怜娇奴,禁欲权臣夜夜宠 9.4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作者: 素律 主角: 沈穗和 裴砚知 裴景修
43.82万字 4.4万次阅读 1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02章 坠入爱河的左都御史 2024-04-20 09:01:09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4
    作品总数
  • 341.81
    累计字数
  • 758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02章
简介

【传统古言+年龄差+横刀夺爱+禁欲权臣下神坛+渣男追妻悔断肠+全家火葬场不原谅】 夫君中了状元,穗和却成了被抛弃的糟糠。 新妇进门,穗和更是沦为府里最下等的粗使丫头。 主母欺压,婆婆刁难,丈夫冷眼,还有一个小姑子上蹿下跳。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穗和会活不下去的时候,穗和梨花带雨地叩开了夫君那权倾朝野的小叔叔的房门。 “求小叔叔为我做主。” 小叔叔裴砚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是人人敬畏的修罗,又清冷出尘,不近女色,如莲花座上禁欲的佛子。 望着门外乌发雪肤,盈盈含泪的娇媚人儿,佛子乱了佛心,骨节分明的大手揽细腰入怀,幽深眸底暗潮涌动。 凉薄的唇轻吻她眼尾泪滴,于耳畔低语诱哄:“你来求佛,可想好了拿什么献祭?”

第1章 从罪臣之女到状元之妻

门外锣鼓喧天,穗和被小丫头拉着向外飞奔。

“娘子,快点吧,郎君中了状元,报喜的人已经到了巷子口。”

“娘子,你的苦日子终于熬出头了,以后再也不用像下人一样辛苦劳作。”

“娘子,郎君说高中之后要给你补一个隆重的婚礼呢,你绣了三年的嫁衣,终于可以穿上了。”

小丫头叽叽喳喳,兴奋不已,活像中状元的是她心上人。

穗和被她拉着,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要拼命用手捂住胸口,一颗心才不会因为太激动而跳出来。

小丫头絮絮叨叨的话语里,三年的辛酸苦痛像走马灯一样从她眼前一一闪过。

三年前,身为春闱主考官的父亲卷入一桩科举舞弊案,在她及笄当天被判斩首,而她则沦为罪臣之女,被充入教坊司为伎。

走投无路之时,是郎君为她赎了身,将她从燕京带回金陵,瞒着世人悄悄娶她为妻。

三个月前,郎君赴京赶考,守寡多年的婆婆舍不得他,拖家带口地随他一起来了燕京,借住在郎君那个官拜左都御史的小叔叔家中。

郎君说,他若高中,必会想办法替父亲翻案,还她们家清白,到那时再给她补一个风风光光的婚礼。

为了这个承诺,三年来她不辞辛劳替郎君侍奉婆母,照顾妹妹,包揽一切家务,曾经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小姐,如今的一双手比农妇还要粗糙。

可她不在乎,只要能为父亲翻案,受再多苦她也心甘情愿。

风吹落满院的桃花,穗和的眼泪也跟着掉下来。

是啊,终于熬出头了。

从罪臣之女到状元之妻,她终于要熬出头了。

“雀儿,等一下。”

穗和忽然想起自己身上还穿着烧火的旧衣和围裙,忙停住脚步道,“雀儿,我要不要去换身衣裳?”

“哎呀,来不及了,太太和小姐已经去了,娘子也快些吧!”雀儿催促道,“娘子替郎君辛苦操持家务,侍奉婆母,照顾幼妹,郎君还能嫌弃你不成?”

穗和一想也是,郎君对她情深意重,自是不会嫌弃她的。

为了第一时间看到郎君身披红花春风得意的模样,她便不再坚持,随手从身旁的桃花树上摘了一朵桃花别在鬓边。

虽然郎君不会嫌弃她,可她还是担心自己这副样子配不上郎君的春风得意。

“娘子这就扮上了?”雀儿嘻嘻笑着打趣,又拉着穗和向大门外飞奔。

锣鼓声越来越清晰,穗和想象着郎君身披红花骑在高头大马上的俊朗模样,恨不得生出翅膀飞到他面前。

终于到了大门口,看热闹的人将门前围得水泄不通。

穗和还没来得及整理一下头发,人群忽地自动向两边散开。

“娘子快看,郎君回来了,身上还挂着大红花……”

雀儿的欢呼声猛地停住,仿佛在黑暗的巷子里被人打了一闷棍。

穗和眼前也是一阵眩晕,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愕然看着她那中了状元的郎君裴景修身披红花,牵着一个姑娘的手走上了台阶。

所有的欢呼声和锣鼓声都在这一刻变得寂静,只余脑子嗡嗡作响,穗和忐忑不安地攥了攥衣裙,迎上前问道:“景修,她是谁?”

“景修,她是谁?”

同样的问题,那姑娘和她一同问出口。

不同的是,那姑娘锦衣华服,容貌艳丽,笑容娇俏,如同春日下怒放的牡丹。

而她却穿着旧衣,满面烟尘,因为出来得匆忙,做饭的围裙都没来得及解下,怎么看都是个整日围着锅台转的厨娘。

裴景修生得芝兰玉树,俊逸出尘,在金陵时便有第一公子的美称,一双桃花眼尤其好看,含情带笑,波光潋滟,让人不自觉沉溺其中。

此时,他看看穗和,又看向那位姑娘,桃花眼温润含笑,语气也温柔如水,说出的话却让穗和愣在当场。

“这是我们家的粗使丫头。”裴景修如是说道。

穗和呼吸一窒,心口仿佛挨了一记重锤,耳中响起尖锐的蝉鸣,不敢相信这话是出自裴景修之口。

正要问裴景修什么意思,那姑娘先开了口:“你们家没人了吗,竟叫一个粗使丫头来迎接我?”

“她可能是高兴傻了。”裴景修笑着解释,又对穗和说,“穗和,你先退下吧,你父亲的事,我回头再和你细说。”

“穗和?”那姑娘重复着穗和的名字,傲慢的视线扫过她鬓边那朵娇艳的桃花,

“粗使丫头,取这么雅致的名字做什么,既然这么爱戴花,不如就叫桃花吧!”

裴景修略微一愣,随即又笑得温柔:“桃花也蛮好听的。”

阳春三月的正午,穗和却冷得打了个寒战,手脚冰凉,身子僵在原地动弹不得。

这一刻,她终于相信,裴景修口中的粗使丫头就是她。

也终于相信,话本子里那些中了状元抛弃糟糠的戏码都是真的。

而她,沈穗和,就是那个被抛弃的糟糠。

裴景修中了状元,不要她了。

嗡嗡的耳鸣声中,穗和听到婆婆阎氏走过来问了一句:“景修,这是哪家的千金?”

裴景修含笑挽住那姑娘的手:“母亲,这是安国公的掌上明珠,宋妙莲宋小姐,特地来给儿子道贺的。”

“哎呀,原来是国公家的千金,你这孩子,怎么不早说,害我们都怠慢了宋小姐。”

阎氏的语气顿时变得谦卑又热情,连声道:“宋小姐大驾光临,真真令寒舍蓬荜生辉,快,快里面请。”

她边说边抓住穗和的胳膊用力将人甩开:“傻站着做什么,别挡了宋小姐的道。”

穗和猝不及防,瘦弱的身子踉跄了几步,仰面向台阶下跌去。

“哎呀!”看热闹的人群同时发出一声惊呼。

穗和吓得紧闭双眼,大脑一片空白。

不等她跌落,一只大手及时伸来,稳稳托住了她下坠的身子。

“何事喧嚷?”

低沉威严,没有任何感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穗和心下一惊,回头就撞进了一双深不见底的寒凉眼眸。

离得太近,她甚至在那双眼眸里清晰地看到自己狼狈的倒影。

眼泪瞬间模糊了视线,她怯怯唤了一声“小叔”,低头手忙脚乱地从那人掌中撤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