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了福星闺女后,全村都旺了 8.8
作者: 久l久 主角: 樱宝
112.64万字 0.5万次阅读 10.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前世番外十一 2024-01-24 17:10:49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12.64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09章
简介

简介:(重生+种田+神奇洞府+虐渣+致富) 姜三郎从坟岗子里捡个刚出生的女婴,把她当亲闺女养着,没多久十年不孕的妻子竟怀了双胞胎。 紧接着,姜家不断有好事降临,从一贫如洗,一步步走上富裕之路。 全村人都羡慕姜家好运气,都想沾沾小仙童的福气。 樱宝小手一挥:来来来,都跟我去种金耳雪耳,保管你们一年吃饱,两年致富,三年走上人生顶峰。 最后,村民们果真都富了,羡煞旁村。 忽然某天,抛弃女婴的那家人找上门,要求姜家归还孩子。 全村人怒了,摩拳擦掌挡在门口:呸!什么臭不要脸的敢来抢孩子,先尝尝老子的拳头。 樱宝死了,又重生了,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竟是一个话本里的炮灰工具人,她所遭遇的一切,都是为了推动剧情而产生。 这一世,樱宝坚决远离女主女配,远离所有剧情,带领养父母和弟弟好好生活,发家致富。

第一章:丫头片子

开新文了,《农家小福宝开挂了》,感兴趣的宝子可以去看看。

……

“又是个丫头片子!”

陈冯氏嫌弃地将手中新生婴儿塞进二儿手中,哼一声,转身出屋。

到灶房,见灶台上放着两碗红糖荷包蛋,气不打一处来。

端起一碗倒进锅里,对大儿媳道:“糖水蛋先端给你四婶子,你二弟妹暂时吃不下,等她饿了再说。锅里的,加点水煮煮,给奇儿松儿哥几个分了。”

“是,娘。”赵氏欣喜,赶紧端起一碗糖水蛋往二房去。

掀开房帘,瞥见二叔子正站在房门口,手里抱着刚出生的小闺女,脸色晦涩难明。

将手中糖水蛋递给整理药箱的接生婆,赵氏道:“四婶,您先吃口垫垫。”

吴四婶也没客气,接过汤碗唏哩呼噜吃尽六个荷包蛋,一口气喝完红糖水。

抹抹嘴,起身提起小药箱,说:“我这就回去了。等下让你二弟妹多揉揉肚子,把恶露排排,有啥事就去叫我一声,反正也不远。”

赵氏连忙道:“好的,辛苦四婶子了,我这就叫大郎送送您。”

“嗯。”吴四婶背上药箱,意味深长地看一眼呆立的陈二郎,撩帘与赵氏出去。

躺在炕上的产妇偏过头,拉起被子盖住脸,嘤嘤哭起来。

捧着小襁褓的男人紧抿嘴,面色阴沉可怕。

他已有了两个女儿,没想到这胎又是个女孩,这让陈昌平既愤怒又羞惭。

想他兄弟三个,大哥已经有俩儿子了,连去年刚成亲的三弟也生个儿子,偏自己这房,三胎都是女孩。

不,是四胎。

一年多前那胎,出生不久,妻子夜晚睡的熟,不小心捂住她头脸,第二天就没气了。

那也是个女儿。

陈昌平只觉脑瓜子嗡嗡,无地自容。

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他二房这是要绝后了吗?

想到自己可能遭受亲朋异样的眼神,爹娘明里暗里的指桑骂槐,以及各种流言蜚语,陈昌平顿觉血液倒流。

再看手中婴儿,满心满眼都是厌恶。

一转身,出了家门。

此时晚霞漫天,路上寥寥几个行人。

陈昌平将小小襁褓揣在宽袖里,快步走向后山。

袖囊中的婴孩扭动一下小脑袋,小嘴蠕动两下,复又安安静静沉睡。

在坟岗旁站立片刻,还是觉得这里太靠近山路边,不够隐蔽。

若是这小孽畜被路过的村民给捡走,再抱回村里宣扬开,可就不好了。

他妻子可是刚生产,很容易被人猜到是他家丢的。

想了想,陈昌平又往里走了几十步,才将襁褓取出放在茅草丛里。

又站了片刻,握了握手掌,最终没敢下手将女婴掐死。

算了,说不定过一夜她就被野狼给叼走,倒也不用自己背负杀女债孽。

四下望了望,见周围无人,陈昌平转身下山,步履匆忙。

暮春时节,漫山的野桃褪去繁花,挂上一个个毛绒绒小果儿。

野樱桃早已熟透,滴溜溜挂在树梢,红红黄黄,分外惹人垂涎。

东陈村,小川河边,几个妇人正在捶衣洗菜。

“听说了么,昨日姜三郎家捡了个女娃娃,也不知是哪家丢的,啧啧,脐带还没脱呢。”

“真的假的?二婶子你亲眼瞧见了?”一妇人似是不信,“这年头谁会丢娃儿?又不是荒年养不活。”

“那还有假?今早我去他家借水桶,亲眼瞧见的。”王二婶拧干手里衣裳,丢进篮子里。“那娃娃满脸红肿,说是被蚂蚁咬的,啧啧啧。”

“哎呦真是造孽。”另一妇人伸头询问,“在哪里捡的?”

“不知哩,姜三郎家的咬死不肯讲。”王二婶左右看了看,一脸八卦道:“左不过附近几个村的。也不知谁家这么缺德。”

“可不是!”

几个妇人乒乒乓乓一阵捶衣。

“反正不是咱村的。咱村就二十來户,谁家婆娘放个屁都有人知道,别说生个娃了。”一妇人道。

众人大笑。

“咱村可没那样狠心人。”

王二婶撇撇嘴:“可惜是女娃儿,若是男娃子,许春娘可就轻省了。”

姜三郎成亲十年,他媳妇许春娘连个蛋都没下,姜老娘为此差点被气死。

几名妇人互瞅一眼,心照不宣笑开,“是呀是呀。”

“也亏姜三郎仁义,这么多年竟没休妻。”

“就是,搁俺家,指不定一天骂到晚,别说十年,就是三年不怀她就跳脚休了俺。”

“可不是。”众人附和。

一妇人敲着捶衣棒道:“哎,也是春娘命好,嫁了个会疼人的夫婿,若不是姜三郎护着,你当姜老娘不休?”

“是呢,可惜姜三郎一表人才,能文能武的,啧啧啧,以后恐是要绝后咯。”另一人感叹。

“谁说不是呢。”

众妇人唉声叹气,一会儿替姜三郎不值,一会儿又羡慕许氏好命,嫁了个俊俏会疼人的夫婿。

再联想自家屋里胡子拉碴一身臭汗的糟心玩意儿,顿时都酸的不行。

“女娃倒是正好。”

一妇人拧着衣裳道:“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抱子得子,这女娃娃说不定给姜三郎引来个大胖小子哩。”

“那也不一定。”有妇人反驳。

“怎么不一定了?西村陈二狗家不就是嘛,媳妇三年没动静,他老娘从外头抱回个女娃子给他们养,结果你猜怎么着,没两年二狗媳妇就怀上了。”

“对对对,俺也听说了,还真有这么回事。”

“所以啊,那娃子说不定是姜三郎从别地抱来的呢,故意说成捡的,就是怕日后引不来孩子,被人笑话。”

“哈哈哈,也对哈……”

几个妇人嘻嘻哈哈一阵八卦,洗好衣裳,各自挎上篮子回家。

东陈村,姜家三房。

姜三郎端着一碗羊奶进了屋,对媳妇道:“昨儿大哥家的羊下崽了,我就挤了点奶,等会儿煮开了喂给娃娃。”

“呦,这也太巧了吧。”

许春娘惊喜,“这下娃娃有奶喝了。”

正愁拿什么喂养孩子呢,没想到大哥年前买的母羊竟下了崽儿。

将手中襁褓放床上,盖好薄被,挽起袖子接碗,对丈夫道:“我去煮吧,你来看着娃儿,刚刚她哭的好凶哩。”

姜三郎将陶碗递到妻子手中,伸头瞧着床上小婴孩,越看越喜爱,“许是饿狠了,昨个到今儿就喝了点糖水。”

床上小婴孩微微睁开眼,忽然冲他咧嘴笑了下。

“呦,小闺女会笑了。”姜三郎惊喜,摸摸自己胡茬,得意道:“咱闺女这是认出爹了呀。”

“尽说胡话。”许春娘嗔他一眼,“她才多大,怎就认得你了?”

姜三郎嘿嘿一笑,“那可难说,咱闺女可聪明着哩,昨日我一抱起她她就不哭了,只一个劲儿流泪,好似委屈的不行。”

一想起小闺女当时一脸的蚂蚁,姜三郎就心疼的直抽抽,伸手摸摸她脑袋,叹口气。

也不知谁家这么狠心,将刚出生的娃子抛到坟岗子里,这是不想让她活啊。

若不是自己刚好路过那边,听到坟地有孩子哭声就大胆去查看,再过个一日半日的,这孩子只怕被蛇鼠蚂蚁给啃了。

唉,不想养可以送人啊,干啥要取她性命?

“没事了,以后你就是我姜三的亲闺女。”

姜三郎抱起娃娃颠了颠,紧紧护在胸口。“只要有我一口吃的,绝饿不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