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冠六宫,腹黑帝君他又凶又撩人 8.1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第一蟹皇堡 主角: 谢筠筠 萧景曜
7.32万字 0.1万次阅读 0.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6章 他给不了普通人的爱情 2024-02-22 21:34:0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7.32
    累计字数
  • 1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6章
简介

【爆笑穿越+甜宠沙雕+冷宫逆袭,摆烂废后×腹黑帝君】社畜受气包谢筠筠狗血穿成冷宫弃后,开局自带失宠Buff!宫斗?不可能!侍寝?不约!老娘决定开启佛系躺赢模式,成功让各路宫斗权斗大佬们集体懵圈,一跃成为皇城最令人闻风丧胆的“智商盆地”+“阴谋黑洞”……岂料这波放飞自我的骚操作,反倒触发了萧景曜的疯狂追妻模式:“来人呐,朕要搬去冷宫与皇后合住!”谢筠筠好想逃,这腹黑帝君也太撩了吧!我只是想安安静静做个废后啊喂~

第1章 女社畜诈尸乱葬岗

“诈尸啦!!!!”

月黑风高,荒郊野外,夜幕低垂,宛如一只巨大的鬼魅巨兽吞噬了整个世界。

谢筠筠猛吸一口冷气,像是从一场无边的噩梦中挣扎而出,瞬间被眼前的诡异景象惊醒。

谢筠筠:“什么情况……”

她懵懂地环顾四周——陌生而又阴森的旷野,如同水墨画中的幽深地狱,唯有那凄厉的夜枭嘶鸣声此起彼伏,仿佛在唱诵着古老而恐怖的咒语。

谢筠筠一扭头,正对上两个面容扭曲得犹如恐怖片角色的古装太监,正瞪大眼珠子死死瞪着她,眼神中流露出难以言喻的恐惧与惊讶。

谢筠筠:“我靠,闹鬼啊!!!”

谢筠筠一声吼,反而吓得太监甲一屁股跌坐在地,尝试了几次才发出声音,本就尖细的嗓门直接吓劈了叉。

太监甲:“诈、诈尸啦!!!!”

顺着太监甲惊恐的视线反观回去,挖到一半的土坑旁,谢筠筠直挺挺地坐在一张烂草席上,身穿单薄中衣,沾染斑斑血迹,披头散发,眼神木讷,扭头看向他们,动作僵硬地根本不像人类——

两个太监异口同声:“皇后娘娘饶命啊!不关小的事,娘娘您大人有大量……”

疯狂磕头的太监甲突然发现太监乙的声音越来越小,竟是一边喊一边跑,早已脚底抹油溜之大吉,眨眼间便消失在黑暗中。

只剩下太监甲独自留在原地,眼看“诈尸”的谢筠筠支棱起身,朝他一步步靠近。

太监甲:“别、别过来……冤有头债有主,您别吓小的了……”

“喂喂喂,到底是谁吓唬谁啊,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谢筠筠试图用轻松的语气打破这诡异气氛,但话还没问完,太监甲已然抓起身边一块石头,毫不犹豫地往自己脑门砸去,瞬间倒地不起。

谢筠筠愣愣地看着这一出闹剧,后脑勺传来隐隐作痛,她不禁开始努力拼凑记忆碎片,试图还原事情的来龙去脉。

“我,谢筠筠,24年的母胎单身狗,小破广告公司里的小破文案,食物链最底端的社畜受气包……”

谢筠筠想起自己之前明明在办公室摸鱼——

办公室的电脑屏幕上正播放着无尽的PPT幻灯片,然而谢筠筠的注意力却集中在掩藏在纸抽盒中的手机上。

屏幕里,《宫斗套路一百问》的小游戏正如火如荼地进行,此刻正是关键时刻。

“选秀时若发现带路公公是自己儿时玩伴,该如何应对?”

“闲逛御花园时捡到疑似价值连城的饰品,又该作何选择?”

“一同入宫的姐妹突然晕倒,你该如何既救人又能保全自身?”

面对这一系列宛如真实宫廷生活的刁钻问题,谢筠筠眼神犀利,手指熟练地滑动屏幕,作出最佳抉择。

她已经在这个游戏中经历了几百次生生死死,每个选项背后的智慧与策略都仿佛刻进了骨髓,这次通关就在眼前!

正当谢筠筠心无旁骛、稳操胜券之际,一道尖厉的声音从头顶砸下来,打断了她的虚拟宫斗之旅。

“谢筠筠!公司请你来是玩游戏的吗?!”

谢筠筠抬头一看,工位前站着三位过度精心打扮的都市白领——黄晓菲、马珍妮和元圆。他们正昂着高傲的头颅,斜眼鄙视着谢筠筠,明显来者不善。

刚才开口质问的是黄晓菲,她尖锐的声音像一把利剑刺破了安静的办公室气氛。

谢筠筠心中暗想:“部门经理黄晓菲,人前人后两副面孔,热衷于装嫩,背地里被同事们戏称为‘老黄瓜’。”

不等谢筠筠回答,珍妮又一惊一乍,摆出一副关切的姿态:

“哎呀,你怎么穿得这么随便,今天要见客户呢,这不是给咱们公司丢脸嘛?我借你一件外套吧……哎呀,估计你穿不下!”

谢筠筠默默吐槽:“客户执行珍妮,表面亲和,实则茶艺满分,自诩洋气,可惜姓马,连起来就是……”

见谢筠筠发呆,元圆没好气地催促道:“喂,黄总跟你说话呢,哑巴了?”

谢筠筠内心独白:“土肥圆,呃不是,媒介圆圆,人如其名,外形和其他两个格格不入,只能靠捧臭脚融入小团体……”

黄晓菲愈发不满,敲打着桌面:“谢筠筠!这就是你的工作态度?!”

谢筠筠虽然脑内腹诽得欢快,但当真面对上司责难时,她还是有些怂了,弱弱回应:“那个,黄姐,现在是午休时间啊……”

黄晓菲却针锋相对:“没错!午休一结束客户就到了,卫生间水龙头还在漏水,到时候怎么见客?你赶快去修好!”

谢筠筠面露尴尬之色:“我,我是文案,不会修理水龙头……”

珍妮一副关爱后辈的口吻:“小谢~在职场可不是学校,你这样可不行,要学会快速成长,不能一遇到困难就退缩啊~”

圆圆紧跟其后,附和道:“就是!还不快去处理?!”

谢筠筠环顾四周,办公室其他人都缩起脖子装死,竟然没有一个敢出声帮忙。

平时给甲方爸爸的当孙子也就算了,真不明白为什么在公司里还要受气。她已经想不起来小团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又为什么要针对自己了。

谢筠筠无奈起身,一边走向卫生间,一边琢磨着这现实版的职场宫斗怎么比游戏还要复杂。

卫生间里,谢筠筠把手机立在一旁,对照网上的维修教程视频,紧握扳手用力拧着水龙头。

不经意间,她看到镜子中的自己,简单的白衬衫搭配牛仔裤,马尾辫轻轻摇曳,一副未经世事、清爽可人的模样。

谢筠筠忍不住自问:“这打扮怎么了,不是挺好的吗?”

突然,一阵猛烈的破裂声响起,水龙头爆裂开来,冰凉的水流如瀑般喷涌而出,瞬间将她从头到脚淋了个透心凉。

惊慌失措中,谢筠筠顾不得狼狈,慌忙寻找关闭水源的阀门。然而,在湿滑的地面上,她不幸被一只不起眼的桶绊倒,整个人向后摔去,后脑勺重重撞击地面。

疼痛让她眼前一黑,陷入了一片混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