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国九皇子 8.6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历史 架空历史
作者: 古剑风 主角: 萧景炎
19.87万字 0.1万次阅读 0.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87章 脱离苦海 2024-03-02 22:59:0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235.18
    累计字数
  • 462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87章
简介

垂死病中惊坐起,真龙竟然是自己。 大梁国废物皇子萧景炎,从小软弱,受尽屈辱。 一朝穿越,乘风而起。 九子夺嫡,废材成帝。 手持天子剑,下斩贪官,上斩昏君。 杀的贪官污吏人头滚滚, 杀的无道昏君下罪己诏。 杀的边关蛮夷寸草不生。 唯有对待天下黎民百姓,他才露出难得的一丝柔情。 萧景炎:朕愿以血祭天,以身殉道,以天子之魂,护我大梁百姓万世安宁。

第1章 绝地反击

“报,泽州八百里加急。济水河决堤,三郡十三县被淹,波及百姓上百万,恐有民变。”

“报,云州十万火急。北獠十万铁骑集结,意图秋后犯我边关。”

“报,东南八百里加急。倭寇猖獗,杀人放火,劫掠百姓,还请陛下速速派兵剿匪。”

建业三十五年,大梁迎来了建国以来最大的危机。

外有强敌为祸,内有洪水肆虐。

朝堂之上,更是党争激烈。

因太子谋反一案,众多文武官员被牵扯其中。

一时间人心惶惶,满城风雨。

梁帝一连几天召开朝会,欲派钦差前往泽州治水。

只是其中利益纠缠,牵连甚广。

不但涉及治河款贪墨一案,还关乎太子一党和四皇子一党之争。

在此情形之下,无一人敢应。

梁帝愤而退朝,大骂群臣,“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我大梁竟无一个可用之才!”

诏狱之中。

萧景炎把脑袋塞进水桶里,让自己清醒了一下。

然后捧起高粱面窝窝头,拌着从草垛里抓到的蟑螂吃了,给自己补充了一下蛋白质。

他拖着病弱的身子看着朝会的邸报,暗道自己脱罪的机会来了!

他刚刚穿越过来,身份是大梁国九皇子。

虽然贵为皇子,但是这位前任生前可是十足的窝囊废。

生母崔氏本是皇后身边的婢女,因为皇帝老爹醉酒宠幸才生下他。

母家无权无势。

他从小跟在太子身边当狗腿子,任由太子当个奴才一样驱使,受尽众人的嘲笑和欺辱。

结果,什么机密都不知道,什么福都没有享到,吃亏的时候却被连累,让皇帝狗爹扔进了诏狱里不管不问。

虽然未曾遭受酷刑,但是住在这种阴暗无光的地方。

每天睡着草席,与老鼠蟑螂作伴,身体终究有些吃不消的挂掉了,让后来者萧景炎捡了个便宜。

“前任,你安心走吧!我会代你好好活下去,把你没睡过的女人,没喝过的美酒,没享受过的尊严全部都找回来。”

萧景炎对这位还是童子之身的前任表达了下同情,同时对目前地狱级的开局模式表达了下严重的不满。

抓起草垛里的蟑螂,往嘴里又塞了一只。

爷爷的!

好不容易穿越过来。

要是再不从牢里脱困,他的这副刚刚融合的肉身又要交代了。

现在要死里求生,只能指望自己。

难的是,怎么让父皇注意到他?

他在脑中又呼唤了几声系统快来,仙人上身,灵力觉醒。

什么反应都没有。

果然,穿越必备金手指只有别人家的孩子才有。

“李头儿,快过来!本皇子有要事要跟皇上禀告,我要见父皇,我是被冤枉的啊!”

萧景炎恢复了一些气力后,抓着牢门,冲着外面嚎叫了一声。

他这一开口,好像是捅了马蜂窝一样,惹得大牢里的囚犯纷纷开始嚎叫起来,“皇上,微臣冤枉啊!”

“臣不是太子一党啊!”

“皇上,您要替微臣做主啊!”

萧景炎干咳了下,没想到这地牢里住了这么多人,黑布隆冬的他都没有发现。

有位老同志在牢门上撞得满头是血,冲着外面威胁道,“我要见圣上,你们再拦着我,我死给你们看。”

外面的看守看都不看一眼,不耐烦地大骂道,“叫什么叫,想死麻溜点去死。进到这里的哪个不觉得自己冤枉?都给老子老实一点,再叫老子弄死你们!”

好家伙,这么多被冤枉的!

萧景炎揉了揉脑袋,回去在草垛上坐下。

想要出去,必须得找到面圣的机会,喊冤是没用了。

正巧,牢头把门打开,手里面打着灯笼,后面带着一个身穿锦衣的年轻人,进来后把油灯点上。

大牢里面,终于明亮了一些。

这个年轻人用丝巾掩着鼻子,一脸嫌弃的站在萧景炎的面前,给了牢头十两银子让他离开。

萧景炎盯着这个年轻人看了半天,脑子里终于有了印象,“五哥,你怎么来了?”

他叫萧景晖,是梁帝的第五子。

与老六都是四爷党的人,太子被查后,四爷党风头正盛。

朝廷盛传,四皇子即将被立为新的太子。

萧景晖看着他,一阵嫌弃道,“瞧瞧,老九,你跟着太子混成什么样子了?这是人呆的地方吗?我闻着这味道都快吐了。”

这不是废话,茅坑里能有香味?

萧景炎冷下脸道,“五哥这是来羞辱我的?”

萧景晖不屑地大笑道,“羞辱你?你配吗?我过来,只是想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就看你能不能抓住了。”

“你说。”

萧景炎暗自把手中的镣铐打开,心中突然有了面圣的主意。

萧景晖没有注意他的动作,仍旧是自我感觉良好道,“现在太子倒台,唯有四哥能保你一命。你唯一能做的,就是跪下来给四哥当狗,在太子的身上咬上一口。只要四哥当了太子,你还怕没有自己的活路吗?”

萧景炎冷笑道,“你这是想让我落井下石?”

萧景晖道,“怎么,你还有选择吗?给太子当狗是当,给四哥当狗也是当,不过是换个主人而已。太子之前又没有拿你当人看,你难道还要忠心于他吗?”

萧景炎双眼如炬,死死地盯着他道,“我要是不想当狗了呢?”

五皇子大笑道,“唉吆,你个废物是不是坐牢坐傻了?你不过是宫女生的下贱胚子,你不当狗想当什么?难不成,你还想当太子啊?”

“放你娘的狗屁!”

萧景炎突然站起了身子,拖着脚链冲着萧景晖走了上去。

“老九,你是疯了吗?”

萧景晖的神色阴狠,满是意外的打量着萧景炎,总觉得这个废物皇弟跟之前有些不一样。

他磨着牙花,发出了威胁,“你给我跪下赔礼道歉,不然的话,老子现在就弄死你!”

萧景炎神色无惧,举起手上的铁链跟萧景晖问道,“五哥,这是什么?”

萧景晖没好气道,“镣铐啊!怎么了?”

“不对,这是锁魂链!”

萧景炎猛然出手,一手扯住了萧景晖的衣服,一手将铁链伸到外面,从萧景晖的脖子上缠绕过去,猛地往后面拉进。

前世的他身为顶级的特工,操纵起这具羸弱的身体仍旧是游刃有余。

萧景晖的脑袋重重地撞在了牢门上,脖子被铁链紧紧勒着。

他的脸色发青,窒息大叫,“萧景炎,你疯了吗?”

萧景炎狂喝道,“草尼玛,我是疯了。死我一个是死,带上你也是死。有你陪葬,值了!”

他双臂使劲,勒得萧景晖双腿都乱蹬乱踢了起来。

“九弟,有话好说,冷静一点啊!”

萧景晖双手拼命抓着铁链,声音嘶哑,窒息的都有些喘不上气来。

在死亡的威胁下,他脑袋上的汗珠子都冒了出来。

见萧景炎不为所动,声音近乎哀求道,“好九弟,你我无冤无仇,我就是来传话的。你饶我一命,从今往后,我保证不再欺负你了。”

“现在知道错了,迟了!”

萧景炎双手交叉,将铁链缠绕在一起。

勒的萧景晖脸色发青,不顾一切地用身子撞击着牢门,对着外面大声求救,“来人,救命啊!杀人了啊!”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