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子很凶 8.1
作者: 关关公子 主角: 左凌泉
241.59万字 0.5万次阅读 0.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新书《女侠且慢》发布啦~ 2024-01-25 09:37:1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486.36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18章
简介

左凌泉刚出生,便拥有了凡人能拥有的一切。 名门贵子、俊美无双、家财万贯…… 但蹒跚学步之时,却发现这世界不属于凡人。 妖鬼精怪、御风而行、大道长生…… 毫不意外,左凌泉踏上了追寻长生的路途。 高人曾言: 九域莽荒,太虚无迹。 修行一道,如长夜无灯而行,激流无桥而渡。 我辈修士,当谋而后动,万事‘从心’。 左凌泉谨记教诲,就此凡事顺应心意,为所欲为……

第一章 入京

惊蛰。

电光如乱蟒,揉碎阴沉云海,化大地为河泽。

狂雷急雨间,一朵黑色油纸伞,随着乌篷船,飘过京城临河坊的水门。

沿河两岸,满城风雨撩拨三千杨柳。

左凌泉站在船头,眺望京城参差错落的建筑,觉得眼前之景,很像记忆中那幅《清明上河图》。

来到这个世界十七年,往日记忆早已模糊不清,但左凌泉可以确认,这不是那个只有士子风流的世道。

这里是东华城,大丹王朝国都。

十七年前,左凌泉出生在大丹王朝青合郡,是当地大地主左家的嫡子,家财万贯,良田千顷,算是很幸运地投了个好胎。

刚来到这里时,左凌泉以为此生可以当个地主家傻儿子,衣食无忧纵情声色;但蹒跚学步的时候,却发现这个世界有些与众不同。

这里的人很厉害,佼佼者能飞天遁地、搬山移海;动物同样不俗,狐狸报恩、精怪化形的奇谈广为流传。

左凌泉长这么大,虽然从未见过这些奇人异事,但从古籍的只字片语间,还是能一窥这个世界的玄妙与浩渺。

两世为人,左凌泉何曾不想扶摇直上九万里,去山巅看看这个世界的究竟。

可惜的是,他纵有万贯家财傍身,却因天生经脉不通,成了这个不寻常世界的寻常人。

此次入京,还是因为相貌过于出众,被点名来竞选当朝公主的驸马。

呱呱坠地便此生无忧,大道在前却无门可入。

左凌泉也不知自己这出身,是幸运还是不幸了。

转念之间,乌篷船在街畔靠岸。

左凌泉收回思绪,屈指轻弹,丢给船公一锭白银,踏上了临河坊的青石小街。

船公接住银锭,受宠若惊:

“公子,给多了。”

“赏你的。”

左凌泉随意摆手,径直走入雨幕。

船公攥着银锭,满眼感激之色,正欲把乌篷船推离河岸,忽然又听见岸边响起‘哗啦—’泼水声,继而是女子的惊叫。

抬眼看去,却见街畔酒肆门口,站着个珠钗布裙的小妇人,手中端着木盆,满眼惶恐。

街上水雾弥漫,刚走出不过几步的左凌泉,呆立在雾气中。

船公眼神错愕,没想到这公子帅不过三步,怕双方起冲突,连忙打起了圆场:

“汤掌柜,人公子刚到京城,你就泼人家一身洗澡水,瞧人公子俊俏想打招呼,也不是你这么打的。”

此言一出,茶肆酒肆里的客人,发出一阵哄笑。

左凌泉抬起伞遮住头顶,转眼望向酒肆。

酒肆挂着发黄的酒幡子,上面只写了个‘汤’字。

端着木盆的小妇人,站在屋檐下,珠钗布裙,简朴干净,衣襟鼓囊囊,白豆腐般的脸蛋儿,配上因惶恐而瞪大的眼神儿,更添了几分别样韵味。

不过,小妇人好像挺泼辣,听见船公的调侃,当即回瞪了一眼:

“瞎说什么,没看到我这是不小心?”

说完,小妇人望向左凌泉,眼中带着歉意:

“公子,实在不好意思,雨这么大,我以为街上没人。这是煮酒的开水,不是洗澡水。”

开水?

还不如洗澡水。

左凌泉看着满地白色水雾,本想训两句,可见对方是个妇道人家,想想还是道:

“下次注意些,若泼的是寻常妇孺,当场就得毁容。”

“公子教训得是。”

小妇人尴尬颔首,抬眼瞧去,却见眼前的年轻公子,身着茶青色长袍,腰带挂着块双鱼佩,长发以黑色发带束起,剑眉星目、鼻梁高挺,面容端正硬朗,腰侧还悬着青皮鞘佩剑,模样俊的祸国殃民。

只是方才移开伞遮挡泼来的水,导致脸颊和锦缎长袍上,沾了不少雨珠。

小妇人眨了眨眼睛,把人家这么俊的公子弄成落汤鸡,心里不好意思,又开口道:

“公子要不进店来,我找毛巾给您擦擦?”

左凌泉舟车劳顿过来,尚未吃午饭,见铺子里酒香扑鼻,没有拒绝,在屋檐下收起雨伞,走进了汤家酒肆。

酒肆不大,四张小酒桌,角落放着酒缸和温酒的火炉。

里侧酒桌上,已经坐了两位客人,身着黑色鱼鳞甲,佩刀放在身侧,一老一少,看起来是临河坊的巡捕。

左凌泉进入酒肆,在靠窗的酒桌旁坐下,小妇人连忙跑进后院找毛巾。

邻桌的老捕快,见状开口道:

“静煣,以后可得把风风火火的性子改改,今天多亏人家公子脾气好,不然让你赔这身云中锦的袍子,你上半年都白忙活了。”

名为汤静煣的小妇人,拿着白毛巾走出来,没好气地道:

“人家公子温文儒雅、知书达理,一看就是讲道理的读书人,你以为都和你这老不死一样,满嘴荤话还爱占小便宜?是吧公子?”

左凌泉对于这番吹捧,客气回应:

“大婶儿过奖了。”

大婶儿?

汤静煣灿烂笑容一僵,嗫嚅嘴唇,明显是想骂两句,不过最后还是忍住了,转而稍显不满的道:

“公子,我还没嫁人,婶儿哪里能乱叫。我叫汤静煣,你叫汤姐即可,要是不想叫姐,叫小煣也行。”

左凌泉稍显意外,瞧面前小妇人的模样,风风韵韵熟得似是能滴出水来,在这世道绝对不小了。

不过,妇人家事,左凌泉也不好多问,改口道:

“老板娘,你这有什么吃的?”

汤静煣面带笑意,连忙介绍起酒肆的下酒菜。

老捕快见没啥事,饮尽杯中酒,排出五枚大钱放在桌上,带着小捕快往外走去。

汤静煣见此回头招呼道:

“老张,不喝了?”

老捕快提着刀鞘发黄的老刀走出酒肆,摆了摆手:

“罢了,在你这儿喝了十来年酒,别说屁股,手都没让摸过一回,生意做得不厚道。”

汤静煣听见这混话,不见半分羞臊,当场就还嘴骂道:

“呸——我这儿又不是窑子,想摸你去前边巷子,就怕你年纪大了……”

说到这里,发觉左凌泉坐在跟前,汤静煣又连忙收起了泼辣言语,腼腆笑了下:

“老张是临河坊的巡捕,人不错本事也大,就是长了张破嘴,公子别介意。”

左凌泉觉得挺有意思,自是不介意。

片刻后,汤静煣取来一壶酒,两碟小菜后,放在了桌上。

左凌泉刚拿起筷子,酒肆外的码头,便又有船只靠岸。

这次来的是大船,甲板上丫鬟家丁云集。

随着踏板放下,十余位风华正茂的年轻公子,从上面下来,皆是穿着华贵,其中几个凤眼娥眉、男生女相,引来不少打量的目光。

酒肆中没有其他客人,汤静煣站在门口看热闹,发现这些外来的公子哥后,开口道:

“南方四郡的船,这些公子都是来争长公主绣球的吧?”

南方四郡是大丹朝富甲天下的粮仓,左凌泉出自四郡中的青合郡,本来也该坐这条官船入京。他扫了眼窗外,点头道:

“是的,本来前几日就该抵达,连日大雨江面涨水,耽搁了几天。”

“哦?”

汤静煣见左凌泉这般了解,心有所思,回过身来,坐在了旁边的酒桌上,手儿撑着下巴,好奇询问:

“后天长公主选驸马,各地适龄的世家公子都被叫来了京城,我瞧公子气质不俗,莫非也为这个而来?”

左凌泉受长辈之命,确实是为此事而来。

但他坐拥万贯家财,这辈子即便不能云游万里,酒池肉林、纵情声色也轻而易举,岂会对不能纳妾的驸马爷感兴趣?

左凌泉迟疑了下,才模棱两可地回应:

“我一个人过来,连个随从都没带,像是争驸马的样子?”

汤静煣在左凌泉身上认真打量几眼,也不知是不是恭维:

“那公主殿下没福气了,公子若是后天到了场,哪有外面那些人的事儿,公主铁定选你。”

“……”

左凌泉放下酒碗,看向汤静煣:

“为什么?”

汤静煣抿嘴轻笑,指了指外面那群斯斯文文的公子哥:

“姐姐我还是有点眼力劲儿,你瞧瞧那些个公子,斯斯文文浑身脂粉气,上个马车还要丫鬟搀扶,比千金小姐都金贵,无半点男儿气概,要是让我选夫婿的话,肯定不会选他们。”

左凌泉不和那些人一起坐大船,便是因为受不了那帮子娘娘腔,见汤静煣这么说,含笑打趣:

“汤大姐若是选夫婿,会选我这样的?”

??

汤静煣笑容一僵,才发现把自己给绕进去了,面对忽如其来的调戏,她倒也没做出反感模样,只是站起身来走向后院,轻哼道:

“公子年纪不大,心思倒是不少,算姐姐方才看走眼了。”

左凌泉付之一笑,自顾自吃起了酒菜。

窗外暴雨噼啪作响,汤静煣回到后屋准备酒菜,未曾再有言语。

只是壶中酒未尽,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巨响,好像是房子塌了的动静,在雨幕中极为醒目。

轰隆——

汤静煣被惊得一抖,差点把手指切了,连忙从门帘后跑出来:

“怎么了?谁家出事……诶?”

酒肆里空空如也,方才就座的左凌泉,已经从窗口跃了出去,只能看到一个背影。

临走前,还不忘在桌上放了一张官票,足足有百两面额。

汤静煣眼前一亮,连忙把银票收进领口里,然后探出窗口,准备问问还找不找银子。

不曾想瞧见的场景,却让风风韵韵的小妇人,脸色猛地煞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