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男再见!我揣崽二婚你舅舅了 9.5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虎金金 主角: 陆梨 秦志
47.02万字 6.7万次阅读 19.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18章 喜欢吗 2024-05-21 15:00: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47.02
    累计字数
  • 113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18章
简介

【渣前夫疯了,而我笑了】 我去医院打胎的这一天,我的老公抱着前女友也去了医院。 我们三人在医院相遇。 他说,“我要娶的女人从来不是你,陆梨,你安份一点。” 他说,“你这种心机深沉,水性杨花的女人怎么配生下孩子。” 我决定放弃这段虚假的婚姻。 离婚后,渣前夫的女友来我面前炫耀求婚戒指。 我指着刚刚走进酒店的男人,“他,我的男人。“ 无聊跑去深市当医生的太子爷秦志。 他莫名其妙多了一个曾经来医院……找他预约’打胎’的女朋友。 【双洁!】【明艳大美人vs冷漠肆意的男人】

第1章 去医院打胎

结婚纪念日的这天,陆梨一个人去挂了妇科。

在医院里,她撞见了老公抱着他的白月光。

白月光靠在男人怀里,声音软软的,“之臣,这次麻烦你陪我来医院看痛经。”

老公心疼白月光,吩咐陆梨去买巧克力。

陆梨突然笑了,她的手从肚子移开。

巧了,她正想换个医院打胎呢。

-------------

陆梨这次来医院是为了打胎。

她挂了号,排队等着看医生。

周围坐了好几对夫妻,妻子怀孕着,老公陪同着。

衬托着她这个单独来打胎的女人有点可怜。

两个月前,她陪季之臣去出差。

参加了一场酒局。

她喝醉了,等早上醒来,酒店套房里只有她一个人。

房间里充满着事后的味道。

地上撒乱着衣服。

有她的衣服,还有一件他的白色衬衫。

而她身上还有着男人留下的暧昧痕迹。

陆梨那时候的心情是雀跃的。

这么多年了,他终于接受了她的感情。

她真的真的很爱他。

可是这种欣喜,直到昨晚就他被狠狠打醒了。

昨晚,她试探地问了他,若她怀孕了,怎么办?

他漫不经心地摸着她的肚子,轻笑,“怀孕了,那就打掉吧,而且我不可能让你怀孕。”

多么直白又冷酷的话。

让陆梨当时都觉凉气从脚底窜到全身。

不管怎么样,她至少当了他五年的秘书,爱他爱了几年。

还当了他两年的妻子。

养一条狗都能养出一点感情了吧?

没想到,到头来,换来的竟然是这么一句拔刁无情的话。

想到昨晚的事,陆梨淡淡的露出一抹讥笑。

她嘴角的讥笑还没落下,就看到她的老公抱着一名女子大步地朝这边走来。

陆梨身体猛地僵住。

她下意识地低下头。

“那不是陆秘书吗?”萧瑶瑶戴着口罩,惊讶地揪了揪季之臣的衣服,让他走过去,“我跟陆秘书说几句话。”

“你应该先去看医生。”

男人开口的声音少了平日里的清冷,多了一丝柔和。

“我好久没见到陆秘书了,就说几句话而已。”

萧瑶瑶眨了眨那双盈润的双眸,小手戳了戳男人的胸膛,“我只是痛经跟低血糖才晕倒,不用这么担心啦。”

陆梨察觉到有人站在她面前。

她抬头。

就见到她的上司。

名义上的老公。

抱着一个女人,光明正大地站在她面前。

*

陆梨的脑袋有一瞬间懵住。

“陆秘书,好久不见,你变得越来越漂亮了。”

萧瑶瑶的语句充满了喜悦。

她什么时候……回国了。

萧瑶瑶,季之臣的初恋前女友。

陆梨扯了扯嘴角,笑不出来,她站了起来,客气道,“是好久不见。”

萧瑶瑶抿唇,轻轻的娇笑,“陆秘书这几年辛苦你照顾之臣了,也就只有你能忍受得了他的坏脾气。”

之臣,之臣的,这语气可真熟悉。

他们明明已经分手了四年啊。

陆梨淡笑,“不辛苦,毕竟季氏集团的薪资很高。”

护士小姐推了一张轮椅过来。

季之臣动作温柔地把怀里的萧瑶瑶放在轮椅上。

原来男人的温柔是会分对象的。

陆梨抿了抿红唇,心里很难受。

萧瑶瑶仰着脑袋跟季之臣说了一句谢谢,又看向陆梨,“陆秘书,你这是排队看医生吗?“

“不是,我已经看完医生,准备走了。”

萧瑶瑶撒娇地拉着男人的衣袖,靠着他的手,声音软软的,“我突然好想吃巧克力,真的好想吃哦。”

“先去看医生,”季之臣的语句略显无奈,他淡淡地看向陆梨,“陆秘书,麻烦你去买一盒巧克力,等一下送到五楼。”

陆梨浑身冷,想自嘲。

他竟然让他的老婆去替他的前女友买巧克力?

陆梨突然笑了。

她可以换一家医院打胎。

萧瑶瑶轻拍了男人的手臂,无奈地白了他一眼,“陆秘书今天来医院肯定是身体不舒服,你还好意思吩咐她去买巧克力,真是的。”

他冷淡地说道,“这是她的工作。”

对,这是秘书的工作。

陆梨听到这回答,垂下眼帘,掩饰眸中一闪而过的黯然。

她骨子里的骄傲不允许自己输得太难看,她微笑,“萧小姐,我身为秘书,这的确是我的工作。”

她朝他们点了点头,手指紧紧地攥紧皮包快速离开。

*

陆梨去医院附近的大超市买了一盒巧克力。

她回到医院搭着电梯去了五楼。

电梯门叮的打开。

她一眼就看到了站在电梯外相拥的两人。

萧瑶瑶搂着季之臣的腰。

他们两人在亲吻。

陆梨的胃翻江倒海,她捂着苍白的唇,忍不住的扶着电梯里面的镜子在干呕。

六目相对。

电梯门再一次关上,陆梨眼眶含泪,她还在电梯里干呕着。

也幸好这个时候,只有她一个在电梯里面。

萧瑶瑶惊讶的看着关起来的电梯,“陆秘书怎么了?”

她听到了干呕声。

季之臣清冷的双眸幽深,想到昨晚陆梨突然问的孩子问题,他若有所思。

陆梨把那盒巧克力交给护士,请她送去五楼给季之臣。

她开车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收拾行李,明天搬出去住。

两年的协议婚姻,果然一击就破。

梦也该醒了。

两年前,季奶奶想在有生之年看到季之臣结婚。

季之臣当时问了陆梨一句要不要跟他协议婚前财产结婚。

他还会给她一笔钱。

陆梨本来就暗恋着他。

再加上那时候她需要很多钱,也就答应了这场协议。

虽说是协议结婚,但是她是真的很用心对待这段婚姻。

她原以为真心也可以换真心。

只是,萧瑶瑶这次的回国,让她这种想法变得很搞笑。

见鬼的真心换真心。

**

晚上。

她等着他回来。

她让自己冷静的等着他,回来解决事情。

她从晚上六点等到八点,期间她还给他打了几通电话,那头都无人接听。

季之臣今晚并没有回来。

她收到了小姑子季敏给她转发了萧瑶瑶朋友圈发的照片。

照片里的男人,她的老公,在替萧瑶瑶吹头发。

男人穿着浴袍。

这大晚上的,穿着浴袍,还替前女友吹头发。

陆梨死死地盯着照片,眨了眨微酸的双眸,无声的笑了笑。

她木着脸去抽屉翻出两年前签的协议结婚书。

目光落在最后一条合约。

【五年之内,主动提出离婚者,需赔偿对方两亿的违约金】

当年结婚的时候,陆梨提出要三千万的彩礼金,而季之臣直接给她转了一亿。

她算了算自己的资金,扣除弟弟化疗的费用,还剩下九千万。

若她提出离婚,目前没有两亿违约金赔偿给他。

陆梨揉了揉脸,把协议书收起来放后,换了衣服,拿钥匙出门。

*

深市有很多酒吧。

陆梨以前从来没来过这种地方。

今天她来这里点了酒,但是她没有喝,她想到肚子里的孩子,最终放下了酒杯。

陆梨扯了扯嘴角,想喝个酒发泄一下,都没有机会。

她走出酒吧,吸了吸鼻子,傻子一样的眼泪流了下来。

爱一个人爱了几年,到头来一场空。

前面有一辆计程车显示空车,开着门,陆梨坐了进去,鼻子带着浓重的鼻音,“师傅,去翡翠园。”

司机从后视镜看着后座的一男一女,这是情侣吵架了?

老司机很好心,“我们男生要让着女生一点啊。”

司机启动车子,开走。

陆梨这会也反应了过来,她偏过头,哭红的眼睛,雾蒙蒙的看到隔壁坐着一个男人。

男人戴着口罩,她看不清他的脸。

“师傅,停车,对不起我上错车了。”

“.…….”

司机将车子停靠在路边,陆梨说了好几次抱歉,下车。

她看了后座的男人一眼。

他正好也看着她。

**

季之臣是翌日的早上才回来换衣服。

他回来的时候,见到客厅放了几箱行李。

“谁来了?”他解开衣服纽扣,沙哑着声音问。

“我的行李,”陆梨的视线落在他白衬衫领口上面的红唇印,手指比了比,“女人的口红。”

他拉了衣领看,果然看到了红唇印。

季之臣的脸上露出一丝不自然。

不过他很快又恢复清冷的表情。

连解释都不想解释。

果然。

陆梨笑出了声。

季之臣皱眉,“笑什么?”

“没笑什么,早上看了一个笑话,我先去公司了。”

陆梨提着小包包,出门的时候下意识地换了一双平底鞋。

季之臣上楼,回卧室。

他脱了衣服,走去浴室后才发现里面没有准备好他要换的衣物。

以前他要洗澡,陆梨都会事先帮他准备好衣物。

他眉眼淡淡的又走出浴室。

他一边打电话给陆梨,一边走去衣柜,“忘记问你一件事。”

他拉开衣柜抽屉。

“陆梨,你应该没有怀孕吧?”

男人清冷的声音穿透手机,钻入她的耳孔,让她的心跳剧烈加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