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面I 9.6
作者: 简思 主角: 白勍 荣长玺
101.8万字 0.4万次阅读 0.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370人生路(大结局) 2024-01-29 16:48:57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5
    作品总数
  • 2866.92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59章
简介

未经他人苦,别劝他人善,莫欺少年穷!! 本文别名:女销售 * 白勍(qing):好好工作,好好赚钱,因为这些真的可以让你接下来的人生少些后悔和逼逼赖赖。 白勍嫁给了荣长玺。 邻居:哎呦,你妈就是不一般啊,把你培养的这么好,让你嫁的这么好。 亲戚:可不是,你妈最偏疼你,你大姐小妹加在一块儿都不如对你好。 白母:我是最疼老二的,在老二的身上我花的心思最多,我女儿一夜暴富了。 白勍:“我是哪一夜暴的富?是顶着台风售后的那一夜?” 传说中的荣长玺:“感谢自己努力学习工作,不管白勍是富甲一方还是一无所有,我都有挺直脊梁的底气。” * 众人:荣长玺的话太少了,脸没温度心没温度,外在条件又好,要求又贼高,追不上。 荣长玺:我也以为自己特别不好追。 白勍:一开始以为不好追,结果是那种,一撩就倒的类型。

001 白家老二

大热的天,楼下坐着三三两两闲聊乘凉的人,老太太手中大蒲扇时而摇晃两下。

三楼厨房闪过一道人影。

白母隋婧把厨房扣好的饭菜端进屋。

柔声道:“凉不凉啊?不行我给热一下吧。”

白蔷见已经都这个时间了,眉目轻蹙:“妈,你忙别了,我摸着还挺热的。”

“你肠胃不好,怕你吃凉的生病。”白母道。

白蔷啊,平时忙也吃不上几顿准饭,她当妈的不给操心,谁给操心。

老三白歆踩着趿拉板从房间里出来:“还怎么热啊,打电话说回来你就给热了,到现在也就才过去十分钟?”经过饭桌瞧了一眼,对着厨房门嚷嚷上了:“我说妈,你这就太偏心了啊,我吃晚饭怎么没看见小鸡翅儿。”

上海卤腊店做的一种鸡翅膀,小膀肉少但味儿绝好,隋婧也是考虑怕自己饭的味道做的不好,老大吃不了几口,所以又额外添了一道菜,刚刚买回来的。

“给你。”白蔷把盘子端起来递给老三。

她妈也是,她都多大了,早就不好这口了。

老三最喜欢吃鸡翅尖,自己就能扫一盘。

白歆接过来盘子,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开吃。

“还是你回来好,只要你回家,妈就不牢骚也不抱怨,还能偶尔开个小灶,不然我们平时吃的连要饭的都不如。”

隋婧端着汤出来,一看老三捧着装着鸡翅尖盘子吃呢,心中有些抑郁。

死孩子,就知道吃!

“给你姐留点啊。”

这孩子就是不长心!

一共就买那么点儿,倒是给你姐送过来点啊,就自己捧着碗吃。

“我姐都不爱吃这些,也就您老总觉得她爱的不要不要的,有钱什么吃不上啊真是。”

白蔷:“你让她吃吧,她年纪好不怕胖,我晚上不吃这些。”

年轻还是好,怎么吃都不胖,她就不行了,稍微吃饱一点体型就变了。

“这孩子吃什么东西也不挂着人,那么多呢她一个人就都能吃啰?”隋婧走过去,硬从老三手里抢下来的盘子,拿回到厨房,用两个碗分装好,一开始给白蔷的碗里多装了点,后来又夹到白歆的碗里点。

白蔷笑笑,把话题拉了回来:“妈,明天你手术我过不去啊,你和白勍商量商量让她先去,等我忙完我过去医院看你。”

隋婧:“你别操心我,屁大点的手术啥事没有,忙你的去吧。”

“这钱你拿给老二。”白蔷去拿自己的包。

从包里拿出来一万块钱,放到桌子上。

白歆看见桌上的钱,急急道:“要是我照顾,那钱是不是也能给我啊?”

有钱照顾照顾人,她觉得问题不大。

“你闭嘴吧,你不上学了啊?旷课啊?”隋婧冷声道。

看见钱眼睛就热,真的叫干活就该撅着大嘴不乐意了。

还不知道老三!

哼!

白蔷瞄了老三一眼:“你就别跟着添乱了,妈住院得看着她照顾她,一天不能离人,你能干啊?”

白歆起身,捧着装着鸡翅尖的小碗准备回屋玩手机去。

“我二姐这月发了。”

可不是发了嘛。

那钱瞧起来可不少呢。

白蔷扭回头,看向母亲,道:“妈,你把钱拿给老二,别不给。”

隋婧瞥了一眼大女儿,说:“你别管了,什么钱不是从家里走啊?她需要钱我给她就是了,你爸啥都不管,除了吃喝拉撒他就负责活着喘口气,白勍白歆什么不是靠我操心?”

她谁都不用侍候。

关键时刻一个都靠不上,除了白蔷!

老二和她爸是一国的,总是替她爸委屈,那就你俩好去吧,有本事从你爸手里要钱花。

白蔷摇头,“妈,你把这钱拿给她,她顺着坡也就下来了,不好吗。”

“不下就不下,等着我请她?我生她养她,回头就为了叫她和她爸站一块儿来气我的?”

人家生女儿都是和妈妈好,她家老二这是个奇葩,偏就跟个对家里没有一点贡献的爸好。

你愿意好,你就好去!

“那明天谁照顾你啊?不行你花点钱请个看护也行。”

隋婧疲惫地摆摆手:“你不用操心了,我能处理。”

……

白勍是被她妈电话嘲讽回来的。

打电话二话不说,上来直接冷笑加嘲讽。

上个星期,母女俩在家里大吵了一架,白勍就一直待在学校没回来过。

爬上楼,站在门口敲了六七下,那头隋婧才出来开门。

“舍得回来了大忙人?也不知道你每天忙什么,连个人影都见不到,和你那死人爹一样一样的,你姐忙人能带回来钱,你呢?在学校帮人做白用功?”

说起来隋婧就火,就白勍那个老师都比她像妈。

成天围着人家转,自己家妈要动手术,她和一个没事人似的。

“我明天动个小手术,你那死人爹叫不回来,你姐明天忙过不来,你跟着我去医院吧。”

白勍:“明天不行。”

隋婧霍地从房间里跑了出来,神色严厉:“什么事儿比你妈动手术还重要?你有事也别办了,你姐要是能来我找你干啥。”想说几句更狠的,对上孩子的视线,强忍回去,骂道:“我这病就是气出来的,和你爸惹完气又和你惹气,我什么委屈不得受?你那个爸成天不着家,就知道和人喝酒玩乐,家里过成这个鸟样儿也没见他自责过,还和我甩脸色,他干脆和他那些兄弟一起过算了。”

坐在沙发上开始发牢骚。

“我这辈子一个人都指望不上,什么事儿都得靠自己,生完孩子呢我就得自己带自己做饭,谁管我?以前比不过那是我命不好,我没丈夫运啊,现在这把岁数就连儿女也比不过,人家呢要儿子就有,我呢?要,三全部都是丫头,人家那女儿生的,赚什么钱拿回来,挂念着母亲有没有受委屈有没有吃的不好,我也是生女儿,我这女儿为了她那废物爹和我成天干架,你小时候每一次去的公园不是我带去的?你家长会不是我给你开的?你吃的饭穿的衣服不是我张罗的?我就闹不明白,我就这么对你,我还是有错,你还帮他讲话,他这辈子活的不潇洒?他管过什么,我就该一咬牙早点离了,把你给你爸带。”越说越气,越说越伤心。

如果是白蔷,早就会哄她的。

可白勍你瞧,就和木头桩子一样,动都不动。

人对门,老温家那女儿,人家那才叫女儿。

把亲妈接到身边去,每个月固定给零花钱,啥都不用妈操心。

白勍慢吞吞放下包,淡淡道:“你也甭和我说这些,你们大人的事儿我也管不了,我谁那边儿都不站,别拿着我撒气就行了。”视线扫了扫:“妈,我明天真有事儿”

隋婧心性最是心高气傲的,一听马上翻盖子:“对你好你永远记不得,就打你两下,你记得比谁都牢。”心里不舒坦。

俗话常说,亲母女没有隔夜仇,但看老二这架势,就是记心里面去了。

白勍:“可不是打两下,我到高中还看您脸色呢,您只要不高兴就拿着我撒气……”算了算了,懒得提:“家里还有饭吗?”

“没有!”隋婧一股气上来,张嘴就骂:“吃饭你想起来回家了?你不是本事有骨气,不靠家吗?那吃啥家里饭,上外头找去,外头谁都比你妈我好,我家的饭不好吃你也别吃,省得吃了短命。”说着啪一声摔了门板。

白勍没放心上,她到现在还没吃饭呢,再回学校也挺晚了,得把饭先吃了。

起身去开冰箱。

白歆推门从卧室出来了,好像睡醒了。

“姐,你回来啦。”

白勍点点头。

“妈打电话叫我回来的。”

白歆看她姐拿着那凉饭要吃,多了一句嘴:“你放个鸡蛋炒一下呗,凉饭伤胃。”

“随便吃一口,我还得赶回去。”

“这么晚了?”

“明天得出门。”

白歆:“你现在算工作了吗?”

她姐已经毕业了。

“算吧。”

“工资高吗?”

白勍:“不太高。”

“那还做啊?”白歆不太理解,不赚啥钱为什么不找份更好的去做。

白勍咽下饭:“这份合适。”

屋子里隋婧听着两个孩子讲东讲西,她火气已经平复下来了,听着白勍吃饭的动静也闹心。

死孩子!吃饭也不知道热热,那冰箱里的饭能拿出来直接吃啊?

不就是故意做给她看的,想让她道歉。

哼。

没听说有当妈的给闺女道歉的。

坐在屋子里正运气呢,听见敲门声。

“……你姐呢?”

“姐,找你的。”

白歆开了门就闪进卧室里了。

给有情人腾地方!

周檀手里端了两个盘子,探头:“你妈呢?”

白勍指指屋子里,“生气呢。”

周檀抿抿唇。

又生气啊?

“我妈刚看见你上楼呢,叫我送过来的,趁热吃,要不你去我家吃得了。”

“我吃的差不多了。”

“差什么不多啊,这有鱼还有排骨,对了你明天有时间吗?”

白勍:“怎么了?”

“我妈明天手术,你过去看看不?”

他妈对白勍特别好,如果白勍不到场的话,好像不怎么好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