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朕的傻儿子终于造反了! 8.7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历史 架空历史
作者: 夜半留香 主角: 凌天 楚婉儿
48.53万字 11.3万次阅读 40.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13章 神秘黑影、出手相助 2024-05-18 15:37: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61.2
    累计字数
  • 370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15章
简介

一世龙皇,穿越为大乾废物六皇子,不谋权、不宫斗、只想安心搞钱、拉拢军队,荡平皇城、黄袍加身! 太监:陛下,大事不好了,六殿下在边关佣兵十万,自立为王! 太子:父皇,儿臣请战,轻率十万辎重,剿灭恶贼。 武帝一拍桌:都闭嘴,他终于起兵造反了,立即传旨,朕要禅让大位! 阻拦者! 斩!

第1章 重生六皇子

“报、北周国主为庆六十大寿、集结十万北周铁骑,屯兵边关,派使团入乾提亲,望陛下将镇北王之女,嫁给北周国主。”

“镇北王之女乃是六皇子妃,岂容他染指?”

“陛下,北周屯兵十万,摆明了是提亲不成就武力镇压。”

“荒唐、大乾还怕了他北周蛮夷不是。”

“可我大乾接连三年天灾不断、民不聊生、如何应敌,且不说如今储君刚立、内部不稳。”

“传旨:让老六来见朕。”

……

大乾帝都、一偏远破烂的庄园之内,独一青年,负手而立,面色复杂。

他那轮廓分明的面庞之上,星眸如霜,给人一种难以捉摸之感,他现在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居然穿越了。

一代龙主居然成了大乾废物皇子,还被囚禁了三年之久,居然没有一点反抗。

跑路!

凌天眼中泛起一抹异彩:“龙困浅滩、难有作为、必须趁早跑路。”

刚到前院就遇到了一侍卫跑来:

“六殿下。”

“陛下让我等邀请殿下回宫面圣。”

“陛下有令,大皇子谋逆一案已经彻查。”

“如今国立新储!”

“天下大赦,您已无罪。”

“半月前的那场大火,陛下已下令清查。”

去见皇帝老儿?

不去!

凌天莫名有些心火:“滚回去告诉陛下,三年前太子谋逆一案,我遭奸人陷害,其不顾父子之情。”

“听信谗言,将我囚禁三年。”

“这三年来,我受尽羞辱、看尽白眼。”

“哪怕一个太监都敢随意羞辱我。”

“他可曾有一句暖言?”

“无非就是我出生不彩,乃是他醉酒之后,临幸宫女所生。”

“六皇子早已死在了半月前的那场大火。”

“现在苟活在世的不过浪子凌天!”

“殿下!”

侍卫大惊,眼起惶恐:“忤逆龙恩、乃是死罪!”

凌天剑眉轻挑,怒起眉梢:“滚!”

“再有多言!”

“命丧黄泉!”

凌天身上猛的迸出了一抹寒霜,吓的来人愣在了原地。

毕竟!

如今的大乾六皇子,乃是魂穿而来的华夏龙殿之主!

两者!

不可概一而论!

“啧啧啧!”

门外突然传来一道轻蔑之笑:“六弟,这才几天没见,你居然敢抗旨不尊?”

“莫不是被那场大火烧坏了脑袋?”

二哥?

不!

太子殿下。

“参见太子殿下。”

见到凌羽,现场侍卫连忙跪地。

和凌天不同,凌羽乃是当今萧妃之子,家族显赫,其舅乃是当朝户部尚书。

宫前门客,络绎不绝!

凌羽皱眉,眼起阴厉:“六弟,本宫新立储君,上言父皇,大赦天下。”

“你不思感激!”

“还敢当众抗旨不尊?”

感激?

我感激你妈!

凌天心中有火,三年来这所谓的二哥,时不时就安排人来对自己一番羞辱。

其所求不过是为了搞死自己,仅此而已!

原主废物至极、却又是实打实的六皇子,还是跟大哥关系最好的一位皇子!

太子谋逆,太子一党,已被尽数诛杀,唯独凌天遭受囚禁,躲过一劫。

要说这宫廷之内,尚有一丝温情,也不过是太子凌非了。

可惜性格敦厚,遭人陷害、自焚太子府内,尸骨无存!

侍卫也不由插嘴:“六皇子殿下,当今太子殿下,仁慈爱民。”

“继承储君之位起,就以仁政当先。”

“这次陛下大赦天下,太子殿下居功至伟!”

啪!

凌天一巴掌打了过去:“这里有你插嘴的份儿?”

“放肆!”凌羽见状震怒,抬手抽出了腰间马鞭,挥手就朝着凌天落下。

“找死。”

凌天只是轻轻抬手,就扣住了落下长鞭,轻轻一扯。

长鞭脱手!

凌天随手一挥。

啪!

长鞭刹那砸再了面前二皇子腿上。

“啊!”凌羽一下倒地,痛的龇牙咧嘴,爆喝一声:“你这个废物敢打我?”

凌羽暴跳如雷,强忍着剧痛挥拳冲了上去。

白痴。

凌天蓄势的拳头雷霆而出,一拳结结实实的揍在了凌羽脸上。

砰!

凌羽被揍的鲜血直流,槽牙掉落。

痛得在地上不断翻滚,狼狈至极,眸子里面尽是阴沉:

“废物!”

“你居然敢打我!”

“这三年来没把你弄死,倒是我的心软了。”

“给我拿下这狗贼!”

凌羽爆喝出声。

“谁敢!”

凌天虎目一瞪,冷笑:“反正都已经打了,打一拳和打两拳有什么区别?”

砰!

“这一拳打你辱我多年!”

砰!

“这一拳打你居高自大。”

砰!

“这一拳打你出出气。”

凌羽被揍的不行,忍痛怒斥:“这恶贼当众伤害储君。”

“已是死罪!”

“你们在怕什么?”

众人这才回神,上前一步,想要拿下凌天。

“滚一边去!”

“吾乃当今六皇子,尔等若对我出手,便是以下犯上,可诛九族。”

凌天起身,双眸一扫现场侍卫,再次唬得众人不敢乱动。

凌天轻哼:“伤害储君,乃是死罪!”

“今日!”

“无需尔等鼠辈动手,脏了天家血脉。”

“我亲自前往大殿求死。”

凌天阔步转身而出。

他前世戎马一生,斩敌百万、如今本想做个废物王爷,奈何他人不允。

既然如此,何不离开帝都,前往边关,以前世之经验,要不了多久。

他就能打造出一支战无不胜的队伍来!

届时!

黄袍加身!

放眼天下谁敢忤逆!

...

大乾正殿之上,武帝正阴沉着面庞。

现在!

武帝很头疼!

大乾建国百年,早已不如祖帝那般巅峰辉煌,如今北方大周,欲为新帝纳妾。

派出和亲使团,入驻大乾!

并指名要武帝册封前镇北大将军楚镇北之女,楚婉儿为公主,下嫁大周。

可恨的是!

大乾镇北王十年前一战定乾坤,斩杀大周十万精锐,三年前却中奸计、惨遭埋伏,以死殉国。

何况镇北王之女楚婉儿,和大乾六皇子凌天,有婚约在身。

若非是三年前太子谋逆一事,如今早已礼成。

若应,则是打了天家脸面,今后大乾如何抬头!

若否,大周必以此为借,趁机宣战。

大乾之内,接连三年蝗灾,多地颗粒无收,何来粮草支撑数十万大军?

满朝文武此时主战、主和两派亦是争锋相对,吵的武帝头疼欲裂。

“父皇!”

“您可要为儿臣做主啊!”

一道哭天喊地的声音响起,一脸狼狈的凌羽,滑跪入殿,那臃肿的面庞。

不仔细看,还认不出是凌羽。

“羽儿?”

武帝皱眉:“发生何事?”

“父皇!”

凌羽哭喊道:“今日父皇大赦天下,我亲自前往迎接六弟回宫。”

“六弟抗旨不尊,儿臣说了其两句,他便对儿臣拳脚相对。”

砰!

心烦之下,武帝一拍桌案,吓的四下无声:“你说什么?”

“老六打的?”

武帝自然不信,老六自小胆小懦弱、杀鸡都不敢,敢忤逆太子?

“父皇!”

凌羽欲哭无泪:“儿臣若有一句谎言。”

“天打五雷轰!”

毒誓之言,倒是让群臣心中打起了小九九。

就在此时,殿外侍卫来报:“启禀圣上,六皇子求见!”

武帝一阵头大:“他来做甚?”

“圣上,六皇子说他犯下滔天之罪。”

“前来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