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生执 9.6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年代重生
作者: 先生醉也 主角: 施微
41.21万字 5.7万次阅读 26.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56章 不速之客 2024-06-21 23:08:0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43.21
    累计字数
  • 376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56章
简介

我暗恋的邻家少年,爱上了一个妓女。 他为她流连风月,为她得罪晋北军阀,为她锒铛入狱。 我着实嫉妒又心疼,“纪凌修,你想救她吗?娶我,我能救她。” 我如愿嫁给他,给他泼天财富,助他青云直上。我以为只要我拼命对他好,总有一天会捂热他的心。 可当他一朝上位,提着我爹爹头颅放我面前,“你们葬送了我的爱情,毁了我的人生,该是血债血偿。” 看着他冰冷无情的脸,我才知道自己错的有多离谱! 再次睁眼,我穿越回了与纪凌修结婚那晚……

第1章 重生

我暗恋的邻家少年,爱上了一个妓女。

他为她流连风月,为她得罪晋北军阀,最终锒铛入狱。

我着实嫉妒又心疼,“纪凌修,你想救她吗?娶我,我能救她。”

我如愿嫁给他,给他泼天财富,助他青云直上。我以为只要我真心待他,拼命对他好,总有一天会捂热他的心。

可当他策反夺权,提着我爹爹头颅放我面前,“你们葬送了我的爱情,毁了我的人生,该是血债血偿。”

看着他冰冷无情的脸,我才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再次睁眼,我穿越回了与纪凌修结婚那晚,彼时,他还是官家贵胄之子,为了救他心爱的女人而选择娶我。上一世我掩着红盖头独守一夜空房,十年婚姻,我小心翼翼呵护他,委曲求全迎合他,最后落得个家破人亡的下场。

这一世,我不想忍了。

“姑爷……去那个女人那里了。”丫鬟小心翼翼低声。

我掀开红盖头,“去看看吧。”

不顾众人惊诧眼光,我敛着大红秀禾婚服往孟公馆去了,我和纪凌修结婚这夜,孟晚在公馆闹自杀,成功让纪凌修放下一切去往她身边,上一世我枯等半辈子,也没等来他回心转意。

重活一次,不如成全他俩。

来到孟公馆,便看到孟晚被人从湖里捞上来,虚弱苍白地躺在纪凌修怀里,枯瘦得毫无生气。

纪凌修穿着结婚时的西洋礼服,紧紧抱着她。

包养孟晚的大佬派兵守在这里,周围士兵持枪瞄准他俩,虽如此,纪凌修还是不顾一切,冒死闯进来救人,好一场荡气回肠的爱情大戏,孟晚如同被逼上绝路的苦命女子。

而我的存在,俨然像个棒打鸳鸯的恶人。

我说,“孟晚,我把你凌修哥哥还给你。”

纪凌修听见我的声音,抬头看向我。

看着他漆黑痛惜的眼睛,我声音明亮坚定,“我不要他了,明日我会退婚。”

说完这句,我决绝转身离开,次日一早,我喊纪凌修离婚,他平静注视我,就是这对撩我心神的沉静双眸,将在不久的将来掀起嗜血冰冷的骇浪,灭我家人。

我避开他的眼神,让他签字。

他渐渐目露轻佻,大概不相信我一个商贾之女,怎会放着他这个高枝儿不攀,毕竟我费尽心思得到他,没那么容易跟他离婚。

我补充,“我知道孟晚被金主软禁,你没办法带她走。但是你放心,就算离婚了,我也会帮你把孟晚从金主手里讨回来。”

我曾说过只要他肯娶我,我就捞他出狱,并帮他救孟晚。如今我悔婚,他担心我不肯救孟晚。我怎么会不救孟晚呢,孟晚是被我爹爹送给大佬当玩物的,这个原因直接导致了纪凌修婚后知道真相以后发疯黑化。

所以,我要把孟晚从大佬手里弄回来还给纪凌修,才能从源头杜绝他后期对施家的憎恨报复。

他伫立许久,将信将疑签了和离书,当天,我就搬离了婚房,并且收回了给予他家的一切财富。我施家富甲一方,而他家虽有权势,论财富不及我家半点,我嫁给他时,给足了他滔天富贵。

如今我尽数收回,包括那些房产和土地。

就连我给他家添置的奇珍异宝,我都给搬空了,全然不顾及纪凌修羞恼屈辱的神情。

不仅如此,我出钱出力帮孟晚,去医院探望她时,我拍着她的手宽慰,“孟小姐,你放心,我不跟纪凌修结婚了,我会把你从金主手里捞出来。”

孟晚惊讶望着我,撑起身子,泪水打转,“施小姐……”

“你凌修哥哥也来看望你了,外面有士兵,他进不来。”我微笑将她按下去,转脸看向门外,“纪先生,孟小姐一切都好,你放心。”

纪凌修静静审视我,他似乎疑惑于我的变化。我与他自幼一起长大,从孩提时起,我就迷恋他,仰望他,取悦他,像是他狂热的信徒,可我攀不上他家的高枝儿,我也入不了他眼,终于等到他家落难,我才有机会站在他面前。

那时候我卑微入尘,悬殊的家世掐灭我爱情中的底气,我处处照顾他喜怒无常的情绪,愈发小心翼翼。

而现在,我不要他了。

想尽一切办法跟他划清界限,撮合他跟孟晚在一起。

我拎着包离开,无视他投过来的探寻视线。

如果没记错,孟晚背后的金主是大军阀宁乾洲。我对宁乾洲并不了解,这个人神秘且遥远。纵观南北局势,只有宁乾洲拥有压天权势横扫军政,哪怕是上一世,我跟他也没有过交集,只知道孟晚是宁乾洲圈养的金丝雀,想从宁乾洲手里捞人,比登天还难。

上一世,纪凌修跟宁乾洲抢女人,差点被摁死在牢里,我求我爹爹从牢里捞出了纪凌修,但无论如何,都无法从宁乾洲手里弄到孟晚。最终我只得暗度陈仓把孟晚绑走,偷偷送出国。可最后,孟晚自己回来了,才出事的……

自此,纪凌修认为我欺骗了他,便憎恶于我。

从回忆中抽离,我琢磨片刻,决定找我爹爹商议孟晚的事情。我爹爹身有隐疾,就我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对于我这棵独苗,我爹爹向来百依百顺,就连我看上浑蛋纪凌修这件事,他也从没说一个“不”字,只是背地里偷偷替我扫除一切障碍,成全我的爱情。

回到家,我爹爹正趴在八仙方桌上哭,“我可怜的女儿,从小就没了娘……”

这些日子他总在我面前哭,他为我结婚第二天就离婚的狼藉名声而感到痛心担忧,可他老念叨我那跟人私奔的娘亲,不明真相的人还以为我刚刚死了娘。

见他颤抖瘦弱的身体,我忽而想起上一世纪凌修提着他皱巴巴的头颅扔我脚边的画面,悲从中来,我也扑过去抱着他哭,他被我突如其来的反应吓到了。

毕竟结婚次日初见他时,我也这么哭。

“我的乖乖,快跟爹爹说,受什么委屈了。”我爹心疼又颤抖,抱着我哄,“是不是想那个天杀的纪凌修了!”

他猛拍案几,怒目圆睁,“爹爹现在就去把他给你绑来!”

彼时我也才15岁,紧紧抓着我爹的胸襟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爹……爹,有什么……什么办法能把孟晚从宁乾洲手里要回……回来。还……还给纪凌修!”

我爹惊讶望我。

自从他知道我暗恋纪凌修以后,背地里费劲撮合我跟纪凌修,暗搓搓给纪凌修和孟晚使绊子,鼓励我追求真爱。当听说纪凌修被抓入狱,我爹急忙帮我支招,说纪家跟宁家是不同派系的劲敌,宁乾洲不会放了纪凌修,但我爹有办法弄到人,让我以此为条件逼纪凌修娶我。

我费尽心机嫁给纪凌修,如今,又千方百计离婚,我爹一把老骨头都被我折腾散了,他不理解。

我抽泣,“我不要他了,他不好。我要把孟晚还给他……”

我爹的表情从惊讶变凝重,毕竟把孟晚送出去简单,要回来可就难了。

当初孟晚被他酒鬼老爹卖去妓院做雏妓,老鸨把她当头牌培养,还没接客就患了重病,老鸨本打算弃了她,谁知道纪凌修对孟晚一见钟情,刚要给孟晚赎身,我爹抢先一步把孟晚买走送给了宁乾洲。纪凌修跟宁乾洲抢女人,无疑是以卵击石,最后锒铛入狱。

我爹疼惜地看着我,许是我的表情万念俱灰,他不忍心责怪我,痛心首肯,“行!爹帮你要!”

我忽然来了精神,“爹爹,宁乾洲还能卖咱面子吗?”

我爹沉默许久,叹息,“他不卖面子,但有人能让他卖。”

“谁?”

“你娘。”

我爹语重心长,迫不得已告诉了我一个惊天秘密,“你娘当初跟人跑了,那人……是宁乾洲的父亲。也就是说,你跟宁乾洲,是异父异母的兄妹。”

我正吸鼻涕,听及此,鼻涕猝不及防噗了出来。

我爹急忙帮我擦掉,“吓到我小乖乖了吗?”

可不是嘛?上辈子都不知道的事情,这辈子骤然听说,吓死宝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