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宝 8.5
作者: 主角: 祁象
203.2万字 0.2万次阅读 0.9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结束了,说几句! 2024-01-24 18:22:25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4
    作品总数
  • 933.82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668章
简介

上古时代,绝地天通,天地灵气溃散,十洲三岛,洞天福地,各类珍奇异物,天材地宝,遗落人间,明珠蒙尘。 一个现代古玩店小老板,在得到了一块奇异龟甲之后,开始走上了另类的修真淘宝之旅。别人是以藏养藏,玩画玩瓷玩玉,他却是以藏养仙,纳四方之宝,迈向人生巅峰……

第1章 龟甲

六月的金陵,骄阳似火,正在高空中散发出无穷的光能与热量,似乎要把坚硬的柏油路面烤软,空气中弥漫烧灼的气息。

街巷一角,还算繁茂的树木叶子萎靡不振,没有半点生机。一撇树荫偏斜,恰好挡在一家小门铺的门口位置。

小小的门铺,大概十平方左右。两边墙壁各摆了一个大架子,一格格架上,则是井然有序的各样瓷器、玉石杂件。东西不算多,品相也不怎么样,很廉价的样子。

在门铺顶上,安装了一个小吊扇。

吊扇开着,好像有些电力不足,正在慢悠悠的旋转。

祁象抬头,正在默默的计算着,吊扇到底有多少片扇叶,一分钟之内又转了多少个圈。每转一个圈,又费时多少秒……

一个獐头鼠目的人,就在旁边喋喋不休:“老板,你看清楚一些,这东西可不普通啊,指不定是商周时期的宝贝。”

祁象嘴角一扯,视线一瞥,透出几分不屑之色。然后继续抬头,专注的观察屋角的蛛网,心里在琢磨着,是不是该打扫一番了?

算了,最近挺忙,以后再说吧!

“砰!”

那人怒了,拍着桌子,气急败坏道:“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听着呢……”

祁象不为所动,视线垂落下来,慢条斯理指着东西道:“既然你觉得是宝贝,那么就带回去好好藏着,别卖了。”

“咳!”

那人顿时换了张脸孔,讪然搓了搓手,不好意思道:“这不是……最近手头紧嘛。老板,不,哥,大哥,大佬……”

“江湖求急啊……”那人低声下气道:“其实东西也挺好的,我可以保证,绝对是古董,好歹也值几个钱吧。”

“您再看一眼……”

那人双手把东西抓起来,捧到祁象的面前,眼巴巴的看着他,各种哀求。

祁象顺手把东西拿起来,漫不经心的打量。

东西是一块龟甲,十分完整的龟甲。黑褐色的质地,龟甲上的纹理很深,虽然已经清洗干净了,但是一些土沁泥垢,还隐藏在纹理内部,给人不好的印象。

其实不用那人多说,祁象也知道东西肯定是古物,毕竟在龟甲上面,还有一股根本洗不干净的新鲜土沁气味,一闻就知道是才挖出来不久。

尽管现在在地里挖出来的东西,未必就是真的文物,也有可能是造假贩子埋好的地雷。但是人家埋雷,一般是埋价值高的东西。

这块龟甲,根本不值钱,正常人根本不会费这个劲,吃力不讨好。

祁象沉吟了片刻,轻轻一摇头,随即拉开抽屉,在里头摸出一张钞票,以打发叫花子的态度挥手道:“拿好钱,赶紧走!”

“啊?”那人先一喜,然后大失所望:“怎么才五十?”

“嫌少?”祁象变脸道:“东西拿走,把钱留下!”

“老板,好商量,好商量……”那人赶紧把钱攥紧,腆着脸笑道:“不过这钱,真的太少了。您再多给一点吧,回头要是再有类似的东西,我肯定第一时间送上门来……”

祁象表情一动,想了想,又打开抽屉,另外摸出一张钞票。

那人露出笑容,才想伸手去拿。

没想,祁象手一避,低声道:“留个名号。”

那人脸色微变,也有几分犹豫,不过最终还是抵不住诱/惑,小声道:“我是跟东哥混的。”

祁象点了点头,把钱给了那人,然后目送他离开。

过了一会儿,祁象走到门口看了一眼,发现那人经过拐角的时候,就顺势进入了另外一家店铺之中。

看到这个情形,祁象基本上可以断定,那人只是负责销货的跑街,马仔小喽啰。而且为了安全起见,那人还懂得分散风险,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不过想来也是,真正的好东西,也不会拿到这里出手,而是直接联系买家。也就是说,他拿到手的只是残羹剩饭而已。

当然,蚊子再小也是肉,祁象也有自知之明,更加清楚人家带着珍宝来这里出手,他也吃不下。不过话又说回来,这龟甲也未免太坑了……

祁象翻看龟甲,忍不住叹气。这样的东西,应该是年代久远的东西无疑。问题在于,也不是年代久远,就意味着东西值钱。在古玩这个行当,永远是质量为先。

很平常的一块龟甲,肯定谈不上什么质量。

毕竟这玩意不是玳瑁,更不是刻有甲骨文的文物。

祁象之所以肯掏钱盘下来,无非是想结个善缘,期待以后能够赚回来。生意人嘛,多少也要有点长远眼光,放长线才能钓大鱼。

做了这事,祁象又返回座位,继续百无聊赖地吹风。

大半个小时过去,门外还是空荡荡的,连个人影都没有。

祁象习惯了,不焦不躁,云淡风轻。

这个行当就是这样了,讲究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大部分的时候,都是没生意的。但是运气来了,做成一笔生意,就足够一年的开支。

早些年,他初入行的时候,不懂这个门道,还想发传单,站在门口吆喝,差点闹了笑话。现如今,也算是老油条,滑不溜丢。

就好像古董瓷器,经过岁月的沉淀,新气火气去掉了,十分的内敛。

被岁月磨去了棱角,这叫圆滑,也是成熟的表现。

又过去大半个小时,祁象确定今天是没生意了,直接起身关了店门,然后骑着一辆小电车慢悠悠回家。

所谓的家,其实只是临时的住所,租赁的地方。

那是一栋低矮的民宅,灰黑色的砖瓦房,飞檐翘角,外方内圆,还带了个小庭院,有别于四周的楼房形制。

住宅看起来很破落,一些墙砖开裂了,屋顶边缘的瓦片碎如蛛网,有几分危房的意味。不过祁象也确信,这住宅还是蛮坚固的,起码他住了两三年,都不见倒塌。

据街道办事处的大妈说,这住宅也很有来历。

貌似在很多年前,这里是一座庙宇,后来老庙祝去世,也没有人愿意接管,就败落了。不过地方挺大,闲置也怪可惜的,街道办事处的人干脆整改一番,拿来出租。

祁象运气不错,就是第一任房客。

住宅空间大,租金又低廉,虽然环境有些差,但是对于祁象来说,只要满足了上述两个前提条件,那么一切都可以容忍。

开了门,就是小小的庭院了。

在庭院侧边,有一棵老槐树。树上光秃秃的,也不见半片叶子。初来之时,祁象还以为老槐树生机灭绝,琢磨着要不要砍了它。

后来才发现,这树还有一点生机,没有完全干枯,苟延残喘。

祁象把小电车停在树旁,就顺势走到了正屋厅堂。

厅堂宽敞,在入口正对着的墙边,搁了一方桌子。桌上摆了几盘果,还有两束花,以及一个小香炉。炉中尽是一截截枯枝,还撒满了香灰,说明时常有人敬香供奉。

祁象走了进去,倒了一碗水,再把那块龟甲放到水中,然后把碗放在桌上。

如果有同行在场,肯定明白他要做什么。

出土的东西,一般携带了阴秽气息,所以肯定净化一番。净化的仪式也很简单,只要把东西供起来,再烧三炷香拜一拜,就完成任务了。

且不说管不管用,至少能够求个心安,不是吗?

祁象才打算取香,却发现抽屉空了,显然香已经烧完,他却忘了买。

“粗心大意……”

祁象暗责一句,回身抬头看了眼能把大地烤干的太阳,真心不想出门。

“等等,好像……”

祁象想到什么,急忙从厅堂绕到旁边的屋里。他隐约记得,自己前几天清扫房屋的时候,在犄角旮旯里翻出了一盒香烛,应该是庙宇的遗留。

“东西搁哪了?”

厅堂旁边的房屋,那是他的杂物房,东西很多,也比较零碎。

祁象搜索了十几分钟,才算是在柜子顶上,发现了那个扁长的盒子。在盒子里头,就是三支拇指头大小,一尺余长,暗黄色的粗香。

祁象打开盒子一闻,感觉没有香的味道,怀疑是不是过期了。但是没有关系,反正只是应急,走一个程序,凑合用吧。

回到厅堂,祁象把三支粗香点燃了,再插到香炉上,合手拜了一拜。

祁象很庆幸,三支香没有受潮,不仅顺利点燃,还有淡淡的烟气袅袅升腾。就是保质期肯定过了,烟气之中一点香的气味也没有。

不过他早有心理准备,也不苛求,再拜了一拜,转身要走。

天气太热了,出了一身汗,黏糊难受,祁象想去洗个凉水澡。他一转身,却没有注意到,袅袅升腾的轻烟,在飘浮到屋顶之后,却没有消失散化,反而盘旋成团,笼罩整个厅堂。

随着时间的推移,烟气越来越多,充塞厅堂每个角落,就好像一片雾海。

与此同时,桌上碗中的龟甲,也忽然起了一些微妙的变化。特别是在烟雾融入水中之后,龟甲就猛然一颤,一碗清水瞬间蒸发干净。

“呼……”

一阵怪风刮起,笼罩整个厅堂的烟雾,立刻涌向了龟甲。那个情形,仿佛龟甲是活的,在蚕食鲸吞浓厚的烟雾,一丝不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