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感言

书名:
吾家萌夫有点甜
作者:
最团子
本章字数:
167
更新时间:
2014-03-11 11:41:23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赌一赌,校霸变奶狗

初遇那年,时寒是整条街上有名的小霸王,连女孩子也不放过,见着一个就揪一个的头发,老师看了流泪、校长看了沉默。 某天,他盯上了一个软软的借读小姑娘,站在那就小小的一只,特别像初生未涉世的猫儿。时寒摒退周围的小屁孩,将小姑娘堵在街口。 小姑娘忍住心底的慌张,抬起头,操着一口小奶音道:“哥哥,街上有一群坏孩子,你可以保护我回家嘛?” 她在赌,赌这位小霸王心中是否存有善念。 … 重逢以后,小霸王成了一中校霸,为了一个女生打了成名一架,无数小迷妹为此却步。 某天,时寒发现自家同桌,就是他心心念念了这么多年的小姑娘。还是这么软这么甜,杏眼保留着那抹灵气。 时寒顶着全班人炯炯的目光,将苏葳蕤逼到墙角,桃花眸深沉:“跟我在一起?” 小姑娘一点都不怕他,歪歪脑袋,眼底满是狡黠:“我的择偶标准是,不逃课不打架不早恋成绩好。请问时寒同学,你哪一样达到了呢?” 她在赌,赌她的心上人会不会因为自己重回正途,就像当年一样。 痞气校霸×乖戾少女 本文又名:《春光葳(we)蕤(ru)》《苏赌王的日常修养》《媳妇人见人爱怎么办》。
已完结,累计30万字 | 最近更新:番外3:《SSR》

第1章:那奥特曼呢

书名:
赌一赌,校霸变奶狗
作者:
锦安
本章字数:
2288

一中真是个清新脱俗的学校。

好像撞破了大佬的秘密恋情,我还看得见明天的太阳吗。

——《SWR》

-

“女士们、先生们,本次航班已到达目的地城南机场,地表温度为32℃……”

耳边是空姐甜美的嗓音,苏葳(wēi)蕤(ruí)右臂撑着的脑袋猛然向前一滑,猝然惊醒梦中。

她机械地拿起书网中的高一课本,走出头等舱。

苏葳蕤隔着窗玻璃往外看,杏眼被乍亮的天光刺了一下。外头艳阳高照,炙烤得地面仿佛也冒着热气,叫人软绵绵地融化掉。

城南是沿海城市,九月初头,仍像是在盛夏。

手机刚开机,沈似卿的电话便打来了,语气温柔而爽朗:“葳葳可算到了呀!拿好行李来B出口,咱一起去学校报道,有没有水土不服……”

那头的女人絮絮叨叨地说着,明明还没和女孩见面,却像是相识了数年。

苏葳蕤一路温声回应着,感受着陌生阿姨的善意,心底却还是空空的。

这是从她爸爸接受任务“失联”以来,她辗转的第四户人家,却恰好回到了小学第一户人家生活的城市。

很多时候,冥冥之中已然注定了,未来因果百态的缘分。

-

沈似卿几乎是一眼就看到了泱泱人海中恍若自带着灵气的小姑娘。

小姑娘右手拖着粉色行李箱,左手稍显局促地握着书包肩带,略长的薄刘海微遮住黛眉,五官出落的精致,杏眸眼波潋滟,宛如一捧被人珍藏的新雪。

真是漂亮极了,一看就是个乖孩子,比她家混小子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苏葳蕤怕生,但自幼就如皮球般地在各位警官家里来去,她自然便懂得如何讨别人欢心。

软绵绵地喊一声阿姨,做什么都乖乖的,这样才不会被人嫌弃。

如果面对冷场,她也会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强行扯一些话题,好让气氛不那么尴尬。

在去往城南一中路上,沈似卿像是看出她笑容的腼腆生涩,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葳葳的生日是什么时候呀?”

苏葳蕤一顿,喉咙轻轻咽了咽:“平安夜,12月24日。”

“平安夜好啊,这天降生的孩子一定能平平安安,一生顺遂的。”

气氛无端地沉了下去,苏葳蕤额头侧抵着车窗,睨着交通灯鲜红的倒计时。

沈似卿叹喃一声,倾身轻柔地抚了抚少女的额头,温声道:“你爸爸现在已经在那边稳定了下来,长时间内不会再有什么意外了,别太担心。”

“葳葳也别太怨他了……这是他避不得的责任,阿姨知道你是个懂事的孩子,乖。”

苏葳蕤默默答应着,眼前刺眼的红灯如水彩般缓慢晕开,她强迫自己忍下眼眶酸涩的泪意。

怎么又是“懂事的孩子”啊。

可又有谁明白呢,她不想做一个懂事的孩子,一点都不想。

-

到达城南一中时,已经是正午了,毒辣阳光的照射下,一中的红砖绿瓦显得格外好看。校道上仅有寥寥几人,学生们都一溜烟地跑去饭堂吹空调了。

“一中是住宿制,等周五放学,葳葳记得去找时寒那个混小子,跟他一起坐陈叔的车回来唷。”

沈似卿带着苏葳蕤一路去了教学楼大堂,将她交给了对接老师,又叮嘱了几句,这才满意离去。

时寒...?

苏葳蕤唇齿轻咬,蹙眉思索了半晌,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却又总记不起来在哪儿听过。

对接老师是个不苟言笑的教导主任,公事公办地将她带到教导处领校服,便让她上四楼去找高二(1)班班主任。

一中的校服样式繁多,英伦风的礼仪服加上传统的蓝白运动服,春夏秋冬不带个重样儿的,苏葳蕤将行李箱都塞满了还是装不下。

这学校也太豪气了吧。

相比苏葳蕤原来待的涣城中学,四季如一的校服简直太寒酸。

主任见事情都交代完了,朝她点点头,便步履匆忙地离去,面上的淡然已经绷不住了。

下课这么久了,她的烤鱼炸鸡腿糖醋排骨一定被那群丧心病狂的高三老师抢光了啊!!!

离去的高跟鞋声越来越频繁,只剩下苏葳蕤一个人迷茫地看着校服,满脸的黑人问号。

她又想起以前无论学生做什么都要被死盯着、宛如牢笼的涣中,更加恍惚了。

苏葳蕤有些艰难地单手抱起剩下的校服,推着行李箱走出教导处,随便找了一个地方放下,开始自己摸索。

六层高的凹字形建筑,高大恢宏,此时因为是饭点,楼梯口不见人影,安静得连她自己的心跳声都清晰可闻。

苏葳蕤攥紧了书包带,缓步走上楼梯,尽量地放轻了脚步,唯恐打扰这片宁静。

当她走到三楼跟四楼之间的转角时,余光倏然瞥见一抹黑色的身影,吓得她步子一顿,险些摔倒。

苏葳蕤将身体往扶手后藏了藏,抬眼望去,却窥见了在她眼中颇为香艳而令人浮想联翩的一幕。

一对学生正如胶似漆地粘腻到了一起。

女生侧脸面容姣好,披散着长发,将高她一个头的少年堵在楼梯口,故意朝他脖颈边吹气,耳根泛着红。

少年的神情隐匿在墙角的阴影下,低头睨着女生的发顶,骨节分明的手缓缓握起。

唯一清晰的,是他们二人身上都没穿着校服,而都是黑色的休闲T恤,印着一只小橘猫。

哇塞,还是情侣装。

以前在涣中还没见过这么开放的小情侣呢,世风日下啊世风日下。

苏葳蕤忍不住小声感叹一句,白皙的脸蛋瞬间染上点点绯红,又小心地往后站,将脑袋探出来悄声观望,心里默默臆造出了无数个按头小分队队员。

女生声音娇软,羞赧又傲气地开口:“我……看到你给我写的信了。”

一直沉默着的少年蓦地低声笑了笑,声音充满磁性,原本带着些不耐烦的语气在苏葳蕤耳朵里倒是宠溺得紧:“嗯?我写的什么?”

他边说着,边交叠起手臂,不动声色地拉远二人的距离,目光戏谑地看着女生。

女生被他这番不算抗拒的动作鼓舞了,低下头佯装淡定,声线微抖:“就那句……你觉得‘曼’这个字,很有女人味啊。”

“噗嗤。”

安静狭小的空间内响起了两声笑,心有灵犀一般,打破了本暧昧缱绻的气氛。

低沉的男声只轻嗤一声便停下了,但另一道清软的笑声从他们不远处响起,断断续续地,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女生脸上的羞怯登时消失,扭头向转角处瞪去,一眼便望入了陌生少女弯弯的杏眼。

少女一身素白长裙,双手扶着楼梯扶手,满脸都写着愉悦,毫无偷窥自觉地接了一句:“那……奥特曼呢?”

反正都被发现了,她还担心个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