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狱后,禁欲前夫夜夜上门求生崽 9.5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壹鹿小跑 主角: 顾眠 厉霆深
39.15万字 15.9万次阅读 29.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68章 再次怀孕 2024-04-22 00:11:5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203.03
    累计字数
  • 408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68章
简介

顾眠有一个秘密。 她爱了厉霆深整整十年,为他付出一切,爱到失去自我仍不愿意放手。 直到她怀孕,她深爱的男人亲手推她上手术台:“顾眠,孩子和你,只能活一个!” 顾眠被伤得支离破碎,绝望离开。 再见面时,她是享誉全球的神医圣手,万金难求她号上一脉。 渣前夫跪地求复合:“眠眠,回家吧。” 顾眠手挽别的男人:“抱歉,还是小奶狗比较香。” 渣前夫步步紧逼,将她禁锢怀中:“昨晚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第1章 还在坐牢

“我们很久没做了......”

男人的薄唇贴在顾眠耳边,低沉暗哑的嗓音带着蛊惑。

“霆深,我要去医院......”

顾眠躲开他追上来的吻。

“就一次!”

男人掐住她的腰,一举占有。

细碎的呜咽声从顾眠喉间溢出,她如同漂浮在海上的一叶孤舟,在狂风暴雨中载沉载浮。

这一次仿佛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来得漫长,等到终于结束的时候,顾眠大汗淋漓的身体还处在颤栗中。

“弄疼你了?”耳边传来男人低沉悦耳的嗓音,“回头我让人给你买个最新款的包。”

顾眠缓缓睁开眼睛看他。

他生得好看,五官惊为天人的完美,气质清冷孤傲,许是刚有过情事,俊美无瑕的脸上还有几分情浴没有褪去。

结婚三年,顾眠看得出来,他刚刚有舒服到。

所以才会这么大方。

顾眠苦笑,“你是不是忘了,我还在坐牢。”

“那就等出狱了再背。”

顾眠的心被狠狠刺痛!

他说得这般轻描淡写毫不在意,好像她坐牢只是去度了个假。

“不是快出狱了吗?”男人的手安抚般地在她脸上轻触,“我早就说过,一年时间很快的。”

顾眠强忍着眼泪,拉住他的手,嗓音干哑艰涩,“医院通知我说外婆有点不舒服,你一会儿有时间吗?陪我去医院看看她吧。”

她在监狱服刑,是不能随意外出的。

好在因为表现良好,才有了一天的探亲假。

一早离开监狱,原本想直奔医院,但又怕外婆看到她的样子会担心,便回来换身衣服,结果碰到从国外出差刚回来的厉霆深。

她急着去医院,男人却不依不饶缠着她要,一上午就被耽搁了。

顾眠想着遇到他也好,一起去医院的话,外婆看见他一定会开心的。

可下一秒,男人直接抽回了自己的手。

顾眠的心没由来的一空!

“我下午还有事,你自己去吧。”厉霆深起身,从床头柜抽屉里拿出一张卡递给她,“给外婆买点吃的。”

顾眠并没有意外,因为这不是他第一次拿钱打发了。

他从来没有想过,外婆需要的不是钱,而是想看到他们小两口恩爱和睦。

厉霆深洗完澡穿上衣服便出门了,连声招呼都没打。

顾眠起床简单收拾了下,下床的时候,双腿还在打颤。

她包了点小馄饨,装好带去医院,准备煮给外婆吃。

走进病房的时候,顾眠愣住,手里的袋子掉落在地!

“外婆!”

外婆虽然身体差需要常年住院,但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用上呼吸机!

顾眠冲上前着急地喊她,“外婆,我回来了,您睁开眼睛看看我啊外婆!”

外婆艰难地睁开眼睛,苍老无神的眼睛里亮起了一点光,“眠眠,你来了......”

“外婆您怎么了?”顾眠急忙问道,“护士在电话里不是说您只是有点不舒服想我了吗?怎么会这么严重!”

“我怕吓着你,才让护士这么跟你说的,眠眠,外婆快不行了。”

“不会的!”

顾眠急忙拉起她的手把脉。

油尽灯枯,大限将至。

眼泪如决堤的洪水奔涌而出,顾眠心如刀割。

“眠眠,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不要哭。”外婆抚摸她的脸,“外婆有你这么孝顺的外孙女,这辈子没什么遗憾,就是放心不下你。”

“外婆,您不要走!”顾眠胡乱地擦去脸上的眼泪,扬起笑脸道,“还有一个月我就能出狱了,以后我天天陪着您,您不是一直想回乡下吗?等您病好了我们就回去......”

“好。”外婆慈爱地看着她,“叫霆深也一起去,你们俩给我生一个漂亮的小曾外孙。”

明知道不可能,但顾眠还是用力点头,“好,他会答应的,他本来想来看您的,但集团突然有急事需要他处理。”

“工作要紧。”

外婆从枕头底下拿出一块半圆玉佩放在顾眠手里。

上面雕刻着凤凰,玉质细腻触感温润,是难得的极品。

“眠眠,一定要收好它,这是你......”

外婆的话还没说完,病房的门突然被打开。

厉霆深穿着一身量身定制的深色西装,身形修长挺拔,完美比例的宽肩窄臀大长腿,是行走的衣架子,举手投足间都流淌着与生俱来的矜贵气质。

顾眠一喜,“外婆,霆深来了,霆深来看您了!”

厉霆深来到床边,神色却不对劲。

他向来冷静自持喜怒不形于色,此刻却有点紧张不安,“顾眠,落雪病了,需要你立刻去输血。”

顾眠怔住,她原本以为,厉霆深是为外婆不安,却没想到是因为尹落雪!

也是,在这个世界上,他最爱的女人是青梅竹马的白月光尹落雪,没有任何人能跟她媲美!

顾眠强忍着胸口的钝痛,哽咽道,“外婆快不行了,我要在这里陪着她,霆深,你让尹落雪用血库的血行不行?”

“熊猫血本来就稀少,而且这家医院没有,最近的血库离这一个多小时,等血到人就没了。”厉霆深拉住她的手腕往外走去,“顾眠,人命关天,你必须去!”

“我要陪着外婆!你放开我!”顾眠挣扎着,却无济于事。

“眠眠......眠眠!”病床上的外婆朝她的方向伸出手,着急地开口道,“关于你的身世,外婆从没告诉过你,其实你......”

“外婆!”

顾眠被拉出了病房,直接拉到输血站。

正常人献血不能超过400毫升,可厉霆深说尹落雪不够用,直接让人抽了800毫升。

抽完血,顾眠的脸色早已苍白如纸。

她强撑着虚弱的身体,扶着墙回到外婆的病房,却看见呼吸机已经停止了工作,一块白布盖住了外婆消瘦如柴的身躯!

顾眠的眼前一片天旋地转,脚下一软,跌坐在地。

她连哭的力气都没有,艰难地爬向外婆。

“不要......外婆......求您不要离开我......”

她跪在病床边,抱着外婆的遗体,痛不欲生。

“顾眠,节哀。”

身后传来厉霆深低沉淡漠的嗓音,“对了,落雪已经脱离危险,辛苦你了......还有,监狱那边打来电话通知,你该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