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驭灵师 8.8
作者: 卿浅
232.74万字 0.2万次阅读 2.1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4
    作品总数
  • 1225.01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49章
简介

【男女双强双洁,爽文宠文,大胆跳坑】 这是一个废材弃妃逆袭成天才的故事,也是一个腹黑世子追妻之路艰辛的故事。 “听说了么,卿云歌疯啦!” “听说了,惹阎王也不要惹她。” 21世纪暗月联盟第一杀手绝歌一朝身死,竟穿越成第一废物,不仅身负剧毒,容貌丑陋? 笑话,她卿云歌可不是过去的卿家嫡女,皇族算个叉,统统让你灭亡! 凝玉骨,复容颜;驭玄兽,召军团;破灵阵,练神丹。 神凰涅槃,神凤归来,混沌灵器,剑出震世,从此一跃而成九族之主。 直到那天,一朝惊变,一瞬失散,一夜蜕变。 九族战争,四国动荡,玄兽暴乱,风云暗涌。 她翻云覆雨,遮手天下,狂澜尽收,力定乾坤。 冷颜倾世,嚣张狂妄:“这九族,我要了。” 某人薄唇含笑,轻挑下巴:“那么你,我要了” 【精彩小剧场】 某天,在兽族领域,烈焰山脉一带,被追了半个大陆的少女终于忍不住对身后的男子怒目而视。 于是,顶着熊熊大火和无数火系玄兽虎视眈眈的目光,她阴测测地开口:“你能不能不跟着我? 熟视无睹她的视线,男子手中折扇“啪”的一声合上,温笑看人:“那可不行,你答应要做我媳妇的。” “我什么时候答应了。”她咬牙切齿,真是腹黑狡诈阴险无比的小人。 “卿卿你忘了么?昔日在宴会之上,我赠你玉佩,你以香囊回之。”他慢悠悠地说,“你我都交换了定情信物,早该定亲了。” “放屁,那是你阴我!”她怒道。 “嗯,我阴你。”他从善如流,继而挑眉一笑,“那是因为我对你,一见钟情。” “你怎么不再无耻一点?”她只觉得要被气死了。 “我无不无耻……夫人让我亲一下,就知道了。”他笑得风流倜傥,“亲么?” “我亲你大爷!”她暴跳而起,只想一拳挥到这张绝世无双的脸上。 他居然稍稍地沉思了半晌,然后义正言辞地拒绝:“不行,你是我媳妇,你只能亲我。” 卿云歌仰天长叹,掩面而泣,她真的宁愿她从来都没有认识过这个腹黑无比的人。 【特别说明】 1.本文一生一世一双人 2.女主不圣母,不小白,非善人。 3.定时更新,不弃坑,大胆跳。

第1章 两个龙套想杀我!

虚幻大千混沌连,天地茫茫皆不见——引

**

阴翳的森林之中,密密麻麻的树叶遮挡住了灼目的阳光。

有两个侍卫模样的人抬着一个棺材,顺着蜿蜒的小道向前走着。

空气之中,时不时地飘来了几句声音高低不平的话语。

“我说,咱们把她扔在这里真没事么?要是被发现了,可就……”

“你担心什么?只要做的人不知鬼不觉,谁会知道?”

“但咱们手里的人终归还是卿家唯一的小姐,又深得宠爱,倘若……”

这一次话又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后开口的人神色很是不屑:“什么大小姐?一个只有星阶的废物而已,连咱们这群奴才都不如。”

“我看啊,卿元帅还应该感谢咱们,替他解决了一个累赘。”

卿云歌稍稍有意识的时候,听到的就是这么一番对话。

那些声音缥缥缈缈,并不清晰。

仿佛瓢泼大雨从云端降落,狠狠地砸在了她的身体上。

真痛!

什么鬼玩意儿!

卿云歌咬牙,想睁开双眼,却发现完全使不上力来。

疼痛如潮水一般席卷而来,淹没了整个身躯,噬咬着仅剩的神智。

她微微打了个寒颤,待到余痛稍稍褪去后,这才发现,眼前是一片黑暗。

鼻翼间萦绕着一股血腥的味道,卿云歌伸手摸了一摸,然后摸到了一块木板。

这是……

双眸微微沉了一下,她这是在什么地方?

难不成被和暗月联盟敌对的势力抓起来了?

不,不对!

卿云歌想了想自己之前的回忆,迅速否决掉了这个猜测。

就连暗月联盟里的其他杀手,也没有人知道她会去巴基斯坦北部的锡亚琴冰川执行一项任务。

作为组织内的第一杀手,还没有人能跟踪得了她。

而且……

卿云歌眼皮一跳,她记得她貌似在干完差事之后,准备抓几只雪狼宰了下饭的时候,一不小心,遇见了六十年都难得一见的大型雪崩。

纵然有着绝世的战斗能力,可在大自然灾害面前,她也依旧无力抵抗。

锡亚琴冰川的温度,最低可以达到零下五十摄氏度。

卿云歌被埋在了雪山之下后,还靠着顽强的意志力努力地向外爬。

但是直到冷得失去知觉,也没有人来救援。

这么说来……她应该死了才对啊!

虽说她在进入暗月联盟的数年间,成功执行过上百个S级的任务。

无论是刺杀国家级领导人,亦或是进入高危基地,凭借着高超的手段,她都可全身而退,毫发无伤。

但是卿云歌可并不认为,自己的身体强度到了能抗住如此低温度的层次。

她从来都不怕死,只是冷死对于顶级杀手来说,也未免太狼狈了些。

不过现在既然她还活着,还是得先搞清楚她现在在什么地方。

卿云歌思索了一下,决定先听听外面还会不会有人说话。

贸然出去,委实不明智。

而就在这时,她感觉周围忽然猛地摇晃了一下,继而身子又是一痛,像是被砸到了地上。

“嘶——”

借着木板缝隙透过来的一点光,卿云歌这才发现自己身上居然有很多大大小小的伤口。

一眼就能看出,是鞭伤。

而且血痕累累,可见下手有多重了。

先前的刺痛,也正来源于此。

卿云歌:“?!”

等、下!

被雪压还能压出这种伤?

一定是她睁眼的方式不对。

再来一次。

哦,还是鞭伤。

卿云歌茫然之际,耳边又传来了一番对话。

“你觉得我们是把她扔湖里还是怎样?我觉得埋起来更好一些。”先前的那个声音问。

卿云歌心想,说的什么鬼话。

“算了吧,埋咱们还得挖坑,沉湖多方便。”另一个声音拒绝了,“而且所有人都知道,这紫玉湖向来古怪,我们还是赶紧办完事,早点回去。”

紫玉湖?

卿云歌蹙了蹙眉,她貌似没有听说过还有这么一个地方啊。

“也好,殿下也该等急了。”第一个声音选择了认同。

殿下又是什么鬼玩意儿?

外面两个家伙怕不是以为自己在拍古装戏吧?

卿云歌听到这里,就感觉身子又是一晃。

透过缝隙,她看到了一片晶莹的湖水。

演戏上瘾了这还是?

去你大爷!

戏精是病,得治。

身体里还有着残余的痛,但卿云歌管不了那么多了。

她握掌成拳,直接狠狠地砸到了旁边的木板上。

“咔嚓——”一声,木板应声而碎。

砰砰!

又是几拳,左侧的木板已经完全碎了开来。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两个刚刚将棺材抬起的侍卫吓了一大跳。

就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一个人影从棺材中滚了出来。

在即将落地的时候,她手腕反转,在地面上一拍,接着这股力一个跳跃,便稳稳地站了起来。

“怎么这么弱。”卿云歌嘀咕一声,“我记得我身体素质没这么差我……”

话说到一半噎住了,因为她真的看到了两个穿着古代衣服的人。

但是这种服饰有些奇怪,貌似并不属于华夏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

嗯,可能这部戏的设计人员不尊重历史。

“你、你……”

在看到红裙少女的时候,两个侍卫瞬间傻眼了。

“来,你们两个想把我扔湖里的演员。”卿云歌微微眯眼,瞳孔中渐渐地浮现出了一丝杀气,“说吧,想怎么死?”

“鬼、鬼啊——!”

听到这句话,两个侍卫终于忍不住尖叫出声,转身就开始撒丫子往回跑。

但是他们没能移动半分,因为肩膀分别被一只手给扣住了。

“看在你们还挺敬业的份上,我今天心情好——”卿云歌一手禁锢着一个侍卫,“所以也比较慈悲,让你们也去湖里洗个澡。”

无论他们是谁,只要对她图谋不轨,她就不会放过。

两个侍卫忽然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动不了了。

卿云歌用古武手法,毫不客气地点了两人的穴道。

接着,她一脚一个,就把他们全部踹到了湖里。

“好好地当个龙套不好么。”卿云歌叹了一口气,“这年头龙套也不好演,挣钱难啊。”

说完,她就慢悠悠地走了。

而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