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棺美人 8.7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奇闻异事 奇门秘术
作者: 爬树的乌龟 主角: 陈火土
27.46万字 0.1万次阅读 0.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15章 新鲜血液 2024-02-28 21:07:05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27.46
    累计字数
  • 44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15章
简介

我十五岁那年,爷爷把一条大蛇请进了棺材。 我十七岁那年,棺材里躺着的,却是一位红粉佳人…… 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两处相思同淋雪,此生也算共白头。

第1章 大蛇

我叫陈火土,出生于南方大山里的一个小山村。

我们陈家到爷爷那辈儿,一直都是村里最受敬重的风水相师。

爷爷一生算卦千百,无不灵验。

但独独有一卦,他从未去算。因为他说,命,越算越薄。

那一卦,就是我的出生。

我是甲子年出生。

我出生当晚,方圆十里的狗,都挤在我家大院,密密麻麻地趴着。

我爹觉得邪性,抄起扁担就要去赶。

爷爷却笑着拦下了他,说那些狗不是在趴着,而是在跪着!

百狗跪帝!我们陈家要出帝王了!

爷爷的意思不言而喻,但我的成长却并非顺风顺水,甚至都谈不上平平安安。

就在我满月那晚,一片黑压压的影子,乘着秋季山里的大雾,从我们村后面的万里深山中而来,整个围住了我们村。

那些影子在雾里徘徊,有高有矮,有壮有瘦,但唯独没有人形!

村民们被吓得家家闭户,都说是山里的妖怪要屠村。

爷爷也没了笑容。

他让我爹护着我妈和我进屋,自己则迎头走向了那片大雾。

没人知道爷爷做了什么。

直到他回来时,黑影虽已散去,但他的一双老眼,却沉得像一滩死水。

他说,那些黑影不是在围着,而是在等着……

从那以后,我爹妈就什么都不做了,就陪着我玩。

那是我少时最开心的日子。

一直到我八岁生日当天,爹妈早早带我去了镇上。

他们给我买了新衣服,买了糖葫芦,买了所有小孩喜爱的东西。

我开心极了,留了一串糖葫芦回家给爷爷。

爷爷,却一把打掉了我手里的糖葫芦,就直勾勾地瞪着我。

当天夜里,我爹妈就进了山,再也没有回来……

一天,两天,半个月……

我哭着让爷爷把爹妈找回来,我说我不要新衣服了!不要糖葫芦了!只要他们回来!

爷爷闭上眼,紧拽着我的手:“娃啊,这都是你的命啊……”

我不理解,一直哭,一直哭。

直到我就这样生生地哭瞎了眼……

爷爷也没带我去看医生,就好像他早就算到我命里会有这么一遭。

他点了檀香,让我好好睡一觉。

而这一睡,我就做了一个极度诡异的梦!

我梦到我在一片漆黑的深山里,被两只张牙舞爪的灰皮狐狸追着跑!

我拼命逃!拼命逃!

直到我身后,突然传来了我无比熟悉的声音:“火土!”

是我妈的声音!

“妈!”我回头,就瞧见那两只灰皮狐狸静静地坐着,正朝我伸来已经摊开的手爪。

而它们的手爪里,分别放着一颗血淋淋的眼珠子!

第二天,我就复明了……

虽然我那时才八岁,但我能隐隐猜到,梦里的两只狐狸,就是我的爹妈!

他们挖下自己的眼睛,医好了我的眼睛!

而他们!却被困在那漆黑的万里深山!变成了两只灰皮狐狸!

我求爷爷带我去山里救我爹妈。

爷爷却还是闭上了眼,还是紧拽着我:“娃啊,哪儿会有人变成狐狸的事儿啊?你只是做了一个噩梦,一个噩梦而已啊……”

我没法反驳,但也就在那当晚,我被尿给憋醒,起身去茅厕时。

我就瞧见,漆黑的堂屋里,正有一个我眼熟的身影,正背着一个大布包,蹑手蹑脚地往门外去!

是爷爷!

我跟出门一看,爷爷竟背着那大布包,一溜小跑地去向了后山!

我害怕极了!怕爷爷也像我爹妈一样一去不回!怕爷爷……也变成那灰皮的狐狸!

我跟了上去,大着胆子钻进了漆黑的后山。

后山很静,爷爷走得很快。直到我要赶上他时我才发现,爷爷并没有往深山里去,而是奇怪地去到了我们家的祖坟前……

他在对着祖坟三跪九叩后,打开了那大布包,里面装着的,赫然是一柄明晃晃的铁铲!

爷爷……挖了我们家的祖坟!

我那时才八岁啊,自然被吓蒙了。

那是不是我们家祖坟都另说,但只要是坟,里面埋的可就是死人!

爷爷在挖死人!

我惊恐地逃回了家,一头扎进被子里。

第二天,爷爷回来后,整个人就魔怔了……

他第一次赶走了屋里找他算卦的村民。除了给我做饭以外,就蹲在我们家院子里的那口水井上,往往一蹲就是一整天。

村里的人都说,爷爷是给别人算卦太多,招了天谴,所以我爹妈会一去不回,而我爷爷,也已经神志不清。

爷爷没有去管那些闲话,就终日盯着那口井。

这样的生活,一过就是整整七年。

七年后,我十五岁,立秋,天降大雨,下了有整整七天七夜。

也就在第七夜三更,电闪雷鸣最盛之时,爷爷猛地就从床上跳了起来!

他一脚踹开门!不管不顾地冲进大雨里!

他再次蹲上了那口井!死死地盯着井底!

直到一串炸雷,蛛网般撕开了雨夜!爷爷……一头就扎了进去!

“草!”我都要被吓疯了!赶紧冲到了井边!

这时我才发现,井边正搭着一条延伸至井里的麻绳……

爷爷不是跳进了井里,他是用这绳子绑住自己下了井!他要去井里……捞什么东西?

果然,没一会儿井里就冒出了爷爷的身影。

我帮着把他拉了上来,又瞧见爷爷手里,还抓着另一根麻绳。

爷爷把那麻绳的绳头塞进我手中,让我一定要抓住。

“火土!你能抓住吗!”爷爷也不帮我,就在我身边奇怪地喊。

可这遮天大雨的,又是半夜,我们院里又没其他人。

爷爷跟我说话,用得着喊吗?

“火土!回答爷爷!你能抓住吗!”爷爷抹了把脸上的雨水,那圆鼓的双眼,说明他万分的认真。

“能!”我没再多想。

“火土!你会放手吗!”爷爷再问。

“不会!”

“火土!能共患难吗?”

我愣住了……

爷爷这又是在问哪一出啊?

可看着爷爷那认真的模样,我也只能顺着他点头。

“能!”

“火土!能同富贵吗?”

“能!”

“火土!能共生死吗?”

“能!”

“很好!”爷爷一拍我的肩膀,让我赶紧把麻绳拉出来。可奇怪的,他还是在我身旁看着,完全没有帮我的意思。

顶着大雨,我也没心思问。

憋着一口气,奋力拉着麻绳。终于,那麻绳一点点地就被我给拉动了。

爷爷脸上紧绷的神色,这才松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兴奋。

直到我拽出麻绳的最后一段,一道黑影,猛地就从井里蹿了出来!

草!竟是一条三米多长的大黑蛇!张着那吐着蛇信的血盆大口!“噌”的一下就钻进了我们家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