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5番外

书名: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作者:
一路烦花
本章字数:
2783
更新时间:
2020-10-04 12:35:22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霍总别虐了,付小姐她又去相亲了

付胭是霍铭征二十九年来唯一栽过的跟头。 看到她身边围绕着狂蜂浪蝶,他几乎疯狂,决定把人牢牢绑在身边,这样谁也抢不走。 为了摆脱他的控制,付胭作天作地,孩子没了,连命都不要了。 霍铭征最终忍无可忍:“让她走!” 等付胭转身离去,他却一把将人抓回来,红着眼说:“胭胭,你不带上我一起走吗?”
连载中,累计142万字 | 最近更新:第697章 番外:我的大小姐(三十八)

第1章 她是水做的

书名:
霍总别虐了,付小姐她又去相亲了
作者:
九醉
本章字数:
2129

“很紧张?”

男人喑哑磁性的嗓音压在付胭的耳边。

“你疯了,这里是霍家……”

她一边躲,身子忍不住抖了一下,手指攥紧沙发巾。

脸颊红透的模样惹得身后的男人更加狂野。

茶室外面来来往往的脚步声,今晚是霍家的家宴,很多人都回来了。

付胭担心随时会有人闯进来。

她不敢发出声音,可男人像存了心要捉弄她,一点一点地磨她,险些叫出声来。

玻璃上倒映着男人那张轮廓深隽的脸,一双眼睛带着几分戏谑,观摩着她脸上的惊慌神色。

“怕什么?”男人勾唇,对她的反应很满意。

直到不远处有人喊了一声老太爷,他才掐紧付胭的腰,匆匆结束。

男人抽身离去,付胭不堪重负跌倒在地上。

面前正好有一面方便整理仪容仪表的镜子,付胭看着自己的脸像染了胭脂,衣服凌乱不堪,而站在她身后的霍铭征——

衣冠楚楚,斯文英俊。

他在霍家孙辈里排名老二,上面还有一位堂哥,却是名副其实的霍家太子爷,权势滔天,轻易招惹不得的对象。

男人的视线落在付胭腰上的指痕,丢开手帕,点了一支烟,缓缓吐出一口烟雾。

左手拇指上的翡翠扳指泛着淡淡荧光,阴冷冰寒,是缅北绝版的极品龙石种翡翠。

“听说最近在看车,给你买一辆?”

“不用,我自己会买。”付胭穿好衣服,攥紧手指,没去看镜子里男人的脸色。

她知道男人生气,刚才变着法地折磨她,这句话更是火上浇油。

“这是真打算跟我划清界限了?”

付胭垂低着头,按着上衣的纽扣没说话,手指捏得发白。

“付胭,你真出息了。”霍铭征冷笑。

目光从她的腰际挪开,抽了几口后把烟掐了。

付胭低着头从地上起来,跑进洗手间里整理。

茶室的门开了又关上,她知道霍铭征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等她脸上的红潮完全消退下去,身上确定没有什么痕迹,才从洗手间出来。

等她到了餐厅,人基本上都到齐了。

霍家的家宴,回来的人坐了三个大圆桌,热热闹闹的,但是没人主动上来和付胭说话。

付胭也不想应付霍家人,低着头找自己的座位。

“去哪了?找你半天,电话也不接。”母亲宋清霜过来拉她的手,不满地瞪了她一眼。

付胭不着痕迹地抽手,低声道:“没听见。”

其实听见了,但霍铭征不让她接,在那种事情上,他不喜欢被打搅,会生气,更折腾人。

付胭刚落座,就听见主桌上有人说了一句,“二哥,你袖子湿了。”

付胭听见霍铭征轻笑一声:“刚才被水弄湿了。”

不知道是不是她太敏感了,总觉得霍铭征在说完这句话后似乎看了她一眼。

她心虚地抬头看去。

霍铭征右手的衣袖湿了一小块,因为是黑色的衣服倒是没那么显眼。

她想起之前他就是用那只手托着她,热气腾腾的,咬着她耳朵说她是水做的。

付胭的脸腾地一下烧红。

霍铭征将西装外套脱下搭在椅背上,旁人跟他说话,他漫不经心地应了几句,也没人敢说他不是。

他在霍家向来是众星捧月般的存在。

不像付胭。

她是随母亲改嫁进的霍家,母亲嫁给霍铭征的五叔。

霍家孙字辈的从大到小,从大少爷,二少爷,到五小姐,听称呼就知道是霍家人,只有她,被佣人们称付小姐。

是外人。

宋清霜在她耳边念叨。

“老爷子本来就对我们不满,你还这么不守规矩,不知道今天是家宴吗?幸好老爷子没怪罪下来。”

母亲是改嫁,从一开始就被人用有色眼镜看待,尤其是霍铭征的五叔去世之后,她们娘俩更不受待见。

暗地里佣人们说宋清霜克夫,说付胭是扫把星。

所以宋清霜格外谨守霍家的家规。

付胭已经习惯了,也不怎么搭理她的牢骚,脑海里都是霍铭征最后那句意味深长的话。

余光不时地朝主桌方向看去。

和霍铭征之间剪不断的关系让她的思绪不由回到了两年前。

大学毕业那晚她和同学喝醉了。

其实在以前她是滴酒不沾的,那一天是因为霍家准备给霍铭征谈婚事。

霍铭征,她偷偷喜欢了好多年的男人。

没想到那天晚上霍铭征也在酒吧,她喝了酒,胆子也大,贴着霍铭征问他——霍铭征,你觉得我怎么样?

霍铭征抓开她攀在肩膀上的手,似笑非笑地反问:“什么怎么样?”

付胭从来不知道一向乖乖女的自己会做出如此离经叛道的事,霍铭征可是她名义上的堂哥。

她踮起脚尖在霍铭征的耳边说:“做你的女人。”

霍铭征倚着墙点燃一支烟,在烟雾缭绕中问她:“你敢吗?”

付胭轻啄一下他的下巴,再次不怕死地勾着他的脖子,挑衅地说:“那你呢,你敢吗?”

霍铭征掐了烟,没回答,只是笑了笑。

那双眼睛在灯火交织下仿佛深不可测的寒渊,又好像要将人焚烧殆尽的火焰。

那一晚她就做了霍铭征的女人。

欲生欲死之际霍铭征咬着她的耳珠,“付胭,记住你今晚说的话。”

那一晚付胭说了很多话,多到她也想不起来霍铭征说的是哪一句。

在那之后付胭是有些后怕的,招惹上霍铭征这样的男人,是危险的。

他们的关系见不得光,也就意味着,霍铭征永远都不会承认她。

她是喜欢霍铭征,默默喜欢了那么多年的人舍不得就这么放手。

可他终归要结婚生子,听说老爷子已经给他物色好了结婚对象。

他没提过,是默认她见不得光的身份,情人、小三,付胭不敢细想。

如果这段感情注定是不平等的,那她是不愿再卑微下去。

所以上周末她给霍铭征发了信息,想结束两人这样畸形的关系。

一直到今天霍铭征都没有任何的回复。

傍晚她回到霍公馆和他遇见,在没人的走廊,她低着头打算绕过他,却被他扣住手腕拉进茶室……

看他的样子,是被她惹恼了。

席间陆续上菜,付胭的思绪也被拉了回来。

佣人端了一条鱼上来,今晚的海鲜都是从国外空运回来的,清蒸鱼,泼了热油,鱼肉翻起,香味扑鼻。

付胭强忍不适,刚想躲开这个味道,却来不及地发出一声:“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