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计划:她之箭 8.0
作者: 希行 主角: 伽罗
4.94万字 0.1万次阅读 1.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11 2024-01-24 17:30:4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5
    作品总数
  • 1740.46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1章
简介

“妙笔计划”是王者荣耀与阅文集团合作的王者荣耀文学共创活动。首期活动由王者荣耀邀请25位阅文知名作家,基于王者荣耀的世界观及英雄设定,创作作家心中的王者故事。 一场大火,将一切埋葬,包括伽罗的父亲。 少女伽罗临危受命,背负起沉重的弓箭,行走在沙漠中寻找遗失的典籍,只有在远远望向月光下的千窟城时才会流露出一丝迷茫。 伽罗不知道,她是因为这千窟城而存在,还是千窟将因为她而存在……

1

圆月高悬在天上,给沙漠蒙上一层白纱。

伽罗站在废墟的最高处,月光将她的身影拉长,她抬起脸,白皙的面容泛起冷冷的光芒,双眸幽暗如夜空。

伽罗闭上眼,视觉陷入黑暗,但眼前的沙漠世界活了起来,仙人掌兽在舒展,金毛鼹在沙中游走,夜风卷着砂砾流动,砂砾流动的声音也并不相同,高高低低弯弯曲曲,那些被风沙遮盖行走过的痕迹渐渐勾勒出来——

伽罗睁开眼,按住背后的破魔弓,从废墟上掠下来,不待落地脚尖一点向前,如同一支利箭划破了笼罩沙漠的白纱。

......

......

夜色里的沙漠也并不都是死静,几棵枯树下篝火燃烧,七八人围坐,旁边有跪着嚼着草料的骆驼,有一架沙舟,还有大大小小的货物堆积,这是穿行沙漠的商团。

这些人并不是一起的,他们分别坐在两边,穿着打扮也各不同。

“真是太危险了。”左边一个围着头巾的老者按着心口,在回忆先前遇到的危险,“那沙暴说来就来了,回想那一幕我现在还腿软。”

其他人也心有余悸地点头。

老人举着水囊喝了水压压惊,再对对面的几个男人郑重地道谢:“如果不是你们让我们搭乘沙舟,我们这一次真的就要葬身在风暴里了。”

对面的几个中年人将篝火上烤熟的肉举起来:“老人家客气了,你看,救了你们,你们告诉我们盗贼出没多的地方,我们能避开,也是保住了性命。”

看似平静的荒漠实则危机四伏,凶猛的野兽,狂风沙暴,以及各路盗贼,互相帮助是商人们获得财富的法则。

“死里逃生。”有人又是悲伤又是欢喜,“我真想念家乡。”

他说着哼唱起家乡的小曲,这还是出行前母亲给他唱的祝福歌,随着他的歌唱,四周的人都被触动,歌舞是劫后余生最好的抚慰,所有人都唱起来,还有人拿出了一面小鼓。

“让我来为大家伴奏。”他说道。

咚咚的鼓声响起来,鼓声从忧伤到欢快,篝火边的人们也都重新振奋,不少人跟着鼓声跳跳动,他们的舞姿并不好看,有的原地转圈,有的手忙脚乱,但开心从每个人的脸上溢出,让篝火都燃烧的更热烈。

有人从远处飞掠而来,站在月光下看着这场面。

这些人沉浸在欢乐中,并没有察觉又有人来了,直到包着头巾的老者累了停下,才看到站在一旁的女子。

“又有人来了!”老者喊道。

跳舞的其他人看过去,见一个高挑纤瘦的女子,艳红的长发,白皙的面容,站在月光下似雪生光。

但清冷瘦弱的女子手里握着一把巨大的弓,身上匣中羽箭闪着寒光。

有点吓人,诸人忍不住有些惊慌,舞动的脚步慌乱停下差点把自己绊倒。

原本祥和欢乐的气氛顿时消散。

“这位姑娘。”老人虽然也很紧张,但还算冷静,“你要来借个火歇歇脚吗?”

月光下的女子看出大家的害怕,她声音轻轻:“我是路过的,向你们打听一下,有没有见过拿着书籍的人——”

说到人的时候,她停顿下,似乎有些犹豫。

原来是找人的,老人放松,询问确认:“姑娘是要找,拿着书籍的人?”

那女子看向他,又补充一句:“或者,不是人。”

不是人?那是什么?诸人一愣。

“是劣化魔种。”女子轻声说,她伸手微微的比划一下,“他们个子这么高,浑身上下都是黑色的——”

不用她介绍,虽然不是每个人都见过劣化魔种——因为见过的人几乎都死了,大家都知道劣化魔种什么样,她的话没说完,围在篝火前的人们就陷入了惊慌,发出尖叫。

“劣化魔种——”

“怎么会有劣化魔种——”

这是比沙暴和盗贼更可怕的存在,就算有人指路,有沙舟乘坐,也难以逃生。

看着诸人陷入恐慌,女子忙安抚大家“不要怕,不要怕,有我在。”

有她在就能怎样?

她虽然拿着一把弓箭,但只是一个孤身瘦弱的女子。

“我是伽罗。”她说道。

伽罗是谁?诸人看着她。

“千窟为佑,太平无忧。”那女子看着他们,声音如同月光一样清冷,“我是千窟城伽罗。”

诸人愣了下,旋即爆发出惊呼“千窟城——”

......

......

篝火再一次燃烧的热烈,就如同大家的情绪。

“我知道千窟城,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带我去过一次千窟城,我还记得——”

“原来你是千窟城的人,那太好了,千窟城是神明智慧所在,我们不用害怕——”

“你见过城主吗?听说千窟城的城主是贤者化身。”

“听说那里的关市开了,我们这次就是要去那边。”

千窟城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地方,是云中沙漠璀璨的明珠,是很多人都向往的所在。

虽然没有玉城和长安那般繁华,但千窟城拥有神明传授的智慧,它的城主是位有着高尚品格和渊博知识的学者,妖魔鬼怪都不敢靠近它。

听到这女子说自己是千窟城的人,诸人立刻没有了对劣化魔种的恐惧,纷纷围上来七嘴八舌好奇的询问。

这种热情是千窟城的荣耀,伽罗清冷的面容闪过一丝哀伤,但那个缔造荣耀的人已经不在了——

伽罗掩去忧伤,看着诸人,没有回答问题,而是再次介绍自己。

“我是千窟城的——城主。”

七嘴八舌说话的诸人再次震惊,她是城主?这个年轻的女子?

“我听说,千窟城城主是个男人。”有人忍不住问。

伽罗看向他,说:“那是我的父亲,他去世了,现在我是城主。”

她的话和声音一样清冷利索,但听在诸人耳内宛如炸雷。

今天受到的刺激真是太多了!

“天啊!”那个围着头巾的老人高举着双手失声大喊。

千窟城那位城主竟然去世了!

而震惊显然还没有结束,伽罗看向这个老人,轻声说:“你们不用去关市了,关市和千窟城都不存在了。”

老人震惊的举着双手,这一次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其他人亦是如此,篝火都似乎没有了燃烧的声音。

.....

.....

一根树枝被轻轻拨动,让火燃烧的更充分,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打破了篝火前的凝滞。

站在篝火前,诸人的神情复杂。

“出了什么事?”老人吐出一口气,颤声问,“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伽罗看着他们,似乎在审视,又似乎在审视什么。

她说:“是劣化魔种突袭。”

果然有劣化魔种出现,云中竟然被劣化魔种侵袭了?

那位城主是因此而丧命的吗?

这真是太令人悲伤了。

尤其是面前这个姑娘,老人看着伽罗,这是一个失去父亲的孩子啊。

但这个孩子脸上并没有悲伤,像玉石一样平静。

“他们袭击千窟城,我父亲舍身保住了大家,但还是有些典籍被抢走。”伽罗说。

怪不得她一开始那样问,诸人明白了。

老人没有先前的紧张,主动要引着伽罗去看货物,又介绍大家:“我们是玉城来的商人,听说关市开了,特意带了珠宝毛裘去贩卖。”

伽罗谢过老人的好意,没有去看那些货物,其实她的视线早已经扫过了,堆积的货物里并没有典籍的气息。

她之所以停下来,是觉得哪里不太对——

是因为歌舞的欢乐,还是这些商人们的善良,让她不由自主停下脚步,靠近——

“我该走了。”她说道。

但热情善良的商人们挽留她。

“伽罗小姐。”老人含泪说,“有你在,我们就不用担心劣化魔种,请喝一碗我们的酒,让它表达我们的谢意和祝福。”

其他人们也纷纷点头,神情期盼又感激。

“伽罗小姐,祝您平安。”

“伽罗小姐,早日清除这些魔种啊。”

朴素的面容,真诚的祝福,让篝火都燃烧的更加热烈。

谁能拒绝别人的善意?

伽罗清冷的面容渐渐柔和。

“伽罗小姐。”老人站到了她的面前,将酒碗递过来,“请尝尝我们的美酒吧。”

他的声音包含深情,伽罗低下头看着酒碗,葡萄美酒如同红宝石,香气令人沉醉。

看着女孩子慢慢的伸出手,老人以及四周的人都露出了笑脸,他们齐齐的笑着,篝火跳跃在他们身上舞动出诡异的影子——

“伽罗小姐,喝了美酒,来跟我们一起跳舞吧,听,这鼓声多么美妙——”

鼓声!

伽罗猛地抬起头。

她想到有什么不对了!

从她来到这里,大家停下跳舞,跟她说话,但最初的那个鼓声一直都没有停下,一直在咚咚的响着。

她身形一转,背上的重弓落在手里。

伽罗喝道:“消散愚昧!”

拉开的弓散发出炫目的金光,羽箭直向人群后站着的高瘦男人。

砰的一声,男人手中的羊皮鼓被刺穿。

鼓声顿消,篝火陡然高涨,所有人的身影被拉长摇晃,月光下的白纱被撕裂,眼前没有温暖的篝火,没有热情的面容,美酒闪着浓绿的光芒,散发着腥臭,捧着酒碗的老人围巾下是白骨骷髅。

他的上下颌骨相撞,发出古怪的喊声:“噶,噶。”

伽罗抬手击飞了他的头,骨架哗啦散落。

其他的所谓的商人们亦变成了骷髅,他们发出怪叫,身形暴涨,衣衫撕裂,露出惨白的骨架,甩动着嘎吱嘎吱响的白骨手臂,向伽罗围来。

伽罗手腕一翻,破魔弓迎上,白骨齐齐撞断,怪叫声刺耳,他们扭动着散落在地上的骨架再次拼装起来,比先前的还要多。

伽罗腾起翻转,一手持弓,一手从匣中拔出数支箭,炫目的金光绽放。

扭动的白骨骷髅在金光中碎裂。

天地间一瞬间安静。

伽罗站在一地碎裂的尸骨中。

远处有马蹄声,十几匹马疾驰,很快来到这里,马上男人女人都背着弓箭刀。

“少城主!”他们高声喊,“出什么事了!你一个人行动太危险了。”

伽罗对他们抬起手,示意自己没事。

“不用担心我,我有分寸。”她说,将破魔弓背在身上,看着围过来的诸人,似乎在提醒他们,又似乎在提醒自己,“我现在是城主。”

大家看着伽罗清冷的面容,比起往日,女孩子的脸更白皙,血色都看不到,话又咽回去,纷纷点头:“是,城主。”“伽罗做事,从小我就放心。”

伽罗对他们抿了抿嘴,手轻轻一挥“搜查这里。”

......

......

散落的货物,骆驼,沙舟都变了模样,都是一块块白骨,其间夹杂着一个简陋的匣子。

有人拔出刀拨开匣子,不可置信的喊:“城主,是典籍!”

大家都围过去,果然是几本厚重的书册,兴奋又紧张的招呼:“伽罗!快来看看,是不是真的。”

先前他们也追到被盗走的书籍,但遇到很多假的。

在辨别典籍真假这方面,除了城主,就是深得城主真传的伽罗了。

伽罗走过来,拿起这些典籍翻看了一下,点点头:“是真的。”

她的手轻轻拂过发黄的书页,甚至还能感受到熟悉,就在不久前,她还在窟中翻阅过这本书。

那时候,她没有想过,会这么快再看到它,还是在千窟城外——

伽罗握着这些书籍沉思。

守护者们高兴又心酸的围着她,看着这几本典籍,恨不得立刻插翅飞回千窟城,把它们安放在窟中。

伽罗却一直不动,似乎走神?

“城主。”守护者们忍不住唤她,眼神里满是担忧。

他们中有些人是看着伽罗长大的,有些人是跟伽罗一起长大的,当年抓周盛宴上,小小的伽罗一把抓住书籍后,就被认定为千窟城城主的继承者,也从那时起,小伽罗就展现了冷静的性格,从来没有事情能让她慌乱畏惧——

但这一次千窟城突遭劫难,城主也舍身了,伽罗再厉害,也到底是个一直在父亲呵护下长大的孩子啊。

“伽罗。”有人关切的说,“要不要在这里歇息一下?”

伽罗抬起头,谢过大家的关心:“不用,我没事。”

她看到守护者们的神情,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我是在想哪里不对。”伽罗对大家解释,“我来到这里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发现这些人是骷髅,也没有察觉到典籍的气息,是什么人能够制造出这样的幻像?”

伽罗跟随父亲学习,承继了他的智慧,竟然连她都没识别幻像,那制造幻像的人的确很厉害。

伽罗在原地环视,走了几步,俯身捡起一物,大家跟过来,见是一只羊皮鼓,上面还插着伽罗的羽箭。

“应该就是这个鼓制作出来的幻像。”伽罗说,“我来到这里的时候,有人在击鼓,靠近后我反而听不到鼓声了,虽然我察觉哪里不对,但精神还是受到的影响,直到诱惑我饮毒酒的时候,我才醒悟过来,立刻用箭射穿了鼓,一切幻像消散。”

一个守护者伸手接过羊皮鼓翻看,然后伸手用力一扯,羊皮鼓撕裂。

“里面有字!”旁边的守护者看到了,大声的喊。

撕裂羊皮鼓的守护者忙小心的收手,将撕成两半的羊皮鼓展开,果然内壁上写着奇奇怪怪的符号。

“这是什么?”大家询问。

不是字,不是画。

“这是鼓谱。”伽罗说。

她伸出手闭上眼,当她的手碰触到符号,似乎有金光闪烁,下一刻,那些符号在羊皮鼓的内壁上跳跃起来。

围在四周的守护者们耳边也瞬时响起了鼓声,一声声轻快欢悦,令人不由想跟着跳动——

咚的一声,伽罗的手攥成拳落在羊皮鼓上,金光散去,跳动的符号也散去,恢复了灰暗的模样。

守护者们已经明白它是什么了。

“贤者遗物!”

只有贤者才能留下如此神奇的东西,承载着贤者的智慧和灵魂。

看着这面羊皮卷,可以想象,曾经那位先贤遇到了开心的事,将作出的鼓曲记载下来,时光流转中,羊皮被人制成了鼓。

“那就不奇怪了。”一个守望者激动的说,“贤者的乐曲能抚慰人心。”

抚慰的方式就是造出幻境,让人忘记了悲痛。

大家纷纷点头。

伽罗接过羊皮鼓:“贤者遗物的神奇是不奇怪,但奇怪的是,是谁让贤者遗物呈现它的神奇,这到底是什么人?”

守护者们神情一凛,是的,贤者遗物并不是人人都能识别,更不是人人都能化为己用。

是谁?

“还有。”伽罗接着说,端详着羊皮鼓,“被劣化魔种盗走的典籍为什么会在他的手里?是他从劣化魔种手里抢的,还是说,跟劣化魔种是同伙?”

同伙!守护者们神情更凝重,这次劣化魔种袭击千窟城发生的非常突然,而且目的就是千窟城,对其他地方并无侵袭,难道真是针对千窟城的阴谋?

劣化魔种的背后还有其他人?

伽罗没有再说话,握着羊皮鼓,看向远处,夜风卷动风沙,月光下的荒漠无边无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