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偷听我心声后,把女主嘎了 9.6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风四爷 主角: 楚潇潇 李思祖
44.55万字 11.4万次阅读 31.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15章 黑炭头男娃 2024-04-22 08:42:0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249.6
    累计字数
  • 448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15章
简介

楚潇潇被贬入一本书里,成为刚出生就被溺毙的炮灰。她一怒,自救成功,带着家人改变炮灰的命运。 【满府男女人头落地,便宜爹功不可没。】 【皇帝就是个傻叉。】 【女主想做女帝,门都没有。】 楚潇潇内心狂飙金句,皇帝大喜,怂恿八岁太子:“想办法将楚家小姐拐回来,不然打断你的腿。” 太子欢喜不已:“保证完成任务。” 楚潇潇:“滚!伦家才三岁。”

第1章 出生就要死

楚潇潇被天道扔下人界。

因为留恋人间,耽误了梅花盛开,她作为花草树木的仙子,理应得到惩罚。

急速而下中,她感觉自己掉进了水里。

暖洋洋的,睁眼,四处黑乎乎。

“夫人!用力,已经看见孩子的头了。”

一道柔柔弱弱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夫人莫怕!依依在边上呢。用力,再不用力,孩子就没了。”

楚潇潇:“......”

孩子?说的是她吗?

“啊......!”

耳边传来一道撕心裂肺的惨叫。

“哗啦!”

眼前光亮一闪,刺得她闭眼。

没来得及张嘴,就被一个女人提溜着脚。

“夫人!是位小姐,孩子憋闷得太久,已经没气了。”

接生婆胆战心惊的禀报。

那道柔柔弱弱的女声再次响起:“赶紧拿走吧!别让夫人瞧了伤心!”

提溜着她的婆子应声:“是!依依姑娘!”

依依姑娘?

柳依依?

那不是她跑去人界看的大女主文,《我为女皇》里的人物吗?她这是穿书了?

为了看这本书,她被惩罚,被扔下人界。

没想到一过来就成了刚出生被溺毙,连个名字都不配有的小炮灰?

太残忍了,天道太可恶,说好的贬入人间呢?为什么是贬入了书里?

她要不要那么倒霉?

书中柳依依是护国公楚之南心头的白月光,年少时她救过护国公一命,楚之南对她念念不忘,她却走了。

十多年后回来,骗他说自己遇人不淑,要求护国公庇护。

楚之南将她安置在府里,柳依依深居简出,很少跟他见面,永远扮演冰清玉洁,柔弱不堪的白月光形象。

实际上她是端王爷的妾室,生了女主李思睿,深得端王爷宠爱。

端王爷是太后的小儿子,对皇位野心勃勃,拉拢护国公府无果,派她来攻略。

今天她安排人弄死刚出生的婴儿,成功打击护国公夫人杨氏。

随后二公子被污蔑杀了花魁,抓进牢里被人活活打死。

三公子在书院被烧死,四公子在湖里溺亡,杨氏一病不起,一命呜呼。

护国公楚之南从边关回来,家里妻儿全都死了。

心灰意冷时,柳依依温柔小意陪在他身边,劝他归顺了端王。

三年后,端王事成,污蔑护国公府通敌,全府上下百余口人,不分男女老少,全都拉去菜市口砍头。

一家人的脑壳,整整齐齐滚满的。

楚潇潇:唉!我就是那个被尿溺毙的倒霉蛋。

出生就要死,霉神附体。

不,我不能死。

她试图踢开那只握着自己小脚的手,可惜力气太小,根本无济于事。

她急了,在心里大喊。

【娘啊......我还没死咧!赶紧救我。】

拼尽全力生下孩子,听说孩子出生没了气息,护国公夫人杨月荣杨氏精疲力尽,伤心不已,一听这软软糯糯的声音,瞬间睁开眼睛。

谁在说话?谁在喊娘?

她努力挣扎着睁开眼睛,慢慢坐起。

幻听了吗?那道糯唧唧的小奶音是从哪儿传出来的?

接生婆已经提溜着楚潇潇出去了,来到尿桶旁......

“夫人!你怎么了?怎么坐起来了?”依然是温温柔柔的声音,带着一点弱,“快躺下!刚生产完,可不能坐,仔细日后腰疼。”

【娘啊!赶紧救我啊!我要被人扔进尿桶里了,再不救真要死了!】

“芙蓉!去把孩子抱来我看看。”

杨氏这回听得真真儿的,的确是她的孩子在叫她。

芙蓉一愣,反应过来杨氏的话,朝着外间冲去。

接生婆的手放在尿桶上方,一松,孩子急速往下坠落。

【完了,完了,又要死一回。我的亲娘啊!你怎么就没听见我呼救呢?】

楚潇潇好生气,张嘴想骂人,结果变成猫崽子一般的号哭:“呜哇!呜哇!呜哇!”

芙蓉听见了,一脚将那接生婆踹倒在地,捞起离尿液只有两厘米的孩子,抱给后头跌跌撞撞走来的杨氏。

谁也没瞧见,杨氏身后的柳依依眸色一暗,对倒在地上的接生婆满眼厉色。

接收到她的视线,接生婆狠狠地打了个冷颤,面无血色。

“夫人!小姐还有气。”

杨氏接过芙蓉递来的孩子,赶紧找布将她包好,抱在怀里,朝她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将接生婆拖了出去。

柳依依还是温温柔柔的语调:“恭喜夫人喜得千金。”

杨氏抬头看了她一眼:“我这里没事了,柳姑娘!你先回去吧!”

柳依依表情一僵,温温柔柔地朝着杨氏福了一福:“那我就先走了。”

低头,怀里的女儿已经不哭了,只是眼角挂着泪。杨氏十分心疼,将自己的脸贴在了女儿的脸上。

想起刚才的凶险,她心如刀绞,是谁要害她女儿?

好在她能听见女儿的心声,要是听不见呢?是不是孩子就被那接生婆给......

不能想,一想她就要杀人,芙蓉已经去审问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审问出什么。

“孩子!娘对不起你!是娘的错,娘没保护好你。”

【娘亲贴贴,娘亲不难过,以后我保护娘亲,我很厉害哒!】

原本泫然欲泣的杨氏,听着刚出生一刻钟左右的女儿要保护自己,她破涕为笑。

多好的孩子,居然敢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动手,实在可恶。

护国公府没有妾室姨娘,向来家风清正,没有后院那些肮脏阴私,到底是谁要害她?

泪水模糊了视线,抬手擦了擦,再次看向女儿,发现她长得很好。

胎发浓密乌黑,眼睛大大的,眼珠子跟黑珍珠似的发亮,水汪汪的,特别好看。

脸上的泪珠不见了,替代的是笑容,浅浅地弯着唇,看上去乖巧又可爱。

【娘亲不要难过,接生婆受人指使,什么都问不出来。她被人下了毒,很快就会死,害我的人其实是......】

“夫人!接生婆死了。”

芙蓉惊慌失措地跑进来禀报,打断了杨氏偷听女儿心声。

“真死了?怎么死的?”

“七窍流血而亡。”

杨氏低头看了看怀里打着哈欠吐着口水泡泡的女儿,一脸温柔。

语气却极其冰冷,吩咐芙蓉:“派人暗地里查查接生婆是谁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