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宣无邪传(下)

书名:
帝尊
作者:
宅猪
本章字数:
4172
更新时间:
2015-03-13 20:07:29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开局复仇全宗门,靠着双修无敌

【双修+采补+掠夺+日久生情+多女主】 陆尘意外穿越,穿到了修仙界。 睁开眼就被一群美女包围,每个都争着使唤他,每天被压榨到最后一丝力气才得以安眠,这一挨就是三年。别的没学到,人都快被薅秃了! 转机从陆尘获得一本上古双修大法开始,从此逆风翻盘,强取豪夺,走上双修成仙之路。 “师尊,你的天赋很好,现在归我了!” “你们是冰火双姝?冰火两重天,我喜欢,灵根归我了!” “天之骄女?高岭之花?妙手丹修?巧舌妖修?魔族圣女?神圣女佛子?.......美女那么多,各不相同,值得细品。”
连载中,累计17万字 | 最近更新:第82章 幽冥真人

第1章 开局奴隶

书名:
开局复仇全宗门,靠着双修无敌
作者:
鑫良
本章字数:
2634

“王寡妇,你给我弄一下吧,一下就行,给你半吊钱。”

陆尘满脸期待地看着眼前这位娇媚动人的少妇。

王寡妇嗤之以鼻,“半吊就想弄?一吊,少一个铜板都不行。”

陆尘顿时苦了脸,摸了摸干瘪的口袋,“要不这样,进去十文,出来十文行不行?”

王寡妇闻言,顿时柳眉倒竖,“你当老娘是傻子吗?滚!”

天音宗山脚下,陆尘被骂了个狗血淋头,无奈地转身离开,踏上那条通往山门的崎岖山路。

他边走边端详着手中的玉佩,内心一阵苦笑,这功法,看来只能攒攒钱再试了。

刚进山门,就听得一阵怒骂声传来。

“真是个废物,怎么现在才回来?”

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七八个美人正在一处清泉池里嬉戏。

水花四溅,香肩半露,那肌肤如同新雪般洁白无瑕,在朦胧的蒸汽中若隐若现,宛如一幅动人的春宫图。

然而,面对这香艳的场景,陆尘却只是匆匆一瞥,便立刻低下了头,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

池水里的这些女人,全是天音宗的女修,算是陆尘的师姐,也是他平日里小心伺候的对象。

陆尘是一个穿越者,也是最苦逼的穿越者。

刚穿来时,他无比庆幸,以为自己也能像小说里男主一样,修仙长生,妻妾成群,成为人生赢家。

而且这个天音宗里就只有女人,还个个容貌出众,他不止一次的幻想过,能和这些美女师姐们发生一些不可描述的故事。

“磨蹭这么久,你是不是活腻了?赶紧去烧水烹茶!”

听到催促声,陆尘一个激灵,赶紧低着头快步走过去。

幻想是幻想,现实却很残酷,原身只是个杂役弟子。

说是杂役弟子,其实更像是个奴隶。

这十几人的小宗门里,就只有他一个杂役弟子。连泡杯茶都得夏季采露、冬季接雪,每日无休止的繁重劳作。

更让他难以忍受的是,在这些女人的眼里,陆尘根本就算不上一个男人,只是一头任劳任怨的牲畜,稍有不顺就拳脚相加,皮鞭伺候。

至于穿越者标配的金手指?他等了三年也没有等到。

三年来,曾无数次想要逃跑,奈何额头上被打上了奴印,根本走不出天音宗的范围。

他想过反抗,可原身只是一介凡人,就连灵根都没有,无法修行。

而这些女人里,实力最低的也是炼气期,一个手指头就能将陆尘轻易的碾死。

奴颜婢膝了整整三年,这苦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陆尘一边在心中叹气,一边准备烹茶。

“慢着!”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突然喝道,目光如刀般锐利地盯着陆尘。

出声之人是柳元元,天音宗大师姐,肌肤娇嫩,面容绝美,一双细长的凤眼微微上挑,透露出与生俱来的高贵与冷艳。

然而,她却是出名的蛇蝎心肠,对陆尘是百般刁难,从没给过他好脸色。

“你这个贱奴,刚才是不是抬头看了我们一眼?”

陆尘心中一惊,连忙解释:“柳师姐,我没有...”

“没有,当我是瞎子?我分明看到你眼神闪烁,心怀不轨!现在就给我跪下认错,不然我挖了你的眼珠子!”

陆尘闻言,心中一阵怒火升起,指骨都捏得发白。

下一刻,一条白皙的玉腿突然高高抬起,眨眼睛就将人踹倒在地,对着他的头就踩了下去。

陆尘瞬间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从头顶传来,身体动弹不得半分。

“哈哈哈,真是个废物!”师姐们看到陆尘的屈辱模样,纷纷大笑起来。

这就是仙凡之间的实力差距。

陆尘咬紧牙关,心中发誓,总有一天,我要让你们这些恶毒的女人付出代价!

“好了,知道错了就好,起来吧。”

陆尘挣扎着起身,脚下突然一滑,一个重心不稳,整个人就向前扑去。

“呀!”师姐们惊呼一声,纷纷躲闪。

但已经来不及了,陆尘整个人栽进了水池里,恍惚间还看到了一片白花花的影子。

“你这个废物,竟敢弄脏灵泉水!”

柳元元怒吼着伸手抓住陆尘的头发,粗暴地将他从水池里拎了出来,又一把将他的头死死按进了水中。

泉水涌入口鼻,窒息感袭来,陆尘挣扎着试图摆脱控制,但那只手就如同铁钳一般,牢牢将他按在水下。

“哈哈哈!你们看,他就像一条狗一样!”

就在陆尘以为自己即将命丧于此的时候,怀里的玉佩突然发出一道微弱的光芒,身体竟涌出一丝暖流,让他挣脱了那只手的束缚,终于浮出水面,呼吸着久违的空气。

可就在他睁开眼睛的一刹那,就见柳元元恶狠狠地伸出手指,戳向他的右眼。

“啊!”

陆尘惨叫一声,只感觉一股钻心的剧痛传来,捂着眼睛痛苦地倒在地上。

“你个狗奴才,还敢睁眼看,这就是你的下场!”柳元元的声音冷冽如冰,刺入陆尘的耳中。众女也随之大笑,脸上洋溢着扭曲的快感。

就在这时,一道清冷的声音忽然传来:

“你们在干什么?”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位白衣女子缓步而来,她气质高贵、容颜绝美宛如凌波仙子般飘逸出尘。

来人正是天音宗的宗主—程洛初。

看到宗主亲临,众人顿时收起戏谑之色,毕恭毕敬地行礼问候。

程洛初在扫了一眼现场后,微微皱眉,声音中带着一丝不悦:“怎么如此胡闹?”

陆尘此刻正狼狈不堪地蜷缩在地上,右眼鲜血淋漓。

知道程洛初来了,心中升起一丝期盼。

程洛初,筑基期大能,对待弟子严格公正,平日专注修行极少露面,全宗也只有她从未对自己有过任何的轻视和侮辱。

美若天仙,神通广大,菩萨心肠。

陆尘将其视为女神般的存在,无数次在夜深人静之时,都将她当作自己的梦中情人,沉醉梦境中。

只见程洛初从怀中取出一瓶药膏,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缓缓走向陆尘。

“来,快将这瓶药膏敷上。”

陆尘一愣,那药瓶他认得,是专治外伤的回春膏,有了它,自己这只眼睛还保得住!

他心中涌起一股暖流,果然,宗主跟这群蛇蝎女人不一样。

颤抖着双手接过药膏,小心翼翼地敷在受伤的右眼上。

清凉的药膏触及伤口,带来一丝丝舒缓的感觉。

可下一刻,一股强烈的灼烧感就从右眼传来!

“啊!”

痛感越来越强,如同烈火焚烧、刀割针刺,他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落,双手紧紧捂住眼睛,痛得满地打滚,发出凄厉的惨叫。

“哎呀,拿错了,那瓶不是疗伤药...”

程洛初虽嘴上这么说,嘴角却噙着一丝冷笑,看着在地上痛苦打滚的陆尘,眼中满是戏谑。

“哈哈哈哈,这个贱奴还真以为宗主会给他用回春膏?想必这里面装的是加快腐烂的毒药吧!”一弟子忍不住嘲笑出声。

众女随即也跟着大笑起来,笑声在空旷的场地中回荡,显得格外刺耳。

“为什么,宗主,为什么连你也这么对我!”

陆尘怒吼着,声音中充满了无尽的怨恨和愤怒。

“为什么?”程洛初冷哼一声,眼中满是轻蔑,

“从你被卖上山,被烙下奴印的那一刻起,你就注定一生是我天音宗的奴仆,你也配问主人为什么?”

一阵阵锥心之痛传来,陆尘心中唯一的幻想也破灭了。

果然是蛇鼠一窝,这群女人根本没有任何人性。

程洛初根本不是怜悯他,她是要自己最绝望的时候给予一丝希望,又将他狠狠地推入深渊!不过是在享受玩弄自己的快感罢了。

心中的愤怒和绝望如同熊熊燃烧的火焰,几乎要将他吞噬。

就在此时,陡然生变!

山门处突然传来冲天巨响,一股肃杀之气瞬间笼罩了整个回音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