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总玩的野,新婚小妻遭不住 9.0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千多曳 主角: 厉邢 童晚书
47.33万字 6.1万次阅读 1.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49章 童晚书!我要吃了你! 2024-05-23 01:01:0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14.36
    累计字数
  • 239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49章
简介

传闻,风流成性的厉二少因走肾过多得了脏病,成功吓退众多名媛千金; 童晚书临危受婚,当晚就买上加长加厚的安全用品嫁他; 却没想新婚之夜…… 要问童晚书嫁给恶魔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答:原料是她青涩的身体,成品是他不疲的快乐! 完事还嫌弃她呆板生涩、不懂风情、食之无味…… 可却无她不欢! * 婚后,厉二少的唯一娱乐项目:每天回家玩(宠、哄、逗、求、跪、舔)老婆!

第1章 加长加厚

夜,万分妖娆。

白马会所的顶级豪华包间里,一派春意正浓。

美艳的女人们一字儿排开任君挑选:着装火辣、美胸呼之欲出;足以让男人热血沸腾的妙曼身姿,毫无保留的展示了出来。

“厉少……点我点我,我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厉少……我是舞蹈专业的研究生,我会跳芭蕾、拉丁、古典……”

“厉少……点我嘛!人家还是黄花大闺女呢!”

黄花大闺女?

沙发上的男人半眯着眼,只是冷漠的扫过那群争先恐后等他‘宠幸’的女人们。

冷峻的面容,修长的四肢、精健的体魄,很好的张显着他男性的力量感。

男人伸出骨节分明的食指,优雅的做了一个勾点动作,那女人立刻如撒欢的猫儿一般,飞扑过来……

不得不说,这个‘黄花大闺女’为男人宽衣解带的方式很独特:舌尖轻舔他的西服,在领带上留下点点暧昧的唇印,配合着牙齿的轻咬,男人西服上的纽扣,就那么被解开……

“啪嗒”一声,一个药瓶从男人的西服口袋里掉了出来。

女人连忙殷勤的帮男人把药瓶给捡了起来,并下意识的看上一眼:

“啊……”

一声惊恐且凄厉的尖叫上响彻整个豪华包间:

“是……是……艾滋病阻断药!”

“艾……艾滋病?厉少,你……你有艾滋?”

相比较于女人们的惊慌失措,男人却显得淡漠又生冷。

他不慌不忙的捡起那个药瓶,平静且淡然的从里面倒出两粒药来,就着面前的红酒一饮而尽。

刚刚还争先恐后想得到男人‘宠幸’的女人们,在看到男人服药后立刻夺门而逃。

她们的确爱钱,但她们更要命。

她们比一般女人更知道艾滋病的危害:万一被传染上了,那可是要死人的。

谁也不想有命捞钱,没命花。

看着那群鸟兽散的女人们,男人只是冷意的笑了笑。

不到一个小时,厉家二少厉邢得了艾滋病的爆炸新闻,立刻传遍了整个京都。

*

唐家。

“什么?让我嫁给厉邢那个得了脏病的男人?!爸,你是想钱想疯了吧!”

大小姐唐爱的叫嚣声,简直要把整个别墅的屋顶儿给掀翻。

“明知自己得了脏病还来唐家提亲,真恶心!!艾滋病耶,会死人的!”

二小姐唐欢冷声补刀:“而且那个厉邢又色又变态……”

面对女儿们的嫌弃,唐父把雪茄狠狠的甩在了地上,“法律也没规定艾滋病感染者不能结婚!”

“我们唐家跟厉家可是有婚约的,你们两姐妹必须嫁一个!不嫁也得嫁,嫁也得嫁!我唐卫龙是个一言九鼎的人!”

“爸,为了你所谓的面子,竟然让自己亲生女儿们往火坑里跳?”

大小姐唐爱强势的据理力争,“究竟是你的面子重要,还是你女儿们的命重要?”

“还是让晚书嫁吧!”

一直默不吭声的唐母静静的看着毫无存在感的外甥女童晚书,很平静的开了口。

正摆着碗筷的童晚书突然感觉自己被一股寒气笼罩,空气让她有些窒息!

什么?

要她嫁给一个艾滋病的男人?

她三岁就寄养在舅舅家。虽说存在感很低,但唐家也没缺吃缺穿过。

在唐家,童晚书的身份是多样的:

厨师的帮工;

保姆的帮手;

唐家大小姐随叫随到的跟班……

童晚书是感恩舅舅和舅妈的养育之恩的。

只是现在……

“我们唐氏集团有百分之三十五的股分是厉氏的!如果厉家借此撤回他们的股分,我们的唐氏集团可是要关门大吉的。但如果把两个女儿之一嫁过去,可能结果会比关门大吉还惨!咱家两个丫头什么德性,你还不知道?厉二少那种放荡不羁的男人,她们对付不了!但晚书可以。她从小就乖巧温顺,嫁去伺候厉二少,再适合不过了!”

唐母永远都是一副精明的商人嘴脸。

对于外甥女童晚书,她也只本着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的态度。

随之,她便看向外甥女童晚书,理智又绝情:

“晚书,我知道你不愿意嫁。可你不是一直想要你外婆留下的中草药植物园吗?还有你那个一直拿钱续命的弟弟……这是你唯一的机会。你自己权衡利弊吧。”

饿着肚子回到阁楼的童晚书,久久的沉默。

“童晚书,听说得了艾滋病的男人,那上面会长尖刺的……而且还恶臭流脓……你嫁过去有得享受了!哈哈哈!”

二小姐唐欢闯进了阁楼,对着童晚书就是一通嘲讽和挖苦:

“听说厉邢还是个变态,喜欢把女人往死里搞:什么皮鞭、蜡油、听话水……能把女人给玩死!”

童晚书淡声回道:“请出去吧。”

“如果我拒绝了舅妈,那被逼嫁的人,一定会是你唐欢!到时候‘享受’这一切的就是你了!”

“你不敢不嫁!因为你那个药罐子弟弟还等着钱续命呢!”

唐欢翻了个白眼,便趾高气扬的离开了。

厉家提亲提得急,接亲就更急了。

第二天晚上,厉家加长劳斯莱斯便停在了唐家别墅门前。

没有宾客,没有婚礼,没有祝福。

童晚书憧憬过很多种自己婚礼的场景,可没有一种是今晚这样的。

一路上,车平稳的行驶着。无声的压抑,溢满整个车箱。

童晚书静静的看着车窗外,似乎在等待命运的禁锢。

“司机先生请停一下车。我……我买样东西。”

在一家药店门前,加长的劳斯莱斯缓缓停了下来。

在强烈的求生欲下,童晚书咬紧牙走到了药店的安全用品区。

她不是三岁小孩了,当然知道嫁给厉二少意味着什么。

冷不丁想到唐欢的那番惊恐骇人的话:

【得了艾滋病的男人,那上面会长尖刺的……而且还恶臭流脓……】

童晚书倒吸了一口寒气。

母婴传播!

血液传播!

性接触传播……

看着那排排品种繁多的安全用品,童晚书有些茫然。

到底买多大的啊?

自己也不知道厉邢那个男人的大小。

“小姑娘,选安全用品呢?这是我们店新到的狼牙款,超薄又带劲儿。”

童晚书思索片刻之后,对走过来殷勤向她推销的营业员说道:

“给我来一盒安全级别最高的、加长、加厚的……中号!”

推销员:“……”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