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泉借皮 9.4
作者: 苗棋淼
108.28万字 4.5万次阅读 42.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三百八十八章怎么不早说 2024-07-17 18:44:49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08.28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88章
简介

我身上穿的不是我的皮,而是一张狐皮,我活的不是我的命,而是阴命! 皮易借,命难还!天理、命理、法理皆容不下我。而我....仅仅只是想要活下去啊! ......

第一章鬼剥皮

阴历十月初九,宜安葬,忌诸事不宜,百鬼退避。

我,就出生在这天。

我生下来的时候,遇上了“鬼剥皮”。

全身上下血淋淋的连一块皮都没有,把接生的大夫都给吓昏了过去。

我爸妈被吓得不知道如何是好?是我爷用衣服把我包起来,抱回了家。

等我爸妈赶回家的时候,才发现我爷用木板钉死了房门,窗户,我爸在外面喊了好半天,我爷才回了一句:“我不出来,谁也别进来。你给我把门守好了,谁特么敢进来,老子活劈了他。”

我爷喊完那一嗓子就不说话了,屋子里变得一点动静都没有,我爸就那么守着屋子,一步都不敢挪。

也不知道是谁把我没有人皮的事情给传到了村里,这一下村里就炸开锅了,天天有人跑我家院子外面看热闹,我生下来为什么没有人皮说法,也越来越离谱。

有人说:老陈家孙子没有人皮,是我爷年轻的时候活剥了一只白狐狸,人家上门报仇来了。

我们老陈家做了三代皮匠,剥皮的手艺那是一绝。当年,有人去老陈家买皮子,亲眼看见一只像是狗一样东西全身血淋淋地从我家院子里往外跑。

等他再往院子里看,就看见剥皮案子上趴着一只白狐狸。那狐狸眯着眼睛,蜷着尾巴就像是睡着了一样,一动不动。

那人觉得狐狸好看,往狐狸身上一摸,那狐狸身子立刻就瘪了。

原来,那是一张完整的狐狸皮!

我爷当场给了那人一个大耳刮子,抱着狐狸皮关了大门。

那天之后,我家就在闹邪,白天的时候,总能看见一只没了皮的狐狸在我家房前屋后惨叫。到了晚上,就能看见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堵在我家门口哭。

这事儿,一直持续了七天,那只狐狸才死在了我家门口。

那只狐狸断气的那天,正好是十月初九,我也出生在十月初九。这不是当年那只狐狸找上门了,又是什么?

我爸听着这些话,也觉得心里没底。

他知道我爷干过皮匠,也知道我爷忽然封了剥皮刀,发誓这辈子不干剥皮的买卖,却不知道,我爷为什么要这么做?

现在想想,说不定真跟那白狐狸有关!

那时候,就连我妈都劝我爸:要不,别等了,没有皮孩子肯定活不成,就别跟咱爹瞎折腾了。再说,咱爹都把孩子抱进屋里三天了,孩子连口奶都没吃,还能活么?

我爸一开始还不听劝,说的人多了,他心里也没底了。

犹豫再三后,我爸咋着胆子去敲我爷窗户,他敲了好半天都没见屋里有动静,心里也慌了,顾不上我爷当时嘱咐过他什么,从仓库里抽了把镐头就要去砸门,他还没跑到门口儿,我爷就推门走了出来。

那时候,我爷走路都在打晃,扶着墙强撑说了一句:“孩子暂时保住了。”

我爸一听孩子保住了,都顾不上去跟我爷说别的,推门就往往里冲。可他看见我的时候,却被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那时候,我被裹在一张白狐狸皮里,只露着一张脸在外面。

白色的狐皮,带着一张血糊糊的人脸,谁看了都觉得害怕。

我爸好半天才缓过神来,把外面想看热闹的人撵了个干净,才把我爷扶进了屋里,小心翼翼地问道:“爹,你以前真剥过白狐狸。”

“那是它求着我,剥了它的皮!”我爷竟然一口承认了下来。

我爸顿时懵了:“爹,狐狸能来找人,那是成气候了啊!她怎么还能让你剥她的皮呢?”

我爷说道:“那只狐狸没说因为什么?我觉着,她是一直都化不了形,才让我把她的皮给剥下来,想要化人。”

“当时,我也害怕她再找咱家麻烦,让她发誓不碰咱们陈家人,还得把她的皮抵押在我手里,我才动了手。”

我爸说道:“那不一定就是那狐狸祸害的咱家,爹,你能找到那狐狸吗?要不,你去求求她救救咱家孩子?”

我爷说了一句:“我找她去!”就要收拾东西出门,我爸好说歹说,才让我爷休息了一晚上,等他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我爷已经不知道哪儿去了。

我家那边有个石狐庙的传说,据说在岭子里,藏着一座常人看不见的大庙,那座庙就是“石狐娘娘”的山门。

石狐娘娘,轻易不会让人进庙给自己磕头,跟她无缘的人找不到石狐庙;有缘人进庙,石狐娘娘有求必应。

我爷去的就是那座石狐庙。

我爷进门之后,犹豫了好一会儿才点上了三炷香,恭恭敬敬地给石狐娘娘的磕了头:“石狐娘娘,我是山下的皮匠陈和。我来找你问点事儿。”

那尊人身狐狸脑袋的石狐像,虽然一动没动,却像是在居高临下的盯着我爷。

我爷也觉得是有人站在高处看着的脊梁,忍不住抬起了头来。等他看到那石像的时候,石狐的咽喉上已经出现了一道鲜红的血痕。

我爷当即愣在了那里,眼睁睁的看着血腥的鲜红在石狐身上扩散开来。没一会儿的工夫,那只石狐就变得全身是血,看上就像是被人给剥了皮。

我爷当时就心凉半截,石狐脖子上那条血痕,就是当年他剥皮下刀时的位置。

山里仙家善形见人,是报恩。恶形见人,是报仇。

石狐分明是告诉我爷,跟他有仇啊!

我爷一下急了!

当年,分明是对方求着我爷剥它的皮,如今没能化形成功又找上门来,可这也不能赖我爷啊!

于是我爷在盛怒之下,也管不了对方是不是仙家了,指着石狐破口大骂。

石狐一开始只是用她没有被血盖住的眼珠,冷漠地注视着我爷。没过多久,石狐庙就传出了一阵像是恶鬼一样时哭时笑的声响。

这声音,简直跟当年没皮狐狸守着门口哭家的动静一模一样!

不仅听着就瘆人,还能让人胡思乱想。

后来我爷也不骂了,满脑子都是我将来能怎么样?

是跟那张狐狸皮长在一起,变成一只人狐?

还是这辈子都全身通红地活着,见不了人?

说不定,最后我还会变成一只专门找皮匠报仇的恶鬼“血戾”,在半夜里剥了我们全家的人皮。

我爷越想越害怕,双腿一软瘫坐在了地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