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梁第一奸贼 8.7
完结 签约作品 历史 架空历史
作者: 蜂蜜柚子 主角: 李长生 白芷
37.72万字 0.1万次阅读 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78章 锦衣亲军 2024-04-30 23:45: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5
    作品总数
  • 831.04
    累计字数
  • 1245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78章
简介

大梁历建元二年秋,大梁新帝登基典礼: 魏王李长生牵一白鹿上殿,问曰:“诸公,本王有眼疾,不能辩物,请诸公言,此物是鹿是马?” 满座寂然。 少顷,对曰:“王上以为是鹿是马?” 魏王曰:“此绝世黑龙驹!” 众曰:“恭喜王上得黑龙宝驹!” 魏王曰:“诸公果然耳聪目明,皆为我大梁忠良!” 众大喜,唯新帝戚戚焉。 魏王曰:“给你脸了?”

第1章 初入秦州

脑子寄存处:请诸位把脑子寄存在这里,看完之后按号领取!

“少爷,林大掌柜和魏大将军他们都在西门迎候,咱们走南门入城真的好吗?”

扫了一眼面前巍峨的秦州城,还有那川流不息的车水马龙。

年仅十三岁的墨婵,有些担心的看着面前只比自己大三岁的李长生,小心翼翼地再次问道。

“有什么不好的,我平时是怎么教你的?又忘了?”

看着她那双单纯的大眼睛,李长生一边说话,一边伸手用手中的玉骨折扇拍了下墨婵的小脑瓜。

眨巴了一下无辜的大眼睛之后,墨婵这才回答:

“哪有,我记得呢,少爷说:做人要低调,闷声才能发大财,我们要猥琐发育,闷声当老六!”

听着小丫头的话,李长生这才满意地靠在了马车的软垫上。

熟极而流的把腿伸到了小丫头的怀里,方便让她给自己捶腿:

“说得没错,所以啊,这高调的事情还是让林叔他们去做吧,我们悄悄的进城,打枪的不要!告诉方叔,进城,回家!”

“诺!”

听完了李长生的话之后,墨婵很自然地敲了三下车门,很快,这辆花费重金打造的马车就再次动了起来。

而李长生则一边哼着小曲,一边享受着小丫鬟的贴心服侍。

一个人做一天老六并不难,难的是做一辈子老六。

为了实现当一辈子老六这个宏伟的目标,穿越到大梁王朝的这十六年里,李长生把猥琐发育这件事做到了极致。

虽然他穿越后,并没有觉醒什么狂拽炫酷吊炸天的超级系统和金手指,可他却发现自己的记忆力变的强悍无比。

不光是前世上学的时候学过的那些知识,甚至就连那些偶然刷到过的短视频的内容,他都能一字不差的背诵出来。

也就是靠着这个,经过这么多年的积累,现在的他,可不是前世那个只能加班猝死的社畜了。

表面上他,是大梁王朝秦州府学正李乐言家里最不受待见的嫡长子。

暗地里,他却是整个大梁最大的琉璃商、粮商、棉布绸缎商、脂粉商,以及最大的情报贩子。

好吧,还有情报贩子的附属福利职业——最大的妓院老板和酒楼老板。

生意遍布大梁两京一十三省,说是富可敌国,那绝对不在话下。

光是眼前的秦州城,城里位置最好的铺面,就有至少一半都是他的。

当然了,他能有现在的成就,那有一大半的功劳要归功于他那个早逝的老娘。

他的父亲李乐言虽然只是一个偶然跳上龙门的寒门子弟,可他的母亲却是河东韩氏的贵女。

虽然生他的时候母亲就难产死了,可还是给他留下了一笔不菲的遗产,和一大批绝对忠心的奴仆。

也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他这个才刚满月就被父亲丢在老家的不祥之人。

不但平平安安的长大了,而且,还悄无声息地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

跟那些喜欢出风头的大梁商人不一样,他这个穿越者选择了闷声发大财。

无论是哪个行业,都被他拆分成了十几个看起来互不关联的中等偏上的商家。

除了执掌这些商号的大掌柜之外,估计就连那些商行的伙计们都想不到,那些每天恨不得弄死自己的同行,他娘的跟自己居然是一家的……

这一次,若不是他那个便宜老爹让他尽快赶来秦州。

商量母亲当年给他定下的婚事,他这辈子恐怕都懒得来这秦州一趟。

“少爷,您这次真的要娶秦家的那个小娘子吗?”

就在李长生胡思乱想的时候,墨婵的眼珠子一转,再次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

“这个看看再说吧,他们虽然都说这小妮子长的不错,可本少爷不是还没看过嘛!”

听着小丫头的话,李长生一边吃着小丫头递过来的蜜饯,一边含糊不清的回道。

“那要是好看呢?”

沉默了一会之后,小丫头有些不死心的再次追问。

“好看那就娶回家呗!多个暖床的不是挺好吗?省得你一到冬天就嫌冷!”

“那、那我之后不嫌冷了呢……”

李长生的话才刚说完,小丫头顿时就撅着嘴再次咕哝道。

“咳——咳——咳——”

看着小丫头幽怨的眼神,李长生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噎死,这丫头啥时候这么早熟了?

“少爷,再过几条街咱们就到家了!”

就在小丫头手忙脚乱的给李长生喂茶水的时候,车门外,终于再次响起了车夫的声音。

“好了,快到家了,把我那件天青色的棉袍子找出来,给我换上!”

好容易才把气给喘匀了,白了小丫头一眼之后,李长生这才再次吩咐道。

“喏!”

听他这么一说,小丫头这才从马车角落里拿出了一个小包裹,从里面拿出来一套半旧的天青色棉布袍服。

伺候着李长生换完衣服之后,小丫头又拿出一根沉香木的簪子,和一个犀角发箍,帮着李长生将头发给整理了一下。

等到一切准备齐全了,小丫头这才拿出了铜镜,让李长生自己检查一下,看看还有没有不妥的地方。

挤出了一个训练已久的笑脸,看着那个镜中的自己,李长生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半旧的天青色袍服,一个看起来黑不溜秋的木头簪子,再加上一个灰不拉叽的发箍。

一匹正在褪毛的瘦马,再加上这辆外表看起来有些歪歪扭扭,似乎随时都能散架的马车。

一小丫鬟,一老仆,简单的几件行李,再加上马车后面拖着的那些坛坛罐罐。

妥妥的一个被父亲抛弃多年,生活拮据的少年形象。

这样人畜无害的少年,总应该能让自己那个工于心计的二娘放心了吧!

“哦,对了,旺财还在后面车上趴着,一会别忘了先解开旺财嘴上的嚼头!”

检查完了自己之后,李长生这才再次对小丫头吩咐道。

听李长生这么一说,小丫头立刻用力地点了点头:

“少爷放心,他们要是敢给您气受,我就放旺财咬他们!”

听着小丫头的话,李长生这才满意地伸手捻起一块蜜饯塞进了小丫头的嘴里。

这孩子瞎说什么大实话,旺财咬人,那跟本少爷有啥关系?

这畜生嘛,做点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那不也是正常的吗?

至于旺财被他训练了五年的时间,咬人的时候专朝下三路招呼这种小事,那自然就不足为外人道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