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嫂的秘密 9.2
作者: 甲鸟王
63.37万字 15.2万次阅读 5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72章钮钴禄芳草的反抗 2024-05-21 17:26:3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63.4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72章
简介

年少不知嫂嫂好,错把蛇蝎当成宝。

第1章嫂子的针线活

下柳村。

连日无风无雨,到了晚上,甚至比白天还要闷热。

“大根,等着急了吧,嫂子刚洗完,这就给你洗哈,马上就凉快了。”

一个头发湿漉漉的女人端着水盆走进了屋子。

她叫宋含香,眉清目秀,窄腰俏豚。

因是家里只有一个没有意识的植物人,她也没那么多的顾忌,洗完澡后只穿着一件简单的白色吊带,下面更是大胆的只有一件遮羞布就进来了。

修长的玉腿挂着些许水珠,宛如新鲜采摘下的嫩藕,好似一口就能咬出很多汁水。

说话间,她把水盆放到了炕头上。

白皙的小手磋磨着里面的毛巾,发出一阵淅淅沥沥的淘水声。

身为植物人的易大根,浑身紧绷,不知所措。

因为就在宋含香进屋之前,他刚刚恢复了身体控制权。

就在这时,冰凉的毛巾已经搭在了脸上。

轻柔的手指不经意间划过脸庞,易大根心里本能一紧,而宋含香的脸,同样变的滚烫起来,痴痴的看着易大根陷入了沉思。

在她无微不至的照顾下,躺了一年多,易大根的身体不仅没变型,脸也越发的白净了。

这副好皮囊,别说在村里,放网上也绝对秒杀那些大颜狗。

而且没昏迷之前,易大根也很有本事,大学毕业后就在县里开了一家诊所,包括她们两家现在连一起住的大房子,都是易大根当年出钱给盖的。

只可惜,村里人包括她在内都不清楚一年前发生了什么。

反正意气风发的好后生,变成了植物人。

医院把人送回来的时候,人已经昏迷了。

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这样一个吃喝拉撒都要人照顾的植物人,大家躲都来不及,谁会管他?

本来宋含香给自家男人守完三年孝期,婆婆便让她改嫁,可这个时候她却毅然决然选择留下和老婆婆一起照顾易大根。

当时,不少人都给她竖大拇指,说易大根这个干嫂子有担当。

可老太太半年前因为迁坟的事,一气之下撒手人寰,味儿就变了。

人的嘴是臭的,老话不是说了么,久病床前无孝子,寡妇门前是非多。

老人还在,宋含香帮忙照顾易大根那是至孝。

可老人没了,她还在照顾肯定是图些什么。

有人说易大根之前发达过,给了老太太不少钱,她图那些钱,甚至还有人说,她把易大根当成了工具人,以解长夜煎熬之苦。

毕竟,打回来那天起,小易就跟颗天线似的在那杵着,一年如一日,令村里不少女人都眼热的很。

总之什么难听的传言都有。

宋含香叹了口气,掀开他身上的薄毯。

虽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可每次过后,她的心都怦怦乱跳,好久都难以平复。

她紧紧咬了下唇,仿佛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大根,你快醒醒吧,你要再不醒,嫂子恐怕照顾不了你多久了。”

“我先前就听说过一个偏方,想让你醒来,就必须给予足够的刺激,但我害臊,一直不敢……

可现在,我已经退无可退,如果你再不醒,我也不知道还能照顾你多久……”

易大根越听越不对劲。

嫂子想干嘛?

然而,下一秒,耳边便传来一阵令人振奋的声音。

京东有点热!

好熟悉的开场!

宋含香点开视频,直接放到了易大根耳边。

此刻的她,一张脸羞的甚至可以滴出血来。

可她一个弱女子,如今有的也只剩下了那点缚鸡之力。

易大根还没从震惊中缓过神来,便感觉自己已经被一团温暖紧紧握住。

他万万没想到,为了让自己醒来,嫂子……她居然为自己做针线活。

心里的愧达到了极点,但那种刺激,又属实让人把持不住。

可我要不要现在醒?

不醒,嫂子失望。

醒来,好像……好像这也太尴尬了吧?

周濂老师说过,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罢了,我听周老师的好了。

这一刻的他,感觉自己既卑鄙又无耻,但更多的却是那种既邪恶又刺激的暗爽。

爱咋咋地吧!

过这村,说不定就没这店了。

反正这一年多,他早就想好了,等自己醒了就娶她过门。

宋含香感觉自己的手快要酸死了,把嘴凑到了易大根耳边,学着手机里的女主气息粗重,“大根,嗯,嫂子,好……好痒,快起来,我,我也想要!”

易大根脑瓜子嗡的一下。

然而,就在这时,窗户突然被人敲响,屋里动静戛然而止。

“嘿嘿,含香,你在屋里干嘛呢!”

那熟悉的老烟嗓,带着一丝坏笑,吓的宋含香立刻松手慌张的关掉手机,用力按住了那跌宕起伏乱跳的胸口。

易大根那叫一个气啊。

马勒戈壁!

不是自己那个便宜老岳父村长李长海还能是谁?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

他和李长海的闺女算是指腹为婚的娃娃亲,易大根父母双亡后,按说李长海于情于理应该出面照顾。

那时候还小,易大根去了,但人家连门都没让进,若非干娘见他可怜收留,哪有现在的他。

再后来大学毕业,开了自己的诊所,不是谈的女友背叛,他或许一辈子都不会在与对方有任何交集。

但也正因如此,他才发现,原来李长海不仅薄情寡义,居然是个人前道貌岸然,背后卑鄙无耻还下流的伪君子。

草特么,一大把年纪的人了,才娶了一个小娇妻进门没几年,居然还不满足,早就惦记上了他干嫂子。

实在是想不明白,就这样一个人渣,怎么能生出李小婉那样落落大方心地善良的闺女?

想不明白归想不明白,李长海毕竟是村长,而且从他记事的时候人家就是。

这么多年风风雨雨,老村长的地位根深蒂固,整个下柳村谁敢和他叫板?

他敢确定,即便李长海半夜登寡妇门这件事传出去,到头来,那一身污也只会泼到宋含香身上。

宋含香就好似做坏事差点被家长发现的孩子,稍微静了静心,赶忙把易大根身上的毯子盖好。

才怒声骂道:“李长海,我外面插着门,你怎么进来的?”

隔着窗帘,李长海不清楚屋里发生了什么,但透过窗户隐隐传出的动静,他太熟了。

“当然是翻墙进来的,我来看看我那便宜女婿是不是被你占了便宜。”李长海嘿嘿一笑,“把门打开,我要检查检查。”

“呸,亏你说得出口,你要真当大根是你女婿,你就不会以权谋私动我男人的坟,更不会拿这件事当着我婆婆的面逼我给你生儿子!

将我婆婆活活欺负死。

李长海,人在做天在看,这个仇我早晚要报!”

提起此事,宋含香便是一肚子怒火,嗓子都喊破音了。

“废什么话,赶紧开门。”

李长海贴着窗户冷冷一笑,“说话得讲证据,你说你也真是的,与其晚上自己躲在家里看电影,中午的时候你跑什么啊!

快点把门开开,我怀疑你在对我女婿图谋不轨,要不然,我可喊人了。”

“李长海你还要不要脸!”

宋含香闻言,气的声音都颤抖了。

“我数三下,要么开门让我进去,要么,我就喊,说你对我女婿图谋不轨,你看到时候大家信你还是信我。”李长海不要脸道。

宋含香扯过睡裙套身上,咬咬牙,拿起柜上的剪刀便把门打开了。

李长海顶着一身酒气进屋,盯着宋含香那曼妙的身材,毫不掩饰眼底的那份贪婪。

他嬉皮笑脸的往前走,宋含香就紧张兮兮往后退。

李长海似乎很享受这种猫戏老鼠的感觉,嘿嘿一笑,直接坐到了易大根旁边。

“让我看看你刚才做没做坏事。”

他毫不在意宋含香手里的剪刀,直接掀开了易大根身上的毯子。

可宋含香早就擦干净了,怎么可能留下作案证据。

失望归失望,但看到易大根,李长海的心一下子酸了。

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凭什么都植物人了,还跟个驴似的?

都说妒忌使人面目全非,李长海又喝了点酒,抬手,拈花,使劲一弹。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

易大根呼吸一滞!

家人们。

这种痛,谁能懂?

你把我当女婿,你特么弹我大宝宝?

你特么还是人吗?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