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大家来七猫免费看书!

书名:
一念永恒
作者:
耳根
本章字数:
97
更新时间:
2022-11-25 15:55:59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玄幻之开局敲诈野猪精

纪元末年,大世纷争! 携生死,镇万道,塑轮回,逆时光! 看我超脱诸世,得证唯一!
已完结,累计224万字 | 最近更新:第823章 番外五:我的故事,该结束了(下)

第1章 开局榨干野猪精!

书名:
玄幻之开局敲诈野猪精
作者:
人间又污秽了
本章字数:
4146

“哈……”

苏云无聊的打了个呵欠,自山门内走了出来,无精打采,目无焦距。

说是个山门,其实就是个一人多高的破牌楼,下面五六节石梯而已,牌楼后面一大两小三座房屋,大的是正殿,小的是厢房,只是年月久了些,看着颇为破败。

他晃晃悠悠走到一节石梯上坐了下来,单手拄脸,哀叹道:“无聊啊,真怀念有手机的日子啊……”

他自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身为蓝星一个苦逼的高三党,一场车祸让他来到了这个世界,重生在了一个被冻死的小乞丐身上,亏得一个路过的道人将他救下并收养了起来,不然只怕他刚刚体会到重生的喜悦,就又一次要被冻死了……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他的回忆,还没看见来人,就听见一个稚嫩的嗓音大喊:“苏大哥!苏大哥!”

苏云神情一振,只看见一个十余岁的少年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累的上气不接下气。

他咳了两声,那少年眼珠一转,顿时会意,恭敬道:“苏仙长,那……那头野猪精,又把我们家的水田踩坏了!”

苏云登时大怒:“岂有此理!竟有此事!且随我去看看!”

他说话间抓起少年的胳膊,身形一纵,一步迈出就是四五丈远,不多时已是来到了山脚下。

苏云放下少年,二人步行缓缓朝水田走去。

少年见已经下了山,脸上便没了那副恭敬的神色,笑嘻嘻道:“苏大哥,别忘了你的承诺啊!”

苏云一巴掌扇在他的后脑勺,打了他一个趔趄,笑骂道:“都第三次合作了,你还信不过你苏大哥?”

少年摸了摸脑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那哪能呢,苏大哥你的人品还是很有保证的。”

只是他心里暗暗吐槽不止,信你个鬼哟,就那么一篇短短口诀,你还分成好几部分给我,还不就是为了让我帮你做这件缺德事儿么……

二人说话间已是来到了一处田埂前,只见一排深深的脚印穿插其中,那脚印奇大无比,却不似寻常野兽能拥有的,至于田埂里面的禾苗么,那自然是没有半分的损毁的……

苏云见状,使了个眼色,煞有介事说道:“你待在这里别动,待我去给你讨个公道!”

少年却是有了些担忧:“苏大哥,那个大家伙已经被你敲诈了两次了,这次会不会……”

苏云瞥了他一眼,面露不屑:“放心,那货胆子小的很,我自然有办法让它乖乖就范!”

说完身形一动,又是几个起落,身影瞬间消失在前面那处浓密的山林中……

……

苏云的身形在山林中不断穿梭,速度极快,不多时已是来到了山林的最深处,一座幽深的山洞出现在了他面前。

他顿住身形,弹了弹身上并不存在的尘土,正气凛然道:“呔!那野猪精!你为何又是无故踩坏别人田地!可知罪么!”

山洞内毫无动静。

苏云冷哂,憋着不回话就想把小爷打发了?怕是想的太简单了些!

他语气一变,颇为痛心道:“似你这等山野精怪,本就得了上宗的宽许,得以在此地修行,本应感恩戴德,兢兢业业,与周围凡人秋毫无犯!可你!却野性难改,仗着自己颇有些道行,胆大妄为!肆意破坏百姓财产!我奉上宗命令前来调查,可你却目中无人,丝毫不将我放在眼里,你可……”

“够了!”一声咆哮从山洞深处传来。

周围的地面微微颤动,一只体型硕大的巨型野猪自洞内走了出来,两颗獠牙闪着寒光,一双血红的双眼死死盯住苏云。

它怒气冲冲质问苏云:“苏小子!第三次了!这才短短几年,你都敲诈我三次了!你……你太过分了!你师父在世的时候,可没你小子这么不讲究!”

苏云叹了口气,我这不是也没办法么,谁让这伏牛山就你这一只精怪呢?况且家底儿还颇为厚实,不坑你也说不过去啊。

自己的师父,也就是那个救了自己的道人,性情温和敦厚,更不会去主动争取什么,而且他来到此地镇守时,已是寿元无多,修为也没了更进一步的空间,自然更不会出手抢夺你的资源了……

想到这里,他朝怀中腰带一模,一块巴掌大小的玉符已是出现在手中,他右手并指,在玉符上仔细勾画,嘴里念念有词:“今有伏牛山脉野猪精一只,性情愚顽,暴虐成性,不念上宗恩德……”

野猪精听到这里,神情一萎,再不复先前凶相,有气无力地哼哼道:“够了够了……你说吧,这次来,又想要什么?老猪的家当,已经被你折腾走大半了……”

苏云见此,神情一喜,暗道成了。

他将玉符重新收入腰带中,搓了搓双手,不好意思道:“听说你那里那几颗百年的朱果快要成熟了……”

“什么?!”野猪精登时跳了起来,连带着附近的山岗都是颤了几颤。

它怒视苏云:“不行!绝对不行!这朱果老猪我守了几十年了,那是要拿来进阶用的!眼看快要成了,你这时候来拿,那等于是要老猪我的命!不给不给!绝对不给!”

苏云也不着急,慢条斯理地说道:“那么……我只有公事公办了!”

说着手又一次伸向了腰间。

野猪精一看,表情极为痛心疾首,蓦然间,两颗巨大的泪珠涌出了眼眶,它顺势往地上一栽,地动山摇,四蹄不住乱蹬,嘴里哭喊不停:“你……你太欺负猪了……老猪我在这里快百年了!跟几任山主一直相安无事!你摸着良心问问自己,我什么时候干过出格的事!”

苏云摸了摸鼻子,神情讪讪,这只野猪精性情不似别的妖兽那样凶残暴戾,也极守规矩,这么多年来,却是不曾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否则苏云的师父早就出手将他除去,哪里会容它活到现在?

那野猪精见到苏云的表情,哭声又是大了几分:“你前两次坑我,老猪我认了!毕竟我惊吓到了这里的凡人,可这次,老猪我就是趁着没人看见的时候出去溜了个弯儿,你就这么来敲诈我!老猪我……我命苦啊……”

苏云神情无奈,暗暗责怪自己薅羊毛薅的太频繁,把老猪都快逼疯了……可这伏牛山本就位于宗门边缘,灵气极为稀薄,且这山中但凡有点年份的灵草异果,大半都被你老猪搜刮走了,我也很无奈的好不好!

他心思微转,很快有了主意,轻声安慰道:“老猪啊,其实我也是没办法的事啊,可谁让咱们伏牛山太穷呢?再说了,那么多朱果,你进阶也用不完啊,我就拿三颗,怎么样?这事完了以后,再也不来骚扰你了!我保证!”

野猪精止住哭声,神情挣扎:“三颗……这……”

苏云连忙趁热打铁:“老猪啊,我也不白拿你的东西,你看你马上就要进阶了,那在妖中也是一方豪杰了,连自己的名号都没有,岂不是很寒碜?这样吧,你给我三颗朱果,我帮你取个响亮的名号,如何?”

野猪精眼睛一亮:“真的?”

“那不能骗你!”苏信誓旦旦。

“好!这事儿我老猪应下了!”它挣扎着从地上起来,跑向洞内深处,又是一阵地动山摇……

过了片刻,它口中衔着一根翠绿的藤蔓,上面有三颗红彤彤拳头大小的果子,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瞬间飘向四周。

野猪精将藤蔓甩给苏云,闷声说道:“好好想想,想个能配得上我老猪身份的响亮名号!”

苏云喜滋滋接过藤蔓,顺势腰带中的储物袋中,暗道成了!

他装模作样思考了半天,才缓声说道:“你本体是一只野猪,那自然是要以猪为姓了,不如……就叫猪刚烈如何?”

“猪刚烈?”野猪精仔细品了品:“有什么说法吗?”

苏云热心解释道:“刚,坚硬不屈也,烈嘛,火猛也,人见而畏之,你想想,是不是顶响亮的名字?”

野猪精,不,猪刚烈摇头晃脑品味了一番,起初只觉得脑中一片浆糊,不过经苏云一解释,又觉得的确很威猛。

它连连点头,喜不自禁:“好好好!老猪我以后就叫猪刚烈了!”

苏云自然也是心情大悦,摸摸腰间储物袋,表情极为满足。

猪刚烈得了个名字,觉得自己似乎也没那么亏,便和苏云攀谈了起来:“小子,你好歹也是玄渊宗门下,眼光为何那么浅?非盯着我这点东西不放?你扪心自问,这东西,比得上那些灵晶丹药么?”

苏云瞪大了眼睛,灵晶丹药?你以为我不想要吗?师父留给自己的那点家底儿早被他消耗一空了,天天守着这么个犄角旮旯的地方,让他去哪找这些东西去?

他撇了撇嘴道:“你也是奇怪,那么多灵气浓郁的山头你不去,非要来这么个破地方,你要是不来,这里的东西不就是我的了?”

猪刚烈不屑道:“说你小子眼光浅一点没错,也就你能瞧得上这点东西了。”

“哎?”苏云突然调笑道:“你是不是在别的地方混不下去了,才来这里的?”

“胡说八道!”猪刚烈一下怒了:“老猪我是为了躲个清净!天天争来争去的有什么意思?睡觉修炼他不香吗?”

见苏云一脸不信,它一脸郁闷,只是突然间,它像是想到了什么,神情变得极为兴奋,直愣愣看着苏云,哈哈大笑。

苏云吓了一跳,这家伙疯了?

猪刚烈止住笑声,盯着苏云贼兮兮道:“小子,你师父任期已满,你马上要走了!”

苏云一愣,面色似悲似喜,是啊,自己,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

……

少年见苏云面上满是笑容下了山来,也是极为高兴,忙跑过去问道:“苏大哥,成了?”

苏云点点头,颇为感慨道:“成了!老猪越来越贼了,这法子以后却是不能再用了,不然老猪非跟我拼命不可。”

他说着从衣服里摸出了一张皱巴巴的纸张,上面记载了一些强身练气的口诀,递给少年。

少年大为惊异,原来苏大哥,也是有底线的人啊。

他喜滋滋接过纸张,见那最后一部分口诀也是被补齐了,连忙三两下揣进怀里,匆匆打了个招呼,便一溜烟跑没影了,像是怕苏云反悔一般……

苏云站在那里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他摸了摸下巴,语气萧索:“小爷的人品……怕是都败的差不多了呀?”

不过想起了这次的收获,不由神情一振,却是立马返回了山门……

……

苏云盘膝坐在房内,拿起一颗朱果,三两口已是吃了个干净,紧接着又拿起了另外一颗,几个呼吸间,三个朱果已是尽数被他吞入腹中……

如果旁人在此地,见他如此吞服朱果,一定会惊掉一地下巴,这朱果在修行界虽然算不上什么特别珍贵的灵果,可却是炼制许多丹药需要用到的一种辅药,单是就这么直接吞服下去的话,不仅发挥不了它原本的功效,还会将其中的绝大部分药力给浪费掉。

若是让猪刚烈看到这一幕,定会痛心疾首,大呼苏云败家了……

苏云当然知道朱果的真正用法,然而他却直接生吞了下去,那自然也是有所依仗的。他内观识海,只见识海上空一只小小的磨盘虚影缓缓转动,正不断将朱果的药力吸入进去,一丝丝极为纯粹的精气不断散逸出来,涌向他的四肢百骸……

感觉到自身的灵力又增长了一截,苏云却没有欣喜的表情,他心中默默算计,脸上闪过一丝肉痛,骂道:“吃吃吃!小爷这么穷的人,你还忍心吃回扣?”

这只磨盘是他踏入灵海境以后突然出现在他的识海内的,他每次修行,自天地纳入身体内的灵气都要被这磨盘磨过一次,将其中杂志尽数除去,只留下一缕最为纯粹的精气反哺给他。

不过这磨盘有个怪异的地方,每次都要截留三分之一的精气纳入自身,剩下的才返还给苏云。

这伏牛山灵气稀薄,吸纳本就不易,再经过磨盘打磨和截留,苏云自然剩不下多少,故而修为提升极为缓慢,三年前他就踏入了灵海的境界,三年以后,距离下一个境界筑元,依然遥遥无期,更别提筑元之后的蜕凡之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