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大结局:阿蕴,等我

书名:
娇娇女一皱眉,侯爷首辅争着宠
作者:
温子淑
本章字数:
2204
更新时间:
2024-04-03 11:20:00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妻妾同娶?改嫁王爷后我宠冠京城

【改嫁换夫+全家火葬场+一言不合就打脸+甜宠】 前世安若晚被假千金夺走气运,抢走亲人,夺走未婚夫,最后命丧悬崖。 重生一世安若晚脚踩渣男,拳打绿茶! 有传言称她的战神夫君,活不过今年冬天。 等着看好戏的京城众人,只等来了安若晚携手夫君名动京城! 安若晚是顾北尘的软肋也是他逆鳞,全京上下都知道,这位煞神只有在她安若晚的面前才会像个活人一样温润如玉。 “顾北尘,和离书在这里,我们按照约定和离吧。” “娘子,不和离行不行?”
连载中,累计155万字 | 最近更新:第761章 挟持拓跋皇

第1章 老娘不嫁了!

书名:
妻妾同娶?改嫁王爷后我宠冠京城
作者:
沈柒柒
本章字数:
2116

“没见过正妻走侧门进的,真是颠倒伦常了!”

“没法子,谁让那位良妾是小侯爷的心头好呢!”

“好了,别说了,前头要到了!”

细碎的议论在不断地颠晃中传到了安若晚的耳中,她揉弄着剧痛的脑袋,慢慢睁开眼,看着面前的景象,猛然一怔!

她不是身怀六甲被安芷宁推下悬崖了吗?怎么……

眼前熟悉又陌生的景象让过去的记忆,猛地冲进安若晚脑海。

她是相府独女,上头有三个哥哥,原该是千娇万宠的命数,可惜她刚出生不久就被奶娘掉了包,从此成了万人轻贱的乡下丫头。

而奶娘的女儿却成了受尽宠爱的相府嫡女。

直到一年前才被家丁找回,安若晚以为自己终于可以跟受尽虐待的过去告别,拥抱真正疼爱自己的亲人,未曾想阖府上下都对那个假千金心疼不已,处处对她差别对待。

甚至她的未婚夫安定侯府的小侯爷莫子清,也扬言非安芷宁不娶。

“停轿!”

花轿里一声娇喝,吓了外头两个媒婆一跳,两人连忙劝说。

“安小姐,还有一会就进府了,你别着急!”

“停轿可是成婚大忌,不论什么事,您先忍忍。”

忍?她就是前世忍的太多,才落到那般悲惨的境地!

安定侯夫人不愿意让安芷宁这种卑贱出身当小侯爷正妻,硬是要求安若晚进门当正妻,安芷宁才能做莫子清的妾室。

莫子清为了给安芷宁最大的体面,强行妻妾同娶,成婚当日,更是让安若晚走侧门,安芷宁走正门,让安若晚成了满京城的笑话。

这门婚事若是成了,才是她一生大忌!

“安小姐,您别闹了,耽误了吉时,咱们可担待不起!”

眼见着没有停下的意思,安若晚透过喜帕看着轿帘掀起露出的地面,突然猛地往前一冲,轿夫没能止住势头,眼睁睁看着新娘子一个翻滚,摔倒在地。

安若晚摔得浑身疼痛,却根本顾不上,她撑着地起身,干脆地一把扯开喜帕。

一张倾城绝色的脸蛋在凤冠霞帔的掩映下愈发出众,只是那双水波荡漾的眼睛里头满是哀伤与决绝。

媒婆吓得没了胆,“怎怎……怎么把喜帕摘了,这可是大忌讳!”

安若晚却像是没听到,抬腿就往安定侯府正门走,媒婆赶紧想冲上前拉她,还没挨到身子,就瞧见安若晚拔下簪子指着她。

“谁敢拦我,我杀谁!”

安若晚直奔安定侯府正门,这会大街上熙熙攘攘都是行人,正伸着脖子看新郎把新嫁娘从轿子上牵下来。

不知谁眼睛尖,一眼看见站在后头的安若晚,人群中瞬时爆发起一阵骚动。

莫子清脸色陡变,猛地冲到安若晚面前怒吼。

“谁让你揭的喜帕?当真是粗鄙乡下人,连这点礼数都没有,你不要脸我还要,赶紧滚回去到轿子里待着,晚上我再找你算账!”

安若晚冷笑一声,反手一巴掌重重甩在莫子清脸上。

“寡廉鲜耻的东西,还敢教训我,老娘不嫁了!”

莫子清捂着脸错愕地抬头,一时间不敢相信发生了什么。

从来性格纯朴好欺负的安若晚,什么时候竟然敢对他大小声,更别说对他动手了!

“姐姐,要打就打我吧!”

安芷宁也顾不得礼仪,扑倒莫子清身边,揭开了喜帕,对着安若晚哭得楚楚动人。

“都是我不好,若非我跟子清情根深种,他也不会为了我冒天下之大不韪,姐姐,感情有先来后到,你已经夺走了爹娘和哥哥,为什么连子清都要抢走?”

好一口极品绿茶!

分明夺走她的十几年身份,霸占她父母宠爱的人是安芷宁,怎么好意思倒打一耙的?

看安若晚不出声,安芷宁愈发哭得可怜,“姐姐,你已经抢走我的正妻之位,连子清许诺给我的正妻之礼都要抢走吗?”

她实在是太擅长小白花那一套,看她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人群中也有人不住叹息起来。

“你也知道你不是正妻?”

安芷宁一愣,下意识抬头看向安若晚,还不等她领悟其中之意。

突然眼前一晃,安若晚竟然硬生生把安芷宁头顶的凤冠拔了下来!

安若晚冷笑一声:“什么山鸡也配戴凤冠?”

抬手扔进了火盆,蹦出了无数火星子。

“啊!”

凤冠本就缠绕着发丝,被这么硬扯下来,当即痛的安芷宁面目扭曲,一头黑发劈头盖脸的散乱在头上,宛如一个疯子。

“安若晚,你疯了!”

看到心上人这般委屈,莫子清勃然大怒,“你再这样肆无忌惮,就给我滚回相府,别想进我安定侯府的门!”

安若晚嗤笑一声,“你一个靠着祖宗荫庇,自己就是一个扶不上墙的烂泥,到底哪来的自信,以为我想进你们侯府,又不是你天天上门赔笑脸求我爹把我嫁给你的时候了?”

莫子清勃然色变,刚想开口,安若晚哪里给他这个机会?

“身为安定侯府嫡长子,既无才治,又无武功,要靠着联姻才有争夺爵位的资格,这是其一;”

“高门出生,却连男女大防都不懂,还未定亲就多次与安芷宁私相授受,这是其二;”

“有心仪之人却没本事也没胆子,更没能力让她当正妻,只能变着法子侮辱另一个女人,来成全你那点可怜的自尊心,这是其三。”

安若晚比划了一个三的数字,“光这三点,就够不仁不义,无能无德,没担当,大街上找条狗,都知道维护自己的母狗,而你的母狗只能在一边干流泪。”

这话侮辱意味极强,饶是安芷宁再能装腔作势,这会也愤恨不已,她趁着安若晚不防备,突然装作站不住,猛地往安若晚身上一撞!

手心里攥着一根细长的簪子,直直地戳向安若晚的眼睛!

幸而安若晚早有防备,身子一避,安芷宁瞬间扑了个空,人没来得及站稳,手腕就被人攥住。

“啪啪啪!”

安若晚左右开弓,连着五个巴掌甩的安芷宁的脸瞬间肿胀了起来。

“当年若不是你娘心生歹念,把我跟你替换了身份,你现在就该是乡下长大的赌徒之女,一辈子受尽折磨!”

“在你享福的时候,我代你吃了整整十几年的苦头,你该给我磕一辈子响头,而不是在这对我趾高气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