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宦撑腰?主母重生后杀疯了 9.4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苏酒a 主角: 柳烟柔 云北霄
48.06万字 3.5万次阅读 1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21章 她是懂阴阳怪气的 2024-06-12 23:13:08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48.06
    累计字数
  • 103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21章
简介

上辈子,柳烟柔被人利用,委身于东厂督公,为永昌侯府做牛做马赢得无数荣光,最终却被当畜生一样打断手脚割了舌头囚禁后院。 而那个被她视作洪水猛兽的督公,却为了她付出一切,最终落得个五马分尸的下场。 这辈子,永昌侯府休想再利用她做任何事情,也别想再有任何荣光! 她要永昌侯府满身污名的死绝! 要让督公永远高高在上,睥睨天下,做她一个人的靠山!

第1章 柔儿求你

“热——”

柳烟柔浑身仿佛要烧着了,每一寸肌肤都泛着诱人采摘的红晕。

身体里似有万蚁在噬咬,急需要个发泄口。

“你再忍忍,很快就会有人送来解药。”

似梦似幻的磁性声音在耳畔响起。

柳烟柔媚眼半睁的看向声音来源,猛地怔楞,下意识的喊道:

“督公?”

床边的人一身紫衫,墨发披肩,雪白的肌肤中透着不正常的红色,狭长的眉眼微眯着,坐在床尾,端的是矜贵傲然,却眉眼迷离,透着压抑着的欲念。

正是如今权倾朝野杀人如麻的东厂督公——云北霄。

不对,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她在做梦?

可身体上如万蚁噬咬的感觉却那么清晰,清晰到让她差点儿以为回到了十年前那夜。

那夜,他那好夫君永昌侯简绍为了拿住云北霄的把柄,在老夫人寿宴上做了一场好戏,给她和云北霄都下了药。

那一夜,她害怕极了,疯狂的挣扎厮打着同样身中媚药的云北霄,可他却将属下送来的唯一解药喂给她后就离开了。

她服下药恢复正常,为自己躲过一劫而高兴。

可等来的却是简绍的质问。

他明知道云北霄是太监,不可能真正的对她做什么,却依然指着她中药时为了控制欲念掐出来的满身的青紫骂她下贱、耐不住寂寞,在老夫人的寿宴上就敢勾搭男人,丢了他们永昌侯府的脸!

可知道那事的分明就只有府上为数不多的几人,谈何丢永昌侯府的脸?!

可不管她如何求饶,简绍都决绝的将她关在房间整整一个月,才大发慈悲的原谅了她,说会给她侯府主母的尊荣,但需要她去做云北霄的情人,暗地里替他打探情报。

她答应了。

白天,她是侯府主母。

夜里,她是权倾朝野东厂督公的地下情人。

整个永昌侯府都因为她的牺牲而盛极一时。

而督公却因她一次又一次的背叛而身陷险地,直至被五马分尸!

那时,她才知道,一切都是他们的算计。

她没了督公的护佑,永昌侯府也不装了,打断了她的双腿,划烂她的脸,割了她的舌头,用铁链将她永久的栓在侯府后院。

她求死不得,活的猪狗不如。

日日后悔没有在那日将自己给督公,以至于督公因为那夜的忍耐得不到纾解,本就常年服药的身体急剧衰弱。

那是这世上除了养父养母一家以外唯一真心对她的人了,可她却一步步害的他被五马分尸。

即便是在梦里,她也想多看他一眼,将自己给他,让他不再忍受身体急剧衰弱之苦。

“督公……”

柳烟柔坐起来,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在他耳边吐气如兰。

“督公,要了柔儿可好。”

她一件一件的褪下衣衫,半跪在他面前,替他宽衣。

深紫和白色的衣衫凌乱的纠缠在一起。

她抬眸望着他,要将他的模样永远的刻在心里。

“督公,柔儿好想你。”

脸颊也已满是泪水。

云北霄迷离的眸子闪过惊诧,攥住她作乱的双手,声音沙哑。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柳烟柔挣开被攥住的手,继续替他宽衣,低低的啜泣着,声音却满是坚定。

“知道,柔儿想将自己给督公。”

“督公,要了柔儿,求你……”

衣衫尽数滑落,两具身体紧紧贴在一起。

炙热的呼吸喷洒在彼此脖颈。

本就中了药,哪还能抵得住。

“柳烟柔,你、别后悔!”

“督公,求你,要我……”

柳烟柔祈求着,再次贴了上去。

炙热的带着致命诱惑的身体……

云北霄最后的理智彻底崩坏,一直压抑着的欲念疯狂肆虐,炙热的细细密密的吻落下。

“疼——”

柳烟柔皱了皱眉。

“乖,我轻点。”

那微滞的感觉,令云北霄眼底闪过狂喜,尽可能的温柔,可身体到底是中了药,这一释放,如何能控制得住。

“呜呜呜……疼……”

柳烟柔呜呜咽咽的哭着,只觉这感觉未免太疼、太清晰了些,不似在梦中。

可只要是督公,她都愿意。

“督公……督公……”

她一遍遍的轻唤着,确定着身上的人就是她心心念念的督公,生怕梦境变化,他又消失不见。

“乖,一会儿就不疼了。”

云雨一番接着一番。

柳烟柔满脸是泪,迷迷糊糊的想着:真好,她终于是督公的人了。

“乖,不哭,本督疼你。”

药效散了些,云北霄动作变得极尽温柔呵护。

柳烟柔眼角湿润,勾住了他的脖子,主动吻了上去。

“督公,柔儿是你的人了,柔儿好开心。”

“柔儿是不是还从未说过,柔儿心悦督公,从很久以前就心悦了。”

靡靡的低泣,带着娇喘的吴侬细语。

云北霄浑身都酥了,动作更加温柔怜爱。

即便今儿是针对他的一场算计,他也认了。

“柔儿……”

“嗯——”

药效彻底散了,云北霄紧紧的将已经睡熟了的女孩儿抱在怀中,眉宇间是难得的宠溺和温柔。

“督公,药来了。”

“不用了。”

云北霄陪着她躺了很久,直到天快亮才起身离开。

临走时,留了个暗卫给她。

“少夫人。”

柳烟柔迷迷糊糊的睁眼,只觉浑身散了架一般,迷茫的看着眼前的姑娘,有些怔楞,半响才试探的道:

“香兰?”

丫鬟香兰眼眶通红,哽咽的道:“少夫人……奴婢先帮您收拾一下,先瞒住小侯爷那边再说。”

“如何瞒得住,小侯爷昨晚在诗姨娘院中,少夫人这边却闹了整夜,是个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少夫人倒不如好好求一求小侯爷,小侯爷宽宏大量,肯定会原谅少夫人的。”

丫鬟菊兰同样着急的说道,眼底却泛着精光。

“可少夫人是被人陷害的,她是中了药啊。”香兰红着眼道。

菊兰冷哼,“别人会管少夫人是不是中药?他们只会骂少夫人下贱,在老夫人寿宴上就敢勾引男人!”

“菊兰,你怎么能这么说少夫人!”

香兰气的恨不得打菊兰。

菊兰冷哼了声嘟囔着别过头去,“本来就是事实!”

柳烟柔看着两人,半响回神,看向了四周熟悉的摆设。

这竟是她住了十年的侯府听雪苑。

早已经死了的香兰,和早已成了简绍姨娘的菊兰……

此刻竟全都是十五六岁的模样。

身上的酸疼是那么的清晰。

柳烟柔悄悄按了按自己的腿,又摸了摸脸颊。

完好无损的腿,光滑的没有任何刀疤的脸,手腕上也没有常年带着镣铐留下的痕迹……

柳烟柔忽然意识到,昨晚她不是在做梦,她……重生了!

重生在了老夫人寿宴,她和督公双双中媚药的那晚。

柳烟柔眼底迸射出狂喜。

下一刻,她就收敛了神色,看向菊兰,眸子眯了眯,冷声吩咐道:

“菊兰,我饿了,你去厨房弄点吃的来。”

“哎呀少夫人,都这时候了您还有心思吃东西啊,您还是想想怎么和小侯爷交代吧。”

菊兰着急的跺脚,口中喋喋不休的念叨着:

“少夫人您和别的男人苟合,小侯爷知道了不定怎么大发雷霆呢……”

看似担心,眼底却是幸灾乐祸。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