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老婆孩子热炕头 8.0
作者: 辛巴树 主角: 尚富海
435.51万字 0.1万次阅读 1.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最后的告别 2024-01-25 18:10:48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435.51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507章
简介

别人家的穿越要么是美好的高中青春,要么放荡不羁爱自由的大学时代,尚富海就发现他的重生格外的特别……老婆刚生完孩子才半年,你让我怎么办? 新书《重生之奶爸的幸福生活》已发布,请多关注,谢谢!

第一章 他从山脚下仰望着峰顶

23 年11月23号深夜,博城高新区未来城3栋2单元201号主卧里,老婆早已经睡下了,尚富海还是愁眉不展。

“三年了,贵州茅台被套在山顶上已经三年了,迟迟没有解套的苗头,可怎么办?”

“唉”

尚富海唉声叹气,生怕闹出动静来惊醒了他老婆,便揣着一包泰山去了卫生间,点上一只烟深吸了一口。

“咳咳,咳咳咳咳”

许是受了心情的影响,这一口烟吸进去直接顶住了肺,一阵猛咳,牵引到胸部阵阵隐痛,这让他想起前几天公司统一去医院体检时,医生说他脂肪肝、轻度肺炎,就更惆怅了。

不由自主的又想起了被困在珠穆朗玛峰顶上的贵州茅台,被那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崩给埋在了山脚下,这一埋就是三年过去了,他娘的,真可笑的价值投资。

“畜生,还国酒,狗屎都不如的玩意儿,赶明儿就卖了你”中年老牤牛咬牙切齿,老婆三令五申的让想办法筹点钱,家里头小舅子眼看就30了,结婚买房要用,实在没办法了,赔了就赔了吧,好歹的还能剩点。

也不知道怎么了,头疼的要命,一手揉着眉心太阳穴,一手把手里还剩下大半盒的烟给揉吧烂了,啪的一下扔到了卫生间的垃圾筐里,都肺炎了,还抽什么烟,不要命了。

……

有人说,这人生吧其实很简单,一闭眼再一睁眼就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也记不清到底是谁说的了,可尚富海此时此刻却非常的认同。

还是博城未来城3栋2单元201号楼,尚富海站在客厅墙上挂着的镜子里左看看再又看看,眼神深邃,神色诡异,而后又抬手摸摸这张脸,掀起衣服看看还有4块腹肌的腹部,最后看一眼老款联想智能机里显示出来的时间,2014年11月22号。

“靠”

他竟然重生了,明明记得上一个闭眼的时间节点是2023年11月23号的,结果睁开眼就少了10年光景,找谁说理去。

尚富海还竖中指鄙视着老天爷,冷不丁“哇”的一声哭嚎把他溜号的思维给拽了回来。

“元宝,我的闺女哎,咋又哭了,快让爸看看。”尚富海啥也不想了。

得,眼瞅着把小祖宗给伺候成了漂亮的小公主,这一眨眼的功夫又成了奶娃子,该死的老天爷是真的给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想想那些年奶孩子的经历简直就是一把辛酸泪。

徐菲也很懊恼:“又拉了,你看你闺女才刚换了一会儿的纸尿裤,她又拉了,三块钱一片,很贵的好吧。”

“哎呦喂”尚富海怪声怪气的摇摇头:“老婆,可别心疼那仨瓜俩枣的了,你先给撕了纸尿裤,我去接水”

一听这话,徐菲不乐意了:“姓尚的,你什么意思,啥就叫仨瓜俩枣的,你闺女她一天要换六七片的,二十多块钱哪,你拿钱来啊。成天的瞎忙活也没见挣多少。”

“呵呵”

尚富海这时候傻了才接话,麻溜的对好了温水,接过他老婆手里的活,三两下给闺女把小屁股给洗吧干净了,奶娃子也不哭了,乌溜溜的眼睛看着他,那眼神,真干净,真美!

好不容易把半岁的闺女给伺候好,转眼又到了中午饭点。

知道刚才惹老婆不高兴的尚富海二话不说进厨房施展了他十几年的厨艺,肉末豆腐,莲藕花生排骨汤。

“哎呦,老尚,还是不是你啊,我以前咋没看出来你还有这一手,给我说说,什么时候偷学的”徐菲还有点古灵精怪的娇俏样,丝毫没有因为当了母亲而稍减半分。

尚富海才不会告诉他,眼前的你老公早已经不是原来的你老公了,你男人脑袋里充斥着往后10年的智慧,你知道不知道!

徐菲吃饭的功夫,小元宝便横躺在他怀里,黑亮黑亮的俩小眼珠子来回的乱看,可你要认为她小鬼灵精的眼观八方,那就太天真了,才半岁的奶娃子,她知道个球。

“尚富海,你个死人,没看到你闺女饿的转眼珠子了,还不快去泡奶粉。”徐菲又吼了起来。

吼归吼,她屁股都没动一下稳稳的坐在沙发上,继续吃的不亦乐乎。

得,你是孩他娘,身上还带着孩儿的口粮,咱惹不起,尚富海把闺女往沙发上放好就屁颠屁颠的忙活开了。

40毫升热水混合60毫升的凉开兑成了温开,顺着瓶口倒一滴到手腕上,温度正好,再加上三平勺半的合生元奶粉,压紧了瓶盖,双手来回搓动。

这个浸泡奶粉的熟练劲,也是没谁了。

边喂着闺女喝奶粉,尚富海心里还起伏不平,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行,得往前捋一捋。

记着那晚上发愁钱的事儿,发愁被套了三年的贵州茅台,好像心情不好还去厕所吸烟了,然后……

咳嗽?

接着又想起来体检的时候医生说过的肺炎!

“没这么玄吧,我就抽了一根烟而已,这么突然就嗝了?”尚富海脑袋瓜疼。

他明明烟瘾不大的,就当下这个年代,他都不吸烟的。也就是后来买茅台股被套了,那三年心情一天比一天郁闷,才抽上烟的。

可话说回来,重生就重生吧,为啥就不能一步到位到高中或者大学,我特么的还有好多暗恋的女同学哪,为啥偏偏还是结了婚生了娃的这一段。

“老天爷啊,你玩我”尚富海忿忿不平,真心累。

半年的小娃娃还处在吃了睡、睡了吃的阶段。

闺女元宝100多毫升奶粉下去,小小的身子就撑不住又呼呼轻喘着睡了过去,把小人儿放床上躺好,顺手又习惯性的把两边的被角给塞严实了。

回到客厅里,徐菲正很不情愿的端起盘子再放下,再端起盘子再放下……

十多年夫妻,尚富海哪还不知道他老婆懒癌又发作了,还不好意思直接指使他刷碗洗盘子,还非得做做样子,就这动作,她一做就是十多个年头,丝毫没有悔改,咱哪怕换个套路也成啊。

“行了啊徐菲,我娶你可不是让你刷碗洗盘子的,老老实实躺沙发上安歇着吧,这家伙什我来拾掇就行了。”尚富海嬉皮笑脸的说着俏皮话,三两步就从桌面上夺走了几个空空的盘碗。

徐菲乐了:“嘿,我说尚富海,你今天的觉悟可以啊,考虑问题也有深度了,之前怎么就那么死板。”

“哗哗”的水流混合着橙味的白猫洗洁精一冲而下,把几个碗碟冲洗干净,又撕几片纸把手上的水给擦干净了,尚富海一屁股坐在了徐菲身边的沙发空隙里,紧挨着她的身子也躺下了。

鼻息间嗅着飘散开的阵阵洗发水的香味,尚富海是真的有些迷醉了,究竟这是梦还是现实?

他分不清,但攥着徐菲还没生茧子的手,摸着细嫩柔滑,全没有那么粗糙干,却又让他无比的依恋。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这辈子就这样吧,再不让你为了生计去下车间挣那仨瓜俩枣的,上辈子亏欠你的,让我这辈子好好弥补了。”

还有那曾经站在峰顶上的茅台,此时它还在山脚下一路颠簸,还没被群起而攻之,最主要的是自己没买它,那就不用再从山脚下抬脖仰望三年的峰顶喽!

小人报仇不隔夜,老子这辈子要从山脚下就踩住了它,等到了山顶就坐滑道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