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家萌夫有点甜 8.5
作者: 最团子 主角: 顾小懒 吴越
68.14万字 0.1万次阅读 0.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完本感言 2024-01-24 17:18:40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68.14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87章
简介

重获新生,顾小懒决定帮老妈拴住出轨的老爸,守护住家人,做一只无忧无虑的米虫。

第一章 第一次见面

一九九三年八月,下午两点,正是一天最热的时候。

顾小懒腆着小肚子四仰八叉的躺在院子前那颗大槐树底下放着的躺椅上乘凉。一台组装的小电风扇在旁边呼啦呼啦的吹着,吹一会儿就停一下,顾小懒就愤愤的抬起肉爪子在那台电风扇的“脑袋”上使劲砸一下。这破电扇才重新开始转动。

这破风扇,非得让人狠狠地砸几下才过瘾。

由于天热的缘故,使的她心情特别烦躁,越烦躁越热,再加上那台电风扇吹出来的风又是热的,非但没给人凉快的感觉,反而让她觉得比刚才更热了。

顾小懒烦躁的翻了个身,拿自己的小肉爪子对着脸使劲扇风。

刚才她又做恶梦了,梦见自己又回到了五岁的时候,大哥因为父母离婚高考发挥不利落榜,受不了打击跳楼自杀的情景。那一地的红色就像一只张牙舞爪的怪物,盘亘在她的脑海,久久挥之不去。以前她是不懂的,可是现在每次梦到大哥跳楼,一颗心都绝望的缩成一团,让她心痛的想要昏过去。她能够体会大哥当时那满满的绝望。

想到这里,顾小懒紧紧地握住了拳头,心里下定决心,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保护住这个家,绝对不会让不相干的外人破坏了这个原本幸福的家。

说起来,顾小懒是一个月前回来的,她记得自己出了车祸死亡后在地府等待转生的时候正好碰上了地府新百年特庆,以前连瓶康师傅冰红茶都没抽到过一瓶的人在那次抽奖的时候居然抽到了特等奖——带着记忆转生。

她一开始挺郁闷的,觉得带着记忆到下辈子是件折磨人的事情,哪知道一睁眼却发现自己回到了四岁的时候。

起初她狂喜过,疑惑过,恐惧过,生怕这只是一场梦,梦醒了就什么也没有了。不过在这里呆了一个月了,她那颗担忧的心终于可以放回肚子里去了,她知道自己真的回来了。

回来的顾小懒不止一次的在心里感到庆幸,幸好她回到了四岁的时候,这个时候父母的感情还没有破裂,大哥还在上高二,并没有参加高考,也没有因为落榜而受不了打击跳楼自杀。虽然最后没死,但是却摔断了脊椎骨,从此瘫痪在床上,毁了一辈子的前程。奶奶也没有因为父母离婚被气的脑充血去世,他们一家还是村里的模范幸福家庭。

真好!

所以顾小懒在心里打定了主意,这次无论如何,她也一定要好好地守护住这个家,让一家人幸福的生活下去。

只是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太骨感,所以顾小懒才会这么烦躁。

家里种植的大棚蔬菜已经在这一带打开了市场,每天都有人来找顾爸谈生意,不可能让顾爸不出来见人,这样不现实。而且她也不知道那个勾搭顾爸的小三此刻有没有跟顾爸认识。还有顾妈,想要改变她“女人结婚后就一定要为这个家庭牺牲奉献一切”的思想太难了,并不是说就反对顾妈对家人好,只是这个好的前提是不能把自己给糟蹋的不像样。

像顾妈这样省吃俭用,明明才三十多岁的人硬是给糟蹋的像个四十好几的农村大姐,顾小懒觉得,如果她是顾爸她肯定也会被小三诱惑的。

况且自从顾妈生了她之后身材就开始发福,一米六三的个子,体重却欢脱的朝着一百五十斤的大关上一路狂奔,她在旁边看着都替老妈着急。

只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想要改变顾妈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哎!”想到这里,顾小懒忍不住叹了口气,她的任务艰巨啊。

“小丫头片子叹什么气?”顾爸从外头回来,正好听到顾小懒的叹气声,再看她躺在躺椅上那肉呼呼的一团,配合着那愁眉苦脸的表情,顿时就乐了。他走过来一把捞过女儿,坏心眼的拿胡子使劲蹭了蹭她肉呼呼的小脸,“来跟爸爸讲讲,又是谁惹我们小懒不高兴了?”

说完又要拿胡子去扎顾小懒肉呼呼的脸,被顾小懒嫌弃的拿肉爪子给拍开了,她强压下心底对顾爸那极端复杂的感情,一本正经的说:“老爸,奶奶说了,你下次要是再拿胡子扎我的脸,就让我告诉她,让她收拾你的。不过,看在你是我爸爸的份儿上,我就不举报你了。”

顾爸听到女儿的话,顿时给逗乐了,跟着做出感动状:“哎呀呀,还是我们小懒最孝顺爸爸了。”说完就要再拿胡子扎顾小懒的脸,结果被顾小懒给一把推开了,“我是怕你等下又被奶奶拿着拐棍追着满院子跑,我丢不起那人。”说完还撇了撇嘴。

那一本正经的小模样,把顾爸逗的乐的不行,他捏着顾小懒的鼻子晃了晃:“小丫头,你知道丢人是什么意思吗?”

还敢嫌弃自己老子丢人,嘿,这丫头快要成精了。

“热。”顾小懒被顾爸抱了这么一会儿,脑门上的汗珠就直往外冒,就在他怀里挣扎起来。

顾爸也热,所以就将顾小懒放到了躺椅上,问她:“你哥呢,还没到家?”

顾小懒的哥哥叫顾勤,现在在县一中念高二,顾家所在的小镇离县城比较近,回来只坐二十分钟的车,所以每个星期都会回家一趟。

反正顾家现在也不缺那点车费钱,正好孩子回来了还可以给他改善一下伙食。

“没有。”顾小懒摇摇头,心里也挺急切的。她回来都一个月了,还没见到老哥呢,说不想念那肯定算是骗人的。她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却恨不得自己能长出一对翅膀飞到一中去见老哥。

因为顾勤开学就要升高三毕业班了,所以学校没给高二的学生放假,这两个月都在学校补课,每个月的月底可以回家住两天,让学生休息的同时正好回家拿生活费,而这两天的时间也是为了照顾那些家里离县城比较远的同学。

“乖乖,来吃西瓜咯,奶奶特地放在井里面镇过的。”顾奶奶从旁边的厨房里端着一盘切好的已经去皮去籽的西瓜出来。顾小懒看到奶奶手里端着的西瓜,眼前顿时一亮,这西瓜是自家种的,沙瓤的,甜的很。这种没打过催长素,自然成熟的西瓜以后可买不到了,她没回来之前每年夏天都要在心里念很久的。

所以顾小懒这会儿也不热了,麻利的从躺椅下爬下来跑到奶奶跟前前眼巴巴的看着她手里端着的西瓜。那湿漉漉的小眼神,看的老太太一颗心都软了。赶紧拿起事先准备好的小银叉子叉了一块西瓜喂给她吃,顾小懒吃了一块西瓜,甜的她眼睛都眯起来了。顾爸在一旁看女儿一副幸福陶醉的模样,突然也想吃西瓜了,于是伸出手也想去捏一块来吃,结果连盘子边儿都没沾到就被顾奶奶给一手拍掉了:“厨房里还有,你自己拿去,这么大的人了还跟自己孩子抢吃的。”

顾爸被顾奶奶说了也不以为意,笑呵呵的到旁边的压井边压水洗了手,然后进了厨房。

顾爸拿了一块西瓜出来,一边啃一边问顾小懒:“你妈呢?怎么也不在家?”大热天的往外面跑什么呢,热死个人。他是要出去见客户,拉单子,要不然他才不愿意出去。

顾小懒抬头看着顾爸,那大口大口啃西瓜的样子可是跟在外头看到的文质彬彬的模样大相近庭,顾小懒这个时候很想让外面那些甘愿要当小三小四小五的女人来家里看看顾爸此刻的样子。你们所迷恋的那个文质彬彬,谈吐风趣的男人在家里其实是这个样子的。

顾爸见小懒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盯着自己看,顿时就乐了,把手里那块啃的快剩下皮的西瓜皮递了过来:“小懒,是不是要跟爸爸换西瓜吃?”

顾小懒盯着那块西瓜皮,又抬头看看顾爸:“……”

顾奶奶对顾爸嗔道:“怎么给人当爹的,有你这样拿西瓜皮跟闺女换西瓜吃的老子吗?真是越大越没个正形了。”说完顾爸又转头去哄孙女,“乖乖不要跟你爸一般见识,咱们吃自己的西瓜,崩搭理他,他就是个没人理。”

“没人理”是这个地方的地方话,意思跟“狗不理”差不多,都是让人不想理的意思。

顾小懒没吱声,而是伸出小肉爪子接过了顾爸递过来的西瓜皮,转身扔到了一旁的垃圾桶里面。

她这个举动可是把顾奶奶给乐坏了,直夸小懒懂事了,顺便再把顾爸给说一顿:“瞧瞧我们家乖乖多懂事啊,还知道给爸爸扔西瓜皮了,可不像某些给人当老子的,就知道拿孩子开心。”

顾爸讪讪的笑了笑,接着又满脸自豪的说道:“那是,也不看看我们家小懒是谁的闺女。”

顾小懒看着顾爸:“……”她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老爸也这么厚脸皮自恋的时候……

……

顾勤是在傍晚的时候回来的,这次回来还带着他一个哥们,是他的同班同学兼舍友。对于顾勤带回来的这个同学,顾家上下都很热情的表示了欢迎。

只不过在顾小懒在看到大哥带回来的朋友时,脸上的表情却诡异到了极点。这人除了身上的气势弱了点之外,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完全就是她在地府轮回司见到的那个人的缩小版。

顾勤跟家人介绍:“爸妈,奶奶,这位是我哥们,叫吴越,跟我住一个宿舍。”

听到大哥的介绍,顾小懒才突然恍然大悟:哦,原来他叫吴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