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战神 8.6
作者: 丛林狼 主角: 吴庸
147.14万字 0.1万次阅读 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500章:恩仇散(大结局) 2024-01-26 18:17:4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5
    作品总数
  • 2099.85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80章
简介

隐秘的江湖,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传统门派在最近几十年间纷纷销声匿迹,是以其他方式继续隐藏,还是彻底消亡? 为了应付针对家族和自身铺天盖地而来的江湖追杀、豪门迫害、间谍谋害以及各色美女的爱慕,艺成归来的吴庸奋起抗争,全面反击,掀开隐秘江湖的秘事,谱写出一段最强战神的传奇!

第1章:江湖救急

蒋半城站在海城最高的写字楼顶层办公室,透过宽大的落地玻璃窗看着窗外街道,心情恶劣到了极点,蒋半城真名蒋天,海城首富,被人戏称蒋半城,之后真名反倒被人遗忘,功成名就的蒋半城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阴沉着脸,目不转睛的看着下面街道。

街道上,无数的热血青年正高举着条幅在游行,原因很简单,华夏国奥运火炬手在世界各大城市传递火炬的时候遭到不公正对待,新时代青年群情激奋,无处发泄,和国外背景的一家百货公司干上了,警察也不知怎么回事,并没有以往般劝散,只要大家不斗殴就不管,任由激动的热血青年用石头之类的物什砸百货公司,百货公司早就吓的关门歇业,苦了外面幕墙的玻璃,被砸的一片狼藉。

看了一会儿,蒋半城心情莫名的好转了些,虽然那家百货大楼产权属于自己,经营权归国外背景百货公司,但能成为首富,蒋半城的心智和眼光自然不同凡响,看问题很独特,砸了也就砸了,未必是坏事。

不过,看似风光无限的蒋半城,没人知道其生平有三件憾事成为心头永远的痛,富有半城也无法弥补,这第一件事就是年轻的时候爱上了一名草根女孩,不顾家族反对毅然从京城来到海城,利用改革开放之际创下一番事业,结婚生子,没有家人祝福事小,没想到被家族踢出了家门,和家人彻底断绝了关系和联系。

第二件事则是儿子三岁左右被人拐跑,从此杳无音信,蒋半城悬赏全部家产也未能寻回,妻子急火攻心,一病不起,没了生育能力,此生无后,偌大的家产无人继承,引为憾事。

第三件事则是眼前的打砸事件,看似政治事件,热血青年爱国之举,实则背后有人操控,否则凭什么聚集如此多人?凭什么警察不干预?只有蒋半城知道,背后的主谋来头不小,直达天听,意图吞并蒋半城产业,民不与官斗,原本打算耗尽近半家产息事宁人,现在看来,此劫难逃,对方完的是鲸吞,要的是全部。

想到这里,蒋半城有些意兴阑珊,原本打算近期变卖产业,转移资产,去国外度过余生算了,现在看来,蒋半城觉得这个想法都未必能够实现了,无权无势,空有财富,毫无还手之力,无可奈何。

这时,一名富贵的妇女走来,脸色有些白,走的较慢,一袭白裙,头发盘起,浑身散发着一股清雅、高贵的气质,正是蒋半城的妻子罗韵,看着心爱的丈夫眉头紧锁,罗韵哪里不知其中深意,但也无能为力,暗自叹息一声,说道:“天哥,按照计划尽快出售资产,能得多少是多少,加上我们海外存款,下半生够用就好,千万不要和对手缠斗。”

“我懂,放心好了,哎。”蒋半城无奈的叹息一声,不敢将心中担忧说出,想到家族,如果家族出面,对手算得了什么?难道这一切难道都是天意?

罗韵关心的向前几步,依偎过来,看着窗外,悠悠的叹息一声,忽然精神一惊,不可思议的仔细朝下面看去,奈何楼层太高,下面车水马龙,如何看得清楚,旁边蒋半城惊疑的问道:“什么事?”

“天哥,我看到一个人好像咱们的孩子。”罗韵惊喜的说道,白皙的脸庞多了些红晕,说话有些快,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蒋半城知道自己的妻子这十几年来,天天思念丢失的儿子,为了不让自己担心,没好在自己面前表露出来,十几年前那场大病下来,身体虚弱,至今未能恢复,最忌大喜大悲,连忙劝慰道:“韵儿,别着急,咱们的孩子已经离开咱们十五年,熟话说女大十八变,男大也一样,十五年了,咱们的孩子长什么摸样完全未知,你怎么肯定是咱们的孩子呢?许是看花了眼。”

“或许吧。”罗韵悠悠的说道,眼神却继续在楼下的大街上寻找,可惜再未能看到刚才那抹一闪而过的影子。

┅┅。

熙熙攘攘的大街上,车水马龙,一派繁华景象,十字街口,一群等绿灯的人群中,一名年轻人格外显眼,身高一米八左右,阳光般的脸庞一对黑白分明的眼睛深邃如海,散发着超越年纪的成熟,板寸,上身黑色T恤,下身牛仔裤,白色运动鞋,很普通的打扮,背着一个黑色旅行包,健硕、高大的身材引得周围思春的少女时不时瞥过来一道眼神。

绿灯亮,年轻人朝前走去,走的很随意,但仔细一看就不难发现,几乎每一步都一样长短,跟尺子丈量过一般,膝盖微曲,随时都可以变换方位,或者借力做出各种动作,黑白分明的眼睛看似无意的望着前面,实在眼角余光警惕的四处观察,好像在寻找什么,又像是警惕着什么?

不觉来到闹事的现场附近,年轻人站在临街一家小商店门口,买了瓶水,好奇的看着这一幕,问老板道,“老板,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这么多人啊?警察都不管吗?”

“管?管什么呀,他们打了我们的火炬手,就该砸。”商店老板不满的说道,一口普通话带着浓重的本地音,年轻人没听懂,讪讪的一笑,不再多问,自顾自的喝起水来,一边好奇的看着不远处,或许是砸的差不多了,人群开始移动,旺盛的精力没有释放够,大家吆喝着,朝年轻人方向走来,密密麻麻,群情激奋,来势汹汹,周围的人纷纷避让,生怕挡住了这伙人的去路,引来麻烦。

这时,老板那只有三四岁的女儿从商店里冲了出来,一下子就冲到了人行道中央,而这个时候,蜂拥过来的人群已经走来,小女孩避无可避,蜂拥过来的人都挤在一起,密密麻麻,也是没地方避让,眼看一幕踩踏惨剧就要发生,所有围观的人都叫了起来,老板更是冲出柜台,大声叫喊,试图阻止这一切。

正当大家都以为惨剧无可避免的时候,所有人感觉眼前一花,还没反应过来,就发现一个背着旅行包的年轻人抱着女孩急退几步,堪堪避开蜂拥上来的人群,闪躲到一边去了,大家都松了口气,老板一脸惨白的跑了过来,一把将女孩搂在怀里,忙不迭声地感谢着年轻人的出手,一边呵斥自己的女儿不听话,胡乱跑动。

年轻人淡淡的一笑,客气的说道:“老板客气了,小孩还小,好动,难免不听话,看紧就好了,对了,这附近是不是有派出所?我去办点事。”

“有,转过弯就是。”老板带着浓重本地口音的普通话确实很普通,年轻人只能猜个大概,客气的道了声谢,打算再找个年轻人问问,改革开放前,海城比较偏僻,许多中老年人都不会讲普通话。

年轻人顺着老板指的方向转弯过去,里面是一片生活区,在一条小路入口处,看到商店门口坐着一个老头,神情有些颓然,双目无神的看着四周来往的人,根本不聚焦,前面摆在一张桌子,桌子上泡着一壶茶,这在好茶的海城并不算什么,很常见的现象,海城人好茶,朋友相聚、饭后、闲暇都喜欢泡上一壶茶。

引起年轻人注意的是茶的摆放,普通的茶壶,前面整齐放着四个小瓷杯,茶壶口对着最近的瓷杯,杯中倒满了茶水,一副壶嘴与平列四满杯相对的局势,这就显得有些古怪了,海城人好茶不假,但不喝时,茶杯都是倒扣,不会斟满了茶不喝,免得茶杯里沾灰,凉了也没法喝,周围人来人往,这老头倒满四杯茶不喝,甚是古怪。

年轻人好奇的观察了一会儿,感觉对方有些古怪,想了想,走了上去,在相距一米的地方蹲下来,平视对方,伸出手来,拇指伸直,食指弯曲,余三指直伸,低声说道:“老先生有礼了。”正是洪门隐秘手势暗号:三把半香,外人不足道。

老头看到年轻人伸出的手,眼中精光一闪,不可思议的看着年轻人,半晌才反应过来,也做了一个同样的手势,说道:“小哥有礼了。”

年轻人接口说道:“日出东方一点红,秦琼打马过山东。山东有个龙吸水,山西有个水戏龙,龙吸水来水戏龙,五湖四海访宾朋。张良背剑访韩信,文王渭水访太公。敬德访的白袍将,刘备访的是卧龙。兄弟无能无人访,来到贵地防宾朋。”

“适才幺弟来报道,辕门走进大英豪。想起昨夜灯花爆,原来喜气在今朝。贵客不辞千里道,敝山满壁增光辉。知会未出驾先到,愧未远迎十里遥。接待不恭休见笑,礼貌荒疏要量高。请进香堂把茶泡,迎宾支客大老幺。”老头赶紧说道,一双浑浊的眼睛有了些光泽,气色也好了许多。

“红花绿叶本一家,兄弟有难请道明。”年轻人见对方居然答上了自己的盘问条,不由一惊,没想到刚到这座城市就遇到了自己师父说过的“自己人”,既然对方摆下了求援的暗语茶阵,能帮就帮,就当了却师父的一点心愿吧。

“多谢小哥,家中突遭变故,急需钱用,祖上传下此法,谓之有难当用,原本不抱任何希望,没想到还真遇上,祖宗保佑。”老头连忙说道,子女不孝,生活难以为继,只是,这种事怎么好意思当着外人提起,只好含糊带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