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配II 8.9
作者: 简思 主角: 二美
128.63万字 0.1万次阅读 0.5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5
    作品总数
  • 2866.92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42章
简介

本书别名【世界这么大,还是遇见你】 老谭生意失败自杀未果,回了农村 大儿子谭元楼为了钱,和仇人的女儿谈着恋爱。 老谭家的大美长得又娇又美,搞个对象腿脚不好!那不就是瘸子! 老谭家的二美毕业了,回农村了! “混不下去了,连份工作都找不到,念了那么多书有什么用?人家都是农村人往城里奔她可好。” 后来的后来…… “二美可了不得啊,听说那男的条件老好了,家里有老鼻子钱,老二死乞白赖的缠着人家,人家父母都杀到门上来警告了,这是真精啊,……” 他们又说,二美抓住了徐建熹,他背后突然刮起的大风,送二美和老谭家上了青云!

001 车门能关

“老姑娘!!放学以后外面别逗留啊,早点回家,听见没?”

顾长凤系着围裙搂着老女儿元元出门,送到大门叨叨的叮嘱着,“上课认真听课,家里条件不宽裕,爸妈为了供你也挺难的你说是不是老儿子?”

谭元元:“妈,我脑子笨……”

顾长凤推元元的头,“瞎说,笨什么笨,我老儿子聪明着呢,妈这么说不是想给你压力,你尽力学,学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爸妈不会怪你,别有压力,哪行不出状元啊,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儿。”

“我知道了。”

“那去吧,路上当心啊。”

望着,望着谭元元走没影儿了顾长凤才往屋儿回,一开门进来,丈夫一脸不以为然的表情。

“有什么屁就放。”

谭宗庆摆手:“没有。”动动嘴,小声叨叨:“我有什么话敢说啊,说完你不骂我啊。”

“有话说!”

“那孩子现在正是最累的时候,天天折腾来折腾去坐火车上学,你还总叨叨她,家里困难她不知道啊?你要是怕她不学好你就别宽慰,这边儿说家里多穷多穷,那边又说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儿,什么话都让你说了。”

他就瞧不惯妻子的做法,觉得不对。

对孩子可以玩套路,但你这套路说了和没说有什么区别?

“还有那学,早八百年我就说在本地怎么就读不了书啊?你说跑那么老远,每天坐车就得花一个小时的时间,有那时间干什么不好。”

老娘们想问题就是想一出是一出!

不说这个上学问题谭宗庆还没什么意见,一提起来他就想说道说道,那大楼大美哪个没在本市读书?哪个读的不好了?

顾长凤摘下围裙,瞥了丈夫一眼,开始用围裙拍打自己的裤腿子,仿佛那裤子上有灰一样。

深呼吸一口气,扯着笑脸儿:“我倒是想让她不浪费时间了,那高铁过去的快啊,不到半小时就到了,可谁让孩子她爸爸没本事了,没本事就不说了欠了那一屁股的债,这些年我是省吃俭用一个人当十个人用,什么活儿我没干活?工地里我是没扛过沙子还是没推过砖?”

四目相对,谭宗庆想说的话又重新憋回了肚子里。

说什么啊。

谁让自己是个废物了呢,当年还不如早点死了呢。

硬生生吞下了气,转身出了屋儿门,吧唧吧唧嘴,那口气也都消化了。

他是没有牛的本钱啊。

这个家里里外外都靠顾长凤,欠的那些债依着他就不还了,可顾长凤都给还上了,嫁给自己她是挺倒霉的。

老口子就是那么回事儿,非要挣个高低,那日子就没法儿过了。

见丈夫没了影子,顾长凤脸上的笑容有些维持不住,晃晃悠悠晃晃悠悠,呱嗒一声掉在地上。

“老是嫌弃我没远见……那本地人说话都什么样儿了,我不是怕二美普通话讲不好将来上了大学叫人笑话嘛……”小声叨叨。

哪里可能没有任何的原因就让孩子跑那么老远去念书,这二美上初中开始,她就到处求爷爷告奶奶的把老二的户口挂到别人家上,为的什么?还不是为的所谓的学区,能让孩子上个好学校,将来有个好前程,她不知道家里那俩都在本市念的啊?可那俩脑子灵光,这老二没有两老大聪明劲儿。

*

二美在火车站等车,她每天坐的都是这一班通勤车。

车票最便宜,开的也是最慢,叫个站就停,你也不清楚怎么还有那么多没听说的站。

广播响起来,二美拿着书包排队进站。

这一大早儿的,车上也没几个人,加上现在高铁出来了,又舒服又省时间谁还爱坐这种老绿皮儿啊。

车上反正也没什么人,找了个比较清静的地方落座,掏出来书本开始啃。

愁啊!

她这学习成绩也就那样,根本不存在超常发挥的概率。

火车一路咣当当的,列车员到站拎着钥匙出现,车开他们再回来,来来去去的,一个半小时的时间,终点站到了,二美也就到了。

反正这车也是有点好处的,那就是她永远不会坐过站,终点嘛。

日复一日。

晚上十点钟二美刚刚抵达火车站。

从长桥一侧的地下通道上来,见周遭围了一圈人。

“这是怎么了?卖鸭子啊?”怎么火车站还有卖鸭子的?

“不知道哪里跑来的小鸭子,掉井里头了,这鸭子可能是下面鸭子的妈……”

有人好奇发声儿问,自然有人解答。

“我还以为是什么呢。”问话的人不太感兴趣,那鸭子死了就死了吧,介冷的天儿还管什么鸭子不鸭子的,拢拢自己大衣的衣领赶紧往火车站奔。

“看着怪可怜的,那小鸭崽儿在挺会儿能冻死不?”

“姑娘你干什么啊?”

二美钻进人群里。

书包往路边放一放,抠开井盖观察了一下,跳进去了。

……

那是口死井,里面没什么水,也不知道干什么用的,反正半人多高的坑,正常腿脚灵活的想上来不费劲,但对小鸭子来说那太难了。

二美把鸭子递上去,上面的大姐还笑呵呵开玩笑呢。

“姑娘啊,你说你费这事干嘛,早晚它们还不是被吃。”

二美笑笑,也不说旁的,递上去,自己准备上来了,可……

比想象中的有点难。

车站开始广播,她坐的那车要检票了。

额头的汗有点多。

她以为自己能轻轻松松爬上来,可好像穿太多了,身体发笨。

杂弄?

视线转了一圈,微微一顿。

“那哥,你拉我一下行吗?”

二美一开口,大家视线自然随着她转。

这什么时候站这么一个人?

对方似乎也没料到会被点名,他只是经过这附近而已,既然小姑娘已经开了口,点了点头。

伸出手。

“你自己多用力,我可能拉不动你。”

干干净净的声音。

谭元元一脸懵逼,她是有多沉啊?

“大家帮个忙……”

有一个大叔嚷嚷了一声,附近的人都在帮忙,两把三把就把二美给拽了上来。

“谢谢。”摆出八颗牙的标准微笑姿态。

小时候她妈就告诉她,爱笑的姑娘家里运气肯定不会差,她家的话,她笑了也没感觉出来家里运气好到哪里去了。

顾长凤总说,我们家大美啊,父母都不好看可姑娘竟取优点长了,那张小脸蛋别说外人,她当亲妈的瞧了都觉得除了好看没办法形容,二美啊,各方面平平淡淡的,虽说模样上不是太出色,但笑起来也好看啊,一看就是一张有福气的脸。

二美就是这么被她妈忽悠长大的。

“姑娘啊,下次可别管这些个烂事儿,能掉进去肯定有人养,你操那心干啥……”

二美继续摆出最有福气最漂亮的微笑。

“是是是,大姨你说的是。”

哎呦,坏了!

她的车啊。

二美一阵风似的往火车站里冲。

今儿运气实在不太好,车是赶上了,可座位不太妙。

她就坐在第一排。

完蛋了!

买车票也是个运气活儿,车厢中截最暖,那身上的大衣都穿不住的暖,每节车厢的头儿和尾最冷。

裹好围巾,戴好帽子,拉拉口罩。

果然车开了没多久,这冷风就开始从车门的位置往里刮,那风越刮越冽,腿上的厚棉裤已经被敌风击败,要知道她穿的棉裤可是相当之厚的,不然她能从那么深一点的井里跳不起来嘛。

看会儿书?

实在是身心疲惫,不想看啊。

讲实话,她觉得看了也没用。

天知道人家是不学,所以成绩才不好,她上初中开始,每天矜矜业业的学习做功课上课认真听讲,她成绩还这样稳如泰山,一动不肯动。

“这里是5吗?”

二美正打算做个结束语,人不聪明多努力也没用,猛地听见又是那干干净净的声音。

“对对对,这里是5。”

呀!

今天也不是全然的那么倒霉嘛。

虽然他说拉不上来她,这让她挺生气的,不过倒霉的时候就得自己给自己找快乐。

火车上都是人,她又被夹在座位中间,整个人动弹不得。

风那个刮啊。

前面穿的很时髦的姑娘扫了这5号好几眼,然后拉起羽绒服的帽子趴在桌子上就睡了。

“这车坐的……早知道坐高铁了,怎么那么冷呢?”

旁边有人叨叨叨。

二美是早就习惯这车的温度了,那哪能回回走运买到好位置的票呢。

火车开了能有四十分钟,坐在前面几排的人也要被冻僵了。

二美:“……”

都不冷是吗?

门为啥不关上呢?

外面一个跟一个的出去抽烟,烟味儿往里面刮,她把口罩继续往上拽,封住口鼻。

棉裤已经不起作用了。

二美:“……”

真不冷是吗?

火车开了一个多小时。

她实在是扛不住了,自己和5号招呼一声。

“我能出去一下吗?”

病秧子!!

二美扬扬下巴,还是挤出最标准的笑容脸。

拉不动我啥?

早知道求站旁边那大娘帮忙了。

旁边的人动了动,让腿啦。

二美心想,腿长的这长,坐在这里也是一种折磨吧,哈,可谁让你说拉不动我了,折磨也是活该!

白长那么高的个子!

走到门前,用力把门拉上。

轻出口气。

舒坦了!

再也没有烟味儿了,再也不烟雾缭绕了。

活过来了!

转过身。

摆出标准的微笑脸。

全车的人似乎都很淡定,但很明显门被关上的那一瞬间,绷脸和咬牙的人都松懈了下来,坐在对面的一个戴着黑色眼镜的女乘客脸上淡定,但心里想着,还能这样呢?

这原来有道门?

门一拉上就行了?

那刚刚为什么没人去关门呢?

干嘛要凭白冻一个多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