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从拯救秦淮茹开始 8.4
作者: 洒家李狗蛋 主角: 何雨柱 海昆
189.28万字 0.4万次阅读 0.6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89.28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824章
简介

穿越情满四合院,我是何雨柱! 满院的禽兽,都想来吸血?我看你们都需要被“拯救”一下! 首先就从秦淮茹开始,我来教你,如何做一个真正的新时代女性吧!

第一章 傻柱?何雨柱!

“最后一道菜,小鸡炖蘑菇了您嘞!”

一个略显尖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端着搪瓷茶杯的何雨柱身体一抖。

像是打着盹,猛然一个激灵,醒了。

怎么这么吵啊?

何雨柱左右张望一下,有点呆了:我这是在哪儿呢?

饭菜的香气和油烟气息扑鼻而来,几个带着围裙的厨房师傅正忙碌的脚不沾地,他们身上穿着灰腾腾的衣服。

一个二十四五岁女的正在旁边择菜,见到何雨柱这表情,顿时笑起来:“怎么着傻柱,喝水呛了?”

“刘岚,你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何雨柱下意识地挥挥手,说出这句话后,才意识到不对。

我认识她,她叫刘岚,她是红星轧钢厂的……

现在是六十年代……

更多的记忆融合,随后何雨柱将搪瓷茶杯重重放在桌子上。

情满四合院?

我是傻柱?

就是那个被寡妇、白眼狼、老家伙们吸血了一辈子的傻柱?

这个家伙有点惨啊!

还没等他细细品味自己的记忆,刘岚便冷哼一声,把手里菜一扔转身去忙其他的事。

何雨柱脾气不好,她也不是好脾气的。

两人互相看不顺眼,也是在所难免。

“师父,里面吃上了。”

一个长脸的小年轻凑过来,竖了个大拇指:“今个儿厂领导请的客人,那也都说您的手艺是——这个!”

他叫马华,声音有点尖,刚才喊着“小鸡炖蘑菇”上菜的就是他。

何雨柱整理着记忆,笑了笑,也不谦虚:“那是,你小子好好学着,过段时间教你两手。”

他可记着这个马华,对傻柱忠心耿耿。

看电视剧的时候就记得有这么一句话,当傻柱被下放到车间的时候,马华也放下菜刀,从食堂到车间陪师父。

就这么一个忠心的徒弟,傻柱好赖不分,怀疑他跟自己抢相亲对象,后来带徒弟到饭店赚钱,也是带胖子不带马华,结果傻柱就被胖子背叛了……

可以说,傻柱是真的完全辜负了这么一个陪他共患难的徒弟。

真是个傻了吧唧、好赖人不分的傻柱。

“真的?”马华欢喜不已,手都没地方放,“师父,那可太好了!”

何雨柱说着话,忽然听见悉悉索索的声音,一个小脸白胖的小男孩,正在拿着瓶子从食堂的角落往外倒酱油。

顿时想起,这好像是剧情开始的一幕,棒梗先偷了许大茂家的老母鸡,又来红星轧钢厂食堂偷酱油。

恰好何雨柱今天从食堂带了半只鸡回家,一不能解释自己拿公家剩菜的事情,二被秦淮茹哀求的眼神打动,当了替罪羊。

现在,好像就是机会……更改这一切。

何雨柱叫住马华,对他指了指偷酱油的棒梗:“看见没?”

“有人偷公家酱油,你把他给我逮住了,明天我就教给你一道菜。”

“好嘞!你就擎好吧,师父!”

马华顿时叫了一声,直奔棒梗跑过去。

他伸手去抓正在专心偷酱油的棒梗:“小子,那三只手往哪儿抓呢?”

棒梗大吃一惊,抓起倒了一半酱油的水瓶子,一溜烟就往外窜。

刚跑到门口,棒梗就和一个人影撞上,“咣当”一声,结结实实!

他个头矮,那人个头高,一头正好撞在那人胯上。

那人脸色顿时就变了,捂着裆惨叫,声音跟狼一样:“嗷——”

这一叫,顿时把整个后厨的人都引来了。

“许大茂?”

“这是怎么了?”

棒梗也不停下,又抱着酱油跑出去,马华心眼实诚,停下来问一句捂裆惨叫的许大茂:“没事吧?”

又指着棒梗追到外面:“小子,你别跑,谁叫你偷公家酱油!”

他们两个一前一后跑远了。

后厨几个人都凑到许大茂身前看热闹。

许大茂抽几口凉气,总算是渐渐缓过来,龇牙咧嘴叫道:“看什么看?厂长还等着我吃饭呢,都给我闪一边去!”

这一下可是有点犯众怒。

牙尖嘴利的刘岚,顿时冷笑起来:“轧钢厂上万人,是没见过你这号的。”

“回家好好看看,还能用吗?”

“嘿,你这娘们破嘴——”

许大茂恨恨看了刘岚一声,见到何雨柱在一旁端着茶缸子喝茶看戏,手指伸过来:“还有你,傻柱,我早晚——”

习惯性嘲讽是吧?

何雨柱冷笑一声,抬手比划,作势欲打。

许大茂顿时缩起脖子:“我先不跟你计较!”

“刚才是秦淮茹家里的棒梗是吧?我非得让这小子给我付出代价……”

嘴里嘟嘟囔囔,一瘸一拐走进食堂小包间。

“杨厂长,各位领导!”

“我路上摔了一下,来的晚了——我罚酒三杯,罚酒三杯!”

一进小包间,许大茂就换上笑脸,忍着疼痛,高声活跃起来气氛。

这是他酒桌上的看家本领,长袖善舞,能言巧语。

何雨柱收回目光,心想许大茂这家伙不是善茬,而且和何雨柱是死对头,关系永远无法缓和的那种。

还得小心他算计。

过了一会儿,马华气喘吁吁跑回来,一脸失望:“棒梗那小子跑的实在快,一出轧钢厂大门,就钻进人群里面不见影了!”

“师父,我这——”

何雨柱拍拍他肩膀:“你师父我说话算话,你没把他逮住,那明天就不能教给你做菜的本事了。”

“啊?”

马华的失望溢于言表。

“后天再教,也不晚。”何雨柱露出了笑意。

马华顿时又来了精神,咧嘴直笑:“好嘞!师父!”

“您是不知道,棒梗那小子有多贼,跟活泥鳅一样,滋溜一下就没影了——”

何雨柱摆手:“行了,不用说了,忙你的去。”

他本来就没对马华抓住棒梗没多少指望。

棒梗这小子平时吃的很多,吃的又好,每天都有何雨柱带回去鸡鸭鱼肉供着,是这个年代少有、营养充足、精力旺盛的家伙。

一般人,还真斗不过白眼狼·带孝子·四合院盗圣·棒梗·贾……

茶叶水慢慢品完,也到了下班的时候;何雨柱也是终于梳理清楚记忆,心中小小哀叹一下远离了自己的手机、WIFI、外卖、抽水马桶。

当然,也远离了房贷、车贷、996福报。

下班时间到了,何雨柱饭盒里面放着半只鸡。

小鸡炖蘑菇这道菜,他只用了半只鸡,另外半只就在饭盒里面——用傻柱的话说,厂领导喝工人的血,他占厂领导的便宜。

反正傻柱这心态,的确是够混不吝、桀骜不驯的。

只要有人跟他较真,他带的剩菜剩饭都属于公家财物,要受惩罚,可他就是敢这么做。

秦淮茹家三个孩子棒梗和小当、槐花现在正在吃叫花鸡,偷的是许大茂家里的。

而他只要带回去这半只鸡,那就解释不清了——就算他把棒梗这个偷鸡贼找出来,他拿公家东西的事情,也一样会落入许大茂眼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作为把柄。

“所以,应该把这饭盒放在什么地方呢?还是干脆把半只鸡送人?”

何雨柱刚想到这里……眼前浮现出一个半透明的物品栏。

物品栏是三乘三,九个格子。

将铝制饭盒放进去,便占据了一个格子。

再取出来,打开饭盒,里面的半只鸡还完好无损。

何雨柱心中一喜:这下好了,偷鸡这回事跟爷们无关了,而且以后放点需要隐藏的东西,那也方便的多。

某些时候,个人隐私是不存在的。

一点风吹草动都可能导致大作文章,有些不好说明来源的物品,能藏起来还是藏起来最为安全。

随后,物品栏消失,一行字浮现在面前。

“拯救某些人的悲惨命运,可获得神秘奖励。”

“可接触固定人,获得命运片段,命运更改成功,则获得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