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游戏面板穿越四合院 7.9
作者: 无助的张阿四 主角: 张忠华
261.89万字 0.3万次阅读 8.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七百六十二章 2024-03-05 23:26:49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261.89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759章
简介

新人作者无甚经验,望多多包容,还请诸位多多支持。

第一章 魂穿四合院

张忠华从睡眠中醒来,睁开双眼望着天花板,心中涌起一丝疑惑。

我这是在哪儿?老式的屋顶有点像小时候农村老家的老房子,起身环顾四周,破旧的装饰、老旧的家具和墙上伟大的教员同志的画像无不显示一个事实,这不是自己家!!!

突然大量的记忆涌入大脑,张忠华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张忠华从昏睡中缓缓醒来。他在床上呆坐了半晌,脑海中只有四个大字:我穿越了???

张忠华原本是二十一世纪的一名大学生,家庭富裕父母健在,上有兄长下有小妹,不说大富大贵但也是小康以上。

20岁的年龄,正在上大学二年级,学习成绩一般,喜欢游戏小说还有影视剧。

这也不是穿越者模板啊,不是说穿越者都是起点孤儿院出身的吗?自己也不是啊!怎么睡一觉就穿越了?

张忠华心中一阵纠结。

“唉,算啦,既来之则安之,反正老爸老妈还有大哥和小妹二人照顾,就是不知道我不见了他们会不会伤心。”张忠华忧虑了半天,最终叹了一口气接受了现实。

“让我来看看,穿越到的这究竟是个什么世界。”

张忠华开始翻阅起大脑中的记忆。

“社会关系都有,我擦秦淮茹、一大爷、贾张氏,这NM是情满四合院???”

张忠华一下子有些懵,穿越就穿越吧,你穿越到这个年代干什么,这个虽然人民纯净,但是生活条件确实比较艰苦。

穿越到这个年代也就算了,还是情满四合院里,在这个纯净的热情似火的年代,四合院绝对是个另类。一个院子的主要角色里就有一个官迷、两个绝户、三个寡妇(聋老太太也算)先不说禽不禽,勾不勾心斗角,这是什么风水?这是人待的地方吗?

原来张忠华穿越到了情满四合院的世界。不过张忠华苗正根红,往上数两代革命军人三代雇农,学习成绩十分优秀,又跟着何雨柱还有一些父母战友家的孩子打了不少架,年纪轻轻就稳坐四合院战斗力第二把交椅,可以说是能文能武。

爷爷奶奶是起义老红军,跟着大部队转战赣南、五次反围剿、长征北上在抗战初期不幸牺牲,大伯三叔也先后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以身殉国,英年早逝。

父母一直奋斗在隐秘战线,解放后在四九城治安局工作,解放前就一直居住在四合院里,后来局里让他们一家搬到家属院去,但是张忠华的父母在这住惯了,索性也就没搬到家属院去住。在上个月因公殉职,可以称的上一句是一屋英魂,满门忠烈。

“这个身份真是又红又专,又刚又硬”张忠华喃喃自语。可以说只要张忠华不自己做大死,没有人能动的了他。

周围的邻居虽然各有各的算计,倒也没像穿越前看的各种同人小说中写的那样黑白不分,罪大恶极。

尤其是在多了张忠华一家这个变数之后,人物性格跟原剧产生了不小的偏差。

一大爷,轧钢厂八级钳工。轧钢厂钳工大拿。除了涉及到他的养老对象傻柱时会有些偏心眼,其他时候还是公平公正的。

毕竟亲疏有别,没有几个人能做到真正的公平公平。

二大爷,轧钢厂七级锻工。虽然好打儿子,但是这个时代十有八九都是棍棒底下出孝子,只不过光打不教育,所以落了个父母不慈儿女不孝。

三大爷,红星小学语文老师。为人极度吝啬,好占小便宜,不过这也是无奈之举。工资本来就少还要养活一大家子。但是和二大爷一样,只顾算计没有告诉孩子为什么算计,导致他的儿女只学了缺点没学优点。人虽然好占点小便宜,但总体还算有底线。

秦淮茹,一个漂亮寡妇。前世看电视剧没觉得多漂亮,但现实中是真的漂亮,想想也是原来的演员演电视剧的时候都四十岁了,现在可是实实在在三十出头的少妇一个。上有虽然算不上好吃懒做但也帮不上大忙,有时还会脱后腿的婆婆,下有三个嗷嗷待哺的孩子,拿着微薄的工资,只能东家借米西家借面,要不是有傻柱接济一家人真的是一天三顿饭都困难。

贾张氏,四合院甚至是南锣鼓巷的著名泼妇,但是他一个寡妇可不泼能怎么办呢,一家两个寡妇三个孩子,你不泼就得挨欺负。唯一的心病就是怕秦淮茹带着三个孩子改嫁,所以盯秦淮茹比盯贼都紧。

何雨柱,轧钢厂大厨,四合院战神、厨艺高超、为人豪爽、碎嘴毒舌,报复心强。除了许大茂对其他人还是挺不错的,当然是不招惹他。

许大茂,电影放映员。一生无后,极端的利己主义者,聋老太太对他如果是在战争时期就是汉奸走狗的评价并不算无的放矢,跟何雨柱是一对天生冤家。最让人诟病的就是许大茂出卖前岳父一家,但这种行为在有的眼里是大义灭亲,但在有的人眼里是过河拆桥。

棒梗,一个被惯坏的孩子。那个时代小孩子偷拿邻居家的东西太常见,棒梗唯一的不同,就是缺的就是一个能管教他的父亲却有一个宠溺他的奶奶,直接导致这孩子后来就愈演愈烈最后彻底长歪了。

聋老太太,是军烈属不过至于是红是白就不知道了,没听人提起过,也不敢问。装聋作哑,眼花心明,把何雨柱当成亲孙子。原身小时候父母工作忙,聋老太太还经常帮忙带原身,对原身也还算可以,先敬着,以后看情况再说。

本来张忠华父母去世后,四合院的邻居多少有点想占便宜的想法,一大爷甚至想收原身当儿子。可是随着葬礼的举行,所有人都旌旗息鼓了。

张忠华的爷爷奶奶牺牲之前虽然不是什么大官,但是也是一路从赣南走来的,军中袍泽众多,原身父亲兄弟三人自小就在窑洞长大。

葬礼当天张忠华原身爷爷奶奶的战友以及父亲兄弟三人的战友来了很多,(再过几个月就见不到了,想再见到怕是要二十多年以后了),甚至还有高层领导送来的慰问信,一次看花了四合院众人的眼。

直到这时四合院众人才发现,平日低调的张家原来背景这么大。自此以后再也没有人打原身的主意。

张忠华清点了一下原身的财产:

房子两间,一间大的有五十平米,一间小的差不多也有四十平米。

现金三千多元,有父母的抚恤金还有这些年二人攒下的工资。

各类票证若干,足够再这个年代吃好喝好。

一台收音机,两辆自行车,都是原身父母的留下的。

再加上一堆叔伯送的米面粮油,烟酒糖茶,足够吃一年还有余。

“广阔天地,大有可为啊。”

张忠华看东方已经放光,就穿好衣服起身了,推开房门,一缕自东方射来的阳光照耀在张忠华身上。

张忠华大步走了出去。

“1965,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