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吃瓜,我虐渣,直播间里乐嘎嘎 8.0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作者: 落纸 主角: 白初意
9.85万字 0.1万次阅读 0.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6章 堂叔刚上线,就抢剁椒鱼头 2024-02-21 23:13:0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9.85
    累计字数
  • 23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6章
简介

玄学大佬穿成被渣男害死的炮灰。 为了生存,白初意开始直播算命。 网友:“明明能靠脸吃饭,却要靠骗?” 没多久,评论区全变了。 “刚生完,老公果然要去法院告回彩礼。” “靠!渣爹的私生子真来抢财产。” 一段时间后,白初意受邀参加恋综。 前男友:“你真会蹭我热度。” 当天,几个流量明星被爆出脚踏八条船、当男小三等瓜。 从此,全网蹲守直播间搬运鲜瓜。 某天,白初意被爆深夜私会多名男子。 影帝:“白大佬,我身边的小人还在不在?” 富豪:“您帮我算算,这钱该不该投?”

第1章 上岸第一剑,先斩渣男

“白初意,分手吧,你根本配不上他。”

此时,白初意正在谢泽生日宴的门口,透过门缝巴巴张望着。

而谢泽的助理正站在她前面,堵着门,不让她靠近半步,他将手中厚厚的红包塞进女子手心。

“里面是一万块分手费,谢哥正在上升期,你拿钱滚,不要再纠缠了。”

“我呸!杀了人,就赔一万?没有百万,这事难谈。”白初意不屑地回答着,眼里的冷漠透心凉。

与此同时,宴会厅里,充斥着各种频率的惊呼声,掩盖了白初意的回答声。

台上,一位妆容精致的男子捧着酒红色玫瑰,在女粉丝的拥簇下,提着话筒走到中心。

是谢泽,吃白初意软饭七年的男友。

他眨着眼,甜甜地说:“大家安心,我心里只装事业。粉我,永远不会塌房。”

若是先前的白初意,定会被他的这套说辞伤得泪流成河。

可原主已经死了,躯体里装着另一套灵魂。

她也叫白初意,是来自冥界的打工人,因玄学技能满分,被丑得像牛马的冥王看上,一气之下,直接跑路,却被同行害得差点魂飞魄散,意外穿进同名同姓的尸体里。

而原主,是个极品恋爱脑。

她来自单亲家庭,父亲有点小钱,却整日流连于花花世界里,对她不闻不问。

她从小就孤独缺爱,只因15岁时饿得挠墙,谢泽分了她两只饼干,就不离不弃地爱了他七年。

18岁时,谢泽退学,说要去混娱乐圈,可家里穷,他只能从跑龙套做起。

“初意,你爸爸不是有钱嘛?你去撒撒娇要点,咱俩也能轻松些。”

“我谢泽这辈子只爱白初意一个人,等我混出头,你就是影帝的隐婚小娇妻。”

他声音有多大,原主的心意就有多深。

大学时,她找过渣爹要抚养费,可渣爹乱棍将她轰出门。

原主靠助学贷款维持学业,平时更是省吃俭用、一个馒头分两顿吃。

她常常熬夜通宵做兼职,凑钱给谢泽。

谢泽说:“初意,娱乐圈的钱很好賺的,等我吃完这波苦,就会带你享受荣华富贵。”

于是,原主把钱全花在谢泽身上。

她破破烂烂一身灰,而他鲜艳动人满身名牌。

最恐怖的是,谢泽为了钱,竟背着原主,撮合自己亲妈和白初意的渣爹在一起。

随着谢泽事业稳步提升,他越发厌弃初恋。

怎么看怎么觉得她不顺眼。

后来,他靠亲妈从白初意渣爹那捞来的钱,混了个冷门综艺的嘉宾。

没多久,这部综艺意外爆火,而谢泽也靠虚假人设,享受到一波流量,收获无数富婆女粉。

上岸第一剑,先斩工具人。

他知道白初意的衣服不保暖,故意将人约到荒凉的地方,自己却不现身,试图将人冻死。

而她,在寒冷的暴雪天,等了谢泽许久,直到冻死,也没发现,谢泽不是人。

白初意回忆到这,喉咙一紧,直呼蠢货。

给男人花钱,倒霉一辈子。

这不,谢泽以为她命大没死呢,远远地看见她,还派助理将人打发走。

真狗!

分手是吧?

从地狱来的白初意,可不会惯着这渣男。

她白了一眼门缝里侃侃而谈、装单身人设的谢泽,朝助理说了句:“通知他,今晚最好走路回家,否则……。”

撞瘸吧就。

随后,她头也不回地往外走。

助理不以为然,发了条短信给谢泽。

“谢哥,她果真像您说的那样好打发,拿一万块就走了。”

助理刚发完消息,就有个服务员装扮的人推开他,“让开,别挡道。”

他没认出那人是白初意,只觉得背影惊艳,偷偷拍了张照片发到谢泽微信里。

“谢哥,这女的身材真棒,看起来好香啊,下次帮你约。”

没等谢泽看到消息,白初意已经扯了头花,冲到台上,夺走了谢泽的话筒。

谢泽看清女子容貌,被熟悉的脸吓到。

而宴会厅里,除了谢泽,全是女生。

她们是助理层层筛选的富婆美女铁粉,所以谢泽没配保安。

台下粉丝唏嘘一片、眼神空洞。

谢泽迟疑地站在原地,连动作都变得迟钝,几秒后,他呼喊:“助,助理,怎么有黑粉跑进来骚扰?”

白初意嘴角微扬。

他头皮发麻,下一秒,谢泽就收住表情捂着嘴,他眼角下垂、故作委屈,用只有白初意能听到的声音说:

“初意,有事回去再谈。你知道我走到今天有多难,你忍心毁我吗?”

他太了解白初意了,恋爱脑的女人都这样,随便往外头丢点甜,就像只苍蝇一样跟出去。

只要他画饼,让白初意望着就止住流哈喇子,她一定会为了他放弃一切。

所以,他迷之自信,惊恐从脸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难掩的得意。

“助理,还不快把人拖出去。”

此刻,白初意拍了拍话筒,她开始发言:“拖什么拖?急着投胎啊?各位看大屏幕呗,论如何将七年全都喂了狗。”

好在原主爱记录,她将二人的点点滴滴全部拍照,并写在日记APP里,每天自我感动。

大屏幕在飞速滚动,从15岁到22岁,一切都历历在目。

而视频上层,刻着一排血淋淋的水印:软饭男的七年。你清高,拿我当跳板。

台下的粉丝惊呼,快门在不停闪动。

台上的那人踉跄了几步,两眼一黑,撞到气球摆设,而后倒地。

自从谢泽小火之后,他就被知名经纪公司签约,而他的助理受过些训练,虽是新人,但临场反应挺快,立马掐断了屏幕电源。

可两分钟的播放,已足够让人看清谢泽的嘴脸。

粉丝的照片里,也留下了他的黑料。

白初意心满意足地冷哼一声,将一万红包砸在他身上,抛下话筒潇洒离去。

她换回自己的衣服,走在街上,快步前行。

甩钱一时爽,赚钱火葬场。

她好穷啊,全身上下凑不齐两块钱坐公交。

就算回到出租屋里,也得面对冰冷、潮湿与黑暗。

所有的钱,全给了他丫的软饭男。

现在回去拿还来得及吗?

气愤之余,她兜里的手机震动。

接起。

电话那头传来尖刺的男音:

“你发癫了?第一天竟敢旷工?给你五分钟,到公司直播擦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