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万人嫌总被大佬病态觊觎 9.2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幻想言情 无限快穿
作者: 呀哈 主角: 青挽 鸿钰
67.02万字 0.5万次阅读 0.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28章 饲养神明8 2024-06-17 20:53: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17.86
    累计字数
  • 30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28章
简介

青挽拆了快穿总局,叛逃虚空界,还顺手把身为主神的前男友骨灰都给扬了。 随后为了跑路,她不得不再次进入小世界猎杀系统,掠夺能量。 【规则1:您该永远高高在上,对所有爱意嗤之以鼻。】 【规则2:您的信徒贪婪卑劣,嫉妒偏执,他们会为了独占您不择手段。】 【规则3:请您绝对伪装好自己。】 于是青挽批上羊皮,她柔软怯懦,胆子小得像是深林里的小鹿,似乎任何野兽都能轻而易举的咬住她的命门。 直到 古板矜贵的大家长为她甘愿成为见不得光的第三者; 恪守礼教,光风霁月的继子为她罔顾人伦,以下犯上; 没有自我意识的中央AI为她衍生妄念,直至欲壑难填; …… 【禁忌1:不要怜悯!不要怜悯!不要怜悯!!!】 【禁忌2:逃!绞劲脑汁机关算尽的逃!这是您离开祂唯一的机会……】 至此,希望您能有一个愉快的旅程,青挽小姐

第1章 当你的新娘1

【……嗞……嗞……主神销毁度1%,3%,10%……100%。】

【主神销毁成功。】

【反叛系统加载完毕。】

【您好,反叛系统001竭诚为您服务。】

【由于快穿总局被您暴力拆毁,虚空界将您锁定为“叛逃者”。】

【现在,您将由攻略者转变为猎杀者。】

【请您伪装好自己,亡命之旅将要开始。】

【除此之外,请不惜代价猎杀一切系统持有者。】

【希望您玩得愉快。】

【青挽小姐。】

——

惨白的月色被树影割裂,摇摇晃晃落在公路边缘上。

寂静之中,一道脏污的身影从黑暗中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踉跄着踏入月光下时,脚下的血印显得诡异而阴森。

“滴——”

“砰!”

急停下的跑车里,一个眉眼桀骜的青年见到人被撞飞后低骂一声:“草!董溪那个丑女人怎么跑这来了?!”

不会是因为江墨随甩了她,所以想连夜去医院找宋雅姐的麻烦吧。

啧!这什么癞蛤蟆!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还妄想当童话里的灰姑娘嫁给王子吗?

简直是笑话!

宋雅姐和江墨随从小青梅竹马,可惜宋雅姐身体不好,常年住在疗养院,要不然怎么会轮得到这种丑女人上位。

萧炙冷冷地嗤笑一声,漂亮的长眸泛着阴狠的戾色,转了一圈后他无所谓地勾了勾唇角。

这荒郊野岭是他家的私人地盘,撞死个人而已,又不会怎样。

萧炙哼笑一声,也不管那被撞飞的人到底如何,他重新发动车子,看那架势是要碾着尸体而过。

可下一秒,远处浑身是血的尸体忽然动弹了一下。

萧炙动作猛地一僵,鸡皮疙瘩瞬间爬满全身上下。

在极致的恐惧中,他手脚发软,动都动不了,眼睁睁地看着那个血人以着一种怪异的姿势被提了起来。

【恭喜您与董溪达成灵魂契约。】

【夙愿:以躯壳向您献祭,祈求一场鲜血的洗礼。】

001声音机械冰冷,但却得体优雅得像是西装革履的绅士。

他在灵海中缓缓掀开眼帘,透过青挽的眼睛看向对面的跑车。

【她要复仇,彻彻底底的复仇。】

“嗯。”

青挽应声后垂眸看着衣角不断滴下的鲜血和浑身的污泥,心下有些不耐。

她剩下的灵力不够,没办法弄干净身上的东西。

身为天地孕育而生的唯一一只魅魔,真的很讨厌被弄脏。

不过,现在不是有机会补充灵力吗?

青挽勾唇一笑,染血的眼尾缀着风华,眸光流转之时,销魂蚀骨。

她撩开眼皮看向那辆红色跑车,赤脚踩在血中,一步一步朝着萧炙而去。

外溢的灵力在她脚下开出一朵又一朵的朱槿牡丹,于月下而来时,身姿摇曳,笑意魅惑,让人恨不得把心都给剖出来搏她一眼青睐。

萧炙愣愣地看着,逐渐忘记了最开始的恐惧,空洞的眼底一点点漫延开痴迷。

他像是听了什么召唤,连滚带爬的冲下车,呼吸粗重灼热的扑到青挽面前。

“乖孩子。”青挽笑了笑。

她将指尖虚虚点在萧炙的额头前,一道细微的白雾便顺着探入她体内,迅速修补着所有残缺。

魅魔以着爱意为食,用人的生气可滋补灵力。

可这具身体残破得太厉害了,如今借用萧炙的生气依旧没有办法完全修补。

看来,缺失的那个器官还需要拿回来才行。

而且,她现在真的好饿啊……

但她挑剔得很,寻常些的爱意根本不屑于作为食物。

满面潮红的萧炙跪在青挽面前,像是最狂热的信徒一般痴痴看着她,待她将指尖挪开时脸色猛地煞白下去,慌乱地祈求着:“不……不要……”

青挽似是有些为难,“可不善良的宝贝儿是不会有奖励的呀。”

眼神朦胧的萧炙像是没听到她的话一样,呼吸粗重急促,犹如一只渴求抚摸的劣犬般想要继续凑过去。

青挽笑着,指尖微动,抵在萧炙的额头上轻轻用力。

“砰”的一声,萧炙整个人仰倒在了血泊中。

与此同时,他面前的青挽也骤然溃散成漫天花瓣,消失得干干净净。

徒留萧炙蜷缩在地,身体一点点失去温度,面上的表情却依旧狂乱而痴迷。

——

京都西郊的疗养院内,宋雅弱柳扶风地靠在病床上,眉目含情地望着屏幕对面的男人。

容颜俊美,气质清雅,薄唇微勾的时候,含笑的桃花眼流露着无限深情,看得她心脏砰砰直跳。

这才是她应该嫁的男人,顶级豪门的继承人,身材样貌家世无一不是顶尖。

宋雅面上含羞带怯,心下却自得意满。

但目光瞥到江墨随手腕上带的那块腕表后,她眼底的恶毒骤然扭曲了一瞬。

“你怎么还带着那块表呀?”

宋雅佯装嗲怒,娇俏的嘟着嘴,“留着前女友的东西,你什么意思嘛?”

对面的江墨随愣了一下,目光也随之落在那块腕表上。

那是董溪省吃俭用,利用课余时间兼职了一整年买下的礼物。

于她而言是她的全部,可对江墨随这样的人来说,却劣质低廉到让人发笑。

他当初会戴上,好像是因为被父亲罚跪,又被大雨淋了一遭,生病发烧头脑不清,她一求,他就恩赐般的戴上了。

“你摘了嘛,我给你买新的好不好?”

宋雅撒娇的声音忽然把江墨随的思绪拉了回来,他抬眸就瞧见对面未婚妻娇俏又可怜的表情,宠溺的笑笑。

“嗯。”

低低应声的时候,江墨随顺手将腕表摘下,毫不犹豫地扔进了垃圾桶。

宋雅瞧见后眉眼弯的璀璨,心下却解气得酣畅淋漓。

一个又土又穷酸的贱人,有什么资格沾染她的江墨随?!不过是乘着她生病之际插足进来的小三而已,真是死不足惜!!

“对了,董溪的手术还顺利吗?”

董溪心脏出了点问题,被宋雅接到了疗养院手术治疗,现在看见那块腕表,江墨随兴起就随口问了一句。

“手术很成功。”对面的宋雅笑得灿烂,“所有费用我都替她承担呢,你不用担心。”

现在这时间,那被活埋的贱人都死透了吧。

不过她也算死得其所,毕竟因为有了她的肾源,自己才不必花费力气到处去寻找。

啧,不对!应该把她身上器官都摘掉的,再把脸划烂,省的总是勾引别人男朋友。

啊对了,真是失策呢,在活埋她之前,还应该把她丢到酒鬼堆里,把那副浪荡的身子给彻底毁掉才是。