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偷偷养只小金乌》已上传

书名:
九星之主
作者:
本章字数:
142
更新时间:
2022-04-18 16:31:16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逆世重修,从妻女跳楼前开始

修仙万年,证道无上仙帝。 逆转时空,只为一家团聚。 前世,妻女被迫跳楼,儿子被人挖心割肾。 这一世,我要妻女无恙,儿女成双。 这一世,世间除我,再无豪门。 这一世,我将镇杀一切敌。
连载中,累计54万字 | 最近更新:第245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

第1章 逆世归来

书名:
逆世重修,从妻女跳楼前开始
作者:
李卯卯
本章字数:
2954

轰隆隆!

雷声轰鸣,仿佛整个天空都在颤抖。

随着一道闪电划破夜空,陆平如同诈尸了一样猛地从床榻上坐了起来,一脸茫然地看向四周。

“这里是……蓝星!”

“难道,我回来了?”

陆平满脸皆是诧异之色,漆黑而又深邃的双眸中闪烁着难以掩饰精光,整个人激动的不成样子。

他迫不及待地看向窗外,透过玻璃窗正好看到雨夜中的万家灯火。

“这里是江北市,我真的回来了,安安、涵涵,整整一万年了,爸爸终于逆转时空回来了。”

一万年前,陆平有位温柔贤惠的妻子和一对乖巧懂事的儿女,以及一份收入不错且又十分稳定的工作。

生活不算大富大贵,也算妻贤子孝,儿女成双。

可他交友不慎,被好友设局染上毒瘾。

不仅败光了家财,还欠下巨额债务。

后来,他又染上赌博,连工作都丢了。

这让原本就入不敷出的家庭变得雪上加霜。

某日,陆平毒瘾发作,没钱买粉,只好去来钱最快的赌场碰碰运气。

浑浑噩噩间,他不仅拿妻女的身体作为赌注,还把儿子的脏腑器官也押在了赌桌上。

其结果可想而知,他输得一败涂地。

毒瘾过后,债主上门。

拿着他签字画押的赌条强行带走了妻女和儿子。

妻子不堪受辱,再加上债主硬生生挖走了儿子的心脏和双肾,导致她对陆平失望透顶,万念俱灰。

次日,带着女儿从高楼跳下双双陨命。

得知这个噩耗,陆平悲伤过度,哭得泣不成声。

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别人给他设的局,其目的就是为了他的妻女和儿子的脏腑器官。

可他知道这一切又有什么用?

亲人已逝,为时晚矣!

他的身体早就被毒品掏空,干瘦如柴,手无缚鸡之力,想要报仇更是无从下手。

懦弱,无能,胆小的他只能怀着无尽的悔恨和自责从妻女跳楼的地方跳下。

不过,他并没有死,而是穿越异界,来到一个名为玄天大陆的修仙世界。

有人告诉他,只要登临仙道之巅就能逆转时空回到过去。

陆平把这句话牢牢地记在心间。

万年来,他心无旁骛,疯狂修炼,只希望有朝一日能够登临仙道之巅,复活妻儿,弥补自己犯下的过错。

皇天不负有心人,陆平经过万年的努力证道无上仙帝,又以大神通术法逆转时空,终于回到这个让他魂牵梦萦的地方。

可惜他的修为尽失,帝体被毁,只有一缕灵魂回到这具羸弱的身体,浑身宝物更是一件都没剩下。

“安安,涵涵……”

陆平打开房门,快步来到客厅,想要抱抱自己的妻儿,想要看看那个让他在三百六十五万个日日夜夜牵挂的人儿。

然而,妻儿并不在家。

看着几件陈旧的烂家具和简陋且又整洁的客厅,妻子韩初宁的身影浮现在眼前。

一想到自己曾经做过的那些天怒人怨的事情,尤其毒瘾发作和赌博输钱之后对妻女拳打脚踢的场景,他就忍不住的给自己两个大嘴巴子。

“陆平,你简直猪狗不如!”

“初宁,请你放心,从今以后我绝不会再对你们娘三动手,更不会让你们受到半点委屈。”

陆平按捺不住心头的激动,掏出廉价的老年机快速拨通了韩初宁的电话。

铃声响起,却始终无人接听。

他低头看向手机,屏幕上显示甲辰年三月五日,惊蛰。

正是他被苏明义骗去赌场的日子。

顿时,一股难以掩饰的滔天怒意油然而生。

“苏明义,你该死!”

三月五日陆平毒瘾发作,被苏明义骗去赌场,还把韩初宁娘三押在赌桌上。

三月六日一大早,妻儿被债主强行带走。

三月七日,儿子陆子安被人挖心割肾,抛尸荒野。

同天,韩初宁不堪受辱,带着女儿陆梓涵跳楼身亡。

“既然回来了,本帝就不会让前世的事情再次发生,不论谁想要安安的心脏和双肾,我都要让你们付出沉痛的代价!”

陆平目光狠厉,浑身迸发出一股浓浓的杀意。

就在这时,忽感一阵胸闷,随之一股眩晕感直冲天灵盖。

紧接着,就见他身体颤抖,浑身哆嗦。

“妈的,毒瘾犯了。”

陆平蜷缩在地上,双手不停地抓挠自己的头发,显得无比烦躁不安。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帝体在逆转时空时被空间乱流毁坏,自己以灵魂方式回归到这具羸弱且被毒品掏空机能的这具凡体之上。

“不过不要紧,我有万年记忆,又有无数至尊功法,想要戒掉毒瘾,剔除毒素并非难事。”

陆平强忍着身上的不适,立刻席地而坐,运转清风帝经开始修炼。

……

屋外,大雨滂沱。

原本热闹的街道显得异常冷清,整个城市都是雾蒙蒙的。

韩初宁抱着陆子安,背着陆梓涵缓慢的走着,雨水噼里啪啦的打在雨伞上,昏暗的灯光把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

陆梓涵非常懂事的撑着一把大黑伞,小手儿冻得通红,哪怕自己的后背被冰冷的雨水淋湿,她也要把雨伞向着妈妈和弟弟的方向倾斜。

陆子安眨着圆圆的大眼睛,天真地问道:“妈妈,这么大的雨爸爸为什么不来接我们呀?”

“安安,不要提那个男人,他不是我们的爸爸。”

陆梓涵紧紧地攥着雨伞,恨恨地说道。

可以看得出来她对陆平没有半点好感,心中还有很大的怨气。

从她记事起,她和妈妈就是爸爸的出气筒。

不分青红皂白,不问是非对错,陆平只要生气就对她们母女拳打脚踢。

而她只是比陆子安早出生半个小时的孪生姐姐,但她挨的打,受的骂却是陆子安的数十倍都不止。

“涵涵,以后不准再这样说你爸爸了,无论如何他都是你的爸爸,知道吗?”

话虽这么说,但韩初宁的心就像被刀扎一样的疼,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

她和陆平本是大学同学,还未毕业就诞下一对龙凤胎。

如今毕业不到短短一年时间,孩子也不过三岁而已,但陆平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赌博吸毒,暴躁易怒。

不仅败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还动不动就打砸家具,打骂她们母女,甚至还骂女儿是个赔钱货。

不知是重男轻女的原因,还是陆平心里变态,母子三人唯有陆子安没有挨过他的毒打。

以前,韩初宁觉得陆平压力太大,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最近,她发现陆平染上了毒瘾,打骂她们母女更是家常便饭。

不分场合,不分地点,只要有气就往她们母女身上撒。

韩初宁的身上至今还有陆平留下的拳脚印。

“妈妈不哭,涵涵再也不这样说爸爸了。”

陆梓涵听到妈妈哽咽的哭泣声,不由得伸出冻得发紫的小手擦拭掉对方脸上的泪珠。

“妈妈没哭,是雨太大,蒙了妈妈的眼睛。”

韩初宁透过淅淅沥沥的雨线看向家的方向,眼神逐渐变得无比坚定。

“陆平,你若再不戒毒,这婚我离定了。”

“呦,这不是韩小姐吗,这么晚才回家啊?”

就在这时,一道轻浮的声音响起。

“谁?”

韩初宁心中一怔,惊慌失措地看向四周。

只见前方的面包车上下来五位手持棍棒的黑衣大汉,将他们母子三人团团围住。

看清来人,陆梓涵吓得手一哆嗦,手中的雨伞啪嗒一声就掉在地上,被大风吹跑了。

陆子安更是把头深深地埋在韩初宁怀里,吓得瑟瑟发抖。

“韩小姐,你老公欠我们的钱你打算什么时候还?”

黄三掏出一把弹簧刀在手里把玩,似笑非笑地盯着韩初宁,看上去十分猥琐。

“什么钱?”

韩初宁下意识地护住陆子安和陆梓涵,冷声说道:

“陆平借你们的钱,我今天就已经全部还清了,这是四少亲口说的。”

“哦,是吗?”

黄三的眼神愈加玩味,大手一挥,两名大汉快步上前,直接从韩初宁手中强行抢过两个小孩。

“可我收到的命令是让你今晚去伺候四少,只要让四少开心了,你老公欠我们的钱就一笔勾销,否则我现在就打断这两个孽种的腿!”

“你先放开他们,有话好好说。”

看到孩子被挟持,韩初宁紧张得不知所措,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生怕这帮土匪对孩子不利。

黄三根本不吃这一套,手中的弹簧刀左右翻转,上下跳动,挽出一道道漂亮的刀花。

接着,猛地朝陆子安的右腿刺下。

“三哥,不要,我听你的,我这就去找四少,我保证……”

韩初宁吓得花容失色,大声求饶。

然而,不等她把后面的话说完,就见黄三手中的弹簧刀已经刺入陆子安的右腿。

扑哧!

随着一道血箭飞出,韩初宁顿感如遭雷击,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声。

“啊……安安,我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