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婚丫鬟 9.3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十里豆沙包 主角: 锦鸢 赵非荀
40.63万字 7.8万次阅读 32.6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34.24
    累计字数
  • 380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85章
简介

锦鸢是送入赵府的试婚丫鬟,三日为期,碰巧入了未来姑爷赵非荀的眼,本以为对她一时兴起,回国公府后,纠缠才开始 她拼命避开,他总有办法一次次接近欺负她; 她设法外嫁,被他识破抓回狠狠惩戒; 小姐不贞赵家悔婚牵连她被发卖,亦是他来救; 就在锦鸢死了心打算为奴为妾偿还他时,才知道这一切都是他算计中的一环。 她绝念断情远走高飞,终于寻觅到良缘,洞房花烛夜,却见赵将军提剑而来,杀红眼的将军如夜罗刹,将她的红盖头劈开: “谁敢娶我赵非荀的女人!”

第1章 试婚丫鬟

“你既然领下试婚这一差事,就应当知道该如何行事。”

“全程需闭口不言,时刻留意姑爷的行为如何,是否有短小无力、无法久持等不能外道的隐疾。”

“不可行魅惑之姿,更不可主动承欢。”

“试婚为期三日,事后勿忘服下避子汤药。”

“但凡有违反一条叫人知晓了,别怪我不顾情面拔了你的舌头将你发卖出去!”

“都记住了么?!”

秦嬷嬷色厉内荏,视线泛着寒冷的精光紧盯着眼前的女子锦鸢。

虽说她性格怯弱、姿色也不出众,但妙在通身丰腴腰肢纤细,是爷儿们喜欢的美人骨雪肌,少不得要敲打她几下,已绝了她将来想要爬上姑爷床做妾室的心思。

锦鸢屈膝应下,脸色已隐隐有些发白。

秦嬷嬷目的达到,便让她收拾东西,乘上一顶鸦青色小轿离了国公府,前往赵府。

赵府后门口的小厮早早收到了里头传来的口信,说是有位国公府来的试婚丫鬟要来,届时可不用下轿,直入大公子的清竹苑中。

抬轿的轿夫笨口拙舌,口音浓厚。

小厮听不懂,生怕耽误了大公子的事儿,正着急时,轿帘掀开一小角,伸出一只白皙秀气的手来。

手腕纤细,压着只素镯,愈发衬得肌肤白皙滑腻。

随后,便听见一道细柔怯怯的声音响起。

“我是受国公府沈大姑娘之命有事寻贵府赵大公子,烦哥哥通融,放我们进去。”

说着,葱白似的指尖往外探了探。

小厮连忙捧着手接上。

一小块碎银子落入他掌心里。

小厮连说话都不禁放柔了声音。

生怕吓到了轿子里的姑娘。

“是是是,主家早有交代,姑娘客气,且在门口稍后片刻,我这就去寻引路婆子来带姑娘一行过去。”

小厮很快寻得一位引路婆子,引着轿子入内。

望着轿子消失的方向,面有忧色地叹道:“这么胆儿小的娇娘子,大公子去岁才从战场上回来,只希望别被大公子吓哭了才好。”

赵非荀的名声,锦鸢自然是听过的。

赵家世代簪缨,曾出过两位国师、一位宰相,扶持过四代帝王,家中宗祠里的丹书铁券都收了七八块了。

如今的家主赵言煜任太傅之职,迎娶禾阳郡主为妻,夫妻恩爱举案齐眉,为京中佳话。

育有一子。

便是赵非荀。

不学父亲出仕,偏提枪上马上阵杀敌,年纪轻轻便已攒下不少军功,去岁在战场上受了重伤,禾阳郡主入宫在帝后面前险些哭晕过去,这才逼得皇帝肯让这位英才回京休养。

单单休养又太浪费人才,索性把城羽营指给他管辖,负责京中护卫。

气得禾阳郡主又要入宫哭诉。

这还让不让她儿子好好养伤了!

皇帝为安抚禾阳郡主,金口玉言为赵非荀指了门亲事,便是国公府嫡长女沈如绫,于今年秋日完婚。

赵家世代为官,赵非荀更是当朝新贵,是极好的婚事,只是国公府不知从哪儿听说了,这位赵将军去岁在战场上伤到了要紧之处,这才需要回京休养。

沈如绫得知后哭死不肯嫁。

国公爷夫妇疼爱嫡女,没法子,只得豁出去老脸,向赵家提了个‘试婚丫鬟’的法子。

赵家虽有微词,但是陛下亲口赐婚只好接受。

锦鸢才得以能过来试婚。

她从中午守到晚上,赵非荀才从外回来。

就听见门外院中传来一连串沉稳有力的脚步声,锦鸢的心立刻悬了起来。

脚步声匆匆,却不是朝着她这个屋子来。

随后,听见一个嬷嬷的声音响起。

似乎是同院中的人说了句什么,那脚步声变了方向,很快来到屋外。

门扇上立刻映出一个高大的身形来。

锦鸢站起身,眼神充盈着不安紧盯门口,眼睫颤着,嘴唇紧抿,指尖在微微发颤。

吱嘎——

门扇推开。

她矮下半个身子叫福。

“大公子。”

“抬起头来。”

男人嗓音冷冽低沉,单听便知是个威武伟岸的男子,是在后宅的锦鸢从未听过的男子声音。

她愈发紧张,脖子僵硬着缓缓抬起。

一张素净白皙的鹅蛋脸便印入了赵非荀的眼中。

他不动声色地上下打量一眼。

眼前这胆怯的小丫鬟,就应该是沈家送来的试婚丫鬟,姿色平平、眉目闪烁胆怯,沈家这是既要确认他的无恙,又不想让他起一丁点纳妾的心思。

这还未成婚,算盘珠子都快蹦到他脸上来了。

赵非荀眼底闪过一抹讽刺。

随后掀了下袍子在桌边坐下,却见小丫鬟还傻愣愣地站在原地,他指在桌上敲了两下,冷冷道:“杵在门口作甚,过来侍候。”

锦鸢这才如梦初醒般,垂着脖子走到圆桌边上。

见桌上摆着茶壶,便执起茶壶,要为他斟茶。

茶水将要倒下,赵非荀忽然抬手盖住茶盏。

锦鸢不曾料到他有此举动,心下一慌,茶壶里的茶水不小心撒了出来,将赵非荀的袍子都打湿了。

她慌忙下跪请罪。

“奴婢万死,大公子恕罪!”

吓得一截脖颈都没了方才的颜色,煞白煞白的。

“给主家奉茶不用探茶水冷热?粗手笨脚的蠢物,你们国公府便是这般随意挑了个人来打发我的不成?”

赵非荀有意为难,加重语气,视线自带威压扫去。

小丫鬟肩膀抽动两下。

眼前的青石板上晕开两团泪痕。

哭了。

赵非荀素来是混在男人堆里的,训起兵来什么粗口脏话都骂的出口,这么一句轻飘飘的话,怎么还能把人给训哭了?

赵非荀颇为无语。

这沈府当真是来膈应他的?

他揉着额头隐忍不耐烦之意,若非她试婚丫鬟的身份,早就要将着小丫鬟赶出去,他最是厌烦哭哭啼啼之人。

“你哭什么。”

语气沉冷,听着就叫人胆颤。

锦鸢连忙磕头请罪,眼泪珠子成串砸下,紧咬着生怕哭出声音来,“大公子息怒,求大公子开恩,别将奴婢赶回去……大公子开恩!”

眼前的男人气势太过骇人,压得她喘不过气。

锦鸢生怕他真的动了怒气要把自己送回去,顾不得许多一个劲磕头请罪。

一旦被送回去……

她怕是连国公府里的差事都要丢了。

那家中病重的父亲怎么办?小妹怎么办?

一想到这些,她拼了命的磕头,连痛也顾及不上。

看的赵非荀皱眉。

这小丫鬟是不要命了这么磕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