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家同聘,侯门主母误惹奸臣 9.4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作者: 安绵绵 主角: 江清月
36.53万字 0.9万次阅读 3.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93章 恶人自有恶人磨 2024-05-19 13:32:0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4
    作品总数
  • 413.94
    累计字数
  • 999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93章
简介

兵部尚书江府庶女江清月,代嫡姐出嫁,成了侯府主母。 江清月尽心尽力,却被侯府老夫人当礼物送上了奸臣的床,为侯府挣前程…… 重生归来,江清月大着胆子和奸臣做交易,把侯府要的东西通通截胡,打压侯府不遗余力。 侯府屡屡受挫,乱成一团,谁也没想到温婉贤淑的主母,稳坐高台,是掌握这一切的幕后之人。 江清月成功和离,离开侯府,本想着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开始新的生活,却被一人拦在城门外:“卿卿想去哪儿……”

第1章 暖帐香

床榻上坐着个美人。

绯色的云纱裙在灯下泛着盈盈的光泽,鸦墨长发披散下来,垂落在手边,肌肤欺霜赛雪。

她掩在青纱帐下,循着灯影,透出身形窈窕婀娜。

屋子里点着暖香,窗口有微风拂来,烛光摇曳,美人霎时活色生香。

东陵厌一进门,就看到这么一副让人浮想联翩的场景。

他停下脚步,双手环胸随意往门框一靠,脸上带着意味不明的笑,语气玩味:

“如果本将没有记错,上回世子夫人可是要死要活的,怎么的,今儿改了性子?

“还是说……”

东陵厌停顿下来,舌尖抵了抵左上颌,放下手臂,向江清月走来。

一边走一边道:

“还是说,世子夫人食髓知味了,毕竟,那一夜本将是出了不少力的。”

一番话,他说得轻佻露骨,又暧昧至极。

几乎已经想象到,帐子里的美人听着这话,羞愤欲泣的模样。

青纱帐被随意撩起,他眼前出现一张倾城绝色的脸。

东陵厌眼底一片惊艳。

只是,想象中的羞愤却没有出现,他面前的人,神情安静。

却透露着一股勾魂摄魄的美感,会让人无端沉迷。

江清月身子微微往后坐,缓缓抬头,目光半垂,却不言语,也不大让人看得分明是什么情绪。

东陵厌微微皱眉。

脑中浮现那夜江清月哭得生无可恋可怜兮兮的模样。

“薛家的世子就快要回京了,这一回他立了功,薛家把你送上本将的榻,可问本将要了不少东西,还有一个诰命之位,却不是给你的。”

江清月半垂着眸,语气轻缓,带着一股宿命般的平静,缓缓开口:

“一夜夫妻百日恩,将军为清月鸣不平,清月万分感动,既如此,那薛家用我换的东西,将军直接给了我可好?”

东陵厌似乎没想到江清月会直接和他谈判,脸上露出几分兴味的神情:

“你和薛家闹了?”

江清月摇头:“薛家禽兽不如,清月不能助纣为虐。”

“哈哈哈,好一个不能助纣为虐。

“你那夫君,可真是心狠。”东陵厌淡淡道。

“我虽入了忠勇侯府,成了世子夫人,但大婚当日,世子盖头未揭,便上了战场,我和他也算不得夫妻。

“现在,我与将军有了夫妻之实,便自然只认将军一个夫君。

“更何况,将军年少有为,模样俊朗,薛家世子半分都比不得。”

“哈哈哈。”

这话明显取悦了东陵厌,东陵厌笑得开怀。

随即面容收敛。

挑眉一笑:“本将自然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比的。

“不过……本将可不娶二婚的女子。”

“将军不娶,那是将军的事,但清月只认将军一个夫君。”

“倒是从一而终的贞洁烈女。”他意有所指,语气带着一丝嘲弄。

“倒也不是,是将军那夜勇猛,清月念念不忘,心里已经放不下其他人。”

“……几日不见,胆大包天。”

这般离经叛道……

居然勾引他……

他眼神倏而变暗,想到那夜……,喉结滚动,欲念翻涌。

江清月抬眸向东陵厌看过来,目光清澈,不带有一丝杂念,仿佛就真心这样认为,说出口的话,却让东陵厌全身的血液都往一处涌。

她美极,看过来的时候目光直直的对上他的眼睛,周遭失色,他一时有些愣怔。

他并非重色之人,但此刻却再不想太多,只想将眼前的人拆吃入腹。

他上前一步,伸手,一把将床上的人揽入怀中,修长有力的手指抚上她的脖颈。

微微一用力,绯色的衣裙便顺着肩头丝滑的肌肤垂落下来。

她发出一声低呼,略有些慌张的去拉衣裳,手臂却被人握住,她羞怯的垂下了头,身体下意识的往后躲。

这般姿态落在他眼中,投怀送抱又欲拒还迎,像是致命的药香弥漫让人顷刻间沉沦。

看着眼前大片的雪色肌肤,他眼眸晦暗如渊,寻着她的唇,深吻了下去……

夜深,半圆的月亮娇羞的躲在了树枝后,风大了些,从窗外来,拂得青纱帐摇摆得厉害。

帐子里传来低低的泣声,像小猫儿低吟,在夜色里婉转缠绵。

一只素白的手松开了帐子,无力的垂落在床沿,下一瞬被一只大手捞起反扣在床头:

“今日怎的这般柔弱?”

这腰细得仿佛一掐就能折了。

他粗重的喘息将四周都蒸烧起来,听得江清月骨头都软成绸丝,她轻吟出声,声线虚浮,愈发魅惑:

“将军轻些。”

“轻些如何记得住?等世子回来,你与他有夫妻之实,是不是要再认一个夫君?嗯?”

问这话的时候,他倏然待她更狠,仿佛是惩罚也仿佛是警醒,那股霸道的占有欲,江清月实实在在的感受着。

她知道他问这句话是因为先前她说的那句:因为和他有夫妻之实,才认了这个夫君。

她低呼出声,声音断断续续。

“将……将军……不……不会让……清月和他人……同榻的……”

她的声音娇媚婉转,欲色从唇畔的低吟中流泻而出,她媚眼如丝,半抬着眼看他,水眸潋滟生波,似询问也似无措。

天生尤物,只一眼便魅惑生情。

“该死的,若让本将发现你用这种眼神看别人,本将便挖了你这双眼睛。”

他恶狠狠道。

随即抬手蒙住她的眼,又堵住她的唇,欺得她娇吟细碎点点……

江清月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次日天白大亮。

第一回的时候,她哭了一夜,不肯睡不敢睡。

昨夜结束后,倒是睡得安好。

江清月想到昨夜,脸颊微热,闭上眼睛。

昨夜他像一头饿狼,发了狠一般,耗尽了她所有的体力。

她发现,当她不再抗拒,这种事,也挺快乐的。

“夫人,你醒了。”

江清月挣扎着要起来,门口守着的丫鬟绿浣听到动静快步进了屋。

“嘶……”江清月一动,身上便传来被碾压过一般的疼痛,又酸又麻。

索性又躺了下去。

绿浣走到床边,抹了一把泪,倒了一杯温水过来:

“夫人喝些水。”

江清月摇摇头,没有动,想到迷迷糊糊时,有人喂她喝过水,似乎还抹了药……

绿浣见她愣怔,又是抹泪,只是这回忍不住,哭道:

“夫人,咱们回去,以后再不来了。

“这三年,夫人为侯府尽心尽力,当初说世子战死沙场,老夫人求着夫人留下来,现在世子立了功要回来,她们就什么都忘了。过河拆桥也没有这样的。

“当初,明明和侯府有婚约的是大小姐,侯府落魄,大夫人不愿让自己的女儿受苦,便换了亲让夫人嫁了来。

“换亲一事,侯府那时候是同意的,现在却又拿夫人庶女的身份说事,还……还把夫人送来了将军府,老夫人这般算计夫人,实在欺人太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