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脱离宗门,她们追悔莫及 8.7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玄幻奇幻 东方玄幻
作者: 忘川雾 主角: 唐墨 黎未晞
11.14万字 0.1万次阅读 0.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51章 六品丹师? 2024-02-28 17:11:0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1.14
    累计字数
  • 2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1章
简介

唐墨穿进修仙爽文,得知剧情后拒绝继续当炮灰舔狗工具人,潇洒脱离宗门,自立门户过好日子去也。 然下山半路动了恻隐之心,捡了个奄奄一息的小可怜,岂料这一捡,捡回的竟是反派boss女魔尊,更是余生爱他入骨之人! 女魔尊:众人欺我害我,唯你真心待我,既是你先闯入我荒芜的命定,治我身疗我心予我救赎,你便没有离开的机会了…… 往后日子越过越好,他摇身丹医圣手惊艳三界,左手丹右手医,一双灵眼窥天机,仙门竞相追捧,大能络绎不绝。丹祖盛赞曰:“一丹能通三界道,一药能逆生死门。” 而唐墨看昔日师妹师姐哭到肝肠寸断求原谅,淡抛一句:真心视粪土,破镜难重圆。 心里想得却是:你们不去走剧情倒贴男主,搁我这追悔莫及,下不下头?

第1章 退宗

“呵,纳新大典在即,宗门能否重振荣光全看这次,事多的焦头烂额,这节骨眼上你竟还有发呆的余闲?”

清虚宗宗门广场的石阶前,叶璃负手走近,停在青年三步外。

她居高临下冷视盘坐石阶怔愣的青年,清冷的眉眼间,尽是不加掩饰的不耐与嫌恶。

而青年仍是一副出神入定的模样,眼也不眨凝视地面的青砖……

“喂!问你话呢!”

叶璃恼从心起,直接蹬了青年肚子一脚,将他踹得失了重心摔躺在地上。

被不讲武德的老六偷袭,唐墨可算回神了。

他的目光渐渐清明,对上视野中冰山美人清冷高傲的绮丽容颜。

本就有旧伤的丹田被踹得隐隐作痛,可他无暇顾及。

因为唐墨穿了本修仙爽文,成了与他同名的清虚宗炮灰工具人!

书中对这炮灰的经历一笔带过,但他却继承了原主所有记忆。

宛如自己也活过了那真实又悲哀至极的一生。

原书中,十年前清虚宗内乱,当夜哀鸿遍野,清幽的宗门宛若地狱图景。

彼时籍籍无名的外门弟子唐墨,毅然将尚且五岁的小师妹叶荷藏于暗室,又奋不顾身救下被叛徒重伤的大师姐叶璃。

可强行破关的宗主叶清漪没能力挽狂澜,那夜之后,清虚宗分崩离析,宗主一蹶不振。

一夜巨变,沧州辉煌的大宗树倒猢狲散,徒留一山门。

只剩心魔缠身的自闭宗主,一重症患者和一小孩姐。

唐墨不忍弃去,留下照料她们十余年。

可谁料十年满腔赤忱,竟喂出三个白眼狼!

过了最初两年相亲相爱一家人的日子,师姐师妹师尊早已习惯唐墨无微不至的付出,将他的好视作天经地义理所当然。

苛待、冷漠、嫌弃,唐墨十年任劳任怨换得的便是这些。

就每月下山卖丹药换回灵石,她们才给个好脸色。

甚至半年前,师尊叶清漪更是莫名其妙以喂招为由,“意外误伤”了唐墨的丹田!

害他重伤,即使伤愈,往后修炼也举步维艰。

可还没完!

眼下,唐墨穿到书中前期的关键节点——日薄西山的清虚宗时隔十年,准备重开山门收徒。

而这届拜入宗门的弟子就有原书男主林轩,这货是气运之子,作者镶黄旗亲儿子!

拜入重开山门的清虚宗,就是林轩走上人生巅峰、收获第一波后宫和金手指的起点!

他一来,师姐师妹还有宗主师尊集体降智,折服于所谓气运和主角光环,强行走剧情开始倒贴。

争风吃醋那叫一惨烈,好东西上赶着送,还离谱地按辈分在后宫中排好了序!

而唐墨原地沦为炼丹工具人,没两天,天生丹灵根被男主察觉。

接着叶清漪直接用秘法,暗中生生抽离唐墨的丹灵根,当压岁钱送了男主!

林轩白嫖初期金手指,开始重振清虚宗、击败魔尊一统三界的伟业。

而唐墨生于忧患,死于大出血。

再想想原主十年真心,全喂了养不熟的狼。不知恩图报便罢了,竟还亲手把他献祭了!

别说他了,有良心的猪听了都得寝食难安。

唐墨扶额,咋穿书还这么惨……

可既然穿了已成事实,只能先接受。

但必须尽快摆脱炮灰工具人的剧情杀!

原作者自称写的就是修仙界弱肉强食的残酷真理,说什么工具人存在价值就是当趁手的工具?

唐墨可不上这鬼子的狗当,事在人为!

此刻他正消化信息思索对策,没工夫搭理叶璃,这可把她气够呛!

这人十年来何曾如此无视过自己?!

正当她准备再给唐墨一脚时,却有少女的娇声传来。

“师姐~”

鹅黄长裙的少女翩然而至,抱紧叶璃的双臂甜甜唤道,眉眼间尽显活泼灵动。

可少女瞥向唐墨时却下意识蹙起眉头,浮于言表的嫌弃。

被黏着的叶璃一扫方才倨傲,指尖轻点叶荷的鼻尖,露出宠溺又无奈地笑:

“阿荷可是又逮灵狐去了?瞧你,裙边还沾着落叶呢。”

“嘻嘻,师姐莫凶阿荷~”

叶荷撒娇摇晃叶璃纤白的腕,继而看向树影下沉默的青年,没察觉他的冷眼,颐指气使道:“你不去修炼也不干活,还愣这干嘛?”

“十年还是个筑基初期,连我都超了你!”叶荷叉腰,不屑问,“届时大典要我如何介绍你,清虚宗首席杂役?”

唐墨摇头,这就是原主一手养大的孩子。

曾像个跟屁虫一样天天缠着他,而今却以他为耻。

“是我们阿荷天资好,又勤奋。”

叶璃揉揉师妹的脑瓜,眯眼看唐墨:“而某人天资不足,还不求上进。”

“哼,他不嫌丢人我还嫌呢!”叶荷嫌弃瞪一眼唐墨,转而又娇声道,“师姐~宝器轩那件灵露裙可漂亮,买给阿荷好不好?”

“你呀,惯会撒娇。”

“师姐最好啦!”

叶荷揪着叶璃糯糯撒娇,又叭叭嘟囔:“说来还不是他不努力?修为微末炼丹也就那样,赚那么点灵石还抠抠搜搜!”

叶璃点头,想到正事,对唐墨冷言道:“大典在即,上月进账算下还是不够,你赶在大典前再炼一批丹去灵枢城卖掉,再把裙子买回来。”

唐墨没应,拍了拍素白炼丹袍上秀气的鞋印,兀自起身冷眼看这二人转。

叶荷叉腰娇蛮地喝道:“话都不应一声?杵这儿板张臭脸给谁摆谱呐!”

“怕是傻了。”

叶璃抱臂冷笑,刚打算用鞋尖再踢唐墨,却被他一手拍开。

唐墨面无表情道:“没完了?”

叶璃难以置信,她竟从唐墨的语气中听出了…嫌恶?

“你……!不道歉竟还敢还手?”

说完,她直接并掌朝唐墨的脸甩去,非叫他认清身份不可!

却听啪一声,他轻描淡写用灵力挡下,淡淡道:“别碰我,我洁癖。”

“唐墨你想干嘛!”叶荷见状,冲上来猛一推他,“抽什么风?给师姐道歉!”

“道歉?别逗了。”

作为和炮灰同名的读者,唐墨追书时少不了代入感。

他指着叶璃不怒反笑:“十年前我不计生死救下你们,又拼命修丹炼药把你从鬼门关拽回来。”

“而你。”唐墨又指向被自己气势吓住的少女,“我当爹又当妈,一手把你拉扯大!”

“大到炼丹赚钱养活全家,小到洗衣打扫一瓢一饭!什么不是我做的?”

“对你们有求必应,结果养了两个白眼狼,连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

唐墨对叶荷冷笑:“还有你,良心喂猪了?成天吆五喝六,师兄都不会叫,连向人介绍都委屈你!”

“敢情是院里种葫芦——真把自己当爷?十年我喂条狗还能帮着看家护院,养你们两个纯属浪费粮食!”

唐墨一顿输出让她们都懵了。

这人十年来,何曾说过这么重的话?

不就说他两句,干嘛这么大肝火?

叶荷直接委屈得红了眼,而叶璃更是刀子般的眼神剜着唐墨:“反了你了敢骂人!你还有脸扯这些?你对我鞍前马后不就是追我吗,都给你机会了,竟还不知道好歹!告诉你,光是看见你我都嫌恶心!”

“骂人?我有素质,不骂人,只骂畜生。”

唐墨嫌弃般后退一步:“至于追你…你也配?看来我十年灵石光保养了师姐的脸皮,养得够厚。”

“你今天疯了?”叶璃气得脸上青一阵紫一阵,“你想干什么!”

“呵…我想干什么。”唐墨淡淡道,“我要退宗,马上走。后会无期,不伺候了。”

话音落下,他头也不回转身离去。

而叶璃叶荷一副见鬼了的模样,见他决然毫无留恋的背影,回神后气得一阵讥笑。

还退宗,这人疯了吧?

扯一堆陈芝麻烂谷子,还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

叶璃望着唐墨背影冷嘲道:“就你这点破修为,离了宗门庇护能成什么事?”

“你走了,就永远别想回来!”

唐墨嗤笑。

回来给你当嫁妆送男主?

见他越走越远,只剩一个背影轮廓,叶荷气红了眼忿忿嚎道:

“真以为我们没你就不行?滚!死得越远越好,我们不要你了!”

就在两女冷傲讥笑、张牙舞爪准备继续骂时,一道凉薄到毫无感情的传音响彻广场:

【让他滚,你们来宗主殿】

唐墨松一口气,悄悄抹汗。

尽管叶清漪放人之干脆出乎他预料,甚至有点违和……

但无论如何,目的达到了。

不用再去恶心自己一回,毕竟光听这声音就丹田疼。

唐墨加快了脚步,朝丹阁而去。

离职,该结清工资。

那边,叶荷朝宗主殿方向委屈告状:“师尊!你看他……”

“阿荷别理这疯子,就当从没这人。我们走。”

“师姐说的对!就算他跪下求我也不要他回来了!”

叶璃牵着师妹转身离去,与唐墨渐行渐远。

呵,欲擒故纵!

叶璃一缕神识下意识关注身后,倒数着等他回头。

但唐墨走得干脆。

一步没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