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小毒后又灭了谁全家? 9.0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作者: 温暖的妮妮 主角: 玄溪时 帝星玉/玄意
73.05万字 0.6万次阅读 6.9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20章 提前交锋 2024-07-18 10:11:0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73.05
    累计字数
  • 133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20章
简介

她,将军府容貌丑陋又不能修炼的废物六小姐,因无良的兄姐坑害,被打晕扔在二公子的床上,惨遭二哥活活掐死。 再次醒来,她是来自现代的顶尖异能杀手兼雇佣军首领。 一脚踹飞发情地少年,从此仇怨深似海。打她骂她?抢她资源?夺她神兽? 同时,世人欺她!辱她!杀她!废灵根的丑八怪?迷恋亲二哥的贱人? 玄溪时冷笑,弯月长刀在背、手握空间至尊器、恢复绝世容貌、炼神丹驭神兽、十系天赋全开。 一朝鬼焱军出世!从此圣威震九霄!辱她者,死!叛她者,死! …… 玄溪时时刻以干掉二哥为己任,虐渣打脸为辅任。 历经千辛万苦,她终于将二哥坑死,觉得世界顿时美好了。 然而某天,那妖冶祸水般的重冥殿殿主,却将她狠狠地抵在墙上,眼梢微红:“阿时,杀我的滋味如何?” 玄溪时:“你哪位?” 帝星玉:“呵,六妹不乖,该罚……”

第1章 她在二哥床上醒来

玄溪时是被憋醒的。

她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古色古香的雕花大床上,而身上竟然压着一个红衣的少年。

少年眼神迷离,脸蛋红得似血滴,因为距离太近,她甚至能感觉到少年喷出的鼻息充斥着火热。

然而这少年的双手,正紧紧地掐住她的脖子!

玄溪时顿时一个激灵,彻底清醒过来。

她抬起脚,狠狠地踹向这红衣少年,起身猛咳。

“你大爷的,敢掐我,不想活了啊!”玄溪时抬手向自己的腰间摸去,然而,什么都没有。

少年被这一脚踹得清醒了一些,他眼神凶狠地盯着她,直喘粗气。没想明白马上断气的人怎么会突然醒来。

玄溪时凝视着红衣少年,觉得他似乎有些不对劲,虽然像只狠戾的小兽,但眉眼间却带着丝丝欲色,脸红的也不正常,显然是被人下了药。

她眼珠子一转,这红衣少年眉眼精致,鼻梁高挺,面似桃花,一头黑发束起,垂在肩后,更显得他身姿挺拔。让她都忍不住在心里暗赞了句:好皮囊。

难道又是哪个财阀送来杀自己的?这次还角色扮演上了......

她暗自冷笑,她堂堂21世纪唯一的异能杀手兼雇佣军首领,又岂是那么好杀的?随即她起了逗弄的心思,敢来,就要付出代价!

玄溪时突然向少年靠近了些,将双手搭在他的肩上,眼神充满魅惑,她嘴角微挑。

“美人儿,我帮你如何?”

少年表情一僵,呆愣了片刻,继而缓缓笑了,他的声音隐忍而暗哑:

“你...还真是让我意外啊。”

她偏了偏身子,斜靠在少年的左肩,一只手指缓缓地从喉结往下摸。

“是吗?伺候好我,他们给你多少,我可以出双倍。”

背靠着墙的少年,正在极力得压制一波一波涌上来的渴望,阴沉地看着她,没开口,没听懂,也没阻止。

玄溪时的手指已经下滑到少年胸口部位,隔着衣服点在那处位置,暗暗用力。

“衣服脱了吧。”

红衣少年随着她的动作面色微变,本能的“嗯”了一声,只觉得一阵少女独有的清香飘进鼻端,加上身上的触感让他头皮发麻,继而忽略了玄溪时那张脸……

旋即,他又眯了眯眼睛,邪肆地一笑。

“不如,六妹帮我脱?”

玄溪时感觉有些懵:六妹?什么六妹?

她的大脑在思考,手指还在无意识的向下探去。

红衣少年勾唇睨着她,似乎想看看下一步她会如何做。

难道她真能扒了自己的衣服不成?

直到,一根手指点在他下腹正充血胀痛的硬物上。

他僵住了……

“砰!”

红衣少年猛地出手,击向玄溪时。

“你找死!”他怒喝道,显然被气得狠了。

本想看看她耍什么花样,属实没想到她竟敢如此胆大。

强撑着身体的不适,他酝动体内灵力,准备直接一击杀了她。

玄溪时突然被击中,正有些气急败坏,刚要反击,余光瞥见少年的手正奇怪的发着光,她直觉危险,飞身跃起,逃离床榻。

瞬息之间,床头的瑶枕被那奇怪的青色光束击中后爆炸开来。

这是什么!玄溪时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否则怎么眼前发生的一切都无法理解了呢。

少年见一击未成,踉跄着下地,准备再次动手,却发现体内灵力被他用来抵御南鸢毒,已经所剩无几了。

他脸色阴沉的可怕。

忽而,他身体一僵,耳朵动了动。

饱含杀意地看了玄溪时一眼,深吸了口气。

跃上窗户,消失无踪。

玄溪时:“......”

她起身坐回床榻,想着刚刚见到的一幕,又看向自己的双手,这是一双小巧精致的手,跟她常年舞枪弄棒带着厚茧子的手完全不同。

此时她不是应该在也门吗?

她记得刚执行完任务回来,属下张强递了一杯水给她,回到卧室就睡下了。

可是...梦怎么还不醒......

还没来得及再深想,脑袋突然一痛,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涌上脑海。

片刻后,她悟了。

他娘的!张强居然敢背叛她!

玄溪时躺在上好的绸缎锦被里,眼睛直直地盯着床榻上方,仿佛要看穿那层繁复的雕花和彩绘。

良久,她幽幽地叹了口气。

罢了,既来之则安之吧!

既然老天爷又给她一次活着的机会,她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调整好心态,她决定整理下记忆。

然而此时,院外突然传来吵闹的声音,听起来似是越来越近了。

玄溪时直觉来者不善,断定是冲着她来的,她的直觉一向很准。

她快速地回忆着最近发生的事情。

这一回忆,简直气笑了!

这都是一家子什么人呐!

玄意,玄家最出色的年轻一辈,不离城同龄人中的佼佼者。

原主就是被他给活活掐死的!

由于记忆现在是她的,已经跟她融为一体,她仿佛还能感受到刚刚被掐住后的窒息和绝望!

更何况,他刚才明明见她没死,却还想击杀她。

玄溪时眼神冷了下来,很好,这梁子结大了!

然而,她脸上的表情随即又变得有些复杂。

那红衣少年,竟然是她二哥......

玄溪时此刻的心情颇为一言难尽,她刚刚都干了些什么啊......居然…居然摸了二哥的那里......

一想到这,她简直想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还有玄傲和玄雨桐,这两个人是此事的源头,仔细一想,玄溪时就明白了今天这是闹的哪一出!

一个想把玄家最优秀的男子拽下高台,一个想让她身败名裂与九皇子退婚,好与其双宿双飞。

好个一箭双雕的计谋!

可是这俩蠢货也不想想,玄家如果闹出兄妹乱伦的笑话,她玄雨桐还想嫁高枝?他玄傲走到哪都得被人戳脊梁骨,简直是蠢的不能再蠢了!

玄溪时暗暗冷笑。

不过,就是不知道今天这局有没有九皇子的手笔?

她听着马上就要破门而入的大队人马,大脑快速地思考着,玄意这个狗东西早就不知道溜哪儿去了,眼下自己要想再偷偷溜走已然来不及,只能随机应变了。

大不了就是退婚,反正那个劳什子的九皇子她也不想要,还正合她心意呢!

不过,这乱伦的名头她可不背!

玄溪时快速整理身上的衣服,收拾得干净妥帖,又检查下头发没有太乱,还算满意,只是这脖子上的掐痕倒是遮掩不住了。

随即,她钻进被子里,将被子盖到下巴处,闭上眼睛。

就在此时,门“砰”的一声被推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