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终,全文完

书名:
被夺一切后她封神回归
作者:
卿浅
本章字数:
3292
更新时间:
2023-06-27 10:55:21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直播娃综:侯门主母卷疯了!

开新文啦~宝子们,《小可怜回到顶级豪门后,被团宠了》。【整顿娱乐圈+直播+先婚后爱+娃综+萌宝+古穿今】 许芊芊身为大夏朝身份最尊贵的侯门主母,被枕边人灌下毒酒一命呜呼,再次醒来发现竟穿成《影帝,他官宣了!》的恶毒女配。 书中,原身娱乐圈十八线小明星,长相美艳有攻击性,黑料缠身,据说连路过的老鼠见了都得踩两脚! 阴差阳错爬上京圈神秘大佬的床,隐婚生下儿子后,她对男主影帝的迷恋程度丝毫不减。 她对儿子非打即骂,用他命作要挟“隐婚老公”为她在娱乐圈换取资源,就为能跟男主同台机会。 最后结局是她遭到男主的疯狂报复,被关进精神病院后,从小养成性格阴郁的儿子亲手了结她性命! 许芊芊:“……”男人有什么好的!这辈子她要独美!赚钱!养娃! 接下娃综,改善跟儿子的母子关系,她是女主对照组?错!她是来卷爆女主的! 【弹幕:许芊芊跟她儿子穿得衣服太廉价了】 后来,海外顶级奢侈品牌设计师直接某博@许芊芊,果然只有芊芊才能穿出我想要的感觉~ 【弹幕:许芊芊嫁的金主又老又丑】 后来,京圈薄家接班人在线@许芊芊,想你~
已完结,累计78万字 | 最近更新:第383章:三胎提上日程

第1章:侯府主母穿成十八线小明星?

书名:
直播娃综:侯门主母卷疯了!
作者:
小吞金兽
本章字数:
1898

2023年,京圈别墅区。

“……”许芊芊睁眼已经在床上坐了将近四个小时,脑海中涌现的陌生记忆跟她原有记忆混合,导致她一时间没回过神。

许芊芊是大夏朝身份最尊贵的侯府主母,她丞相府嫡女出身,及笄嫁与侯府世子,原不奢求夫妻琴瑟和鸣,但求夫妻相敬如宾,结果新婚当天就被新婚夫婿厌弃,称她占了原属于他心爱之人的位置。

婚后礼敬公婆,管束下人,不曾得到夫君的一丝疼惜,公婆为补偿她,早早的把管家之权交给她,而她这一接手就是整整十几年,期间因无所出,几次被夫婿闹腾着要休妻,皆被公婆压下来。再后来公婆丧仪未过,男人没了阻碍,第一晚就灌了她毒酒。

喝下毒酒的五脏六腑会慢慢腐蚀殆尽,剧烈的疼痛仿佛现在还记忆犹新。

许芊芊攥紧手掌,眸中恨意翻涌,活着真好,唯独可惜不能手刃仇人!

他以为他这个侯爷就高枕无忧了?真是愚蠢!想她姐姐身为当朝太后,兄长镇国大将军,她突然暴毙,必定会引起他们怀疑,到时候整个侯府都会为她陪葬!

不然他觉得,侯府这些年的权贵与风光真靠祖上那点战功吗?

许芊芊压下心头恨意,前世的恩怨她哪怕不用看也知道结局,眼下她的处境似乎也没好到哪去!

她穿书了。

只不过,这本书跟她平日看的诗词雅集不同,名字叫《影帝,他官宣了!》。

并且书中世界跟大夏朝完全不同。

她,网剧出身的十八线小明星,因出演其中的恶毒女配深入人心,路人粉极差,导致她全网黑的导火索还是插足影帝沈怀瑾跟当红小花姜玥儿的感情。

被骂到半退网期间,为争取角色被导演潜规则到酒店,阴差阳错的睡了同被下药的京圈大佬。

她丈夫薄景屹,京圈权势滔天的太子爷,薄氏集团现任掌权人,生性清冷,传言称不近女色,好男风。一朝有孕,薄家提出隐婚,生下儿子薄天鸣。

婚后许芊芊依旧对影帝念念不忘,经常拿亲生儿子的性命要挟薄景屹,除了要钱,就是为她争取娱乐圈资源,小小年纪的薄天鸣就这样成了她的“工具”。

在薄天鸣五岁生日时,许芊芊想烧死他来威胁薄景屹见她,结果迟迟不见男人回来,许芊芊点燃别墅,在一片火光中,母子俩被人救出,虽然俩人都没受什么皮外伤,但薄天鸣大受刺激,性子养的偏执阴暗,后更是亲手掐死被薄景屹关在精神病院的许芊芊,紧接着自杀。

书中,许芊芊的存在就是用来促进男女主的感情发展。

知晓日后的悲惨下场,再有上辈子的经历,许芊芊眸色微闪,男人哪有银子香?男人可以不要!儿子必须得好好教育!

去父留子!

“夫人不好了,小少爷高热惊厥……”

突然,慌张声突然从门口传来。

许芊芊蹙眉看向来人,“大呼小叫的,不成体统!”

“啊?”阿姨神色顿住,夫人再说什么?

许芊芊猛然反应过来,这里已经不是夏朝,不慌不乱的掀开被子下床,“小少爷呢?”

“哦哦在房里。”阿姨赶忙跟过去,语气着急,顶着有可能被许芊芊开除的风险劝道:“夫人,大人间的事情最好还是不要把小孩子牵扯进来,小少爷的年纪这么小,万一烧坏怎么办?”

许芊芊:“……”根据记忆,原身这次是为了见薄景屹,故意把孩子淋凉水,再带出去吹风,导致的发热。

不配当母亲!

许芊芊狠狠斥责原身一通,现在原身惹得麻烦,需要她来摆平。

男孩的浑身抽搐刚过去,闭眼脸色涨红的躺在床上,胳膊跟腿还是僵直状态。

“小鸣?”许芊芊搜寻着记忆中原身对儿子的称呼,试着喊了几声,没什么反应。

额头滚烫,烧的很厉害。

许芊芊拧眉吩咐身后阿姨,“去找大夫来!”

“……”阿姨没动,脸色为难的打量着许芊芊神色,“真的?”

夫人不是说要等先生来了后,再说吗?

“还不快去!”许芊芊看她是半分眼力见都没有,跟她前世身边的掌事嬷嬷相比差远了!

“哦哦好!”阿姨被许芊芊周身气势吓到,赶忙去楼下打电话,通知家庭医生过来。

许芊芊不知道大夫多久会过来,她注意到孩子的嘴唇开始发紫,很有可能还会再发生高热惊厥,必须要马上退热。

许芊芊转身回房,再回来时手中拿着针尖扎在孩子两侧耳尖,用力挤出血珠,撑开他手掌按压“窝风”处。

短短几分钟内,就能够通过放血来达到退热目的。

“你在干什么!”

阴沉磁性的嗓音响起,许芊芊被人攥着手腕拽开。

力道之大,许芊芊觉得自己的手腕骨头像是要碎掉似的。

男人的模样跟原身记忆中的丈夫重合。

薄景屹?

男人比她高出一头,气势上的威压让许芊芊感觉有些不舒服。

刀削般冷峻的脸庞找不出一丝瑕疵,一双幽暗深邃的冰眸不夹杂任何情绪,微抿的薄唇突出他现在不悦的心情。

“退烧了。”跟着薄景屹进来的男人,鼻梁上架着金丝眼镜,注意到天鸣的耳尖,再想起刚刚许芊芊握着天鸣的手掌……

“你怎么知道用这种法子能退烧?”

周庭宇饶有兴致的打量着看向许芊芊。

她在给天鸣退烧?

薄景屹松开,许芊芊白皙的手腕处出现大片红色压痕,看着有些触目惊心。

“你先看病!”许芊芊蹙紧眉心,这下人不像下人,大夫不像大夫的,真是没规矩!

看来,原身不仅当母亲失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