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49章 新世界(本书完)

书名:
都市绝武仙医
作者:
炒酸奶
本章字数:
1944
更新时间:
2021-08-10 10:59:07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修仙八年,下山回归即无敌

【非无脑文+装逼打脸+善良美丽师娘+温柔可爱未婚妻+英姿飒爽女队长+俏皮可爱小师妹】 八年前,宋衙惨遭神秘势力灭门,被逼投河自尽,侥幸被师娘救起带回昆仑。 昆仑修行八年载,半朝入道登仙人! “徒儿,你已是举世无敌的半路仙人,下山了却俗缘恩仇,方可登仙门!” 宋衙身怀仙家绝学与通天医术下山。 一手道家仙法惩恶扬善! 一手旷世医术悬壶济世! 仅仅数年时间,便是踏入那至高山巅!
已完结,累计114万字 | 最近更新:第五百四十二章 局终

第一章 仙人下山,从退婚开始

书名:
修仙八年,下山回归即无敌
作者:
老朝
本章字数:
2617

龙国,昆仑山巅。

四面环山的谷底,郁郁葱葱的参天大树中坐立着一间破旧的庙堂。

任外面大雨喧嚣,庙堂中的一老一小始终静静打坐。

木鱼声罢。

须发皆白的老人睁开眼,声音沙哑沧桑,

“宋衙。”

少年闭着眼睛打着盹,压根没听见老头的声音。

“宋衙……”

第二声时,这才迷迷糊糊睁开眼,嘴边还流着哈喇子,

“师娘的背真白,胸真……额呵呵呵呵……”

“宋衙!!!”

第三声震耳欲聋,惊得年轻人一个激灵。

老人头顶似是冒起浓郁的青烟,“臭小子,你刚才说什么?”

宋衙讪讪一笑:

“师傅,您有啥吩咐?”

老人再度闭上眼睛,缓缓道:

“你已经在这里修行八年,我能教的都已经传授给你,若是想要继续提升你的境界,只有下山磨炼这一条路。”

“师傅,我不走!”宋衙的声音斩钉截铁。

“山下的世界比这里更精彩。”

“山下没有师傅和师娘,哪有什么精彩的。”

“你还身怀灭门之仇。”

“师傅您说过,时候未到。”

“山下还有个未婚妻在等你。”

“我只要师娘。”

“嗯?”

宋衙咳咳两声,“未婚妻没有师娘和师傅重要。”

老人没再听他的话,不过轻轻拂袖,就在宋衙的周围卷起一阵风,捎带着粗布包裹,顺势将他丢出了庙堂。

同时,老人的声音字头顶传来:

“宋衙,你乃这人间八百年来的当世之才,距离仙人之境只差一步,若想踏出这一步,须得再入俗世了却枷锁。”

……

就这样,前脚还梦见自己偷看师娘洗澡的宋衙,后脚就被老头子丢出了昆仑山。

“这老头子该不会是因为我偷看师娘洗澡所以才把我赶下山的吧?”

宋衙一边嘀咕着,另一边也只能遵从老头子的指示入俗。

拿出老头子给的路费,辗转各种交通工具,终于坐上了前往燕都的高铁。

“呼……已经在昆仑山里住了整整八年,如果不是师傅提起灭门之仇,尘封的记忆再度出现。”

八年前的除夕夜上,一群人不分青红皂白地闯进他的家中,当着他的面用乱刀杀死了自己的父母,奶奶为了保护自己,舍身挡下致命一刀,将唯一存活的他丢入燕都河中,奄奄一息的自己侥幸被师娘带回昆仑山。

谁曾想,师娘无意间救起的孩子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修行天才。

年仅24的他,却已经来到了可称俗世第一人的实力。

伴随着高铁到站声响起,宋衙时隔八年终于再次踏上这片土地,陌生和熟悉这两种对立感迎上心头,五味杂陈。

“燕都的变化真大啊。”

宋衙看着眼前熙熙攘攘的人,一时间缓不过神。

此时,他想到了老头子在包裹里塞着的婚书。

这一纸婚书是当年爷爷在世时和燕都的夏家定下的,那个时候他还没出声,夏家的那位尚且呱呱坠地。

爷爷在世的时候他们宋家也算是燕都的显赫世家,只不过后来家道中落,又惨遭灭门之祸,如今宋家一门已是没了踪影。

“夏怜儿,名字倒是不错,不过模样肯定没有师娘好看,身材也肯定比不上。”宋衙喃喃自语,“不过,她好不好看与我无关,当下最重要的便是找到当年杀害我父母、奶奶的凶手。”

身负灭门之仇,此时娶妻生子并不合适。

如此,宋衙就打算先去找夏家将这门亲事退了再谋灭门一事。

按着婚约上给的地址,宋衙很快就找到了夏怜儿居住的地方。

燕都,龙凤山庭别墅区。

这里是燕都数一数二的富家子弟居住区,房屋奢豪不说,周围景色更是依山傍水,佳景天成。

只不过,与这番景象相比,宋衙却显得格外另类。

穿着师娘缝缝补补三四年的素布麻衣,鞋子饶是换新,因为修仙修道而用龙簪子盘起的头发,活像一个云游江湖的小道士。

门口兢兢业业把守的保安看到宋衙的那一刻,便知晓他一定不是别墅区的人,眼神格外警惕。

宋衙清了清嗓,问道:

“这位师傅,想问问……”

“化缘去别的地方。”保安直接打断。

“我是来找人的。”宋衙道。

“找人?”

保安看着这一身邋遢扮相,虽说模样清秀英俊,但完全不可能是住在这里的人,眼神鄙夷道:

“是不是来找亲戚的?”

“对。”宋衙微笑,“我来这里找一个叫做夏怜儿的人。”

“赶紧走!”

名字刚出口,保安表情顿时变得怒目圆睁,做着驱赶的动作,“这年头真是什么人都来找夏小姐。”

宋衙知晓夏家家大业大,但从保安所展现出的态度来看,似乎夏家如今似乎更如日中天。

“我确实是来找夏怜儿小姐,麻烦师傅帮我引见一下。”

保安不耐烦地挥手:

“谁是你师傅,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档次就来找夏小姐。”

宋衙皱皱眉,但并未恼怒,在昆仑山修行这么些年,早已经不会因为这点事而动怒。

“怎么回事?”

这时,刚巡逻回来的保安队长看到下属在门口大声嚷嚷,怒斥道:“这个时间都是业主大佬午休的时候,你瞎嚷嚷什么!”

“队长,这里有个臭要饭的想找夏小姐,我正要轰他呢!”

“找夏小姐的?你找小姐干什么?”

宋衙出声:“我和她有婚约在身,今天是……”

“什么东西?”保安队长直接打断他的话,“哈哈哈哈!就你这臭道士还和夏小姐有婚约?”

巡逻队长视线看向宋衙,衣服、裤子再到鞋子,没有一件是奢侈品,再看那盘着的头发,一看就是个臭要饭的假道士,“说这话的时候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赶紧走!”

看着这两个人死活不让自己进去,宋衙心中微微有些恼怒,但下山前师傅告诫过自己,不到非不得已不轻易出手。

“二位行个方便,你们将我的名字告诉夏家,他们自然会请我进去。”

“妈的,听不懂人话啊!赶紧滚!”

说着下属就拿出防暴棍警告他想要教训教训这个小子,怎料……

宋衙轻轻一挥手,下属竟被无形的劲气给轰飞了出去。

嘭的一声脆响,保安队长就看到他整个四仰八叉地躺在了草丛里。

保安队长哪里见过这种神仙似的手段,刚才手下距离宋衙还有些距离,下一秒只是道袍一甩,就飞了出去!?

宋衙早已是人间无敌,轻挥袖间便可释放磅礴劲气,无形中驱散对手。

何况,刚才宋衙的力道已经压制到了最小,细微的劲气就足够让一个成年男子身负重伤。

“现在……可以去叫了吗?”宋衙淡淡地看了保安队长一眼。

保安队长双股战栗,屁都不敢放,连连答应下来指着夏家所在的别墅位置,“我、我现在就去通报一声。”

宋衙颔首,将自己的名字告诉了保安队长。

随着保安队长进去通报的间隙,宋衙看到了这栋别墅区后面的山峰景象。

“五座巍峨山峰相连,形成五指之势,是得天独厚的擎天之气。”

是报大吉之利。

“咦?”

不过,宋衙忽然看见在这奢豪的别墅区里,唯独有一座却是朦朦胧间似有乌云遮盖,福吉之气皆是被锁缚住。

五指擎天之地,不该有这种乌云遮蔽的景象,应该是人为导致。

宋衙正思索之时,耳畔传来保安的声音:

“陈掌事,就是这位。”

陈掌事年逾五十左右,一身笔挺西服,目光上下扫视几眼后,便能够大致确定此人的身份尊卑。

“你就是宋衙?”

宋衙微躬身,“是。”

“进来吧。”

陈掌事目光平淡地看了一眼,但宋衙却是从其眼神里看到了一丝鄙夷和不屑。

陈掌事带着他走向了正好被乌云遮蔽的别墅,宋衙神情微微一怔,这么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