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色 8.8
37.32万字 0.2万次阅读 0.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64章 当不成夫妻 2024-05-22 08:13:37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210.46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64章
简介

周定禹是豫城商界新贵,位高权重。 在外人看来,他是走肾不走心的玩咖。 连许梨自己都清楚,他们的关系,不过是一场明码标价的交易。 然而没人知道,交易结束时,那个向来霸道混不吝的男人,却勾着她的腰,言辞之间带着渴求,“许梨,留下来,做周太太。” 她笑得冷艳又迷人,“周总,你说过的,玩玩而已,别当真。” 次日。 有人看见漫天飞雪中,桀骜不羁的男人沾了满身料峭的寒意,红着眼将她堵在机场, “许梨,非要我把心剖开给你看,才肯信我惦记了你二十年吗?” 他蓄意筹谋,戴上面具,猎的,就是她这抹像光一样、救赎过他的绝色。 【He+双向救赎+大甜小虐+暗恋成真+1V1双洁】

第1章 撩拨

“梨梨,务必保证他把药喝完,这样才会发挥最大药效。”

“还有,喝了这种药,动作会很粗鲁,你如果吃不消,就狠狠掐他挠他,忍一忍就过去了。”

……

看完好友发来的两条微信,许梨将手机快速倒扣在桌面上。

极轻极轻地深呼吸一口气。

她在紧张。

毕竟这是她活了二十六年来第一次干坏事。

虽然事先做足了心理建设,也明白自己早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可此刻捏着那粒药丸对准面前水杯时,纤细白皙的手还是微不可察的抖了几抖。

背后男人离得不远,两三米的距离。

她绷直的脊背甚至能感受到男人危险的气息,以及男人那极具压迫感的犀利视线。

突然,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从背后传来:

“许小姐,倒杯水而已,怎么这么久?”

许梨一惊,后背瞬间冷汗涔涔,她尽量稳住声音:“就,就好了。”

说完,吸了口气,微微垂眸,掩住眼睛里的痛苦和复杂。

她知道,不能再犹豫了。

要想破局,只能走这一招。

忽然!身后皮鞋踩踏地面的脚步声缓缓逼近。

许梨呼吸一紧,捏着药丸的手骤然一松!

来不及看清药丸有无落进水杯,便扬着饱满娇艳的红唇,微笑着转了身。

将水杯递了过去,

“水刚烧开,有点烫,特意为周先生兑了些凉的,所以耽搁了,周先生见谅。”

她生着一双美人眸,鼻梁精致,唇红齿白,笑容明艳真诚,直击人心。

落在周定禹眼里。

赏心悦目的成分大过做贼心虚。

周定禹单手抄兜站在许梨面前,身形高大挺拔,居高临下凝着她。

接过水杯。

夕阳昏黄光线的照耀下,他手腕上那串颗粒饱满的黑色沉香佛珠,在杯壁上折射出了几道幽幽冷光。

他低头,骨节分明的手指在透明的玻璃杯壁上敲了敲,发出清脆的响。

深邃的桃花眼微眯,歪着头,用半开玩笑的口吻道:

“不会掺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

被识破了?

许梨笑容微僵一瞬,随即想到,蔡采说过,这药丸见水即溶,无色无味。

他应该不会发现才对。

便强装镇定再次漾开笑意:“周先生真会开玩笑。”

周定禹挑眉,盯着许梨的脸定定与她对视:“那你紧张什么?”

许梨心脏猛然漏跳一拍!

男人整张脸像是工笔画大师一笔一划精心刻画出来。

完美近妖,何其精巧。

此刻眼睛分明是笑着的,可在她看来,更像是窥不到底的幽潭。

寂静无波,仿佛能轻而易举吞噬光明。

不愧是周家热门的继承人人选,气场强大到光是被他这样盯着,她就已经快要无法呼吸。

眼看对方猎人一样审视着自己拙劣的演技。

许梨有些招架不住,紧了紧掌心:“我……”

可她红唇刚动,剩下的话还未说出,就见男人已经端起水杯,慢悠悠晃了两下,将杯内的水一饮而尽。

极具男性气息的喉结上下滚动着,水杯拿开,男人的嘴角也沾染了些水渍。

低头,用拇指将水渍蹭掉。

不经意间的动作,扯动着微微上翘的嘴角,男人漫不经心看过来,“多谢。”

许梨眼睫微颤,“不客气。”

一颗心在胸腔七上八下的怦怦乱跳。

吁……

他喝了。

应该是信了自己。

许梨稳了稳心神。

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感涌上心头。

木已成舟。

蔡采说这东西很猛,只要下肚,一分钟见效。

她抿了抿唇,在心里默默的数秒倒计时。

六十、五十九、五十八、五十七……

“许小姐。”周定禹突然直勾勾看着她出声。

“嗯?”许梨喉咙快速滚了滚,低头用拢头发的假动作来掩盖内心的忐忑。

“水我也喝了,就不多留了。”说着,周定禹作势要告辞。

许梨心里还在数着秒,闻言抿唇点头:“我,我送送您。”

周定禹颔首:“嗯。”

长腿迈动。

许梨跟在他的身后。

十、九、八、七……

秒数倒数到一,已经来到了入户门口,周定禹的身形依旧稳如泰山。

许梨有些狐疑。

药没起效?

正待她疑惑时,面前那高大的背影似乎晃了晃。

许梨眼睛亮了。

下一瞬,毫不迟疑地将自己肩上的吊带往一侧拽下,又将一头如瀑长发往身后一拢!

霎时间,一大片雪白如柔夷的肌肤,和若隐若现的沟壑,便清晰暴露。

她没这样主动勾过人。

但蔡采说了,只要她这样做了,不会有男人能轻易逃得过。

她软着声音,“周先生……”

周定禹扶着鞋柜转身,俊脸微皱,面露痛苦,似乎很难受。

目光触到她那片洁白的裸露。

视线凝住。

那里的弧度完美,像浮着一层柔光,正随着呼吸缓缓起伏。

视线上移,配上那张干净明丽到极致的美人脸,又纯又欲的性感气息呼之欲出。

散发着致命的诱惑。

时间静止。

他深邃的眼神闪过一道晦暗不明的涟漪。

开口,嗓音玩味:“这才是许小姐的待客之道?”

指的什么,许梨心知肚明。

许梨喉咙急速滚动了一下,说实话不害怕是假的。

但她更不想错过这临门一脚。

她给自己打了气,摇曳着腰肢朝他迎了过去。

仰头直接勾住男人的脖子,漂亮的脖颈线条便展现在了男人面前。

隔着质地上乘的衬衫料子,她伸出纤纤玉指,笨拙的在他坚硬的胸膛上画着圈。

软糯着声音蛊惑道:

“周先生,要留下来吗?”

周定禹眼中冷意缓缓敛去,舌尖抵了抵腮侧的软肉,看着眼前女人明明未经人事、却强装老手的样子。

哂笑一声。

铁钳一样有力的手臂便紧紧箍住了女人的腰肢,猛地往自己身前一带:“你认真的?”

这么近的距离,他灼热的呼吸剐蹭过她的耳廓,硬邦邦的胸膛就贴在她胸前。

许梨下意识绷紧了身体!

一个呼吸间,她鼓足勇气,踮起脚尖,红唇凑近了男人凸起的精致喉结,咬住,舌尖羽毛一样扫过。

带着气音大胆撩拨:“当然。”

周定禹眼神突然变暗,呼吸微滞,似乎在极力克制。

紧接着,桃花眼眯起,一抹凌厉的光在瞳孔内闪过。

像在赤裸裸的审视她,带着上位者的威压,气场摄人。

见状,许梨勾着他脖颈的手情不自禁抖了抖。

他低嗤:“有趣。”

许梨还未反应过来,脚底突然悬空,整个人被毫不费力地打横捞起。

鼻尖萦绕着男人衣服上冷冽醇厚的檀木香气。

耳畔充斥着男人铿锵有力的心跳。

她被抱着去了卧室。

直奔主题。

「久等了,新书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