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流放:带嫂夫人们去逃荒 8.8
作者: 空心 主角: 陈平安
85.49万字 1.7万次阅读 20.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801章 要个身份 2024-04-24 01:49:1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202.12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801章
简介

【架空历史+暧昧+暴爽+无系统】 陈平安刚穿成大将军之子,就碰上父亲,大哥,二哥因功高震主,被皇帝以莫须有罪名斩首于边关!其余家眷流放至蛮荒之地! 流放就流放吧,偏偏大哥二哥给他留下了七个国色天香的嫂夫人。 大嫂美艳绝世、清丽绝俗。 四嫂云依梦,一双美眸勾魂夺魄,犹如苏妲己转世。 五嫂夏诗诗,如花似月,天生尤物。 六嫂苏雪,风情万种,楚楚动人。 …… 带着嫂子们逃荒?

第1章 开局被流放

“卧槽他大坝的,怎么这么疼?”

陈平安忽感一股巨大痛楚席卷全身,仿佛自己被人给按在了地上摩擦。

迷迷糊糊睁眼,却见有人正拽着他的头发在地上拖行。

陈平安下意识反抗,一把抓住对方的脚脖子,猛一用力,将对方摔了个狗吃屎。

“敢拿老子拖地,真是找死!”

怒骂一句,陈平安站起身来拍拍身上泥土,打量一眼四周,最后跟一名手捧圣旨的红衣大太监四目相对。

“竖子狂妄,居然敢对禁卫军动手!反了!真是反了!来人啊,给咱家打!”

大太监后退一步,满脸警惕。

陈家这个小子,虽然痴傻,但据说力大无穷。

被这种力气大的傻逼碰一下子,很可能就得伤筋动骨了。

几乎是在大太监后退的同一时间,几十名手持长枪,身穿黑盔黑甲的士兵冲了过来。

他们一出场就冲向了陈平安,齐刷刷举起长枪,双臂一动,直接刺出。

几十杆长枪,直直抵在了陈平安的各处要害上。

枪尖之上,冰冷杀意刺肤入骨。

陈平安直接被震撼在原地。

这特么什么情况?!

自己不是正在热带雨林里和毒贩们火拼吗?怎么会出现在这个鬼地方?

正茫然之时,一股浩瀚如海洋的陌生记忆强横苏醒,潮水般的朝着他奔涌而来。

大楚王朝,大将军王陈长络极其长子陈尊,二子陈敬因功高震主,被皇帝以莫须有罪名斩首于边关……

无数的记忆画面闪过脑海,极短的时间里,陈平安明白了一切。

他这是穿越了!

穿越到了大楚王朝大将军王膝下仅剩的一个儿子,三子陈平安的身上。

穿在了原身父亲大哥二哥被杀,大将军王府被抄家,府上家眷即将被流放的时候。

这群用长枪抵着他的人,是朝廷派来抄家的禁卫军。

刚才与他对视的那个丑八怪,则是皇帝身边的红人,大太监罗生堂。

不过原主记忆中,对这大太监知道的不多,仅仅能将本人和名字对上号。

而原主所以能活到现在,是因为在小时候的一次高烧中烧坏了脑子,成了个智商只有五六岁的傻子。

皇帝觉得一个傻子对于他的统治并不构成威胁,所以就留了他一命。

也算是傻人有傻福了。

“罗公公,平安打小就傻,什么都不懂!”

“还请你大人有大量,饶了他这一次吧!”

一道女声忽然响起,略带哀求的语气动听如天籁。

罗生堂循声望去,只见一个身穿朱红流砂之裙,生的仙姿玉色的女人,像是没看到周围长枪短刃的禁卫军一般,不顾一切的朝着马保国方向冲了过来。

然后,在距离罗生堂身前五步远的地方,直直的跪了下去。

陈平安眸子微动,看向来人。

是他的六嫂,苏雪儿!

在原主的记忆中,对于苏雪儿一直都是很畏惧的。

虽说平日里苏雪儿很宠原主,但一旦原主犯了错被她知道了,那她能直接把原主骂哭。

惹急了,甚至还会打原主的屁股。

总之,这个美的像个妖精的六嫂,完全没有看起来那么温柔妩媚。

“平安,还不赶快给罗公公道歉!”

跪在地上的苏雪儿见罗保国没回应,赶忙回眸狠狠地瞪了陈平安一眼。

“对不起……罗公公,俺错了。”

陈平安搞清楚当下状况后,脸上立马露出痴呆相,接着六嫂的话求饶。

此刻,他被一群人用长枪抵着,生死一线。

除了继续装傻求生之外,别无他法。

很明显,装傻是当下最好的保命方式。

此刻逞匹夫之勇,那自己不傻的事实定会暴露,绝对会死的很惨。

“你错了?那你给咱家说说,你错哪啦?”罗生堂眼中露出一抹精芒,不依不饶。

“俺也不知道俺错在哪里了,但我嫂嫂让我道歉,肯定是俺做错了事!”

“俺对不起你,罗公公!”

陈平安满脸委屈,浑身哆嗦,眼中更是有泪水在打转。

“呵呵,到底是个傻子。”

罗生堂眼见陈平安如此模样,目光之中警惕之意消失,嗤笑一句后下令道:

“你们收起枪来,带这个傻子和那个娘们去该去的地方吧。”

捡回一条命的陈平安,根本不敢松口气,直接蹲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

装傻比,得装到底。

一个装不好,就得死。

然后,假哭的陈平安就看到,刚才那个拽着他拖行的家伙一脸狞笑的朝他走了过来。

而后,朝着他的脸狠狠地踹了下去。

一脚下去,陈平安鼻血纷飞。

这一次,再也没有嫂子维护他了。

嫂子被另一个禁卫军拉着,想挣扎都挣扎不开。

只能是满脸心疼的看着陈平安挨打。

此时此刻,陈平安心中怒火汹涌杀气喧天,但他却丝毫不敢表露出情绪,必须忍住!

不止如此,他还得继续哭,继续装成傻逼!

只有这样,才有机会活下去!才有可能在未来的某天,归来复仇,洗刷屈辱!

“小子,还敢暗算你爷爷!我去你妈的,再暗算一个看看啊!”

那人狞笑着,再度抓起陈平安的头发,拖着他往前走,一路走到了集中关押王府成员之地,然后,粗暴的将陈平安丢了过去。

人群中,陈平安的几个嫂子一脸心疼的冲到陈平安身前,把他扶起来抱住。

她们看着陈平安被揍得鼻青脸肿的模样,眼泪哗哗的流。

“禀公公,将军府上下一百二十六名叛逆分子家眷,已尽数缉拿在此!”

禁卫军带队之人关平,朝着罗生堂拱手汇报。

“好!”

罗生堂闻言微微颔首,眸光扫过将军府一百二十六人,用公鸭般的嗓音说道:

“陛下口谕,那个傻子以及女眷们可以留一命,其余的,统统杀了。”

“眼下既然人齐了,那就动手吧。”

话音落下,将军府所有人脸色齐齐大变。

皇帝还要继续杀将军府的人?!

他们本以为皇帝对他们这些人的安排,是抄家之后集中流放。

可没曾想,在这之前,皇帝还要杀光他们当中所有男人!

这皇帝在杀了护国大将军和他的两个儿子之后,竟然还觉得不够!

这皇帝是有多怕将军府死灰复燃啊。

“是!”

关平恭声领命,而后下令禁卫军动手。

禁卫军自然不会在意陈家人的反应,直接开始执行命令。

一时间,一位又一位的将军府“罪人”被禁卫军像狗一样踹倒在地上,无情斩杀。

哀嚎之音不觉于耳,将军府血流成河。

这地狱般的场面,在将军府所有女眷的眼前上演。

“狗杂种,我跟你们拼了!”

“老子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有陈家人尝试拼命,却在下一秒被禁卫军用乱枪刺死。

“陈家,冤枉啊!皇帝昏庸啊!”

“权臣当道,圣上是非不分,大楚岌岌可危啊!”

有陈家人死前不甘怒吼,却在下一秒被斩下头颅

“雪儿,别为父亲难过,你要好好的活下去……”

“保护好平安,保护好陈家仅剩的火种!”

陈平安的姨夫,苏雪儿的父亲挣扎着走到女儿身边,说出了自己一生最后的话。

紧接着,被禁卫军一剑洞穿胸膛。

“不!不要啊!”

眼见着父亲死在眼前,被禁卫军控制着的苏雪儿失声痛哭。

这群禁卫军仿佛是冰冷的杀人机器,长枪短剑落在将军府之人身上时候,没有一丝一毫的迟疑。

短短的时间里,她的兄长,他的父亲,他的叔叔……全死了。

苏雪儿眼中的光在这一刻,仿佛消失了。

她似乎都感觉不到悲伤了,只觉得心里发木,胸膛里跳动的像是一块顽石。

将军府其余的女眷,也都被巨大的悲伤笼罩住了。

或相拥着哭泣,或跪在地上失声痛哭,或不甘哀呼……

这宛若炼狱的现场,饶是半路穿越来的陈平安,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把该杀的人杀完,就可以送剩下的人上路了。”

“记得,押送路上,有不听指挥者,妄想逃跑者,一律当场格杀之!”

罗生堂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正在被屠戮的将军府之人,冷笑着说了一句。

他仿佛对这些人的生死毫不在意,亦或者,他根本没把将军府的人当成过人。

说完这句话后,便带着千名禁卫军风风火火的离开了大将军府。

与此同时,王府众人,也是在绝望和不甘之中,踏上了去往北境苦寒之地的路。

队伍中的陈平安用余光扫了眼,将军府所属,只有二十三人活着走了出来,此刻,正被一个编制为八人的队伍押解着。

这些幸存者中,两个是他侄女,七个是嫂嫂,十几个是丫鬟……至于王府的男人,除了他之外,已经被杀光了。

此刻,每个人的脸上的表情都是无比的沉重。

这沉重来自于亲人们逝去的悲伤,有想报仇却没本事报仇的不甘,也来自她们对自己未来的绝望。

从京城大将军府到北境苦寒之地,路途接近两万里。

徒步行走的话,没有个大半年时间根本到不了。

而他们又被勒令简装出行,细粮,金银细软,御寒衣裳统统不能带。

并且,一路上还有士兵全程监视。

这样的情况下,靠什么坚持走到苦寒之地呢?

这皇帝根本就没打算让他们活着走到苦寒之地!

“有我在,会让你们有平原赵雪”

……

大将军府的变故,京城的百姓已然有所耳闻。

王府众人被押解出府时候,外面已经围拢了不少人。

百姓们在窃窃私语,

其中,有受过将军府恩惠者,为之叹息。

有受过将军府惩戒者,幸灾乐祸。

有事不关已者,冷嘲热讽。

有猜到真相者,愤愤不平。

每个人的脸上表情各不相同。

将军府众人之中,陈平安被嫂嫂和丫鬟们护卫在最里侧,生怕其遭遇不测。

大将军王一路走到今天,可以说是树敌颇多。

那些人放在以前,可能畏惧于大将军王的权势,敢怒不敢言,更不敢去报复。

但如今大将军府这个庞然大物倒下了,那些人可没有什么顾忌了。

想来这一路上,定会有以前旧敌对他们下死手的。

一路上,陈平安装傻充愣,实则却在暗自观察周围情况。

在这群围观的路人之中,极可能会存在有想暗害他们的人。

这些人,或为寻仇而来。

亦或者……是为了他的七个嫂嫂而来!

他的这七个嫂子,各个艳色绝世,在这偌大的京城,都曾是数一数二的绝代佳人。

嫂嫂们在嫁进陈家之前,个个身边都有不少追求者,至于有心思却连追求的资本都没有的人,那就更多了。

如今,他们落难了,很难不被居心不良之人惦记上。

只是,当麻烦真的找上来的时候,沦落到这般境地的他们又当如何应对?

靠监视他们的那几名禁卫军?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这些人巴不得他们抓紧被人杀死,好早早回去复命呢。

苦寒之地,那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若非任务在身上,没人会愿意往那走的。

……

王府众人在提心吊胆之中,一路前行。

待到一行人被押到京城之外数里的时候,天已经黑透。

队伍停了下来,打算翌日清晨再出发。

陈平安在一角落处坐下。

他环顾四周,眸光扫过府中的女眷。

每个人的眼中,都透着绝望与无奈。

有些个丫鬟,三三两两的抱团在不远处,看向他的目光尤为复杂。

“这些小丫头,受我们所累,心里估摸着有怨气,平安你要注意这些。”

温柔的声音响起在耳边,陈平安抬头,却见三嫂孟听正蹲他的身前,从裙下拿出来一个巴掌大的小水袋,偷偷的递给他。

感受到陈平安的目光似乎多了些许灵动,她愣了愣,片刻后轻声道:

“平安,走了许久,想来你也累了,喝点水吧。”

她小心翼翼的将水袋递给陈平安。

陈平安瞥了眼三嫂干裂的嘴唇,刚想摇头拒绝,一根长鞭忽然抽了过来。

“大胆,竟敢私藏水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