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改嫁!疯批太子缠我入骨 9.0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作者: 不知绿 主角: 沈惜月 慕容玄
37.45万字 0.3万次阅读 3.4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176.46
    累计字数
  • 45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74章
简介

【阅读指南:甜宠双洁爽文+有智斗权谋+女主娇软+男主不经撩】 前世,沈惜月被夫君算计,于新婚之夜失身于当朝太子,成了全京城的笑柄。 她信赖的好夫君就这么毁了她的人生,踩着她和沈家的尊严往上爬,到最后又陷害沈家谋逆,害她全家惨死,只为了和那个叫顾芷兰的穿越女,一生一世一双人。 重活一世,她再睁开眼时,又回到了那个被当朝太子慕容玄夺去清白新婚夜。 她想了想,大胆点,不如将错就错,狠狠赖上他! 只是眼见着她那人渣夫君马上就要带人进门来捉奸,她只好红着眼求他停下:“殿下,你躲床底下好不好?” 慕容玄:“???” 真当孤是来偷情的啊! 他揽她入怀:“孤带你走!” 后来,慕容玄在太子之位上越坐越稳,他登上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却甘心俯首为她裙下之臣: “朕就是你手中剑,是你的护心甲,护你一生无忧无虞。你只要高高挂在天上,做朕心上最迷人的月。”

第1章 华阳郡主,貌美倾城,他怎么会不认得?

“刺啦——”

沈惜月身上的大红嫁衣被撕碎,身下一阵胀痛,她猛地睁开眼,错愕地看着太子慕容玄那张近在咫尺的俊脸。

门外,她的新婚夫君齐珣正在与人推杯换盏,宾主尽欢。

“唉哟,文远侯府齐家和镇西侯府沈家乃是门当户对,咱们齐世子和华阳郡主,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呀!”

“恭贺新禧,恭贺新禧,祝齐世子和郡主琴瑟和鸣,白头偕老,永结同心,多子多福!”

“春宵一刻值千金,咱们就别说这些虚的了,快,快,世子,进洞房吧!”

屋里,沈惜月那愕然的眼神,慢慢地凝聚出了浓重的恐惧和恨意。

她竟然重生了,重生到这洞房花烛夜,她一生噩梦开始。

前世的她便是在这张大红喜床上,失身于当朝太子慕容玄,当时她拼命反抗崩溃大喊,被夫君齐珣带着宾客们冲进来,捉奸在床......

后来太子被废,她也成为整个京城的笑话。

可齐珣却并没有休弃于她,反而还丝毫不露嫌弃,保证会好好待她,为此赚足了情深意重的名声,沈家也感念齐家的大义,后来在夺嫡一事上,大力支持齐贵妃所生的大皇子。

直到大皇子上位登基后,齐珣以从龙之功被封为贤王,而沈家却被构陷勾结废太子慕容玄谋逆,一家七百多口被满门抄斩。

那时,齐珣揽着他的心上人登堂入室,他说等这一天很久了,他说他从一开始他想娶的人就不是她沈惜月!

他们给沈惜月灌下鹤顶红,嫌她死得不够快,还将她全身筋骨打断。

沈惜月忍着锥心之痛,问为什么?

那个女人却说:“沈惜月,我是穿越而来的天命之女,谁叫你非要和我争?”

她又说:“你落得这个下场,完全是罪有应得,当初你仗着沈家兵权,硬要拆散我和齐珣,如今我靠着自己一步步再走到他的身边,你又有什么不服?”

最后她还说:“一点小小谋略就打得你翻不了身,要恨,你就恨自己蠢。我会制盐,会制糖,会炼钢术,我会成为你们这个时代青史留名的人。

而你,还有沈家,以及千千万万个挡我路的人,都不过是我的垫脚石罢了。

能为我而死,是你的荣幸。”

沈惜月甚至是到那时候,才知道,那个女人,她叫顾芷兰。

可是,怎么能不恨呢?

她虽然对齐珣一见钟情,可若是齐珣早早表明自己心有所属,她又怎么会越陷越深?

他非但没有,还一直将她蒙在鼓里,将她捧在手心甜言蜜语地诱骗她,还在宫门口跪了一天一夜,求得皇上赐婚......却只为了毁掉她的人生!

而顾芷兰,说什么要青史留名,却分明是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无端构陷世代忠君爱国的沈家,害得她全家背负骂名惨死。

沈惜月不知道穿越而来是什么意思,可难道穿越而来,就能为所欲为吗?

......既然如今老天有眼,叫她重生了,为什么不再早一些?

哪怕是再早一日,她说什么也不会再嫁进文远侯府!

现在一切都发生,她又落入这恶毒阴狠的圈套中,叫她怎么办?

......

慕容玄似是不满意她的分神,伸手掐上她的细腰,动作更加汹涌放肆。

沈惜月整个人仿佛惊涛巨浪中的一叶扁舟,整个人随着他的动作摇摇晃晃。

她咬着唇承受,不甘心地想,哪怕是......再早一刻钟呢?

她也会想法子,不让自己失了清白!

现在怎么办?

叫他停下吗?

她努力伸手去推压在她身上的慕容玄,可他纹丝不动。

那张清瘦昳丽的脸上带着难耐的痛楚,原本清澈的凤眸,如今只剩下雾蒙蒙一片凶狠欲色。

一看就是中了媚药。

......这倒是她前世未曾注意过的。

思绪一滞,她莫名想起了那道废太子的圣旨,“身为东宫太子,却仗势妄为,暴戾淫行,强占臣妻。如此悖逆纲常,不堪为继,废为庶人。”

满朝文武无一人替他说话求情。

前世的她,也恨透了慕容玄,认为他落得这样的下场完全是罪有应得,上天开眼!

可直到她濒死之际,是慕容玄带着残余的沈家军冲进贤王府。

他杀了那对狗男女,跪在地上,擦干她脸上的血迹,伸手抚上她闭不上的眼,他说:“别怕,替你报仇了。”

这场阴谋中,从头到尾,只有同样无辜的他,待她还有几分善意。

......

她这会儿再看着慕容玄,这个一向温和纯良,清冷自矜的太子,如今眼尾通红,变得狠戾放荡,肆意施为的模样,忍不住蹙紧了眉心。

......事已至此,就算她愿意献身为他解毒,他也太久了点吧!

怎么还不好?

不是都说太子打出娘胎就带着弱症,风一吹就倒吗?

难道是因为中了药,让他体质也短暂地变好了?

外头酒宴欢畅,随时都可能会有人进来,沈惜月顾不得多想,拼命压下心中的惶然,至少,她不能再像前世那样被捉奸在床。

得想个法子叫他清醒。

她脑子转了转,想着出嫁时,舅母叫人给她送去压箱底的那些春宫图.......她忍住羞怯,努力让在他身下放松,试探着软了腰身,迎合着扭了几下。

慕容玄果真闷哼一声,无法自控的松了狠劲。

他疑惑的低头看了看自己,颇有些不满的皱了眉头,极不满意自己的表现。

一片混沌中,只觉得身下的女子肌肤滑嫩,身段惑人,他这会儿只想凭着本能行事,欲罢不能的还想......

沈惜月才刚松了口气,见他来势汹汹,忙朝他张开手,做出一副柔情似水的模样,红唇微张,娇声道:“亲我......”

慕容玄理智被情/欲压制,什么都愿意配合。

他无意识地俯身,任由她环着自己的脖子,温香软玉在怀,立刻凶猛地吻了下去,感受着她在自己身下轻颤,他蓄势待发。

沈惜月却是抓住这个机会,张口朝着他的舌尖狠狠地咬了下去。

牙齿咬破血肉,沈惜月满口温热的血腥,痛楚也让慕容玄立刻清醒过来。

身为太子,敢对他动手的人,除了刺客还能有谁?

他伸手一把掐住她细嫩的脖子,眸中欲色消退,神色冷戾的直起腰身,可等他看清身下女人的容貌,凤眸蓦然一颤。

雪肤花貌,英气妩媚,那副玉般无瑕的绝美容颜,此刻却沾满泪痕,那双媚意横生的桃花中充满了恨意。

华阳郡主沈惜月,貌美倾城,他怎么会不认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