收拾去流放,却不想这未婚夫背景太逆天,不仅有人悄悄送她空间外挂,还有人一路送钱,暗中保护。 只是这杀手、投毒、陷害轮着来,未婚夫究竟是什么身份,招惹来这么多仇家? 谢姝有点想打退堂鼓,但看着乖巧听话不犟嘴,有颜有钱又耐用的亲亲老公,什么刺杀陷害的,忍一忍也不是不行的。

第1章 嫁入天牢

初春时节,乍暖还寒,京都少见的刮起了连阴雨。

扑簌簌的雨丝倒不大,偏夹着寒风,冻得人骨头都要僵了。

天牢外,几个守门狱卒背在房檐下,也是跺脚搓手,冻得受不住。

“都三月了,冷成这样,真他奶奶的少见啊!”

“少见?最近个把月的稀罕事,就这两场雨可排不上号,单说那叔叔逼死亲侄儿抢皇位……”

“嘘,你可别瞎说。”

“虽说咱们这没外人,到底紧着些口风,听说为这事儿,可杀了不少人呢!”

“我不说了还不成,瞧把你们给吓得。不过,他们说那事儿是真的么?真要在这地方,给原先那位小国舅爷娶亲?”

“可不,给死刑犯娶媳妇,当差这么些年我也是头回见。”

“听说那姑娘还是谢太傅府上嫡出的女公子,自小跟宋家定的亲,原想着没成亲也算躲过一劫,谁能想这宋家一门都到了天牢,宫里还有人护着,谢家照样得乖乖把人送过来……”

“嘘,都别说了,来人了。”

“这天气,谁会来啊?”

街角处,一顶二人抬的大红花轿拐过弯来,映着灰蒙蒙的天,越发显得那抹红刺眼。

没有鼓乐,也没有送嫁。

孤零零的小轿晃晃悠悠到了近前,穿过狱卒把守的天牢大门,最终淹没在甬道深处的黑暗中……

谢姝听得雨声歇止,便知入了天牢。

虽一遍遍告诉自己没什么好怕的,却还是不由得挺直脊背,攥紧了手中的龙凤盖头。

半个月前,平王领兵攻入京都,大明宫自乾清阁烧起来,惠帝身死,平王登基,将生母太皇太后尊奉为太后,而惠帝生母宋氏一族举族入了天牢。

这里面,就有谢姝自小定亲的宋家六郎,宋珩。

谢家勉强算逃过一劫,可还没来得及庆幸,太后便下了旨,令谢氏女入天牢与宋珩完婚。

这么些天,谢姝一直在想,如果没有调包孩子的事情,如果她是谢家亲生血脉,他们还会不会古井无波的接下那道旨意。

可这世上,从来就没有如果。

“姑娘,奴婢伺候您下轿。”

内监独有的嗓音打断了谢姝,花轿也落了地。

算了,嫁谁不是嫁呢。

她带着前世记忆穿进这具身体,怎么着都是赚,怎么活都不亏。

谢姝连做了几个深呼吸给自己打气,随后一蒙盖头,伸手就掀开了轿帘。

一只手适时递到她跟前,谢姝抬手搭上,弯腰这才下了轿。

龙凤盖头遮住了视线,谢姝搭着内侍监的小臂,亦步亦趋的往里走,盖头下的方寸之地,青石板透着乌色,交错的刀斧痕迹也隐隐透着森然。

谢姝七拐八扭,感觉走了很久才停下。

“姑娘,就是这儿了。”

伴随着一阵锁链之声,门被打开,她下意识抬头,视线却被盖头遮挡,只觉后背一紧,身子不受控制的踉跄几步,门已在身后关上。

谢姝一惊,顾不得仪态仓惶转身,盖头滑落在地,她这才看清了周遭,只觉这黑暗像一汪化不开的浓墨。

略适应了片刻,她才借着小窗漏进来那不怎么明亮的天光,看清墙角坐着一个人。

他便是宋珩吧。

谢姝幼时,也曾在谢夫人的带领下,远远瞧过宋珩。

其时正值盛夏,隔着一池芙蕖,只觉这位国舅府的小公子,立如芝兰玉树,笑如朗月入怀,英姿勃发。

定亲数载,谢姝不止一次幻想过她跟宋珩的洞房初见,却怎么也没想到,会是今日这番场景。

昔日少年郎成了阶下囚,而她……一介孤女,无依无靠。

想到这儿,谢姝忍下恐惧,敛目福身行了一礼,“妾身谢氏,见过夫君。”

宋珩久未回应。

只有墙角越发粗重的喘息声,证明那里有一个人。

谢姝心奇,拾步向前。

可还没走两步,一个瓷碗猛地炸碎在身前,吓得她魂都要飞了。

谢姝紧攥袖口强自镇定,连眼都不敢眨,死死盯着那墙角,她努力在脑海中描摹曾经光风霁月的宋珩,强撑起几分勇气:“宋、宋公子,我是谢姝。”

许久,那一成不变的喘息声夹杂着衣料摩挲的窸窣声,宋珩站了起来。

他身形高大,光是站在那儿就给人一种压迫感,谢姝下意识绷紧身体,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看着他跨步而来,看着他轮廓逐渐清晰。

身穿囚服的宋珩鬓发散乱,满脸胡茬,潦草得和谢姝记忆里毫不相干。

诧异淹没恐惧,谢姝还没想好该怎么应对,忽的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被掼到床上,宋珩欺身而下,狂风一般的吻夹着炙热的呼吸几乎将她整个人淹没,谢姝无措的扣紧床板紧闭双眼,强忍着反抗的冲动,一遍遍在心底告诉自己本来就是要这样的。

可就在她不断自我催眠的同时,男人突然一拳捶在她耳边,嘶吼着退开了。

“滚!滚出去!谁让你来的!谁许你进来的!”

耳边的嗡鸣声还没散,谢姝狼狈的攥着衣领缩到墙角,看着昏暗光线下癫狂的男人,恐惧再也无法克制。

她以为、以为嫁给死囚已经够可怕了,却没想到,宋珩会变成这样。

他像是被困的野兽一般,癫狂的挥舞着拳头,一下一下砸在紧闭的牢门上,那沉闷的声响中隐约夹杂着骨肉破碎的声音,听得谢姝缩紧脖颈,却还是控制不住身体的战栗。

宋珩不对劲。

谢姝强忍着恐惧,“宋、宋珩,我是谢姝,是你自幼定亲的妻子啊。”

轻如蚊呐的声音,根本不能阻止男人分毫。

谢姝踮脚着跳下木床,再次鼓足勇气,“宋珩!我是谢姝,我是奉太后之命,来与你成婚的!”

宋珩总算停了下来。

他神态涣散的转过身来,盯着谢姝喃喃:“太后……”

谢姝用力点头,强忍着瑟缩的本能想要顺着宋珩继续安抚,可还没等她调整好自己的声音,面前清瘦的身躯仿若失了依撑的破布袋一般,悄然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