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来横宠:爷的警花老婆 7.4
作者: 烟茫 主角: 依凝 凌琅
132.2万字 0.1万次阅读 1.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646章 穆嫣大结局(全剧终)(25) 2024-01-26 09:27:3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232.23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646章
简介

他是庞大世家集团的总裁,集权势金钱万千风华于一身的天之矫子,弹指间,掌握着无数人的生死命脉。 她从天而降“飞”进他的车里,从此他的世界变得鸡飞狗跳一片混乱。 *** 片段一: “喂,吃药啦!”某罪魁祸首托着两片感冒药,柔声哄着男人:“张嘴!” “不吃!”再帅的人感冒也一样打嚏喷流鼻涕,他的形象算是全毁了,都怪她! “乖乖听话!”她拍拍他的脑袋,像哄小狗。“好孩子不任性!” 如愿哄他吃下药,几分之后。 “呀!”她无辜地叫起来:“药过期了,快吐!” 片段二: “我是他的女人,你有远给我滚多远!”多年不见,她的火爆脾气有增无减。 “不论你曾经是谁的女人,现在你是我的!”他的霸道执着也有增无减。 只是再次凝视她的时候,他灿闪的星眸已是温柔如水,深情似海水。 可下一秒钟,她再次成功激怒了他。 “混蛋,放我下去!”她拼命地擂着机舱门。 “可以!”他俊颜铁青,打开机舱门,说:“滚吧!” 下面是千米高空,但她还是义无反顾地跳下去了。 “靠,这个倔娘们!”他气得要命,却暗暗庆幸:“早料到她会跳下去,幸好提前给她佩戴了降落伞!”

第1章 求婚

“依凝,中午我请你吃饭!”

快下班的时候,顾依凝听到男友肖良亮微微愉快的声音。

让肖良亮请吃饭可不容易,依凝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喂,怎么突然想起请我吃饭?还没到发工资的时间吧!”

肖良亮弯下身飞快地在她俏脸上吻了吻,俯耳悄声道:“待会儿再告诉你!”

顾依凝和肖良亮是对儿恋人,据说两人从小订了娃娃亲,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

同事们早习惯了这对小情侣的亲密,并没有过多的留意,但他们的顶头上司贺江南例外。

“工作时间和公众场合,严令禁止打情骂俏!”贺江南一副温文儒雅的绅士模样,偏偏不苟言笑。尤其因作风问题训斥顾依凝和肖良亮的时候,真正完全诠释了“艳若桃李,冷若冰霜”的含义。

“报告,我们没有打情骂俏!”被这样“冤枉”的次数多了,顾依凝倒也淡定,她耐心地跟他解释:“刚才肖良亮说等下班请我吃午饭。”

贺江南俊颜寒沉如水,半晌才冷冷地道:“私人问题等下了班再谈!”

“要不是贺警督那么年轻,我真怀疑他是不是更年期提前到了!难道太帅的男人都不怎么正常?”

下班后,顾依凝和肖良亮一起走出大楼,边嘀咕道。

“小心被他听到你背后骂他,我们俩又要罚款写检查!”肖良亮最郁闷的事情就是:顾依凝对贺江南顶嘴时会被罚写检查,他顶嘴就会被罚款。

“我才不怕他呢!”顾依凝不屑地冷哼。

“……”他怕啊!

对肖良亮来说,罚款简直是世界上最残忍的惩罚。几次割肉之后,他学乖了。每当挨贺江南的“训诫”,他都保持沉默是金。

肖良亮有一辆黄色的QQ,后面的QQ标志被他贴住一个Q,另一个Q用漆多补了个圈,变成了“Q8”。

对于这种可笑的行为,依凝反对了几次,不过肖良亮乐在其中,她也就懒得再管。

当“Q8”停在一家门面鲜亮的酒店前面时,依凝还真被小小地震憾了一把。

“亮亮,发奖金了?”不怨她大惊小怪,只因印象中肖良亮从没有带她到如此高档的场所用餐。大多数情况下,他们都去拉面馆、羊肉馆或者路边的大排档。

“嘿嘿!”肖良亮得意地扬起下巴,适时地从怀里拿出一枝娇艳欲滴的红玫瑰,深情款款地递给依凝:“凝凝,送给你!”

第一次非情人节还能收到肖良亮的玫瑰花,太意外了。依凝接过花,仔细研究,确定是天然纯种玫瑰不是自制仿品,并且卖相尚好应该也不像花店打折处理的积压货。

又请吃饭又送花的,这家伙搞什么鬼。依凝狐疑地歪歪脑袋,问:“是不是想找我借钱?”

“不是!绝对没有这种想法!”肖良亮连忙否决,握起她的小手,脉脉含情地道:“我们进去说!”

“什么?结婚!”依凝无比震惊,就连桌上堪称精致的菜肴都顾不上吃了。

虽说她跟肖良亮一直保持情侣关系,但总觉得结婚是件很遥远的事情,她还没有做好踏入已婚妇女行列的准备!

肖良亮一脸的认真,郑重点头以示肯定。“凝凝,我们必须马上结婚!吃过饭,下午去领证吧!”

依凝有些风中凌乱,半晌问道:“为什么?给个理由先!”

下午去领证?开什么国际玩笑!

肖良亮将身子挤靠过来,嘴巴凑到依凝的耳朵上,神神秘秘地说:“根据内部可靠消息,我们准备分职工宿舍楼,结婚的才能分到!”

呃,原来这就是结婚的理由!依凝皱起秀眉,不高兴地瞪他:“一支玫瑰加一顿大餐就算求婚了?”(注意量词是“一支”,这个小气的家伙连一束玫瑰花都舍不得买)

“好凝凝,结婚才能分到房子嘛!我们先把证领了,等装修好房子再举办婚礼!”肖良亮一手搭上她的纤腰,亲亲密密地在她腮帮上亲了口,哄道:“反正早晚都要结婚的!”

“切,”依凝可不是三岁小孩,哪能这么容易好糊弄。毫不买帐地推开他,面无表情地继续享受着丰盛的午餐。

从小到大,难得他大方一次,得多吃点儿!

见依凝只顾吃饭没点头同意,肖良亮有些着急。他抓耳挠腮,却不敢逼得太紧,苦着脸说明原因:“凝凝啊,只有三天时间,错过了损失惨重!”

依凝冷哼一声,总算抬起头,扬了扬眉,大声地拒绝:“你的损失关我什么事?”

终生大事岂能为了一套房子就这么草率定下?更何况她有些恼恨肖良亮的势利——他这么着急娶她不是因为爱情,而是为了一套房子!

看着依凝紧绷的脸色,肖良亮心里惴惴。

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他摸透了依凝的脾气,她不点头的事情,任谁也勉强不了。

可这次关系到房子,实在妥胁不得。他小心奕奕的打量了她的脸色,思忖良久,终于壮起胆子鼓起勇气申明:“有位新来的小师妹,一直在倒追我。她说,只要我愿意,随时都可以……”

“啪!”依凝将手里的筷子拍到桌子上,秀眉倒竖,杏目圆睁,愠然怒嗔:“肖良亮,你什么意思?威胁我!”

“不、不!”看她大光其火,肖良亮吓得赶紧摆手,一迭声否认:“没有威胁你!”

事是他挑起的,哪能这么容易算完?

“我告诉你肖良亮,三年之内我没打算结婚!为了那套破房子,你爱找谁结就找谁结去,别来烦我!”依凝拍着桌子忿然喊道,“新来的小师妹倒追你?好啊!既然郎有情妹有意,你去娶她吧!”

周围的食客纷纷投注过来目光,肖良亮尴尬地压低嗓音劝道:“大家都在看你呢,小声点儿!”

“看就看呗!反正丢人的不止我一个!”顾依凝把玫瑰花丢还给肖良亮,站起身,余怒未熄:“没有答应你的求婚,这顿饭我别吃了!你请你的小师妹来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